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三百八十二章 寂墨尊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然而他眼前,的的确确出现了一道黑色光华,一束束照耀四方,散发出十分邪异的意味。他总觉得在这黑光里,似乎还藏着一些很邪门的东西,却连法眼都无法看透出来。

    当黑光照到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阴暗了下去,他伸出手掌触摸黑光,凝神望去,瞳孔就慢慢凝缩起来。

    这些黑光,竟然是细微的符文构成,都微小如尘埃,眼神稍微不好都无法识辨出来。符文点点,充满亘古的意味,远远不同于如今的符文,竟然连刘恒也一个都不认识,却依旧能感觉那种玄妙,与不详共存。

    符文的出现,使得刘恒心里的凝重更增了几分。

    因为符文本来就是世上最非凡的事物,无数神通与术法或是阵法,都会显现出或天生或塑造的各色符文。

    评定神通、术法或是阵法的威力,用符文数目多少和内容就能得到一个大概的结论。比方眼前这黑光,符文多到让人头皮发麻,内容也是不同凡响,也就意味着无论刘恒遇到的是神通、术法还是阵法,都会是最恐怖的。

    即便周天宗的护宗大阵,单论符文也不及这黑光的其中一束,可见一斑。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刘恒绝对会远远避开,也不会这么傻乎乎凑进来。可是他在没有踏进来之前,所见的分明是一道彩色灵光,祥和灵动,谁能想到进来后一切竟然就这么面目全非了?

    真是……邪门。

    刘恒又尝试了好几次,各种方法都试过,确定真是被困住了。一道薄薄的黑色光幕挡在他身后,任由他魂力冲击,还是蛮力硬撞,甚至附体泥猴爆发武师境的杀招。依旧无法损害这光幕分毫,连一个最微小的符文都没能撼动。

    薄是薄,却坚固得不可思议。

    “看来就算霸主到来也难以脱困了吧?”

    他在原地蹙眉沉吟了一会,才看向前方,朝前跨出了一步,然后谨慎朝前行去。

    既然无法后退。又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只有继续向前了。如此作为,说明当年留下这黑光的绝世强者也有求于后人,这显然就是最大的生路。

    留在这里毫无用处,说不定直接被困到老死,刘恒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去琢磨黑光玄妙。因为离秘境下一次开启只有不到二十天时间,这可能会是秘境最后一次开启,错过这次就将被永远困在这秘境中,恐怕一生都见不到再度重返的希望了。

    不能耽搁了。无论如何都得去试试,搏一搏了。

    刘恒暗暗想着,举止前所未有的小心与谨慎,心神更是紧绷到极点,无时无刻在紧盯着四面八方,不放过任何一点异动。

    然而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他走了很长时间,依旧没有发生过什么变故。平静得让人难以置信。太寂静了,听不到任何声音。随着他逐渐靠近黑光,其他的光色都被遮掩,越来越难见到。

    他已经被这黑光彻底淹没,仿佛完全融合到了黑光之中。

    而且,他走了太长时间,哪怕走得再慢。在他感觉中也应该至少走出了上百里,却依旧没有见到尽头。那很久前就觉得近在咫尺的黑光,依旧像是在他咫尺之外,没有靠近,也没有远离。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这么下去,永远也无法接近。

    刘恒慢慢止步,他低头俯视脚下,抬头仰望头顶,举目四顾。赤土早已不见,苍穹也没了踪影,四面八方,只剩黑暗。

    他在黑暗中行走,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这绝不仅仅是黑暗笼罩了天地,因为刘恒目不能视,却一直没有撞到过什么石刺或是石粒,全是黑暗的地面平滑得如同康庄大道。他伸手抚摸自身身躯,却什么也没摸到,就这么穿透而过。

    身躯,四肢,脑袋,好像都和天地一样不知何时消失了。他甚至无法断定自己到底以什么形式存在于黑光里,或者说,他究竟还存不存在?

