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四百九十七章 你们,在看什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老爷眼光向来挺准。”人群之中,一把百鸟花纹的华盖之下,老仆人呵呵笑着,抚须道。

    朱青舒并膝安坐,发髻简单扎束,一袭素裙,不见什么装饰与打扮,偏就如出水芙蓉般,娴静而清雅,绝世有佳人。

    “怕是爷爷也没料到此子能有如此不凡吧。”她轻笑一声,凝望远山神庭亭的方向,眸光流转,有些幽暗,“若是大比之前能定下婚约,此举才叫大获全胜,如今他举世瞩目,已是难成了。”

    施和笑容一滞,不由叹道:“即便老爷眼光远超常人,的的确确也算漏了这点,否则在家中时必然就会硬定下这桩婚事,何至于变得如此头疼。”

    “世事无常,大比之前谁又能料到呢?”朱青舒幽幽道,又笑了起来。

    料到他是美玉良才,却无人能料到他能如此才倾惊世。

    “不过反过来说同样有好的一面,以我朱家的现状,入赘一个太过耀眼的佳婿,八成留不住不说,或许还要生出祸事。”

    施和闻言默然。

    朱青舒所说无不道理。正处在青黄不接的朱家,其实早已定下朱青舒将来接任家主之位,这种局面下,朱家更需要一位略显优秀,能够辅佐朱青舒的赘婿。但是如果这赘婿优秀到如刘恒这么刺目的地步,老祖在时暂时能压住,恐怕老祖一去就无人可治,到时候谁主谁辅怕是要颠倒过来,朱家数百年基业或许就有易名之患。

    当然,这是在对方心怀叵测的情况下,以众人对刘恒的认识,此子估计不屑于谋取区区朱家这点家业。如此一来,待其羽翼丰满,自然是留不住的。

    无论哪种可能,朱家的现状已经不容许承受任何风险,哪怕刘恒真入赘了,福祸相依,反而不算很好的选择了。

    “只是如此俊杰,本该是小姐的良配。”施和略显遗憾地道。他自然看得出来,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朱青舒对刘恒有了倾慕之心,才会对家族这安排不仅没有抗拒,反而很是上心的想要促成。奈何当刘恒展现如此夺目锋华,家族反而成了拖累,让朱青舒不得不断了这个念想,“要是他不曾这般优秀该多好?”

    “若是他没有这般优秀,反倒不值得我对他另眼相看了。”朱青舒傲然轻笑,并不掩饰自己对刘恒的看好,优雅起身,“不看了,施爷爷,咱们回吧。”

    “不看了?”施和闻言一怔,赶忙吩咐下人收拾东西,“难得出行一次,即便不看这刘恒,多看看其他俊杰也好吧?”

    “遍数大比,即便是那些圣地天骄与妖孽,又有几人比得上他?看过这人,再看那些庸才俗物,只觉碍眼,还能看什么?”朱青舒拎起裙角上了大车,“走吧。”

    施和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知道以小姐的脾气,一言九鼎,拿定了主意就算老爷都劝不下来,他就更不可能了。随即叹了口气,他不再多说,催促下人把东西都收拾妥当,全部上车之后,就见朱青舒终于把目光收回,眼帘低垂。

    “小姐,咱们去哪?”

    “自然是回家了。”

    “可,咱们随周天宗飞舟前来,若是提前去了,会让人觉得我朱家失了礼数……”

    “就说家中有急事。”朱青舒瞪了施和一眼,“莫非离了周天宗,咱们就回不了家了吗?”

    言语之中,略显失态,施和却心下一安,呵呵讪笑两声,果然不再多说,驱赶华贵大车悄然离去。

    喧哗和吵闹在背后远去,朱青舒强忍住再回头去看的冲动,等到离得远了,她才觉得纤手僵硬,低头看了眼,慢慢松开了不知何时攥紧的拳头,神情平缓下来,忽然自嘲一笑,却是一路无话。

    他们一行离去,几乎没有多少人发觉,人们热切的、紧张的、激动的目光都聚焦在对面神山,为自家弟子欢呼或是黯然,早已无心他顾。

    比如他们提前离去的消息传到周天宗这边,也只换来客套几句,就此没了下文。只因为周天宗众人的心神,全部被刘恒、王宇乾即将在神庭亭相遇这事吸引过去。

    到得神山头面上,王宇乾闯亭的速度居然不降反增,像是爆发了全力,奋勇向前冲击,如若无人可挡。

    这突然爆发的威猛表现,直看得周天宗门人们激动不已,高呼雀跃不断。

    而王宇乾,仿佛在重复之前姜昆的路,从迎香到上明,过鱼腰冲阳白,仿若化作一口神锋利剑,直指第九的神庭亭!

