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三百七十三章 龙血精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要知道刘恒体重足有数千斤,而这点微光只是尘埃一般大小,竟然也有他百份之一的重量,就是足足数百斤,这样想来就觉得骇人听闻了。

    如果这微光聚集起来,有刘恒体魄这般大小,恐怕比他还要重上千万倍,真是重得吓人,仿若一座真正的人形山岳!

    刘恒极力想要看清,可无上意念已经对这微光展开了最狂猛的攻势,封锁得严严实实,如黑幕包裹,再也不让刘恒看见分毫。

    他只能感觉到黑幕之下,微光正在拼命反击,爆发出惊人力量,在里面左支右突,想要逃离。

    黑幕不时被巨力撞得近乎撕裂,拉扯得好像是快要被玩坏的皮球。以无上意念加上刘恒如今的恐怖内力,竟然还有围困不住这小小微光的架势,对抗分外激烈。

    好在《血炼功》中的无上意念也是非凡,将刘恒内力运使得出神入化,你来我往,看上去同样没有落入下风。

    刘恒看了一会就放下心来,神识带着沉思重归体魄,睁开了眼。

    他知道,长此以往下去,只有《血炼功》才会是最后的胜者。

    “刘师弟,你是否感觉错了?”杜真武暗中查看良久,忍不住传音质疑道,虽然明面上他需要表现出自信与无畏给众人看,以安众人的心,但既然是他率队,就不得不为众人的性命安危负责,怎么可能对这异常真的掉以轻心?

    可他没有发觉任何异常,连刘恒所说体重增长也没有察觉。

    他自忖与刘恒实力相差仿佛,也有些独门手段,绝不至于刘恒能察觉的异常,他却察觉不出来,自然对刘恒生出了怀疑。

    刘恒无奈。他虽然找到了原因,却因为《血炼功》连“罪魁祸首”都给私吞了,所以现在反而不好对杜真武解释。想了想,他道:“杜师兄,这情形似乎因人而异,你稍安勿躁。”

    “诸位。”

    他看向十二真传。“还有谁察觉了体重变化?”

    各大真传面面相觑,有人茫然,有人皱眉,若有所思,有人迟疑,随后咬牙略带惭愧地道:“禀刘师兄,我突兀增长了数百斤,而不是一丝。只是我以为自己出了幻觉,不愿让诸位师兄弟担心。所以……”

    “习师弟,你!”

    “你怎么这么糊涂!”

    “习师兄你是不信任我等吗?”

    众人闻言,或是默然,或是朝他怒视,也有神色复杂地感动。都知道他隐瞒下来,是不愿让好友和师兄弟们担忧,选择了自己承担异变的后果。

    “习兄,请上前来。”刘恒一开口。众人立刻静了下来,习镇海朝四方抱拳。慨然站到了刘恒面前。

    刘恒也朝他抱拳,“习兄,得罪了。”

    习镇海毅然道:“刘师兄请随意。”

    他自然知道刘恒要做什么,已经放弃所有戒备,坦然放开身心,任由刘恒来查探。可他万万没料到。刘恒点头之后,只是凝出气血内力包裹住他,一点点细致查探他的身体发肤,并没有更深入的查探。

    这让他意外之余,也暗暗松了口气。这可以说是最无伤大雅的查探了。他赶忙道:“刘师兄不必顾忌我的颜面,事关重大,越仔细越好,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不必。”

    刘恒朝他一笑,没有多做解释,拒绝了他的请求后就再没说话,反而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次查探上。

    其他人杜真武都是屏息凝神,紧张等待着结果,暗中眼神交汇,却也不掩饰各自的狐疑,都觉得刘恒这查探如同故弄玄虚。这么简单的查探方法,人人都会,能检查出什么来?

    过了好一会,有人耐不住性子就要张口,杜真武摆摆手,制止了他,只是他自己的眉头也越蹙越紧了。

    “找到了!”

    就在这时刘恒一声低语,又将众人的注意力都拉到了他们这里。只见刘恒内力流转如柔水拂过,掠过习镇海后颈就莫名缓慢了些许,然后缓缓流转回了他的手前。

    “不见了!”习镇海一怔,忽然惊呼,激动看向刘恒和众人,“刘师兄,那莫名其妙增加的数百斤重量已经消失了!”