    其实在这等极致的环境中,一切都不见了,包括时间。连刘恒都开始恍惚,无法分清到底过去了多久,是几天还是几年,或者时间也消失在了这片黑光里,凝滞在他刚刚被黑光吞没的瞬间,再也没有流逝过?

    他走过,还是没走过?

    没有了双腿,他又如何还能前行?

    无数惊疑浮现心头,让刘恒都开始有些慌乱了,这种情形未免太离奇与邪性,他前所未见,更是闻所未闻!

    “我呢,我现在又在哪里?”

    他高喊大叫,却连自己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好像声音也被黑光吞噬了。他鼓动气血和魂力,同样感觉不到任何动静,似乎除了心神和思绪,他没有剩下任何东西。

    “地风水火,皆我助力,千灾万劫,不沾我身……”

    经历过惊恐、慌乱和暴乱之后,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一遍又一遍诵念《青莲度灭经》,直到心境完全空灵。这次,《青莲度灭经》再度显现出它的非凡,一点点微弱的光芒如同初生的烛火,从他“脚下”绽放出光来。

    然后,越来越亮。

    一个青色莲座从黑暗中生出,放出蒙蒙光来,驱散了他身边的黑暗,照亮他的四周。

    “这是……”这光带来的不仅是明亮,还有安心,刘恒的不安也消散了不少。他借着光华看向四方,只见团团浓雾在黑暗中沉浮,这场景和感觉异常熟悉。

    “咦?”

    刘恒忽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轻柔而略带磁性,听不出是男是女,似乎十分诧异。只是一声轻咦,像是在他耳畔呢喃,又像是传遍天地,如神祗之音,让人莫名生出敬畏。

    这让刘恒猛然睁圆双目,震惊得呆立当场。

    因为要知道。如果没有出错,这应该是他的识海才对,这陌生的声音是谁?

    他是何时进入刘恒识海的,又是怎么将刘恒封禁在自己的识海里,还能发出这等神音。恍若在这里,他才是主宰和唯一的神祗。而非刘恒!

    “莫非这不是我的识海?”

    刘恒错愕,最后才得出这唯一可能的结论,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让他感到莫大震撼,只觉不可思议。因为他从没去过别人的识海,同样不清楚该怎么去,但从黑暗封禁里挣脱出来,他为何就出现在了这里?

    一时间,他心里警兆大作。已经明白他肯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无论真相是什么,都是他觉得匪夷所思的事。这只能说明,一切都和这陌生声音有关,能够做到这些的,又岂会平庸?

    而且在这秘境,怎么可能存在平凡的人事物?

    虽然不知道这陌生声音想做什么,刘恒却有了预感,绝不会是什么好事。尤其现在。他很可能被拘禁在了这陌生声音自己的识海里,哪怕再不懂魂修争斗的惊心动魄。刘恒也知道绝不能轻易进入别人识海这个忌讳。

    因为在他自己的识海,他感受过那种宛若唯一神祗的感觉,在这里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也就意味着,别人同样能在自己识海做到这一点。一旦进入别人识海,他就如同立刻变成了别人垫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在别人主宰的世界想胜过别人,除非刘恒比别人强出无数个境界,否则根本不可能。然而现实是,这陌生声音展现的莫测手段已经说明,他十有**是超越刘恒想象的绝世强者。

    “请问前辈。为何如此捉弄晚辈?”

    刘恒心里吃惊,面上却还是很从容,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朝前方疑惑发问,礼数十分周全。事到如今,他依旧不清楚对方在哪,又是怎样的存在,当然不能继续这么下去。

    “捉弄?”