    “听说这是周天宗暗中培养的天骄,就为此次大比一鸣惊人,如今看来果然不负众望。”

    “毕竟是堂堂天骄,寻常人难以抵抗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再往上去,对上的全是妖孽与天骄,无人弱于他。尤其神庭亭这人,就是一道坚不可摧的大坝,他这等下宗培养出来的天骄,怕是只能止步于此了。”

    如果说刘恒没有出现之前,王宇乾的爆发必然能获得满堂彩,可惜有刘恒专美于前,再反过来看见王宇乾的表现,就显得不算多么惊艳了。

    岂不见在王宇乾前面,涌现出五六人,都是如同王宇乾现在一般爆发全力,然后直冲神庭亭。如若青冥指宗姜昆、白画宗张无罪,圣地江为之流,表现丝毫不弱于王宇乾,结果如何,还不是在神庭亭这人面前折戟沉沙,所以就算王宇乾是天骄,却也没多少人看好他了。

    “这人实力,应该不只是第九,他之所以选择神庭亭,真不知他怎么想的。”

    “盖因为这怪人,却是断绝了多少英杰的扬名梦?”

    说到这里,无数人不免心神感叹,只觉遇上神庭亭这人,其他英杰实在生不逢时。

    “不过毕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骄,其表现应该会比其他人好点吧?”

    “或许会有胜算!”

    倒也不乏对王宇乾怀有期待的人,顶着天骄之名,怎么说也会被人高看一眼。

    “入亭了!”

    ……

    “王兄。”刘恒早早起身,在庭前相候,迎面抱拳道。

    王宇乾神色复杂,“没想到却是你先行占据了如此佳绩,宗门比试时,你究竟使出了几分本事?”

    刘恒目光落在他提着的那面古镜上,“看来这面神镜到了王兄手中正是得遇明主,不知鬼眼武身相应的绝学,王兄练成几招了?”

    自葬龙秘境最深处那王者陵墓中,刘恒得到《八荒八景真龙劲》,而王宇乾得到了一面神秘古镜。后来一次夜话,王宇乾曾向刘恒袒露,这古镜上一代主人正是鬼眼武身某一代天骄,在古镜中遗留了一丝意念。虽然王宇乾没有深说,但想来必然和鬼眼武身传承有关,所以刘恒才会有这么一问。

    王宇乾眯了眯眼,“既然是刘兄问起,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实不相瞒,绝学的确有,但过于深奥晦涩,我如今一式都还没有练成。不过学到点皮毛,总算能御使陈方鬼镜和我神术配合,虽然比其真正威力不足万一,但比起以前却是大有精进。”

    “那么,你呢?可曾继续朝前闯过?”

    听他发问,刘恒笑道:“的确曾领教过圣地十强的风采,其中妖孽各有不凡,天骄与相应绝学也相得益彰,可以说获益匪浅。”

    “多谢指点。”王宇乾步步走进亭中,自然听得明白刘恒在暗中提醒他绝学上的缺陷,“既然如此,正好请教刘兄,在你看来,我如今当能排进第几?”

    “不曾领教过王兄如今的神威,却是不敢信口雌黄。”刘恒想了想,“若是以王兄以前的实力,当能排到二十名前后。”

    “果然,不出宗门不知道天高地厚。”王宇乾闻言沉默片刻,方才深有感触,“到了大比中才知道,强人无数,刘兄说我能排进二十,已经是很高看我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没用出陈方鬼镜前,想要来到这神庭亭见刘兄一面都不可能,竟是被死死压在五十名开外去了。”

    “看来这陈方鬼镜真是不简单,既然有这等宝物,在我看来王兄不必执念于一时胜负。这大比排名不必看得太重,不如目光放长远些,留待十年二十年以后,王兄神功大成,再有陈方鬼镜相助,即便圣地十强也有一战之力!”刘恒说得很恳切。

    “你不必多劝我,我早就想通了。”

    王宇乾展颜而笑,目光越过刘恒,朝更前方遥望过去,“你我的交情,错过大比有的是时间切磋比试,倒不必急于一时。只是我很想亲自会会圣地十强,看看他们在这个境界能有多强,算是心里有个底,方能知道将来需要如何去努力。所以恳请刘兄通融一二,让我去试试如何?”

