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六百七十三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妖术好似仙霞,没有丝毫妖意,一道道把刘恒包裹其中,试图夺其心智。

    “你要杀我?”

    刘恒一边拼命凝聚意志之光,抵挡妖术的侵蚀,一边艰难道:“无论你杀不杀我,只要我出了事,你如何向燕归言交代?”

    “刘大哥还在为奴家考虑?实在叫奴家好生感动。”胡玉酥痴情凝望,“好叫刘大哥放心,你和燕归言同听了《白洛征平》曲,已埋下心种。恰如刘大哥一样,到时不管奴家说什么,燕归言都不会多想,到时奴家只说刘大哥想要谋夺奴家的密令,想要夺宝杀人,奴家被逼只能反击,与刘大哥拼了个两败俱伤。”

    “你不要太小看燕归言了!”刘恒冷冷道。

    “奴家从不会小看任何一位天骄。”胡玉酥笑颜如花,术法再增,把刘恒意志之光压得不断虚淡,“过段时间,刘大哥就将化作人药,心智全无,奴家情伤之下,愿日日侍奉刘大哥。面对这样的奴家,燕归言再铁石心肠,恐怕也不忍心将奴家赶走吧?只要留下,奴家有的是耐心,何愁降伏不了燕归言,刘大哥你觉得呢?”

    “玉酥妹妹果然算无遗策。”刘恒叹息一声,种种神情都从面上褪去,只剩一丝惋惜,“可惜,你太小觑我了。”

    他那从容模样一现,胡玉酥心头就莫名咯噔了一下,心知肯定哪里出了问题,当下再不多说,一手掌控妖术,一手勾动埋在刘恒心神里的心种,身后八条白尾如屏绽开,欲将刘恒捆锁起来,就要动用神通!

    然而,她的众多手段似乎都慢了一拍,早被她定得动弹不得的刘恒,近乎同时有了动静。

    “只要有心种在,任你有逆天手段也不可能对我动手……”胡玉酥厉叱声戛然而止,杏目猛然瞪圆,难以置信地看向刘恒,“你怎能破开心种?”

    “很神奇的小东西。”

    心种的存在,其实那天种下后,刘恒都毫无所觉。可是景瑶离去前曾朝他传音,提醒了他《白洛征平》的玄妙,就让他上了心,以《青莲度灭经》查探自身神魂,果然找到了凭空多出的所谓“心种”。

    正是因为心种,让刘恒对胡玉酥一直以来的疑心化为确定。

    事后,为了不打草惊蛇,刘恒没有对“心种”动手,却也不会任由这么个神秘莫测的东西在体内,所以暗中动用诸多手段加以试探过。结果他发现这心种非同寻常,论起隐晦与厉害,甚至还要在咒家诅咒之上。

    昔年他中诅咒时,对术法还没有太多认知,是以中招后才难以化解,如今他端详与参悟过不少绝学术法,要是再遇上诅咒,就不会再像当年那么无能为力了。

    可是这心种,他连怎么种下的都不知道,等发现时,已经深深扎根在了他的心神之上。后来用很多术法试过,能够驱除心种的术法,竟比能驱除诅咒的术法还要少。

    就在刚刚,他更是切身领教了心种发作的威力。

    胡玉酥一个念头,就让他失去争斗之心,更是从心底不愿对她动手,一身武艺完全没用了,想动一下都不可能。

    只是一瞬间,就让他陷入任人宰割的地步,岂能不叫他心惊?

    好在他早就有所准备,立刻选择运转最稳妥的《青莲度灭经》,不动声色炼化心种,恰在此时,把最后一丝心种的气息也炼化掉了。

    心种被破的同时,胡玉酥暗道不好,略微犹豫瞬息,还是决定放手一搏。她全力施展妖术,让刘恒本就被化去大半的意志之光消散得更快,然后八尾如若绳索捆上刘恒体魄,人影迅疾逼近。

    她还有神通!

    在她逼近之时,刘恒意志之光居然自行收敛,让胡玉酥喜上眉梢,还以为刘恒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谁想紧随其后,刘恒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让她目瞪口呆的气息。

    “魂,魂力?”胡玉酥只觉不可思议,“你居然还是武法双修?怎么可能?”

