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四百章 叩首可见王!(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直说吧,还要多少龙魂精晶,您老才能真的痊愈?”

    虽说刘恒提及“痊愈”二字,又不可避免的加重了语气,此刻老鬼却顾不上这些阴阳怪气,直接当做没听到,使得刘恒甚至能看清浓雾里老鬼两眼透出的光来,“自然是越多越好!”

    有时候,刘恒都感觉老鬼和蛮厨子脾性简直神似,尤其这股子贪婪。一遇到好东西,两眼都能冒绿光,恨不得直接动手抢,跟狼似的。

    同样一句话,倒是让他又想起蛮厨子。之前算计的好,刘恒寻一奇火炼化诅咒,消除心头大患,然后要以星河火石作为酬谢,可是谁能想到如今却是全落空了。

    这么想着,刘恒心情就有些沉郁,也没心思和老鬼逗趣了,没好气地道:“只能顺路看看,这可没个准数。”

    老鬼急忙道:“反正你多留心,听到没?”

    刘恒只是挥挥手,就这么重归体魄,看向前方冲来的僵尸,两道术法击打下去,把两头僵尸打成飞灰,忽然弯身探手朝飞灰里盘弄。

    果然,从之前被忽视的飞灰里,也寻找到两块血色精玉,刚拿到手里,馨香入鼻,浑身气血就躁动起来。

    “这是龙血精华。”

    熟悉的气味和感觉,让刘恒很快断定出手中这是什么东西,只是相比在外面遇见的龙血精华,这些僵尸遗留的块头显然更大,成色似乎也更好,“可惜前面的都白白丢了,也不知会便宜了谁?”

    这阵法似乎让人有进无退,前面斩杀至少三十多头僵尸,却因为没有发觉飞灰里还会遗留宝物。所以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想,如今就算想回头都捡起来也注定不可能了。

    好在刘恒也不是个纠结性子,遗憾片刻也就放下了,把龙血精华继续收入大洪庙,就此再度启程。

    “如此历练,设下阵法的前辈是想告诉后辈什么道理?”刘恒想着。经历这一程后,他也渐渐生出不少感触,开始揣摩起前辈的深意来。

    要是常人,以气血见长的武者,明显会遇见更强的僵尸,而以神魂术法见长的修士就会遇见龙魂守卫。遭到强横术法的针对。

    “是要告诫后辈,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是只想单纯考校后辈的天资和实力。务求从其中挑选出最佳的?”

    刘恒有些捉摸不透,可是也暗暗咋舌,“无论怎样,这位前辈挑选继承者的要求都不是一般的高。”

    以巅峰武夫对战堪比武师的僵尸,以学士境界的龙魂守卫对付士子境后辈,而且还接连不断,这得有多难?

    差距一个大境界还要以多打少,能有几个人撑得过这等挑选?

    也就是说最终挑选出来的。至少都是拥有以下可上的逆天战力的奇才,估计只有到达这个层次。才勉勉强强能入这位前辈的法眼。如果连这一步都做不到,还是哪里凉快就哪里凉快去,省得来白白送了小命。

    说难,是对大多数宗门精锐弟子来说都很难,可要说真的有多难,却也不见得。

    因为僵尸毕竟是僵尸。比不得武者灵便,知道变通与功法,只要不去傻乎乎的硬撞,恐怕不止九英这个层次的少年,下面不少也能侥幸过关。

    当然。这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对于刘恒而言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我只明白了一个道理,即便强敌,也不是完美无缺,总有他的弱点。”刘恒暗忖,“对上僵尸,体魄强横,却经不起术法一击。对上龙魂守卫,术法无双,却也经不起气血内力一撞。只要找到弱点,就没有不可战胜的强敌。”

    这就是他得到的明悟,“或许相同层次,比的不是哪个方面更强,而是谁的弱点更弱。”

    换做外面,却是同样通用。

    僵尸,就好像武者,无论怎么修炼,神魂依旧比修士更弱。而修士就更不用说了,体魄就是最大弱点,一旦被撞见必然受到重创。

    刘恒这一路走来,虽说比常人凶险太多,总体来说却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他并没有遇见能让他真正感到压力的同辈强敌,却不代表将来的对手,永远只会是同辈,现在明白这个道理总算为时不晚。

