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五百四十一章 分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请上官定夺。”大四显然不想给出自己的意见,只是行礼道。

    刘恒不客气地瞥了他一眼,终是没有说他,“那就再往边上去点吧,先离他们远些好。”

    “是。”

    听他说出决定后,大四依旧不予置评,行礼应诺道。

    刘恒懒得理他,和何伯商议几句,就此转动和军旗让战阵隐隐有些变动,把后撤的方向和其他残军拉开了不少。

    身后那股胡骑见久攻不下,人员折损又太过激烈,为首的将领总算下令后撤,让两军分隔开来,尾随在后面阴魂不散,显然在等待时机。

    因为刘恒拉拢起来的这股残军人数不多,无非两百多人,其中官将却出奇的多。单是团长就有两位,其后团副、队长、队副乃至粮草官更是极多,这等于唾手可得的大军功,他自然不想放弃。

    可是,战损过于惊人了,只因为对方抵抗格外拼命。

    两军纠缠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拉锯一里多,这段路上却留下了无数条性命,满是血与骨,其中有大夏残军的,但他们胡骑死伤同样不少。等息战后他大致数了数,竟至少死伤了三四十人,加上奔走硕鼠,战损已经接近两成之多,让他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幸好这股大夏残军的损伤相差仿佛,可见两军实力也相近,接下来比的就不再是两军实力,而是其他方面了。

    拉长了征战的时间,两军比的就是斗志和战斗经验,看谁撑的更久,谁手段更多,谁就是最后赢家。比起这些,为首的胡骑将领信心十足,因为怎么想都是自己这边胜算更大,一股残破新军,怎能和他们这等精锐劲旅相提并论?

    甚至,拖的时间越长,胜利天枰也会越朝他们这边倾斜,说不定只需要一个时机,就能一战而胜。

    所以如今他们需要做的,就是仿若狼群,静静等候对手疲惫或出错,然后伺机而动,这就够了。

    久经沙场的他们拥有足够的耐心。

    “真是不过瘾。”酣战暂息,牛自斧这才驱赶战车归来,一边蒸干浑身血渍,抖落挂在身上的肉渣与碎骨,一边不乐意的朝刘恒嘟哝道:“刚刚起兴,这些胡狗居然退了。”

    刘恒笑道:“反正还跟在后面,总还有机会再战。”

    牛自斧撇撇嘴,“你说这些个胡狗,都以为他们如狼似虎,谁知真动起手来才发现,也是一群孬怂货!”

    他骂骂咧咧,逗得周围将士哄然大笑,也是笑骂起来,朝身后胡骑不断嘲弄讥讽。刘恒见状只是含笑听着,并不阻拦,只因为他发现经此一战,残军竟是士气大振。

    这一战的结果,不胜不败,打了个旗鼓相当,却消除了北胡骑兵留在将士们心里的恐惧阴影。正如牛自斧所说,他们打过才发现,胡骑的实力并没有强出他们多少,不过如此而已。

    阴影一去,再看向胡骑,就失去了原本的惊惧,战意渐渐高昂。

    对于刘恒来说,这也是他最想见到的结果,有了这样的士气,接下来的战就会好打很多了。

    至少不会再像一开始那样,被胡骑一冲而破,承受大败。

    “军心可用。”大四沙哑着嗓子沉声道。

    刘恒点了点头,朝将士们高喝道:“等把这群胡狗拉远一些,远去十里开外,再叫他们吃个大苦头,让他们有去无回!”

    听到这话,一众军汉登时心神大振,齐齐叫好。

    “就该弄个大场面,杀个痛快!”牛自斧大声狂笑,引得身边将士们纷纷附和,“牛团长,到时候你可得留点军功给我们,可别只顾自己痛快!”

    “说得对,我们还指望着立功呢!”

    “牛团长收敛一些,可别全被你杀光了!”

    牛自斧听了更是放声大笑,随后朝他们笑骂道:“到时候自己机灵些,可别只知道争军功,把自己小命给丢了!”

    “怎么可能?”

    “牛团长太小看人了吧?”