    那陌生声音阴阳怪气地重复这两个字,语气里听得出几分嘲弄和鄙夷,“这点小伎俩,就不要在本尊面前献丑了,咱们都是聪明人,说话都直接点吧。”

    这话说得直接刻薄,刘恒却没有任何尴尬,不为所动。

    能沟通就是好事。

    “前辈……所言极是。”

    刘恒放下行礼的手,也收起了伪装,目光重新变得深邃,充满智慧光芒。不知道这陌生声音身处何处,但如果真是在他的识海里,这陌生声音就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的,刘恒索性直视前方,像是这陌生声音就在那里一样。

    “不知前辈施展手段,所求为何,还请明示。”

    “真是后生可畏。”

    陌生声音呵呵笑了一声,意味难明,后来沉寂片刻,才淡漠回应道:“本尊生前名为寂墨尊者,独创寂墨道,当年独树一帜,乃是百家之一。在此之前,本尊想问问你,如今是什么年代,本尊传下的寂墨道如何了?”

    刘恒眉梢一挑,心里立刻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道祖师!

    想要独创一个传承,还能竖立百家之中,也就是说这陌生声音生前,至少是先贤境界的修为。

    竟然遇到了这等恐怖老怪物!

    可是,他怎么还能活着?

    心里急如电转,思索种种惊疑和可能,刘恒面上却只露出惊佩和骇然,随后神情比之前又恭敬了不少,沉思后皱眉道:“不敢隐瞒寂墨前辈,晚辈所处的年代,不知距离寂墨前辈那个年代过去了多久,如今已是先秦之后,各国林立,占据中土的乃是灵原王朝。晚辈也算熟读百家巨著,饱读诗书的小小书生,却从没听闻过寂墨道一说。”

    面对这样的恐怖老怪物,刘恒清楚任何隐瞒和小心思都是自寻死路,唯有老老实实才能保命。

    “你倒是聪明。”寂墨尊者沉默良久,才淡淡出声,声音有些莫名的感慨与自嘲,“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看你听到本尊名号的反应,本尊就已经明白,你之前连本尊的名号都没听说过,看来当年一切估计都已经泯灭,连历史都未曾留下。我那初生的寂墨道,怎么可能熬得过这么几次天地大劫?”

    “寂墨前辈节哀。”刘恒诚挚道。

    “节哀什么?”

    寂墨尊者哈哈大笑,“你小子不必这么小心,本尊早就逝去了,现在和你说话的,不过是本尊以秘法封印的最后一丝意识罢了。等到找到新的传承者,虽然本尊这丝意识也会因此消散在天地间,可本尊的寂墨道就又能重现世间,传承依旧能得到延续,又还有什么需要节哀的?”

    刘恒闻言,面上果然闪过一丝释然和轻松,“前辈手段近神,又如此豁达,不愧是先贤尊者。”

    “小子,说奉承话对本尊可没什么用。”寂墨尊者冷笑两声,“能不能得到传承,最后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别的什么都不管用。”

    “前辈说的极是。”刘恒恭敬道。

    “好了,废话不多说。”

    寂墨尊者淡然道:“本尊既然被你唤醒,就注定时日无多,没时间啰嗦了。本尊大致看过你的情况,小小年纪能达到这等实力,就算放在本尊所处的那个年代,你也能算是最顶尖的天才,可与天骄并列了。而且本尊感觉得出来,你小子身上还有不少玄妙和秘密,要不是这样,你也不配惊醒本尊这丝意识。”

    听到这番话,刘恒心里骤然一紧,面上却是震惊,随后苦笑道:“前辈果然厉害,明察秋毫,可惜晚辈没有前辈所说的这么……”

    “早说过这些寒暄和谦虚太过虚伪,你要是再这样废话,本尊就直接抹杀你,然后继续陷入沉睡,等待下一个传承者出现。”寂墨尊者的声音有些恼火和不耐烦,刘恒赶紧应是,不再多话了。

    “本尊当年所创的寂墨道,号称一道既出,日月失色,万道寂灭,霸道至极。在陨落前与龙军大战,也应该是除了三王四圣之下最强的战绩,死在本尊寂墨道下的龙军成百上千!”

    “本尊当年所创的寂墨道,号称一道既出,日月失色,万道寂灭,霸道至极。在陨落前与龙军大战,也应该是除了三王四圣之下最强的战绩,死在本尊寂墨道下的龙军成百上千!”(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