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五百七十六章 继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四略微思忖,已经断然道:“可信。”

    刘恒则是若有所思,好一会才点点头,朝周围武官看了一眼,“那就试试吧。”

    言罢,他重新登上战车,高声道:“半个时辰休整,然后继续出征!”

    命令一出,无数欢呼庆贺声接连停下,愕然朝他看来。

    只因为这命令和之前说得截然不同,本来说是打完这一战,携两战的六百军功就该前往主军那边报捷,他们真不知道团长突然改了主意,到底是哪里出了变故。

    将士们交头接耳,都在疑惑议论,而武官们已经不约而同汇聚过来,七嘴八舌朝刘恒打探起来。

    “都静一静。”

    刘恒开口一声,周围顿时安静下来,他才道:“刚刚得到情报,努含和莫古力又带着一千胡骑离开了营地,据说前往的地方极远,往返至少两天时间,所以营地留驻的只有六百人。我们决定前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把这六百人也一起吃下。”

    武官们齐齐变了脸色,有的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有的却是疑色尽显,更有的沉吟不定。

    “团长,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还是谨慎些好。”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渐渐都趋于谨慎,刘恒则是听完才道:“一来,这小半年里,我们对他们的规律都熟悉了,算算时间,他们的确也该前往下一个地方探查了。”

    “二来,这边照忠营的情况,他们早就探查得清清楚楚,无非丧家之犬的两三百人。照常理来说,如若顺利,我们新军就能把他们拿下,即便不顺,后方这四百胡骑足以平定乾坤,所以留驻六百胡骑在营地,已经是极为谨慎的做法了。”

    “即便是我换做努含,所做的安排应该是相差无几,可见这事情真实性极高。”

    听完刘恒的陈述,武官们疑惑渐去,沉思和兴奋的人是越来越多,一张张热血澎湃的脸庞迎向了刘恒。

    “可以一试!”

    “我们本来就没打过瘾,这样更好!”

    “团长英明!”

    刘恒摆了摆手,众武官立即住口,就听他继续道:“当然,未言胜先虑败,也要做好落入陷阱的准备。到了之后不要急于动手,一切听我号令为准,若是陷阱,就要准备突围血战了!”

    武官们心头凛然,面色肃穆地齐声应诺。

    别看这像是唾手可得的大军功,稍有不慎,就会变成吞没全军的血盆大口,由不得他们不谨慎。

    那边等待他们的,很可能不是六百胡骑,而是整整一千六百胡骑,已经能勉强凝成一个四重战阵。虽说同样是四重战阵,可是人数差距太大,两团这边还有一些纯粹是凑数的,凝成的战阵血相差距肯定极大,对上的结果必败无疑。

    而且若是中了陷阱,他们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这决定风险极大。

    “要不要让后方那些将士也上来?”

    有武官提议,刘恒断然否决,“目前我军的主力就是我们,不要对他们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我们独自前往,让他们恢复以后跟在后面慢慢赶来就是。”

    这话的言下之意,众武官心领神会。

    后方说来还有被刘湛肃抛弃的照忠营近三百老将士,加上七八百数新军将士,明面上看来分明就是极大战力。然而细细说起来,照忠营将士刚刚收复,军心存疑,刘恒还不敢尽信,二来他们练的不知道是不是《惊鸿阵》,等用得上他们的时候,有些将士身上药力未去,这种情况自然不必多考虑他们。

    再者即便勉强征用,那新军将士普遍武生一二重的实力,哪怕凝成四重《惊鸿阵》,也不过只能吓唬人,实则只是个绣花枕头罢了。

    与其冒险,不如让他们在后面慢慢行进,等候两团将士战后的消息。

    若是两团将士胜了,可以让他们前来增援,如果是两团将士……败了,他们就算一点薪火,总不至于两团尽没,算是留下了一点念想,总好过没有。

    当然这些用意,刘恒没有明说,众武官心领神会后,也无人提起,各自心里明白就够了。

    又听刘恒吩咐几句,定下种种细节和对策,一众武官当即散去。又是一场大战在即,他们急于回去督促麾下将士们调养恢复,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征战。