    听到众人起哄,牛自斧毫不顾忌身份,和他们笑骂不已,一时齐乐融融。这一战后,身先士卒的牛自斧那英勇表现深得人心,加上生死与共过,随后又这么平易近人,更叫众人觉得亲切,打心眼儿里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比起他来,刘恒更叫人敬畏,反倒叫人亲近不起来。不过刘恒在众人心里,却是十分出色的将领,让他们深深信任与敬服,只觉值得跟随。

    除了他们两位以外,让众将士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四了。这位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冷漠肃杀,尤其临阵执掌督军大权,杀自己人面不改色的画面深深留在了众人心头,再难抹去。

    所以对于大四,人们更多的是忌惮与畏惧,和牛自斧给人的感觉成了两个极端。

    这时大四一声冷冷呵斥,“禁止吵闹”,众人顿时冷了场,可见威力。饶是牛自斧也只是拿牛眼瞪他,两人对视片刻,终是牛自斧讪讪挠头,不自然地撇了撇嘴,却也没敢和大四去争闹。

    “金兄,你这团副可真是……”自觉有些丢面子,牛自斧不免朝刘恒抱怨起来,“这般不近人情,早该给他塞到督军哪边去,我说你哪找来的人才?”

    刘恒闻言就笑,“如今他做督军,看来的确物尽其用,很是合格,将来就让他专职督军吧,牛兄你看如何?”

    “将来?”

    牛自斧挑起浓眉,诧异道:“听金兄的意思,难不成还想继续打下去?”

    “有何不可?”刘恒不答反问。

    牛自斧就皱眉,“金兄,不是我牛某怯战,实在是如今这局面,一卫兵马才出城就被打残,以咱们这两百余残军,还如何继续?”

    刘恒闻言也是皱眉,“那以牛兄的意思,接下来该当如何?”

    “要我说吧……”牛自斧摩挲着下巴的络腮胡,眼神闪烁道:“你也看到了,这等大战里一卫五千兵马都只是沧海一粟,起不到多大作用,咱们这点兵马就更别提了。在北胡混迹越久,全军覆灭的风险就越大,任是遇上一股胡狗也毫无胜算。我觉得为今之计,等打退了身后这股胡狗,咱们就往回撤军吧,不必再强撑着了,免得什么时候把这点人马都折腾没了,岂不可惜?”

    刘恒静静看着他,“往回撤军,牛兄想过结果吗?”

    牛自斧怔了怔,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犹豫道:“照理说咱们如今斩杀了近百胡狗,如果能把身后这股胡狗也吃掉,那就是三百胡狗,也算极大的军功了,朝廷应该犒赏我等吧?”

    刘恒目光变得深邃,“牛兄可别忘了,在这军功之前,我们还属于望月卫,所以大败在前,功绩在后。等到朝廷那里论起功过,是功大于过,还是功过相抵,或者过大于功,牛兄真敢确定吗?”

    牛自斧听得呆住,刘恒却是继续道:“再者说你我都是白丁出身,并没有军中关系与背景,你就不怕到时候功绩归于刘湛基的头上,过错让你我背锅吗?”

    牛自斧嘴巴越长越大,显然他之前尽想好处去了,并没有考虑得这么周全。幸好他只是不愿动脑子,并非真傻,经过刘恒一提点,心里倏然惊醒,自然明白刘恒所说这些并非不可能,而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要投入军营,他之前也打听过军中的规矩,深知身为白丁想要在军中出人头地有多么难。

    本来他还想投靠刘湛基,谋求晋升之路,谁想到还没和刘湛基拉上关系就先撞上了这场大败,所以听刘恒越往下说,脸色就越发难看,最后目露凶光,“大不了咱们反出朝廷,手下有这么一股兵马,回去占住一个山头,你做大当家我做二当家,活个自在潇洒,这总行了吧?”

    他一开始是怒极出口,谁知越想越有意思,渐渐兴奋道:“咱们手下有人,何愁没有出路,金兄你觉得呢?”

    刘恒笑着摇头,“牛兄何必说气话,你也该知道不可能。不说占山为王后终日提心吊胆,生怕遇着朝廷围剿,只说你这话告诉众人,还有几人会跟着你混,你想过吗?”

    见牛自斧骤然失语,刘恒继续若有深意地道:“便是以牛兄自己来说,投身参军,想必也不是为了拉人去做山大王的吧?”

