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二百六十三章 典卖大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乾坤钱袋,紫金大钱。”

    传说这袋子是以两大奇种妖蛛与妖蚕结成的丝混杂,匠家钻研奇物洞府经年,才能仿造奇物洞府上的未知符文,动用霸主亲自编织才能造就,而且成品十分艰难,至少也要卖到一千万两黄金一个,还通常连买都很难买到。

    也就是十枚紫金大钱才有可能买到,但相比真正奇物,任何活物都不能收入其中,内里空间极小,还有诸多限制,其实远远比不上真正的奇物洞府。

    可是奇物洞府毕竟太少,可遇而不可求,这种乾坤芥子却有很多时候需要用到,所以价钱一直居高不下,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却连很多宗师、学士都没有,可见有多么珍稀。

    “能爽快拿出乾坤钱袋作为添头,这罗执事也够大方的了。”

    刘恒听说这种东西之后一直就很想买,拿来可以掩盖自己身有奇物的秘密,可惜一来如此高价之物,让他也感到自己囊中羞涩,二来的确是很难遇上,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传说紫金大钱一枚一两,却要近百万两黄金才能勉强提炼出来,顶尖灵器甚至道器都要添加,乃是灵原和各大势力常用到的易物大钱,一枚就能比得上一枚下等凝气或开窍灵丹。”对于这紫金大钱,刘恒也是啧啧惊叹,不过想想倒也理解了。

    比如这次交易的惊人数额要是放在凡间,不知要吓死多少王公贵族。换做银票是数百亿,换做黎民百姓常用的铜钱就是数万亿!

    如此巨额的铜钱或是金银实物,换做富可敌国的各大商会都很难拿出来。但在江湖却是时有发生,哪怕都当做金银票子也十分繁琐麻烦,紫金大钱的出现自然合情合理。

    可是想到这等巨财,换成紫金大钱却只有区区数千枚,放在乾坤钱袋里都嫌空旷,刘恒也生出极为怪异的感觉。

    回想今天见闻,他同样感到见识大涨。两位鉴查师傅的眼力与技艺,更让他有种高山仰止的敬佩之情。

    要说这两人,实力也不过是开窍的士子境罢了。可是任何东西放在眼前都能很快说得毫无秘密,这样的阅历积累早已神乎其神,当得起大师之称了。

    两人最终,却是在看人的眼力上分出了胜负。

    先来的周老师傅对刘恒不看好。偏偏荣如意却坐下来评出了高价。虽说其中还牵扯到两人的恩怨纠葛,却还是在刘恒这里高下立见了。

    所以最后周老师傅说出“老来却看走眼”这认输的话时,不是看着眼前的东西,而是看着刘恒说的。

    “都说大道三千,皆能得道,今日见闻,恐怕不下于一场宗师之争了。”

    刘恒感慨,随后又想起一件事来。“不知道罗执事和明崖商会会不会如我所说,把骷髅骨杖拿到典卖大会来典卖。到时候可就有趣了,说不定还能卖出个好价钱。”

    他离开之前,装作不经意的提了一句,就是不知罗执事他们会如何选择。想到那呼延家的战船,也就是说胡国的人应该会出现在这典卖大会上,估计会卖出个超出罗执事他们预料的大价钱来吧?

    “如果明崖商会消息灵通,罗执事真的猜出了什么,就肯定会来,否则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也不知他们见到如此打脸却又不得不收回的东西会是什么表情,想到那画面刘恒就觉得有趣至极。

    正想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无数人朝后方投去有些古怪的目光,却迅速让开了一条路。

    在如此拥挤的街道上还要让出一条路来,刘恒都不得不极力退让,才不至于被周围妖和人们挤得透不过气来,不免也好奇望去,想要看看到底来了什么大人物。

    谁知这一眼看去却浑身僵硬,呼吸都彻底停滞了片刻。

    来的人不多,只有区区七个人,他们身形都很高大,动辄两三丈,最高还有五六长的如熊壮汉,虽然这高度在人族里太过异常,但放在妖族林立的北阳河庭,却不算多么出奇。

    这七人的出现,却让喧闹的街道骤然寂静了不少,所有人默默让出了一条路来。

    他们不像其他人族,大多披上黑色斗篷遮掩,就这么大模大样穿着颇有特色的常用衣物行走在街上。说是像人,倒更像是化形没有彻底的妖族,虽然都是人形,却有很多地方显出了异于常人的特征。

    “妖魔族人!”

