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是寂魔尊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天上地下,四面八方,数不尽的恐怖力量倾泻而下。

    刘恒,立刻成了众矢之的!

    这样的场面太过壮观了,尤其刘恒,只觉得发自心底的颤栗,如同自己一个人举世皆敌。

    “魔泉仙光!”

    他大喝,声震天下。他心念观想,然后脚下云海肉眼可见的迅速缩减,而识海的苍天上,浓厚黑云被猛然洞开,一束束仙光巨柱轰然照下!

    整个天地,为之一静!

    任何声音动静包括时间都在此刻停滞,整个识海都被照得彻亮,光华夺目,尽退黑暗。

    仿佛惊涛巨浪的汪洋忽然变得平滑如镜,过于突兀的反差,更给人震撼。

    一切躁动都被瞬间抹平,不仅黑色在飞快消亡,漫天黑云也在迅速消散,满目苍夷。黑暗的识海世界终于重新明亮起来,一头头神兽凶兽、神魔、恶鬼、天兵天将、各色绝世兵与器,都被仙光笼罩,然后戾气尽去,只剩祥和。

    它们都被感化,皈依仙光了。

    “不!不!”

    识海之中有寂墨尊者的怒吼在回荡,“你观想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世上怎会有如此邪门的力量?”

    他当年亲身体会过仙光,可是一开始这“仙光”出现,连他都被骗了过去,直到观想的神力巨人被禁锢后才察觉不对劲。可是时至如今,他依旧无法理解这力量究竟是什么。明面上至仙至圣,圣洁无双,实则内里却是极端的魔性,霸道诡异到了极点!

    两种对立的力量,竟同时出现在这仙光之中,这是何等违背常理之事?

    然而他问刘恒是问错了人。事实上直到现在刘恒也依旧不明白这是什么力量,他只是深深明白,这魔泉仙光就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为恐怖的力量,没有之一。

    哪怕圣人先贤,也远远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所以在经人点醒之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反击之物就是这个。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甚至他来到这上古战场遗迹,见到了诸多不可思议的战场遗迹,依旧隐隐觉得比不上天血魔坑深处的魔泉仙光。

    这是直觉,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哪怕本身为当年战场中绝世强者的老怪物寂墨尊者,种种神通术法接连施展,也抵不过一道“仙光”,这就是“仙光”的强悍。

    “前辈,认输吧。”

    刘恒端坐在青玉莲座上,缓缓升上高空。朝下方俯视,如同此界唯一的神祗,神圣庄严,“这是晚辈的识海。”

    你没有胜算了。

    他省去没有说完的话,寂墨尊者同样心知肚明。之前他因为率先布下的阵法陷阱,抢得了先手,利用刘恒不知不觉中招的时间飞快布局,这才营造出看似无懈可击的巨大优势。

    欲图夺舍。这是十分宝贵的时间,等到刘恒意外清醒。寂墨尊者虽然惊异,却也没有怎么过于担心了,因为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真正站稳了脚跟。

    随后,拖延的时间越长,他就越发稳固。后来收拾刘恒也就更加轻松。可是刘恒不知为何,竟然再度识破了他的计策,当即撕破脸皮大战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在他看来显然已经晚了。

    因为换做他是刘恒,面对如此劣势。又失去先机,实力差距又是如此之大的对手,除了灭亡再也没有别的可能。

    然而谁能想到,刘恒居然再次出其不意,观想出这等恐怖的邪门之物,就此一举翻盘!

    只此“仙光”的出现,将他之前苦心孤诣造就的大好局面,彻底销毁殆尽,将局面就此翻转了过来。如今,身为真正主人的刘恒,又学会了识海的粗浅运用,已经今非昔比。

    胜利的曙光,开始站在了刘恒那边。

    “哈,哈哈哈!”

    寂墨尊者朗声大笑,“小子,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些不一般。可是别忘了,本尊乃是先贤尊者,一世王与圣之下的最强者!能活过数以十万年而长存,手段岂是你等小辈能够揣度的?即便一时让你猖狂,你又能奈本尊何?只要你灭杀不了本尊,最终胜的依旧只会是本尊!”

