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四百五十二章 林中黑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以刚才的经验,必须先离开这片地方再说!

    他的怒喝如惊雷,健步如飞,两人也是惊怒紧张,但看到这架势还有刘恒满身的诡异,选择紧紧退守到了仙草旁边,警惕非常。

    “小子,你朝谁吼呢?”

    “叫你别过来,还敢叫我们滚开?”

    两人喝骂,刘恒充耳不闻,只是快步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干脆利落得让两人恍惚失神。目送刘恒人影远去,两人相顾错愕,虽然庆幸没有横生枝节,心里却莫名地感到很不舒服。

    刘恒那毫不留恋的姿态,好像不仅两人,包括他们视若珍宝的仙草,对方都视如草芥,浑然没放在眼里。

    一时间,两人心头生出强烈的落差感,怎么想都不是滋味。

    “好猖狂!”

    “这人疯了吗?”

    片刻后,两人同时开口,相视竟多出一股同仇敌忾的奇妙感觉,尴尬之后,却是一起哈哈大笑。

    “平时却没发觉,原来楚师弟和我这么对脾气。”雄壮青年感慨道。

    提剑青年也笑了笑,随后收起笑容,若有所思道:“苏师兄,刚才这人身上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提起刚才所见的那邪异一幕,雄壮青年也是一身鸡皮疙瘩,“我也不清楚,但看那样子,让我想起长辈们事先提醒的事情,要我们注意这神石上的诡异。”

    “如此说来,这人怕是已经中招了。”提剑青年神情渐渐凝重,“百圣气息混于一处,果然邪门至极。”

    “刚才一眼看着还正常,下一眼就突然见到他浑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兽,在啃噬他身上血肉。看他那样子似乎还根本没发觉。”雄壮青年道:“不成了,现在想起那一幕,还是感觉不寒而栗,别再提了。”

    说起这事,两人看哪里都不对劲,只觉莫名的阴森。

    “你说。”提剑青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语气轻幽地道:“我们真见到这么一个人了吗?”

    两人倏然惊悚,再朝前方看去,哪里还有刘恒的身影?

    雄壮青年当即道:“长辈们说这座山里只有那些亭台还算安全,无论如何,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提剑青年对他的提议也很认同,“至于这株仙草,咱们索性平分了,免得继续耽搁下去。指不定又会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楚师弟够爽快,就这么办!”雄壮青年抚掌附和,这就拔出那株刘恒眼中是一团如螃蟹般泥土的“仙草”,公平分作两半,被两人珍而重之地收入囊中。

    做完这事,两人之间的戒备又少了几分,变得更为融洽。

    “至于那个人。”提剑青年微微眯眼,“咱们这就追上去看看。自然知道是真人还是幻象了。”

    “正合我意。”

    另一头的刘恒急奔出一段距离,低头就发觉浑身邪异虫兽果然消散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他还不放心,细细查看体内,总觉得体内因此产生了什么未知变化,可是怎么查探都找不出来。

    刚刚被咬得血肉模糊的血肉皮膜,在虫兽消失的同时恢复如初,刘恒找了一处用刀划去。眼见血液流出,眼中出现一丝恍然。

    “至少被咬过的地方,已经变得异常娇嫩,好像从来没有练过武的凡人。”划开的伤口肉眼可见的快速愈合,等刘恒再尝试一次。就变得和平时没有差别了,“异常恢复的好快,如果事先没有察觉,事后怕是也不可能察觉了。”

    “有没有其他损失,我却查不出来了。”刘恒脸色有些难看,忽然似有所觉地扭头朝旁边山林看去,双目微缩。

    山林幽暗深处,似乎有个黑影,很像是一个人披着黑衣站在那里,正在暗中窥视刘恒。

    黑影中有两团仿佛双眼的幽光,和刘恒沉默对视,目光深邃而冰冷,深深印进了刘恒的脑海中。

    “你是谁!”

    刘恒握紧刀柄,厉喝问道。

    如果他没有记错,百灵谷有强者事先说过,这座青山被百位圣人的气息交织,变得诡异莫测,连他们都无法踏足其中。要真是这样,除开山路之外的地方应该无人可以踏足才对,但眼前这人分明就在山林深处!

    会是什么人?

    真的……是人吗?