    一直以来,刘恒展露在外人眼中,都是武者模样,很少有人知道他还兼修了神魂。

    实则境界越高,想要提升境界就变得更加艰难,花费的时间也越多。求道无涯,人却有寿命之困,即便天资再好,为了境界提升不落与旁人,人人都得取舍,从万千大道中独选一条作为自己的求道之路。

    如此,才能在寿终之前达到自身最高境界,方能不留遗憾。

    是以到达师境以上,即便绝顶天才,双修的人也会变得稀世罕见,甚至于大多数人绝不会想到,此生还能遇到双修的对手!

    譬如此时胡玉酥。

    双修的人很强?

    也不尽然,但双修在同境界高手之中,是公认最难缠的。因为他们即便不强,手段却比其他人更丰富,自身短板也更少,可谓别人最不愿对上的敌人。

    是以一见到魂力出现,胡玉酥就知道今夜凶险了!

    她的很多准备,包括此刻施展的妖术,都是针对刘恒武者身份而准备的,根本不曾想过还要对上术法!

    果然,刘恒魂力凝成术法,之前对上意志之光节节胜利的妖术就如冰雪逢春,迅速消融。

    与此同时,刘恒气血内力再无阻碍,轰然而出。

    刀光,似惊虹乍现!

    胡玉酥惊叫一声,已经来不及变招了,更不会妄想靠近一位武者施展神通,衣裙有神光大亮,险险挡住刘恒这一刀。她衣裙是宝物,紧要关头保她一命,可是面对刘恒磅礴恐怖的刀气,也仅仅勉力挡住一击就轰然炸裂,就此尽毁。

    这就是刘恒的刀气之威,远超胡玉酥的预计,大惊失色之间,当机立断,从腰间乾坤钱袋里拍出一根宝光流转的清脆竹条,猛然握住。

    妖力冲涌进这根竹条,让竹条光华大盛,随即就要带着她发力远遁,逃出生天。

    她应对极快,刘恒刀气却更快。《解蝶刀法》本就以速度见长,如今的刘恒施展出来,威力和速度都不下于绝学,前面一刀不成,第二刀已经转瞬及至。

    一时间,刀气并血光齐现!

    胡玉酥那惊愕神情僵在脸上,居中出现一条笔直的血线,刹那以后,骤然崩开来。

    一刀,两断。

    刘恒却是皱眉,只觉胜得太简单,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么想着,他不由又看了眼胡玉酥齐齐化作两半的残尸,顿时怔住。

    这哪里是什么尸身,分明是一条被斩成两半的狐尾巴!

    心知不对,他倏然看向那根宝光竹条,但见竹条突兀发力,骤然破窗而出。在月色映照下,才显出竹条挂着一个窈窕的人影,渐渐由虚转实,可不就是脸色惨白慌乱的胡玉酥?

    “你不能杀我,我姐姐已经到城中!”

    发现刘恒誓不罢休,紧接着也跃出窗户追来,胡玉酥厉叱传音,“我还有七条替死之命,定能逃出生天!我妖族天才齐聚在宗童城,更有四小王之一的小牛魔,是否与我妖族结仇,你可要掂量清楚!”

    任她威逼恐吓,刘恒毫不动容,以弓体术基本式急追上去,只以一刀回应。

    又是刀光现,残尸崩!

    但是这次,刘恒可不会再上当了,用如雨刀气笼罩向宝竹周遭,他可没有忽略胡玉酥之前自己说的,她有七条替死之命!

    “也就是说,还要杀你六次,不对,现在只有五次了。”刘恒淡然道,因为开口的同一时间,又是一道血光凭空乍现,接连两条断裂的狐尾坠落下来。

    两人激斗的动静,在这尚算安宁的宅院中异常清晰,从胡玉酥宝竹破窗而出的那一刻,已经惊动了无数人。

    “什么人?”

    附近就有人连夜操练战阵,所以闻讯赶来的速度也极快,在刘恒把胡玉酥杀到只剩五条命的时候已经纷纷赶到。

    “住手!”

    “安敢擅闯我开疆盟的地盘……等等,你们是!”

    最先赶来的几人厉喝声骤然停住,却是看清了激斗二人以后,惊疑不定起来。他们自然知道两人是谁,却不知道原本为同伴的两人,为何此刻会生死搏杀,一时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没了主意。

    “刘恒,玉酥!”住得最近的何芙依,也早被惊动,急急赶来一看,瞪眼惊呼,满是难以置信,“你们,你们怎么……”

    人人震惊,刘恒下手却没停,用密集刀光笼罩了一大片区域,再次杀了胡玉酥两次。

    “还有三条命。”

    他心里默算,本着除恶务尽的念头,自然不会停手,反倒加快了刀速。

    “先停下!先停下!”何芙依急急叱道,“有什么事都别下杀手,先把事情说清楚不迟,刘恒!听到没有?”