    “王兄能这么想自然最好。”刘恒闻言也释然笑道:“什么通融不通融,王兄要过只管过。还需记得时间紧迫,莫在谁处那里多做耽搁,在大比临近结束前取个十五六左右的排名应该不成问题。”

    “晓得,这便去了。”王宇乾爽朗大笑,果然一点不磨叽,和刘恒交谈几句就径直往漠钟所在的上星亭去了。

    这位周天宗首席,虽说在大比群英之中实力已经算不上最顶尖的,心性却比鸣明之流老练、沉稳得多,要说将来的话,在刘恒看来王宇乾比鸣明之流潜力更大。

    尤其如今得了这枚陈方鬼镜,正好弥补了他没有相应绝学的弱点,以鬼镜之威,境界越高深,王宇乾只会越强。

    “在天骄之中,他可以算是大器晚成的了吧?”刘恒喃喃,自己笑了,“事事有阴有阳,有好有坏。若是出身圣地,这鬼眼天骄之位是不是他的还两说,即便成了也不会有如今的历练,心性反倒远远不如。再者说,若不是出身周天宗,他也绝不会有得遇陈方鬼镜的机缘,一饮一啄,实在奇妙。”

    所以相比鸣明之流,刘恒未来更看好王宇乾这位出身下宗的天骄。

    琢磨一会,眼见王宇乾远去,刘恒才收回目光,环顾四周,声音陡然转冷,“你们,究竟在看什么?”

    虽然肉眼见不到,但刘恒从出了山林就一直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如芒在背,很不舒服。他很清楚这不是错觉,而是亭台山道之外的山林里,那些所谓圣尊好像一直在山林中观望这边。

    可惜如两个世界相隔,他不仅看不见那些圣尊所在,也无法得知他们到底在观望着什么,或许探讨、争论着什么。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察觉,但在他感觉中,这些圣尊就静静旁观,在百会亭边,在四座四神聪亭周围,在前顶亭,在卤会亭,在上星亭,在这神庭亭周遭!

    刘恒一声喝问,只换来四方寂静,无人应答。

    或许是因为山道阵法相隔,两边声音无法传达,或许是那些圣尊根本无意回答他的疑问。

    “神不神鬼不鬼,还不如早早安息去吧。”

    当然,刘恒正是明白这一点,才在明知他们有多么可怕的情况下还敢喝问出声。奈何也正因为这一点,对于他们的冷漠注视,刘恒同样丁点办法都没有,只得冷哼一声,就当感觉不到,依旧回了原来位置继续苦修去了。

    “直接过了?”

    “是胜负分得太快,还是压根没打?”

    “好像是没有打,如此看来,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

    对于神庭亭的寂静,随后王宇乾从另一头走出亭来的事情,观战人群先是讶异,随后也都大概猜出了真相,只因无缘一场大战,不由都有些扫兴。

    不过紧随其后,因为王宇乾的冲击,山顶又热闹起来。一座亭子,又一座亭子,王宇乾好似在重现刘恒曾经的辉煌战绩一样,大战连连,只看得人们热血沸腾。

    “说来也怪,圣地十强究竟怎么回事?之前神庭亭那人是这样,现在周天宗王宇乾又是这样,竟是无论胜负,都由得他们通行,可不是奇哉怪哉?”

    “要说王宇乾锋锐无双,对敌越来越强的圣地十强还能连战连胜,打死我也不信!”

    这事情的确太过古怪,要说大比的规矩早就定下,胜了的占住亭子,或继续往上冲击,败了的离开亭子,偏偏在两人和圣地十强这里,规矩却丝毫不管用了。

    他们哪里知道刘恒一路战下来,可以说和前面八人都留下了一点善缘。这八人又都聪明绝顶,等知道王宇乾从刘恒那里过来的,自然明白他和刘恒应该是旧识,所以对于王宇乾都没有为难,让他重现了刘恒力战十强的耀眼战绩。

    虽说战绩看起来相似,但二者之间的差别,他们人人心知肚明。

    王宇乾真说起来,不过是享受了刘恒留下的遗泽罢了。否则以王宇乾自身的实力,怕是连漠钟那关都过不去,更不可能还与宁如龙一战了。

    不过,圣地十强都卖刘恒一个面子,看破不说破,既然是刘恒有心成全,他们自然也不介意成人之美。

    等到最后一抹余晖淡去,天地灰暗下去,点点光华亮起。

    在众人意犹未尽之中,洪亮钟声敲响,洞彻四方,宣告了西南新秀大比的结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