    半个时辰,果然就是半个时辰,不管将士们恢复如何,刘恒已经下令结阵起行。伤得太重的二十多位将士被留下,他们将会等候后面的同袍到来,然后随着一起前行,其余将士默然起身,追随刘恒匆匆上路了。

    这里距离望祁尾山足有上千里之遥,他们来的路上用了大半天,如今匆匆归去,等到遥遥可见望祁尾山时,头顶已是月朗星疏。

    “从这里开始,慢行,尽快调整,做好准备。”刘恒下令,引得众将士默默行礼,默然领命。

    这一路又是激战又是急行,再强健的将士也难掩疲色,错非这机会实在难得,刘恒实在不愿放过,他自然清楚此刻让将士们好好休整一天才是明智之举。然而之前还是放跑了二三十胡骑,如果让他们赶回营地禀报了消息,对面留守的六百胡骑有了戒备,这战就不好打了。

    盖因机会稍纵即逝,刘恒想尽量把握最佳时机,只能让将士们努力撑住了。

    好在不久前将士们刚刚得了大胜,前面又有大把军功等着,所以将士虽说人人带着疲色,精神却都不错,还有一战的实力。

    “这就够了。”

    刘恒体察入微,不断暗自盘算,信心也渐渐恢复,“打过这一战,就看努含所带的千骑什么时候能够赶回来,若是让我军得到足够的休息时间,说不定……”

    即便是一千胡骑,不过五个三重战阵,大军凭借一个四重《惊鸿阵》,还是能够打一打的!

    不过这事情离得还远,刘恒只是略微想想,并没有继续往下深思,毕竟紧要的还是眼前这一战,如果没能取胜,后面的还何必多想?

    正在思虑间,营地的胡骑刺探早已报信,并带着留守的两位百夫长急急赶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百夫长看了两眼,顿时厉喝问道。

    旁边相伴而来的百夫长则是皱眉,“怎么是你们回来了?郑副千夫长呢,还有布鲁……他们呢?”

    他提到的布鲁,正是之前紧随刘恒们后面的四百胡骑中一位百夫长的名字,想必是想询问这四百胡骑的情况,可是话到嘴边又想起四百胡骑是秘密派出,所以及时停住,没有继续深问,只以他们来含糊带过了。

    刘恒却像是没多大城府,闻言就欣喜道:“布鲁百夫长他们和我们已经汇拢!因为在打败大夏照忠营的残部之后,我们意外得到一个消息,不远处还有近千数的一股大夏残部,所以郑副千夫长决定合兵一处,把这股大夏残部也给一并吃下!”

    两个百夫长闻言惊异,随后喜上眉梢,可其中一位似乎很是警觉,闻言打量向他们,“那你们怎么回来了?”

    “我们……”

    提到这个,刘恒脸色就不好看了,带着羞恼重重哼了声,“他郑合用心险恶,说是让我带这些伤员归来,找营地请援,我看他分明就是把我指使走,想要独吞军功!”

    两个百夫长面面相觑,都露出了然和嗤笑的神情,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相互商议几句,这就派出两个亲卫往营地去了。

    显然,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军功,他们自然不愿放过,这是派人回去传令,要让六百胡骑整军出发。

    至于刘恒这边,一个百夫长慢条斯理地道:“既然郑副千夫长有令,你们就留下看守营地吧。”

    “什么?”刘恒似是怒上眉梢,“不可能,我们也要随军前往!这军功本就有我们一份,你们休想把我们撇开!”

    两个百夫长都是面挂讥笑,“朱千夫长,你可别自不量力。”

    “这等大战,凭你们新军的实力,混在里面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必郑副千夫长也是为你们好,以免你们出了什么意外,在两位千夫长那里不好交代。”这位百夫长说得真切,偏偏眉宇不屑的神情格外刺眼,“郑副千夫长一片好心,你还是乖乖听令镇守好营地吧,等我们大捷的消息就够了。”

    “放屁!”