    刘恒心神瞬间紧绷到了极点,目不转睛盯着那边。丛林深处,刘恒的喝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那黑影静静伫立,它的身后浮现出一个更加巨大的黑影,仿佛是个巨大的虎骨骷髅,却有房屋那么大。

    这巨虎骷髅何时出现,刘恒根本不知道,或是它本来就在,只是之前不知为何,他竟根本没有留意一样。

    一大一小两个黑影,渐渐虚淡在丛林幽暗深处,直到刘恒再也看不见,它们留在刘恒心里的印象,居然也在一点点淡去,差点彻底忘却。

    “好诡异!”

    号称过目不忘的悟读灵心竟然也受到这么大的影响,刘恒心头大震,也因为这两个轮廓,渐渐生出一些荒诞至极的联想。

    他很快把杂念斩断,一面戒备前行,一面暗暗想道:“刚才所见的两个影子,如果不是幻象,那么这座青山绝对很不正常!百灵谷强者们是真觉得这些也都是‘小玩意儿’,还是根本就没有察觉?”

    刚刚面对一大一小两个黑影,刘恒感知快要炸开了,都在疯狂提醒他对面的东西有多么的恐怖。连他都感到极度凶险,那么参加大比的大多数人更不可能抵挡,所以无论百灵谷是怎么想的,刘恒只觉遍体生寒。

    “总有种心惊肉跳,要出大事的感觉。”

    但这已经不是他该去考虑的事情了,况且大风大浪都淌过来了,要说真有多怕也不至于,可以说如今的刘恒。胆子的确比很多人大得太多了。

    不知什么原因,从此之后,他不断见到两旁山林细微异变,却再也没有亲自遇见过,出奇的平静。刘恒总觉得这种平静,和自己见到那两个黑影有些关系。

    “一直躲避不是办法。”

    刘恒不喜欢这种随时在被动防备的情况。他走慢了些,出了山路,低头看向路旁的一株杂草。

    这株草随风摇曳,草叶上本该长满细密毛刺的叶面,却是密密麻麻的小嘴,无意识地开合,流淌出恶心的水液。

    随着他靠近,杂草竟显现出一种警惕的情绪,浑身绷直。所有小嘴猛然张到最大。

    叽——!

    尖锐到能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听得刘恒心神一阵阵的晕眩,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抱头惨叫。这变故太突兀,饶是刘恒早有戒备,默念《青莲度灭经》,在这蕴含怪异力量的尖叫冲击中,神魂和座下莲花宝座依旧摇晃模糊起来。

    刘恒面容有些扭曲。却硬是支撑下来,用力猛踏下去。

    嚓。

    叫声果然停止。可是又血肉被洞穿的声音,这杂草竟出奇的坚硬,轻而易举刺穿了他的脚。草尖没有从另一头钻出来,如同寄生血虫钻进他体内,在皮面下凸起扭曲。

    与此同时,一股细微又诡异的力量在他体内肆虐。和刚才虫兽满身时的感觉没有差别,“是同一种力量。”

    神魂之力抵挡不住,《血炼功》也无能为力,意志之力也在溃败。相比刚才的惶急,现在刘恒硬是耐下心来。一种种方法尝试过去,只为找出克制这种邪异力量的方法。

    “百灵谷强者们肯定有自己的考量,才会放小辈们进来这种诡异地方。他们敢这么做,说明在他们看来危险虽有,但不至于致命,大多数人都能找到克制的办法。”刘恒眯眼沉吟,“同来的众多人里,我绝对算是手段极多的,如果我都没办法,别人更没法子,这么说来,方法应该不算太难才对。”

    他忽然想起了孟茵师父给她的那个雪纹钢球,最后一层的考验,心下就是一动。

    体内内力以一种不合常理的方式运转,然后朝脚下冲击而去!

    正是弓体术的发力法门。

    轰!

    他好像听到一声轰鸣,是弓体术独特的力量撞上了杂草带来的那股邪异力量,僵持片刻,邪异力量一点点退散出体外。他抬起脚看去,就见脚下什么也没有,那株杂草已经不见了。

    这让刘恒讶异,随后渐渐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或许我对弓体术,有些忽略了。”

    弓体术,曾经在武生中层时大发神威,很是帮过他不少大忙,堪称反败为胜的杀手锏。但是等他晋升武夫后,这杀手锏的威力就不大管用了,等到技艺层次和修为迅速提升,他就更不怎么用得上它了。

    上一次使用,还是在一个月前,凭借这独特的穿透之力,轻易破开了大洪门弟子的体魄。

    曾经他以为这套武功的作用,就是让自己在武生境迅猛精进,是一套武生境的功法,如今看来,果然没那么简单。

    “绝学之所以是绝学,远远高于其他武功,绝不仅仅是招式技艺的高明,还在于施展时,能帮人把内力突然提升到一个很高的层次,自然威力绝伦。”刘恒朝前走去,暗暗揣摩着弓体术,“莫非这弓体术,也是绝学?”

