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四百八十二章 气海天骄祝真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后顶亭,过了吗?”

    脑户亭相隔后顶亭有段距离,中间还隔着强间亭,能见到的就更少了。海诸丈、赵莞一和萧承只能见到后顶亭中劲气强烈轰撞了很长时间,却无法见到两人激斗的场面。

    等后顶亭倏然平静下来,三人心里焦急,都想知道胜负如何。

    “能和孙公烈师兄激战这么长时间,这人也足够自豪了。”赵莞一感慨道。

    海诸丈点头道:“不得不承认,的确很强,不过应该就止步于此了。”

    赵莞一道:“接下来不知道他是会下来还是去其他的凉亭,毕竟孙公烈师兄如今排在十二,十二以下二十以上的亭子,应该是由得他挑选吧。”

    “或许会去左右承灵亭,也有可能去前面左右通天亭,这四座亭子被下宗弟子占了三座,他去哪座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海诸丈道。

    两人猜测着,听得萧承心里烦闷,脱口反问道:“为什么不是去四神聪亭?”

    “都已经止步在后顶了,他怎么还可能去得到四神聪?”赵莞一听得摇头失笑,心情极好之下,也不和萧承争吵,“四座四神聪亭,最弱的是你们如今下宗第一的楚争,其次金展师兄,再上面是祝真观师兄,往上是李卫师兄。他要是往旁边上山,对上那什么下宗第一的楚争或许还有点胜算,偏偏从后面我们这路往上,遇到孙公烈师兄就过不去了,更别说前面是祝真观师兄。”

    海诸丈笑道:“要怪就怪他选错了上山的方向,选旁边两路多好,却选了第二难的这条路。”

    “说的是,他换条路。成绩或许还能更好点。”赵莞一细细琢磨下来,不得不承认,“如果他聪明,大可以去其他路找找机会,左边络却亭恰好是大比前十,那里听说也被一个下宗弟子夺去了。于他而言应该是个机会。”

    “那他得抓紧了。”

    海诸丈却不太看好,“漠钟师兄和孙公烈师兄被挤出前十,必然不会甘心。这仅剩的前十名次必然引起两位师兄的激烈争夺,到时候又是一场龙争虎斗,他要没有抢先占住地利,胜算实在太小了。”

    “这么看来,现在的局面下他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先按兵不动。等两位师兄分出胜负,必定会让出一座亭子,到时候再和现在这大比第十的下宗弟子去比试。或许有挤进前十二的机会。”赵莞一摇头叹息,“就不知他够不够聪明了。”

    两人正猜测刘恒的选择,旁边萧承忽然再度插嘴,语气似乎很是玩味,“可是他现在,好像往你们祝真观师兄那座四神聪亭去了。”

    闻言两人一呆,急忙朝后顶亭方向看去,恰好见到一个人影从亭中走了出来。不是刘恒又会是谁?

    “他,他!”

    赵莞一满脸不可思议。“孙公烈师兄怎么会也败给了他?”

    这人到底有多强?

    他们在刘恒手下都败得极快,分明是各方面都被压制。几招落败,致使他们只知道刘恒很强,却不知道他哪方面最强,又究竟有多强,如今和孙公烈一战的结果。让他们发自心底的受到极大震撼。

    “刚刚和孙公烈师兄一战,打了很长时间,说明他实力和孙师兄只在伯仲之间。”海诸丈当先冷静下来,“他拥有这样的实力,的确超过我们预料。但他还敢继续往前,依旧是不自量力。”

    “号称内力如海的气海天骄祝真观师兄,没人能知道他的内力有多么雄厚,单凭内力就足以屹立在宗门同辈第三的高位,无人能够动摇,定会让这人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赵莞一立即附和道。

    萧承只听得好笑,忍不住道:“前面你们好像就是这么说的。”

    两人错愕,倏然瞪视萧承,也觉得异常尴尬。

    前面提起孙公烈,他们一样这么推崇备至。然而结果如同被狠狠打了一巴掌,正不知道该怎么圆回来,如今又被萧承戳破,脸上都是火辣辣地生疼,有了恼羞成怒的味道。

    “这次不一样!”