    刘恒厉声喝骂,“他一个区区副千夫长,如何命令得到我的头上,别忘了我可是正职的千夫长!”

    他一发怒,身后将士们齐齐鼓噪,两个百夫长则是脸色唰地拉了下来,“你算哪门子正职的千夫长?带领着千数毛头小子过家家,说是顶个百夫长都是抬举你,无非是努含千夫长为了……”

    这人似乎就要脱口而出,却被旁边那位及时制住,抢过了话头,冷冷道:“朱来,别给脸不要脸,让你做什么就乖乖听命,省得自讨没趣!”

    “哈!”

    刘恒气极反笑,“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了,谁的狗屁命令都别想让我听,谁也甭想抢我们新军的军功!这次大战,我们必定跟去,谁敢拦我,我就跟他没完!”

    “你!”

    两个百夫长脸色齐变,厉喝出声,甚至手都握到了腰间刀柄上,按耐不住就要出手。终归是见到刘恒那边人多势众,而且渐渐竟在凝成战阵,他们眸中齐齐闪过一抹忌惮,没有真的把刀所向。

    虽说他们清楚,新军的将士实力普遍偏弱,根本不是正牌胡骑的对手,可是如今学会了战阵,凝结战阵后还是能够威胁到他们的。

    “我们……”

    提到这个,刘恒脸色就不好看了,带着羞恼重重哼了声,“他郑合用心险恶,说是让我带这些伤员归来,找营地请援,我看他分明就是把我指使走,想要独吞军功!”

    两个百夫长面面相觑,都露出了然和嗤笑的神情,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相互商议几句,这就派出两个亲卫往营地去了。

    显然,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军功,他们自然不愿放过,这是派人回去传令,要让六百胡骑整军出发。

    至于刘恒这边,一个百夫长慢条斯理地道:“既然郑副千夫长有令,你们就留下看守营地吧。”

    “什么?”刘恒似是怒上眉梢,“不可能,我们也要随军前往!这军功本就有我们一份,你们休想把我们撇开!”

    两个百夫长都是面挂讥笑,“朱千夫长,你可别自不量力。”

    “这等大战,凭你们新军的实力,混在里面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必郑副千夫长也是为你们好,以免你们出了什么意外,在两位千夫长那里不好交代。”这位百夫长说得真切,偏偏眉宇不屑的神情格外刺眼,“郑副千夫长一片好心,你还是乖乖听令镇守好营地吧,等我们大捷的消息就够了。”

    “放屁!”

    刘恒厉声喝骂,“他一个区区副千夫长,如何命令得到我的头上,别忘了我可是正职的千夫长!”

    他一发怒,身后将士们齐齐鼓噪,两个百夫长则是脸色唰地拉了下来,“你算哪门子正职的千夫长?带领着千数毛头小子过家家,说是顶个百夫长都是抬举你,无非是努含千夫长为了……”

    这人似乎就要脱口而出,却被旁边那位及时制住,抢过了话头,冷冷道:“朱来,别给脸不要脸,让你做什么就乖乖听命,省得自讨没趣!”

    “哈!”

    刘恒气极反笑,“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了,谁的狗屁命令都别想让我听,谁也甭想抢我们新军的军功!这次大战,我们必定跟去,谁敢拦我,我就跟他没完!”

    “你!”

    两个百夫长脸色齐变,厉喝出声,甚至手都握到了腰间刀柄上,按耐不住就要出手。终归是见到刘恒那边人多势众,而且渐渐竟在凝成战阵,他们眸中齐齐闪过一抹忌惮,没有真的把刀所向。

    虽说他们清楚,新军的将士实力普遍偏弱,根本不是正牌胡骑的对手,可是如今学会了战阵,凝结战阵后还是能够威胁到他们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