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七百二十八章 渡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今天出点事情,暂时不用看,这些我都慢慢来补,千言万语,只有一句抱歉了……

    他硬拉着燕归言放缓速度,一步一步试探着朝前走去,警惕着一草一木,尤为注意哪些漫天的乌鸦。

    离得远了没有发现,如今近在咫尺,他才知道这湖泊很大,占地至少方圆数十里,漫天乌鸦也比他想象中更多。这些乌鸦通体漆黑,浑身黑雾缭绕,见到人也若无其事,只管徘徊在湖泊上怪叫。

    刘恒凝神望去,还是无法判断这些乌鸦的虚实,看似真实存在,又像是虚幻的影子。

    他带着燕归言一点点靠过去,发现这些乌鸦依旧不怕人,他还在观察,燕归言早已伸手朝乌鸦抓去。

    “黑鸟鸟,黑鸟鸟!”

    把一只乌鸦抓在手里,燕归言立时露出笑脸,开始新奇地打量起来,刘恒无奈,却也只能凑过去一起打量。

    这乌鸦份量不重,抚摸时有种触及水雾的感觉,哪怕被人拿在手里面,它依旧茫然怪叫着,不断摆出振翅高飞的姿态,好像没有自身的意识,只是在做出本能的反应。

    燕归言可不管这些,只是高兴地盘弄乌鸦,时而捏住它的嘴,时而抓住它的翅膀,让它举止僵硬起来,叫声也变得断断续续。

    “手脏了。”

    玩了一阵后,燕归言眼巴巴地看向刘恒,刘恒不由一惊,才见他摊开的手掌上沾染了一层乌黑色泽,立马把乌鸦打掉,“赶紧运功……”

    刚开口他又停下,因为燕归言果然是一脸地茫然,哪里还知道怎么运功。

    这种色泽,正在朝燕归言的骨肉深处渗透,看起来很像是中毒了,燕归言自己不会运功逼毒,刘恒只得接手,“不要抵抗,待会要是疼,不准乱动,听到没有?”

    燕归言一听,紧张起来,还是强忍着点头答应。

    刘恒一手抓牢了他的手腕,一手运力,让内力渗入他的体内,为他运功逼毒。等到这时一查看,刘恒就发觉这种毒气十分怪异,让燕归言手掌失去生机,筋肉皮膜都好似光泽尽褪,像是死去一般。

    而且毒气精纯非常,入体后就到处掠夺生机壮大己身,燕归言自己又不会运功,刘恒帮他驱除起来就格外费力。

    好在这毒气并不算凶勐,蔓延速度有些迟缓,刘恒才能一点点驱除。只用了半个时辰,燕归言这只手掌黑色尽去,渐渐恢复了原本白皙圆润的色泽,燕归言翻来覆去地看,又是新奇不已。

    “又干净了。”

    “对,那些小鸟身上都脏,不要去乱玩,记住了吗?”刘恒耐心地叮咛道。

    燕归言似懂非懂,还是点点头,不知道记没记下,注意力很快又被眼前如蓝玉般瑰丽的湖泊吸引,“水水!”

    “你慢点!”

    刘恒一不留神,燕归言已经跑到湖泊边蹲下,双手捞水玩,欢快直笑。刘恒赶忙跟过去,把他双手抓起来细细查看一番,确定没有再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朝湖泊看去。

    这湖泊看起来很清澈,却深不见底,微风一吹波光点点,似是龙鳞。看起来是个很漂亮的湖泊,可是刘恒看了好一阵,都没见到哪怕一丁点有生机的东西。不见鱼兽,不见水草,包括湖泊四周,都可以说寸草不生,只能见到一片片孤零零的沙滩。

    仔细看去,这湖泊里也能见到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时脱离湖面,就会一点点汇聚成新的乌鸦。

    “原来漫天乌鸦,是这么形成的。”刘恒若有所思,“这倒有些像传闻中的冥气,因为非常纯净的冥气,就会凝聚成乌鸦的形状,世称冥鸦。”

    他硬拉着燕归言放缓速度,一步一步试探着朝前走去,警惕着一草一木,尤为注意哪些漫天的乌鸦。

    离得远了没有发现,如今近在咫尺,他才知道这湖泊很大,占地至少方圆数十里,漫天乌鸦也比他想象中更多。这些乌鸦通体漆黑,浑身黑雾缭绕,见到人也若无其事,只管徘徊在湖泊上怪叫。

    刘恒凝神望去,还是无法判断这些乌鸦的虚实,看似真实存在,又像是虚幻的影子。

    他带着燕归言一点点靠过去,发现这些乌鸦依旧不怕人,他还在观察,燕归言早已伸手朝乌鸦抓去。

    “黑鸟鸟,黑鸟鸟!”