    赵莞一恨不得把萧承给掐死,“祝真观师兄是真正的天骄,他所习绝学毫无缺陷,单是深不见底的内力就足以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你懂什么!”

    海诸丈瞥了赵莞一一眼,似乎在责怪她怎么会把这么个不识趣的人带来,没得坏了心情,闻言淡淡接口道:“我宗十强,一位比一位强出很多,第十的孙公烈师兄和第三的祝真观师兄,实力差距比你想象的更大。如果谁妄图以孙公烈师兄推测祝真观师兄的实力,就是大错特错,如若不信,待会你就看好吧。”

    萧承听得心里微惊,却毫不示弱地道:“那待会我真要好好看着了,要是待会有人又被打脸,可千万不能错过了。”

    “你!”

    赵莞一厉喝,海诸丈也是目生凶光,森森盯住萧承,“识相的就滚出去,否则有你苦头吃。”

    “说不过就要动手,这就是圣地弟子的风采吗?”萧承朗声大笑,丝毫不惧,“要打就打,何必这么多废话!”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海诸丈倏然起身,双剑如电而出!

    萧承一个晃身,避过这突兀一击,金蛇曲剑已然在手,转头剑气如毒蛇扑击过去!

    两人只因一言不合,竟是直接激战起来。

    “你呢,要一起上就赶紧吧!”大战刚起,萧承还有闲暇朝赵莞一喝道。

    赵莞一闻言娇颜立寒,还是按捺住了受激出手的冲动,退到亭子边上冷冷道:“你不必试探我,我百灵谷没有乘人之危的习惯,你也没资格让我们放下身段围攻于你。你还是专心和海师兄一战吧,否则我怕你撑不过五十招,败得太难堪。”

    言罢,她甚至不再看这边激斗。只是凝神朝更高处遥望而去,暗暗握紧了拳头,“祝师兄,一定会赢!”

    说不清为什么,刘恒的出现让她越来越不安,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出人意料的大事。

    “没想到孙公烈。居然也败给了下宗弟子。”

    后方这座四神聪亭里,刘恒对面的雄壮男子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来,他身材异常雄壮,手臂能比刘恒大腿还粗,浑身皮膜满是水粼般的细纹,正是气海武身的特征,这就是祝真观。

    “如今大比前十,下宗已然占了三位。真不知该说孙公烈和童易真他们愧对先辈,还是该说你们下宗今非昔比了。”

    刘恒闻言吃惊,“童易真童师姐也败了?她败给谁了?”

    “你不知道?”

    这次换做祝真观惊异了,打量着刘恒微微皱眉,“同为下宗弟子,你还没听说如今下宗第一楚争的名头,真是奇了怪了……”

    下宗第一?

    “好大的名头。”刘恒哼了声,脸色微冷。“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

    这话里不善之意毫不掩饰,祝真观也是听得一怔。愣愣地道:“他如今应该在左边那座四神聪亭吧,不过听说鸣明挑战金展将要无功而返,怕是会返回这座四神聪亭,和楚争难免一场大战……”

    “那童师姐如今又在哪?”刘恒听后点点头,接着问道。

    祝真观被他接连发问搞得有点发懵,“听说该是去了孟茵所在的左边通天亭。毕竟她和孟茵两小无猜,关系是极好……”

    打听清楚后刘恒看了看天色,略微思忖就拿定主意,朝祝真观抱拳道:“请祝兄赐教。”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现在反而不急了。如果专门赶过去有些绕道。光是行程就要耽搁很多时间,不如先和祝真观打完再顺路过去,将会节省很多时间。

    至于那什么下宗第一人楚争,刘恒算是记住他了,待会必然要去会一会他,“希望他不会辜负我特意为他更改行程的苦心。”

    想到这里,他暂且抛下了这事,朝祝真观认真提议道:“恕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听说祝兄也是以内力见长,时间紧迫,咱们要不干脆就直接比试内力吧,如何?”

    一听到这话祝真观立刻就不懵了,惊疑看向刘恒。能打过孙公烈那关闯到这里来,刘恒实力毋庸置疑,而且明明知道自己以内力见长,还敢做出这样的提议,要么是狂妄自大,要么是对方对自身内力同样很有底气。

    也?