    刀气里也传出胡玉酥如泣似诉地悲哭声,“刘大哥,小女已经把密令交给你了,你为何还要对小女赶尽杀绝?难道你忘了小女是谁了吗?”

    “还有两命。”

    眼见胡玉酥现身哭诉,刘恒眸光一闪,几道刀气精准斩去,把她再度斩杀。

    在别人的眼中,胡玉酥仅穿了一件衣不蔽体的肚兜,除了勉强遮住胸前双峰和腹部,其余诱人身段都赤果果展现在众人眼中,娇容上满是悲色,叫男人暗中吞咽口水,女子已是不忍直视。

    饶是沦落到这地步,却无法换来对手的一丝恻隐,那刀光落下,就把胡玉酥美妙的娇躯斩得七零八落,再无全尸。

    “你!刘恒!你疯了吗?”何芙依惊怒气急,厉叱骂道。

    她心神嗡嗡作响,只觉天塌地陷一般,根本没想到刘恒居然是这样的人!

    只为了一枚灵原密令,他就能朝同行这么长时间的胡玉酥下杀手,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刘恒吗?他的人心都被狗吃了不成?

    “姐姐,姐姐快救妹妹!”

    恰在她怔怔看着这一幕残剧,心中乱成一团的当口,忽而又听到了胡玉酥的哀求声,“姐姐,妹妹虽是妖族,却从没生过害人之心,如今被刘大哥连斩了六条命,已然命在旦夕,还请姐姐救我!”

    “他都疯了,你还喊他什么刘大哥,我的傻妹妹!”

    “刘大哥只是一时魔怔,小女岂能……”

    何芙依又喜又气,闻言再不迟疑,腰间红菱骤然展开,她跃身而上,义无反顾冲到刘恒面前,“刘恒,你还不快给我停手!”

    谁想刘恒根本不理会她,径直绕过她,依旧刀气不绝斩去,但听胡玉酥一声惨叫,竟是再度横死!

    最后一命!

    “你真疯了不成!”何芙依惊气到极点,索性横身挡在刘恒刀前,“玉酥妹妹,你快躲到我身后,我就看看他今天,是不是要连我一起杀了!”

    胡玉酥再现身,果然藏到了何芙依身后,俏脸已经一丝血色都没了,苍白如纸,满是惶恐和悲哀地凝望刘恒,“刘大哥,小女对你一往情深,甚至连密令都主动送你,你为何如此对小女?”

    听闻这话,饶是围观的开疆盟众人都一片哗然,再看向刘恒,只有鄙夷和唾弃。

    “古人言妖言惑众,果然诚不欺我。”

    刘恒冷冷道,只怕迟则生变,干脆一把擒住何芙依,把她猛然拉开,随即又是一刀朝胡玉酥斩下!

    “住手!”

    恰在此时,燕归言也已匆匆赶来,同样满脸惊怒,阴沉铁青,厉喝声间身影如蛟龙出渊,急急冲向刘恒,只想从刀下保住胡玉酥性命。

    可惜,他身法再快都快不过刘恒的刀气,对他的厉喝,刘恒一样是置若未闻,下刀没有丝毫犹豫。

    转瞬间,胡玉酥惊愕神情凝固住了,面容身躯中间又是一条笔直血线。但燕归言落地时,胡玉酥忽而笑了,好似释然,又似自嘲,深深凝望刘恒,“刘大哥,小女祝你得偿所愿,咱们来生再会……”

    一片寂静中,无数人眼睁睁看着她娇躯软软倒地,化作两半,终是香消玉殒。

    “你!”

    燕归言赶忙凑过去,眼见胡玉酥已然无救,不由怒目瞪向刘恒,火气喷薄而出,“你真下得去手!”

    何芙依娇躯剧震,失魂落魄,无声悲哭。

    “你真下得去手!”

    燕归言大喝,怒不可遏,浑身气血内力暴涨开来,玄妙掌劲朝刘恒劈头盖脸打来,“我从没想到,你竟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连玉酥妹妹你都下得了手!我真真看错了你,你这种人,被畜生还不如,不配活在世上,给我死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