    身为当事人的他都这么说了,其他人更不可能怀疑,顿时精神大作,也紧张到了极点。

    他们都知道刘恒果然已经找到了原因,暗暗惊叹佩服之余,都看向刘恒手前那一股内力,连大气都不敢喘。事已至此,他们也都明白了,这里面就是异变的根源所在。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看,也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异常存在,于是更是疑惑与暗暗心惊,更觉得自己等人和刘恒、杜真武他们的实力差距未免太大。唯有杜真武凝神看了一会,惊疑了一声,似乎已经有了发现。

    “诸位请看。”

    刘恒小心翼翼收回内力,将手掌呈到众人面前,“这就是原因所在。”

    立刻,所有人都伸长脖子,朝他掌心上极力看去,杜真武有些吃惊道:“这么小,是什么异虫,还是什么邪物?”

    一看这也不是办法,刘恒索性将微粒用内力送到了杜真武手中,才一落下,杜真武瞳孔猛然收缩,“好重!”

    这粒微光,带给任何人的震惊都不会下于刘恒刚刚发现时的反应。极致的微小和极致的重量,形成了近乎违背常理的反差,给人心里带来的冲击异常巨大。

    “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杜真武看了一会,又用上各种手段查探之后,叹了口气道。

    这次换做刘恒心生惊奇了,等微粒在众人手中流转一圈,带来阵阵惊叹,重新回到刘恒手中,他也坦言道:“我虽然找到,却也不明白这是何物。杜师兄既然清楚它的来历,还请不吝赐教。”

    “这是好东西。”杜真武也不含糊,直接了断一句话,顿时让众人眼神大亮,兴奋起来,“我曾经有幸进入过宗门珍宝阁最顶层。见过十分相似的东西,宗门描述称之为龙血精华,疑似真龙逝去后气血凝练出来的精华微粒。宗门珍藏的微粒和这一粒大小相若,作价十个大功,换算成紫金大钱至少也得数十万以上。却往往有价无市,至少我在宗门之外再没见过,可以称之为无价之宝。”

    此话一出,众人猛然转头,再看向刘恒掌心。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炙热到了极点。

    谁能想到如此不起眼的事物,竟然也能称之为无价之宝!

    要是谁得到一粒,即便不明白效用,转手卖出也能赚得一夜暴富,哪怕对于周天宗真传而言也是如此。

    况且在周天宗之中,金钱易得,大功难挣。这是古来一直被公认的话。所谓大功,至少是拯救一城百姓于危难这个层次的大功德。哪怕宗门里众多霸主,积累一生说不定也攒不够这十个大功,由此可见一斑。

    也就是说,这种名为龙血精华的奇物,真正价值恐怕还要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珍宝阁最顶层的宝贝……”一个真传感慨摇头。

    别说最顶层,就是第二层。他们也很少有上去的机会,也就是杜真武这样的宗门九英,同辈中顶梁之柱的领袖人物才有可能上去一游。

    “谁能想到才进入秘境深处,竟然就有这等收获。”杜真武也在感叹。

    人们忽然诡异的沉默下来,刘恒眼神闪动。也没有在说话。杜真武看似坦荡,其实隐瞒了很多,比方这龙血精华的功用,为何值这个价钱,就一点话风也没有透露。这本来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杜真武有意含糊过去,显然是独独在防备他这个在场唯一的外人。

    刘恒清楚,再盘根究底杜真武也绝不会告诉他,自然不再追问。可惜杜真武恐怕也没料到,他说的这些对于刘恒而言已经足够。

    “龙血精华么?”刘恒若有所思,有些明白《血炼功》中的无上意念如此激动的原因了,随后笑着将这粒龙血精华重新递给习镇海。

    习镇海迟疑,随后咬牙道:“刘师兄这是做什么?你帮我解开疑惑,已经是大恩。再者宝物在我身上,我久久发现不了,反而刘师兄发现了,这粒龙血精华当然是师兄的。”

    这可是无价之宝,饶是有种种原因,可真要推让的时候,习镇海还是觉得难以割舍,却又不得不如此。如他所说一样,在情在理,这都应该是属于刘恒的,他空得宝物而不识,就是有缘无分,非要接纳,在众人面前他也厚不下这个脸皮。

    “不要推让了。”

    刘恒一笑,不容他拒绝,硬是塞进了他手中。习镇海急忙拒绝,其他人见状也是要劝,刘恒却摆摆手,意有所指地道:“诸位,莫非忘了龙血精华是怎么来的了吗?”