    祝真观敏锐抓住刘恒话语里这个也字,心里有了明悟,更是严肃起来。

    同样是以内力见长的武者!

    然而身为气海武身天骄,对于这样的提议,他岂有退缩的道理?

    “既然刘兄有请,某岂能不应?”

    祝真观双脚横跨开来,弓起马步,但见气息倏然暴增,如渊似狱,如汪似海,端的惊人至极!

    “来吧,你我就以内力来分个胜负!”

    刘恒抱了抱拳,也是走到祝真观近前,摆出同样姿态,心里却忽然升起一个有些可笑的念头,“这不就是童易真最想见到的场面么,可惜她却是无缘得见了。”

    这杂念一闪而逝,随后他屏息凝神,神情专注催动内力,双掌沉而缓地推出,稳稳贴住了祝真观的双掌。

    轰!

    当下就是一个低沉如闷雷的轰鸣,压抑到了极点,如果有人在近旁,怕是这声闷响就能震得人胸口发闷,头晕欲呕,难受非常。

    这是最纯粹的内力比拼,两种同样雄浑异常的内力,就在两人四掌相接处发生了激烈的轰撞。

    轰鸣声响起就呈现绵绵不绝的架势,很快坚固至极的凉亭,整个都开始震动。这种震动越演越烈,仿佛这亭子快要崩塌,瓦砾哗哗落下,实在骇人听闻。

    要知道这亭子以特殊材质打造,又有阵法加持,足以承受任何武夫境劲气的冲击,可见有多么坚固。可是这两人内力相撞的威力,似乎已经隐隐超出了武夫境的极限,亭子都呈现出快要承受不住的样子,可见动静之大。

    如果武师见到这一幕,也会为之震动。

    因为这两人内力之深厚,可以说无限接近武师境了,可他们分明只是巅峰武夫而已!

    武夫和武师,武师意志和内力完全凝为一体,远不是武夫可以抗衡的,其间有天渊之别。有些天才武夫,号称可以力敌武师,其实是武师收起意志,单以内力和武学技艺与之一战,这就是所谓的力敌。

    饶是这样也足以夸耀,两者之差可见一斑。

    可是内力深厚到刘恒和祝真观这个程度,又是不同。他们的内力中,意志已经初步凝合进去,虽然依旧比不上可以凝练神像的武师内力,但单纯只说内力,恐怕已经比一重武师还要强出一大截去了。

    “这就是气海武身天骄?”

    刘恒心里喃喃,他用出五成内力,居然和对方只是拼了个平手。

    这还是他在和同辈比试中,第一次发现能抗衡他五成内力的存在,而且初时两人都有试探之意,祝真观应该和他一样,并没有使出全力!

    之前和孙公烈相斗,他使出过六成内力。可是并不是说孙公烈能比得上他六成内力,而是孙公烈内力实在特别,劲气到达他面前,六成至少去了三四成,实则孙公烈内力无非比王宇乾略强一线罢了。

    但祝真观,却是实打实的内力!

    僵持了片刻,祝真观神情认真起来,肌肤上的水波粼纹闪动,如同汪洋生波。这是他动用神术的征兆,浑身水粼刚动,刘恒立刻感觉对面传来的内力倏然增大。

    刘恒不动声色,也是悄然把内力又提升了一成。

    六成!

    难怪以孙公烈之强,只能排在圣地同辈第十,而祝真观能排在前三。之前孙公烈正是败在刘恒六成内力之下,如今两人内力再度相持不下,可见祝真观内力至少也到了足以压制孙公烈这个程度。

    祝真观眼神一凝,浑身水色粼纹再动。

    七成……

    八成!

    刘恒也动容了,这是他从没在同辈面前显露过的程度,他如果不是屡有奇遇,想必此生绝没有希望把内力修炼到这样的高度,而祝真观能把内力催动到这个高度,已然不愧气海天骄的威名!

    然而祝真观心里的震撼,显然比他更甚。

    尤其是,当刘恒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内力又悄然往上提升了一线的时候,祝真观双目猛然瞪得滚圆,望向刘恒的目光,如同在看怪物!(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