    “即便本尊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你却连犬都算不上啊!”

    不愧是绝世强者,哪怕落到如此绝境,他依旧是有恃无恐,因为他拥有千征百战磨砺出来的无穷自信。

    刘恒没有动容,只是眼帘微垂,扫视向整个识海。然而无论他如何巡视,从开始到现在,依旧没能察觉到寂墨尊者藏身何处。

    要知道,这可是他的识海,这等老怪物的手段,简直不可思议。

    “晚辈听说,圣人也只能活三生三世三百岁,此乃天地规则。然而前辈违背天道至理,苟活数以十万年,令人震惊之余,恐怕付出的代价也远超世人想象吧?”刘恒轻声开口,声音却如和风细雨,柔柔传遍每个角落,“如今再与晚辈争斗一番,不知前辈还能剩下多少实力?”

    此言一出,识海世界里寂静无声,这如同朝寂墨尊者心头的重重一击,揭穿了他最不愿暴露的事实。

    “那又如何?”

    寂墨尊者冷笑一声,索性道:“本尊这一生,什么事情没经历过,有的是比这更惨的时候,然而最终还是本尊活下来了,而且站到了如此高峰。这等阅历,岂是你这等黄毛小儿能够明白的?妄想以这点打击本尊,你别做梦了!”

    的确,即便这等秘闻被刘恒揭破,他依旧没有暴露丝毫踪迹或气息波动,隐秘得仿佛不存在一般。要不是他还在回应,刘恒都怀疑他是否还存在自身识海之中。

    “既然前辈如此冥顽不灵,那晚辈就只能得罪了。”

    刘恒点头示意,随后念头一转,再度观想。只见一束束“仙光”通天贯地,宛若从九天之上倾泻下来的仙光瀑布,横贯天地。从天上地下四面八方朝刘恒缓缓挪移而来。

    这场面太过壮阔,仿佛银河爆泄,将要毁灭世界一般。

    “庶子!”

    寂墨尊者见状终于惊了,暴怒大骂。

    这是对他布下一张天罗地网,要瓮中捉鳖啊!

    把他当什么了?

    然而他也心知肚明,这显然是对他最有用的手段了。尤其之前的交战已经证明。这些“仙光”有多么恐怖,连他都忌惮非常,绝不愿意沾染到丝毫。

    长此下去,他被搜查出来只是迟早的事,到时候不知这邪门小子会如何对待他呢!

    想到这里他更是心悸,急忙查看四周,寻找脱身的方法。

    逃!

    必须尽快逃!

    逃得越快越好,趁他对这识海还有一些掌控的时候赶紧逃离。否则等这些仙光将识海整个扫过一遍后,他的所有印记都会被抹除。到时候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不等“仙光”靠近,他毅然从藏身处蹿升出来,一个遁光就要跃出刘恒识海。这是他寻找到的一丝缝隙,如今也管不了到底是不是刘恒故意留下的陷阱了,怎么也得试一试!

    刘恒倏然朝脚下看去,瞳孔微缩。

    这寂墨尊者,之前竟然就藏在他的脚下!

    不仅胆大,而且足够阴毒。显然还抱着伺机逆袭的心思。果然是绝世老怪物!

    只见一丝黑线倏然钻了出来,转眼已经远在天边。就要钻出识海,刘恒心念一转,无数“仙光”倏然沸腾,被他瞬间搬运到了这黑线周围,要将他封锁在这里。

    一大片“仙光”更是横天而过,将苍穹和脚下都彻底覆盖。随后倏然合拢,将整个识海世界都包裹起来,没有留下丝毫缝隙。

    “绝不能让他逃了!”

    “仙光”还没有近身,寂墨尊者已经感到了恐怖和无限的凶险,倏然转道。黑线魂身恍若一丝灵风,轻易钻出了刘恒设下的封锁。

    可惜他一旦现身,本就失去了此刻最大的依仗,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神出鬼没了。刘恒的视线一直紧盯住他,任由他怎么玄妙躲闪,都无法脱离刘恒的注视,无穷“仙光”紧随其后,不给寂墨尊者丝毫喘息的机会。

    “小贼!”