    一个念头又被刘恒打散,牛自斧在战车上来回踱步,烦躁道:“那以金兄之意,又该当如何?”

    刘恒这才说道:“咱们参军,为的是光宗耀祖,为家里、子孙和自己博一个好前程,否则以你我的实力,到哪里都能混得不错,何至于来这里干提着脑袋的活计,牛兄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牛自斧闻言就道:“那是自然!”

    “既然如此,咱们何不再多试试?”刘恒眼中绽放精光,“如今进退两难,在我看来,无非是军功还不够。区区三百军功,太容易被人巧取豪夺,但如果凑个整数,得了上千军功,乃至两千、三千甚或五千之数时,谁还敢妄自抢夺?”

    牛自斧也是听得惊住,怔怔片刻才呐呐道:“凭这不足两百的残军去博取这等军功?金兄好,好大的气魄……”

    刘恒笑得豪气,“若是连这点气魄都没有,岂敢来参军?”

    这一席话,显然给牛自斧很大震动,是他以前根本不敢想的事情,如今被刘恒提及,怦然心动之余,心里却是倏然乱作一团,“金兄,你这心气太高,容我,容我再想想……”

    刘恒点点头,“反正不急,牛兄慢慢琢磨就是。”

    牛自斧神情恍惚地点头,不时瞥向刘恒,眼神变得复杂起来。交谈以后,刘恒近乎颠覆了牛自斧对他的印象,让牛自斧才发觉,这个看似平常的金来竟是这么不简单,至少胸襟气魄,实在叫人刮目相看,远非凡人。

    他不免想起不久前,刚刚知道百羽团团长不是赵武明而是这金来时的事情。当时所有人都以为百羽团团长必是赵武明,谁想等到册封军令下来时,偏偏是这看似普通的金来,给一众团长的震惊,仅次于钦定五大营长这件事。

    紧随其后,他们自然暗中打探过金来的事情,听到金来一到百羽团就把赵武明斗翻,仅仅小半天就让百羽团团长之位易主,他们才知道来了一位何等猛人。

    真真是生猛!

    所以后来面对刘恒,一众团长才会纷纷显出交好之意。

    那时候牛自斧本以为已经足够高看刘恒,却没想到大败之后,这金来竟能以一介团长之位拉拢起一股如此残军,仅次于清月营的祝贺洪,如今更是放出豪言,让他隐隐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这金来。

    似乎大败之后,这人才锋芒毕露,显出刺目光华。

    如今再看向对方,牛自斧心里莫名生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清的情绪,说不清是惊佩还是嫉妒,“这莫不成就是话本里说的‘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反观自己,虽说同为团长,却好似彻底被对方比下去了一样,想到这里,他自然不怎么舒服。

    两人各怀心思,好一阵再没说话。直到撤出足有十数里外,刘恒盯住后方的胡骑,见他们依旧只是吊在后面,没有一点再度进攻的意图,又是渐渐皱眉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大四行礼道:“请上官明示。”

    “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刘恒沉吟后就朝大四传音吩咐几句,大四抱拳应诺,这就策马离去,往战阵中去了。

    牛自斧难免好奇问道:“金兄又打什么主意?”

    刘恒目光微闪,“于我们而言,还是趁着如今士气正盛时解决为好。可看后面胡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么下去难免越拖越棘手。我想着既然如此,不如卖点破绽,勾引胡骑主动来攻,尽早解决。”

    牛自斧恍然,不再多问,又兴奋道:“行,你拿主意,我就负责冲锋陷阵,只管杀敌了!”

    “还是要看胡骑是否会上钩了。”刘恒笑道。

    “这些胡狗实在磨叽,要不是有坐骑,速度太快,何至于如此麻烦?”牛自斧抱怨道,很是不满。

    的确,因为胡骑身为骑兵,速度远超他们,所以稳稳握住了战场的主动权,让他们十分被动,谁都不会喜欢这样的感觉。

    结束还是开始,开战还是撤退,他们都没有决定权,唯有胡骑才能从容自如做出选择,他们只能疲于应对,这么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

    刘恒目光追随着大四的身影,“这就要看大团副的本事了。”

    他也很想看看大四会怎么解决这事情。(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