    刘恒心里喃喃,渐渐眯起了眼睛,“没想到他们也来了,还来得这么快!”

    来的七个妖魔族人显然都惊人的强大,身上透出不像妖气也不像魂力或气血的怪异气息,却个个如渊似狱,深不可测,仿佛上古魔神般令人敬畏。

    至少实力比人族武师更强大!

    他们的出现,让很多妖族或人族都露出了极度忌惮之色,看向他们的目光却都很怪异,除了凝重,还有发自心底的讨厌和冷漠。

    很少有谁凑上去和他们说话或结交,妖族如此,人族如此,刘恒也是同样的态度,心里却比别人更多了几分紧张。

    “他们怎么会来?”

    “这群……”

    “别乱说!”

    “一直缩在胡国天血魔坑旁边,每次只是来些小辈,这次怎么会如此招摇前来?竟然来了两位霸主,他们想做什么?”

    整个北阳河庭,恐怕只有寥寥几位才明白妖魔族人因何而来,刘恒自然是最清楚的一个。谁又能想到,他们和胡国人相同,都因为他这么个不到师境的小辈而来?

    妖魔族强者的到来,使得整个河庭都多出一股山雨欲来般的紧张气氛。刘恒微变的脸色慢慢平复,变得如周围人和妖们一样冷漠,毫无异样。心里更泛起了一丝冷笑,“不是想找我么,要是他们将来知道曾经就这么和我擦身而过,不知会是什么心情?”

    胡国人来了,妖魔族人也争先恐后的到了,真像是一群嗅到血腥味的豺狼和秃鹰!

    “既然如此阴魂不散,就别怪我给你们找点乐子了……”

    刘恒心里的笑容越来越冷。看了两眼后悄然隐于人群,继续朝大商酒楼赶去。

    和妖魔族人一前一后走进大商酒楼,和妖魔族人受到酒楼掌柜迎接的尊重待遇不同。刘恒缴纳了十万两金票,才得以被放入酒楼。

    十万两金票只是进门的费用,还不能嫌贵,因为如果连这点入门费用都拿不出来的话。进去就只能干眼看着宝物。更感到自己有多么寒酸了。

    进入酒楼后,刘恒却没急着走去大堂,反而找到一个伙计,说自己想要卖点好东西,伙计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二话不说将刘恒领向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方向。

    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没有谁有相互交流和结识的意思,都是行色匆匆,显然都是和刘恒打着相同主意的来客。

    都是来销赃的!

    这种时候和场合。所有来历难言的东西,都能很好的换做钱财。可以说是最好的销赃时机了,不怕有多少隐患。

    被引入一间厢房里,门很快合拢,刘恒立刻感觉到了一种和天地的隔阂感,仿佛被突然分隔到了另一个世界般的怪异感觉,让他暗暗惊叹,“这显然是种极为高明的阵法,而且如此不露痕迹,却能遮蔽太多刺探,不愧是顶尖商会!”

    以他神魂感知的敏锐,才能隐约察觉一些阵法转动的气息。

    “赶紧吧。”厢房中只有两把对立的椅子,对面是个络腮胡大汉,等门合拢就不耐烦的催促道。

    刘恒却没忙着把东西拿出来,反而施施然坐下后,才道:“我这东西是个大麻烦,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收。”

    “进来的人,十有**都是这句话。”络腮胡冷笑回应,嘴角勾起一丝不屑,“天上地下,还没有我等七大商会不敢做的买卖,要是在这里都不敢卖,你就等着麻烦上身,或者烂在手里吧。”

    他的话语里有种傲慢,也显出非同寻常的自信。

    “这可是你说的。”刘恒要的正是这话,闻言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再不罗嗦,猛然从大洪庙里招出了一个庞然大物,厢房里立刻多出了一股怪异而惊人的磅礴气息。

    络腮胡几乎是从座椅让弹了起来,那漫不经心的眼神倏然瞪得滚圆,显然因为这骤然出现的东西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妖魔族的……白虎王族?”