    况且,刘恒也相信天外有天这话,不敢有丝毫骄纵,也相信同辈之中一定会有比他更强的人物,只是暂时还没遇见罢了。

    “这么说来,白十四还真是准备充分。”

    刘恒回想起来,有些倏然惊容,对这位宗亲更加重视了,“看他模样就不像走武者这一路的,应该练的神魂术法,他却是和大洪门七人同来。如果八人没有分开,在这里遇见僵尸由他出马,撞到龙魂守卫就由大洪门弟子应对,前行肯定比其他人更加顺利。”

    换做其他人,都是武者,单是源源不绝的僵尸就够他们头疼的了。

    “这倒是位谋定而后动的主。”刘恒琢磨着,自然对这位宗亲评价不低,“所以他也不怕把周天宗给得罪狠了,这片秘境就是他的后手。等这次之后,整个秘境留给周天宗享用,估计足以堵上周天宗的嘴,不好再拿这次的事说嘴了。”

    可是,真这么简单吗?

    刘恒眼神深邃,看似这中心阵法里最强的是武夫境僵尸和学士境龙魂守卫,将来只需派一位霸主前来,对后辈来说强悍的僵尸和龙魂守卫,却根本无法对霸主造成任何威胁,足以摧枯拉朽般取胜。

    这堪称送给周天宗的一份绝世大礼,可是只要细心想想就能明白,真能有这么容易?

    刘恒遥望四方,真想把整个迷雾和阵法都看透,可惜无法做到,也无法知道这里面是否还隐藏更强的怪物。这毕竟是一位至强者留下的考验,所以刘恒总觉得,就算霸主到来也得老老实实。指不定就钻出一大堆高出霸主一大境界的种种怪物来,足以吓死霸主。

    细细想来,这恐怕才是真相。只因为来的都是武夫境强者,所以才只见到武师境僵尸和学士境龙魂守卫,却并不代表阵法里面只能有这两种怪物。

    而且他们既然先来一步,秘境里最好的宝贝估计是留不下来。对于后来接手的周天宗而言,这秘境还有多大的价值?

    这究竟是大礼,还是丢给周天宗的难题,如今还真不好说。

    “真不是个简单人物。”

    刘恒想了想,不禁摇头,却是不愿在里面掺和太深,他这小身板可耐不住这么狂猛的漩涡或风浪,“小小年纪就精于算计,长于谋算。如此人物太危险,所以除开何伯的事外,能少接触还是少接触为妙。”

    如果说没有出来,没有这接近一年里连番的离奇境遇,让刘恒见识大涨,他或许一辈子都绕不开大夏皇室那个泥潭。可是如今,他已经历练成长,眼界比原本开阔了太多。不再困扰在那个小小泥潭中,反而有一种脱了藩篱的自在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已经跳出来,他就不准备再自己陷回去。

    “所以说周老先生所说游家名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越琢磨越觉得有道理。”

    想通这些,他心里安定一些,一路可谓披荆斩棘。再也没有遇见能够阻拦的前行的事物。

    眼见一块块龙魂精晶从大洪庙飞出,老鬼越来越乐得合不拢嘴,忙不迭地收拢在怀里再也不放手,宝贝的不行。因为心情好,所以哪怕目睹刘恒私自截留了不少。老鬼只是嘟哝几句,些许不痛快也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

    遭遇的龙魂守卫和僵尸,越往前数目越多,从一开始的一头两头,到后来的五六头,甚至混杂在一起齐齐攻来,威势是越来越猛烈。

    好在掌握了应对方法的刘恒,如今心思又通透,反而越发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并没有感到多么棘手。

    “应该快过关了。”

    一连串术法如行云流水般流淌出来,将**头僵尸接连轰碎,于此同时刘恒身影也没停顿,长刀所过之处,将七头匿藏在浓雾里施展术法的龙魂守卫也一道抹杀,俯下身去把收获全部带走,再往前多走几步,围绕不知多久的浓雾终是散了。