    众人愣怔之后,恍然大悟,再看向四方,几乎都激动得难以自持了。

    这龙血精华,本来就是白来的,还让众人一阵紧张和不安。如今回想起得到龙血精华的经历,人人都豁然开朗,岂不是说进入深处后,虚空里到处都飘荡着龙血精华?

    想通这点,再看刘恒和习镇海两人为了一粒龙血精华你推我让的情形,人人都被逗乐了。

    在宝石堆积而成的山峰面前,却只为脚下这粒宝石推让,岂不可笑?

    “既然如此,咱们也别推让了,免得错过机缘。”杜真武哈哈朗笑道:“刘师弟,我就不客气了!”

    他说话间,已经将内力凝做一道大幕,探出战车朝虚空隆隆扫过。

    咚!

    咚!

    在众人凝神关注下,只听得两声沉闷重响,杜真武内力扯开的大幕上接连被撞出两个大口子,显然是被虚空中的龙血精华给生生撞开的。

    杜真武见状,眉宇猛然拧了起来,他似乎也没料到这个情况,“这是怎么回事?”

    照理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才对。

    因为他的内力已经混凝至极,凝聚起来的大幕质地已经和金铁无异,甚至能够单凭内力抗衡下等宝兵。此刻龙血精华竟然能够轻易破开他的内力,可见威力强到了何等程度。

    但如此一来,习镇海的事又解释不通了。

    如果龙血精华真有这么厉害,习镇海又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甚至根本找不到龙血精华落到了自己身体的哪里,还是刘恒发现了?

    前后差别,未免太不合常理了。

    “莫非不能以外力收取?”

    刘恒惊疑了一声,却没有再将心里其他的惊疑宣诸于口。

    如果不能用外力收取,那他和习镇海又算怎么回事?龙血精华,难道是自行找上他们的?可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找上他们两人?

    “果然有古怪。”

    杜真武喃喃,沉思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朝众人道:“或许真如刘师弟所说,无法用外力收取……你们自己也试试吧。”

    说着话,他自己也不甘心,继续用其他方法朝虚空试探过去,依旧想要抓捕。

    真传们闻言毫不耽搁,各自施展手段,对准四方而去。

    可是好久过去,众人才发觉他们种种手段都是徒劳,无论软磨硬抓,龙血精华都会破开他们的内力,继续在虚空飘荡穿梭。

    “这么重的微粒,为什么不沉落地上,还能如风沙一样飘在虚空?”有人尝试许久无果,带着不甘和恼火,问出了众人藏在心里的疑惑。

    没人说话,都是神色各异的瞥了眼战车两畔的龙脉,或许原因就在那里。

    “龙脉,还是真龙遗骸?”

    刘恒心底的种种惊疑越来越重,面上却丝毫不漏,忽然眉宇一挑,用力推开了习镇海的手,“习兄,你还是拿着吧。”

    他对着肩膀一捏,摆到他面前给他看,“你看,我这不是也有了么。”

    “这,这。”习镇海呐呐,有些吃惊也有些赫然,“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刘师兄相送了。”

    就在刚才,又是一粒龙血精华落到了他肩上,这次被他立刻察觉,捏在了手上,一面还要拼命压制住《血炼功》无上意念因此突然爆发的躁动。

    两人这举动,对其他人而言不啻于又是巨大刺激,连杜真武都暴躁了,怒喝道:“我就不信了!”

    “停车!”

    他直接让战车停下,下车走向远处,“咱们反正不急着再往前赶,干脆在这里多停一会,各自散开各凭手段,抓取龙血精华!”

    “师兄英明!”

    “好!”

    “是!”

    他这话顿时引得众人欢呼,这本就是此刻人人心里最想要的结果,包括刘恒,同样如此。(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