    “你找死!”

    “咱们好商量,你要你放本尊出去,本尊保证此生再也不找你麻烦,咱们的恩怨就此一刀两断。你要是不信,本尊可以立毒誓,如何?”

    “不要再逼本尊了,否则本尊就跟你同归于尽,你也活不了!”

    无穷“仙光”越逼越近,留给寂墨尊者腾挪的位置同样越来越少,他急躁起来,不惜软硬兼施,务求让刘恒转变心意。

    可惜任凭他怎么说,刘恒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依旧全神贯注在抓捕他。直到“仙光”完全合拢,将寂墨尊者的魂身封锁在其中,再也无从躲闪,那黑线似乎也明白了末日将近,渐渐变成了一道模糊的人影。

    只见这人影身材修长,长袍高冠都是墨色,虽然看不清模样,双眸却璀璨如星辰般耀眼,使得整个人都多出一股子邪异的意味。

    他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伟岸感觉,初看不凡,再看倾心,魅力堪称刘恒今世仅见。

    好一个绝世人物!

    “后进晚辈,刘恒,见过前辈。”刘恒郑重抱拳行礼,十分认真,没有丝毫敷衍或奚落之意。他尊敬拜见的,不仅是当前这人,而是他代表的整个时代,整个被埋没的历史,足够他这一拜。

    “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寂墨尊者也在唏嘘,眼神落在刘恒身上,复杂至极,却给刘恒带来极大的压力,如同在仰望高山。

    “你,很好。”

    寂墨尊者肯定,坦然承受他这一礼,“将本尊传承留给你,本尊也能放心归去了。”

    “前辈……”刘恒有很多疑问想询问他,这是难得的解惑机会,相信他会从寂墨尊者这里得到很多收获。而且他有种感觉,此刻的寂墨尊者应该会回答他。

    只是不等他多说两个字,就被寂墨尊者挥袖打断。

    “本尊时辰不多了,你先听好。”

    不给刘恒拒绝的机会,他当即朗声道:“本尊感悟天地自然,独在无月之夜生出了感悟,就此踏入先贤尊者境界。这一篇经文,名为《寂极暗墨经》,本尊凭它开创了寂墨道,在百家之中也是独树一帜,引为绝唱。”

    “混沌生辉,遂分阴阳,生光而有暗。”

    “光不绝暗不尽,暗极而寂,万物万生之归处,亦是万生之起源……”

    “引万生入寂灭归处,祥祥无逆,引万生自寂灭中出,道法同自然……”

    ……

    刘恒初时皱眉,还想岔开话题,询问些别的疑问,可是才听了两句《寂极暗墨经》,已经被这微言中蕴藏的天道大义吸引了所有心神,渐渐痴迷进去,忘了一切。

    “有光,就有暗?”

    “光不绝尽,暗也不会有终结之时?”

    “暗的极致是寂灭,世上万物都是从寂灭中走来尘世上,最终还要归去到寂灭里?”

    他越听越觉得有道理,仿佛直指大道真谛,以此生出无穷明悟来,对天地自然也生出更多理解。

    “老不死!”

    忽然,他耳畔听到一声厉喝,将他从感悟中倏然惊醒过来,再循声看去,顿时惊容。原来就在他感悟经文时,寂墨尊者不知用了什么诡异手段,竟然从封印中悄然脱身,此刻已经快要遁出他的识海了!

    而厉喝之人,除了“老鬼”还会有谁?

    他从一处云海中猛然钻出,对准寂墨尊者就是重重一击,口中怒喝不止,“你个老魔头,来这里装什么神弄什么鬼?之前你不招惹老……夫也就罢了,竟然连老夫也要囚禁炼化,简直不想活了!装了叉还想跑,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道理?”

    刘恒愕然呆滞,只听着老鬼一番快语连珠,污言秽语就喷吐而出,直接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彻底颠覆了他之前留在刘恒心里的印象。

    被激怒到这么不顾身份的地步,真难想象他之前在寂墨尊者手里吃了多大的亏!

    “哈哈,小辈,谁装神弄鬼咱们都心知肚明,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难道非要逼本尊点破不成?你个小丫……”(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