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一百九十章 霸下石碑碑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沾花惹草,刘学霸还真是心大啊!”

    最终还是老鬼率先开口,冷嘲热讽道。

    这话的阴阳怪气让刘恒皱眉,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老鬼这么尖酸的说话了,他听得十分不舒服,却还是忍下火来选择闭口不言,迈步想要进入大洪庙寻个清净。

    可他的态度反而让老鬼更加气大,颌下白须抖动不止,追着他的背影厉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枉我一心一意为你着想,你自己反倒好,非要一意孤行修炼这等魔功,六七十年寿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不要了,你这样对得起谁?对得起我……何伯吗?对得起那些关心你的人吗?”

    刘恒猛地止步,扭头朝老鬼怒喝道:“关心我?除了何伯,还有谁会真正关心我这么个一文不值的人?”

    他心里也不知突然从哪里蹦出一股子邪火,仿佛这段时间压抑的糟糕情绪猛地全部迸发出来,再也压制不住,“是蛮厨子,还是这师父,还是你?你们有谁敢拍着胸脯说,是没有怀揣别的目的,真正关心我这个人的?你敢说真话么?”

    刘恒骤然爆发的暴怒气势,连老鬼都有些被吓住的感觉,忽然窒息,也莫名心虚起来。

    世上哪会有无缘无故的恩怨,经历了太多江湖事,刘恒早已没了当初的单纯,开始知道了江湖险恶,也习惯了去揣测别人的用心。

    他活得越来越提心吊胆,再也找不到丝毫的安全感,但也正因为这样,才能活到现在,否则早就不知死多少次了。

    但是这样走下去,实在让人心力憔悴。今天未尝不是一次积压太久后的爆发。连老鬼都被他的气势彻底压住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冷笑道:“是,接近你的人都或多或少带着各种目的,我不否认,包括我,蛮厨子、周游、莲道人。甚至包括你那个何伯!”

    刘恒猛地怒视向他,“随便你怎么说我都行,但决不允许你侮辱何伯!”

    老鬼清楚,在这个少年心中,把他从小带到大的何伯亦父亦母,地位高得根本没有人可以比较,是少年心里最不能触碰的人。但老鬼今天豁出去了,也是被怒火冲昏了理智,越是不能说越是要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以为你那个何伯比起我们来。又有多干净?那可是堂堂武师境强者,无论去哪个大势力,不都得敬若上宾,起码当做供奉长老!为何他偏偏去你这落破至极的刘家,还要扮作一个不起眼的老仆人,辛辛苦苦将你这么个无亲无故的小东西拉扯大,又如此尽心培养,凭什么?”

    “你真以为你家有什么特别的。还是你有多特别?你也不是当初的懵懂少年了,这些怪异的地方你难道不会用脑子想想?你怎么不敢想?你敢说他没有别有用心?”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刘恒疯狂大吼一声,痛苦地抱住头蹲了下去。

    老鬼犀利狠辣的话,将刘恒心底最不敢面对的事情扯开,赤果果地呈现在他面前,不留一丝情面地刺得鲜血淋漓。

    在外面强装出来的成熟稳重。精明强悍,到了这里却再也装不下去,他现在才显现出了和同龄少年毫无不同的脆弱,这怒吼近乎哀求一般,仿佛快要彻底崩溃。

    那模样让老鬼心生不忍。动了动嘴,却没有再说下去。

    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本该是坐在学堂好好读书,和同龄玩笑嬉闹的年纪。如今却不得不背负远超常人的沉重压力,和无数比他大出好几岁的天才们斗智斗勇,和深不可测的大势力大人物勾心斗角,强撑着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没有任何人知道。

    他没有死,也没有崩溃,已经是足够坚强了。

    老鬼是唯一的见证者,有时也对这少年有几分钦佩和欣赏,如今头一次见到他露出这副模样,心神也为之震动,忽然就柔软了下来。

    “这很正常,谁没有目的?你容忍蛮厨子,交好霸主周游和游家,拜师蝶花宗这些别人看来怪异的事,不同样都有用意?只是要看目的对人有没有恶意,这就够了。”

    他知道刘恒一直在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崩溃边缘强撑着,如今释放出来也是好事。却也要谨防刘恒在这个最敏感的时候留下心魔,性情大变,很容易从此走入魔道,所以宽解得异常温和。

    “比如莲宗仙府遇到的,顾如景和魃仙门长老,浩然剑宗掌门王彻,这些人不管如何表达善意,也难改他们对你的歹毒用心。但比如何伯,比如蛮厨子或者我,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其实对你都是好心,你要分得清这些。”

    刘恒沉默,在老鬼罕见的柔声细语里渐渐恢复清醒,竟觉得越来越沉重阴暗的心情忽然轻松了不少。

    老鬼说的这些,他自己平时同样清楚,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但莫名其妙一火大加上老鬼那尖牙利嘴的刺激,顿时钻了牛角尖,只觉整个世界对自己都是恶意满满,那近乎自杀或者恨天怨地的疯狂情绪自己回头想想都觉得后怕。

    “也许是只剩二十年寿命的事情,造成的心理负担比自己想象的更大,并非我自己觉得的那么淡然,平时却没有发觉,今天一股脑儿全爆发出来了。”

    幸亏有老鬼在身边循循善诱,将他开解出来,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去会做出什么事来。如今醒过来惭愧后怕之余,不免对老鬼心生感激,可是被老鬼见到自己刚才“幼稚可笑”的样子,他回想起来也觉得尴尬至极,不自然地起身,扭头就走进大洪庙。

    “我,我研究碑文去了。”

    他的样子和落荒而逃没有多大差别,看得老鬼眉眼弯弯扑哧一笑,“哟,还会害羞了?”

    两人原本的置气冷战悄然消散,连老鬼也是心情愉悦,继续逗趣刘恒,却没有得到回应,顿时更觉得有趣。

    “这小子。”

    老鬼摇头失笑,凝望大洪庙笑容却渐渐淡了,默然许久悄然远去,“同命相连二十年,这小子也真够自私的,只想着自己就做下如此重要的决定,却没想过二十年后我也要陪着他烟消云散么?”

    云海飘渺,时卷时舒,变幻莫测。老鬼盘膝坐在云端之上,望着不知名的远处眼神飘忽失神,忽然有种沧桑落寞,又变得淡然。

    “或许这就是天定的命数,任是谁都无法更改,哪怕旷古烁今的爹爹和皇叔,你们也抵抗不过这天命,不是么?爹爹,你们估计也想不到,殚精竭虑让我以这种方式苟活到现在,清醒不过二十年依旧逃不过死字,爹爹,皇叔,对不起,我……认命了。”

    而大洪庙中的刘恒,摒除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已经开始逐字逐句的解译碑文,脸上逐渐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