    他不自禁地滚动喉咙,涩然迟疑道。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足足五丈高下的庞大身躯,头顶几乎顶在厢房的天花板上,如同一座小山。他浑身厚实白毛,身躯没有丝毫破损,雄姿伟岸,甚至透出几分类似霸主的恐怖气息,面上露出惊怒交加的神情,却早已如身躯一样僵硬,只有眉心有一点穿透头颅的血洞,分明是具死尸。

    妖魔族的尸身已经举世罕见,就更别提妖魔王族了,而且以这白虎王族死后还能散发的恐怖气息来看,分明还是王族里极为强大的存在!

    恐怕一位霸主,都无法轻易杀死这么强大的白虎王族勇士,而看这白虎王族死后的样子,生前并没有多么激烈的战斗过,显然死得极为突兀。他的死因,正是额头眉心那个血洞,竟是被人近乎一击毙命,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谁能如此轻易杀死他?

    霸主估计都得是最顶尖的霸主,或是先贤,才能有如此神鬼莫测的手段!

    但最离奇的是,送这具尸身前来的,分明是个看似不起眼的少年!

    以他的眼力,岂能看不出来这妖魔王族强者尸身保存如此完好,生气还没散尽,显然不是少年遇到什么奇遇得到的古尸,分明是最近才被人杀死的,这就更匪夷所思了!

    络腮胡被这尸身引动了心头的惊涛骇浪,只感到震撼。

    “不知这东西,能作价几何?”刘恒淡然问道,络腮胡倏然惊醒,呆呆看向刘恒却许久没有回应,直让刘恒皱眉,“莫非之前说的都是大话,七大商会也不敢收吗?”

    络腮胡这才猛然醒悟,苦笑道:“让公子见笑了,不是不敢收,只是没想到公子竟然……这么大手笔。请问公子,是真的要卖吗?”

    相比之前,他的态度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没有之前的不耐烦,而显得格外恭敬。当然,这恭敬不是对刘恒,而是对他以为刘恒背后的强者,能够一击杀死白虎王族点真境七重强者的大人物!

    要是他知道刘恒背后根本没有他臆测的恐怖强者,这本就是刘恒自己的手段,或许会被当场吓死!

    一个不足师境的小辈,竟然一击杀了一个白虎王族堪比霸主的强者,谁能接受如此荒谬绝伦的说法?

    “当然要卖,不然我来这里做什么?”刘恒有些不悦的回应,觉得自己怕是太高看七大商会了,眼前的鉴查师傅还不如明崖商会的鉴查师傅呢,至少不会一直说废话。

    络腮胡却是神思不属,踟蹰半响面露赫然羞愧之色,朝刘恒恭敬做礼,“还请公子见谅,这事情牵扯太大,已经不是小的能做主的事情了,请公子稍待片刻,我这就去请大师傅过来!”

    他不等刘恒回应,飞快地冲出了门去。

    不一会,门被猛地推开,挤进来两人后又迅速的合拢,走在络腮胡前面的老者进来先没说话,而是迅速做了几个手势,一股磅礴魂力弥漫开来,房内的阵法气息骤然暴涨,将整个房间完全封闭了起来。

    直到这时候,老者神情才放松了一些,朝刘恒行了个礼后,就开始细致打量眼前的尸身,随后扭头郑重望向了刘恒,“不知公子是想典卖,还是借售?”

    “还好是收了。”

    刘恒听到这句话心才彻底落了地,“最后一件也是最棘手的赃物,终于能脱手了。”

    借售,就是把东西交给七大商会,放到典卖大会上去叫价,最终卖出的价钱将会比平时更高,却要给七大商会一两成的抽成。而典卖,就是直接把东西卖给七大商会,虽说直接还不用给抽成,但最终价钱自然卖不到借售那样的高度。

    二者各有利弊,但刘恒自然毫不犹豫地道:“典卖。”

    东西尽快脱手换成钱财最好,刘恒还真怕迟则生变,哪里会选借售。

    这老者一副了然的样子,皱眉后又问道,“不知公子想卖多少?”

    次话又让刘恒皱眉,哪有这么直接问价的说法,他不悦道:“我自然相信七大商会出身的鉴查大师傅,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得,看似人小,却不好糊弄啊。

    老者苦笑,最后一点小心思也收了起来,和刘恒认真商讨起价钱来。

    不多久,刘恒悄然开门而出,心里乐开了花,更是得意非常,“相信妖魔族会很喜欢这份礼物吧?”

    接下来就没他的事了,只等着好戏登场就行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