    前方霍然开朗,让人的心情也为之明快起来。

    不等他看清前面雄伟建筑,就感觉有无数道目光齐齐落到他身上,引得他也凝神回望过去。

    居然已经有不少人到了。

    相伴天骄王宇乾的四位周天宗九英,和王宇乾一样都显得有些狼狈,浑身可见正在收口的伤痕,考究的衣物也是已经千穿百孔,不成样子了。

    他们显然在阵法里没少吃苦头,练天骄都没能免俗。

    至于其他人,就更不堪了。

    有几个近乎成为血人,还有不少人扶抱遗体或是嚎啕大哭,或是悲痛欲绝。

    九英之中,最惨的莫过于胡不归。他之前身心都受创,还没养好就硬撑着要进来,自是刚刚落了面子,更不愿屈居人后让人看不起。

    为了争一口气,他这次可算是受到了大教训,胸腹被划出一个恐怖大口,连五脏六腑都快掉落出来,模样实在叫人不忍多看。看样子估计是哪位同行的九英同门动了恻隐之心,关键时候还是拉了他一把,否则凭他这伤势,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阵法。

    反观刘恒,独行进去又独自出来,情形却最好,看上去不仅没受什么伤,而且面色红润精神饱满,轻松从容度过之余,说不定还得到了什么好处。

    一比较,刘恒太过显眼,自然引来不少异样目光。

    “不愧是能让我们周天宗四位九英拉下脸来齐齐针对的人物,果然不简单。”王宇乾也不免认真打量刘恒两眼,多了几分赞赏。其余三人默然,鹤舞衣眸子闪烁两下,却同样什么也没说。

    “族弟,你给我的惊讶真是一次胜过一次。”

    白十四面上没说话,却是暗中传音到了刘恒耳中,刘恒神色微动,朝那边看过去,又很快移开了目光。两人都一样,显然都没有在众人面前暴露身份和关系的打算,于是默契地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连明面上最强的两人都对刘恒另眼相看,其他人自然更加警惕与重视。因为这阵法如同大浪淘沙,人人走过一遭自然都清楚有多么不易,从走出阵法的模样基本能衡量出一个人的实力,刘恒这样的自然是不容忽视的劲敌。

    在场没几人和刘恒熟识,所以表面上也没人和刘恒搭讪的,关注两眼后都移开了目光,各自谈论各自的了。

    “真是惊险,好在我身法不错,否则恐怕和却邪剑宗的黄师兄那样难逃一死了。”有人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谁说不是呢,我无数次死里逃生,回头想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到这的。”

    “可惜了,李师兄要不是为了我们,也不会……”

    有人悲哭,自责愧疚不已。

    “生死有命,咱们进来之前哪里知道会遇到这种险境。”有人虽然过了阵法,却已经后悔了。

    ……

    劫后余生,人生百态尽显出来,刘恒看似在默然听着,盘坐角落恢复气血,实则却在朝白十四暗中传音。

    这还是两位同族宗亲相遇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有了交流。

    “见过族兄。”

    “能出族弟这样的人物,顾北侯如果泉下有知,也会欢喜后继有人,咱们宗族同样与有荣焉。”白十四不吝夸赞,似是十分欣赏刘恒。刘恒却暗暗撇嘴,心知无非是场面话不要钱,哪里会当真。

    “有族兄珠玉在前,族弟却是不敢当这样的夸赞。”他也是从小在这种教诲里长大的,自然不会缺了礼数。

    “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白十四传音道:“族兄倒是很好奇,族弟一直记着想要找我相会,到底有什么为难之处?族弟但说无妨,能帮的族兄绝不会推辞。”

    刘恒又是暗里撇撇嘴,自然知道白十四是在装傻,既然明白了他的身份,又岂会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既然他装傻,还有了推脱的意思,刘恒索性也不急着把话说明,反而看向前方,“这事不急,族兄来得早,倒想问问族兄,可有什么发现?”(未完待续。)

    ps:  四百章,一个里程碑,值得纪念一下,咱们是不是投点推荐票,再来点订阅表扬表扬?嘿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