    弓体术只有三式,基本式,弓体拳,靠山崩。

    一式是身法,两式杀招,未免显得杂驳,招式也太少了些。他没有真正接触过绝学,只看别人施展出来,总觉得绝学不该是这样。而且平时感觉弓体术的威力,其实和《万重开山斧》差不太多,一直到刚才尝试,才发现弓体术的运力法门似乎要技高一筹。

    至少这诡异力量,《万重开山斧》就无能为力,“照这方面来说,即使看着威力相似,但弓体术好像能把内力提升到更高层次。”

    力量层次的高低是一种很高深的研究,刘恒也是直到武夫巅峰,开始淬炼内力才渐渐接触到这些东西。简单来说,内力就是气血的升华,比气血更高一个层次的力量,同样的力量,内力能轻易击碎气血。

    淬炼内力,也是在提升内力层次,等到武师境,熔炼意志在内力之中,内力又会得到一次升华,变得比武夫境内力更加的精粹和强大。

    比方那诡异力量,显然就是远超武夫境界的力量,武夫境就得用绝学或类似绝学的法门,把内力层次提高才能克制。

    那么弓体术,算不算绝学?

    一想到这里刘恒也好奇,传授他弓体术的老鬼就能给他准确答案,可惜这家伙自从得了龙魂精魄后,任由刘恒怎么呼唤都不冒头了,当然给不了他解答,只弄得刘恒很是郁闷。

    “算了,反正不是什么急事,等老鬼有时间了再问问看吧。”刘恒宽解自己,“而现在,知道弓体术能克制那诡异力量就行了。”

    找不到应对方法的东西才最恐怖,现在找到了方法,刘恒对那邪异力量不再那么紧张,脚步更加轻快,反而有闲心观察起周围的异变来。

    换一种心情,看着诡异邪门的种种变化,登时变得别有趣味。

    “难怪说圣人在世时,往往都会异常谨慎,绝不会轻易泄露丝毫气息。原来他们的气息是如此强悍,竟会对俗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他们的谨慎也就情有可原了。”刘恒心生感慨,“毕竟不像圣人自身,他们的气息是能够永存不灭的,影响也就异常长远。”

    他不由得想起在葬龙秘境深处,那座王者陵墓最终被化道之力泯灭,疑似另类成圣的王者坐化的高台隐没在苍穹之上,如今回想起来,又多了几分了然。

    “怎么感觉,圣人也有些孤寂可怜?”一个念头升起,刘恒自己也哑然失笑,只觉这念头太过荒谬,“我想什么呢,那可是圣人,天下独一无二的存在,怎么可能和孤寂可怜挂的上钩?”

    “兴许是在这种和圣人气息异常接近的地方,所以才会多出这么多的胡思乱想吧。”

    他倏然出刀,将一条悄然化作斑斓大蛇朝他扑来的藤蔓斩断,又把背后无声浮现的一团杂草给揪了下来。只见它像是一颗大眼珠,草叶如睫毛般拼命眨动,刘恒没有多看,手里慢慢用力,把它一点点捏成粉碎,然后化作漫天羽毛飞散。

    好像他刚才主动招惹那株杂草,触怒了整座青山,随着他前行,各种各样的麻烦都找上了他,之前短暂的平静就此一去不返。

    但是不断运用弓体术,这些只能算是无伤大雅的小麻烦,并不能阻挡刘恒前行的脚步。

    就这样,他终于来到第二座小亭,涌泉亭。

    “竟然从足太阴脾经的隐白穴走到足少阴肾经的涌泉穴来了,要不是今天误入,我都没察觉这两条经脉还有如此隐秘的隐脉相连。”刘恒有些怔怔。

    亭中有人闲坐,见刘恒到来不由含笑发问道:“兄台是借过还是抢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