    把一只乌鸦抓在手里,燕归言立时露出笑脸,开始新奇地打量起来,刘恒无奈,却也只能凑过去一起打量。

    这乌鸦份量不重,抚摸时有种触及水雾的感觉,哪怕被人拿在手里面,它依旧茫然怪叫着,不断摆出振翅高飞的姿态,好像没有自身的意识,只是在做出本能的反应。

    燕归言可不管这些,只是高兴地盘弄乌鸦,时而捏住它的嘴,时而抓住它的翅膀,让它举止僵硬起来,叫声也变得断断续续。

    “手脏了。”

    玩了一阵后,燕归言眼巴巴地看向刘恒,刘恒不由一惊,才见他摊开的手掌上沾染了一层乌黑色泽,立马把乌鸦打掉,“赶紧运功……”

    刚开口他又停下,因为燕归言果然是一脸地茫然,哪里还知道怎么运功。

    这种色泽,正在朝燕归言的骨肉深处渗透,看起来很像是中毒了,燕归言自己不会运功逼毒,刘恒只得接手,“不要抵抗,待会要是疼,不准乱动,听到没有?”

    燕归言一听,紧张起来,还是强忍着点头答应。

    刘恒一手抓牢了他的手腕,一手运力,让内力渗入他的体内,为他运功逼毒。等到这时一查看,刘恒就发觉这种毒气十分怪异,让燕归言手掌失去生机,筋肉皮膜都好似光泽尽褪,像是死去一般。

    而且毒气精纯非常,入体后就到处掠夺生机壮大己身,燕归言自己又不会运功,刘恒帮他驱除起来就格外费力。

    好在这毒气并不算凶勐,蔓延速度有些迟缓,刘恒才能一点点驱除。只用了半个时辰,燕归言这只手掌黑色尽去,渐渐恢复了原本白皙圆润的色泽,燕归言翻来覆去地看,又是新奇不已。

    “又干净了。”

    “对,那些小鸟身上都脏,不要去乱玩,记住了吗?”刘恒耐心地叮咛道。

    燕归言似懂非懂,还是点点头,不知道记没记下,注意力很快又被眼前如蓝玉般瑰丽的湖泊吸引,“水水!”

    “你慢点!”

    刘恒一不留神,燕归言已经跑到湖泊边蹲下,双手捞水玩,欢快直笑。刘恒赶忙跟过去,把他双手抓起来细细查看一番,确定没有再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朝湖泊看去。

    这湖泊看起来很清澈,却深不见底,微风一吹波光点点,似是龙鳞。看起来是个很漂亮的湖泊,可是刘恒看了好一阵,都没见到哪怕一丁点有生机的东西。不见鱼兽,不见水草,包括湖泊四周,都可以说寸草不生,只能见到一片片孤零零的沙滩。

    仔细看去,这湖泊里也能见到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时脱离湖面,就会一点点汇聚成新的乌鸦。

    “原来漫天乌鸦,是这么形成的。”刘恒若有所思,“这倒有些像传闻中的冥气,因为非常纯净的冥气,就会凝聚成乌鸦的形状,世称冥鸦。”

    好在这毒气并不算凶勐,蔓延速度有些迟缓,刘恒才能一点点驱除。只用了半个时辰,燕归言这只手掌黑色尽去,渐渐恢复了原本白皙圆润的色泽,燕归言翻来覆去地看,又是新奇不已。

    “又干净了。”

    “对,那些小鸟身上都脏,不要去乱玩,记住了吗?”刘恒耐心地叮咛道。

    燕归言似懂非懂,还是点点头,不知道记没记下,注意力很快又被眼前如蓝玉般瑰丽的湖泊吸引,“水水!”

    “你慢点!”

    刘恒一不留神,燕归言已经跑到湖泊边蹲下,双手捞水玩,欢快直笑。刘恒赶忙跟过去,把他双手抓起来细细查看一番,确定没有再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朝湖泊看去。

    这湖泊看起来很清澈,却深不见底,微风一吹波光点点,似是龙鳞。看起来是个很漂亮的湖泊,可是刘恒看了好一阵,都没见到哪怕一丁点有生机的东西。不见鱼兽,不见水草,包括湖泊四周,都可以说寸草不生,只能见到一片片孤零零的沙滩。

    仔细看去,这湖泊里也能见到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时脱离湖面,就会一点点汇聚成新的乌鸦。

    “原来漫天乌鸦,是这么形成的。”刘恒若有所思,“这倒有些像传闻中的冥气,因为非常纯净的冥气,就会凝聚成乌鸦的形状,世称冥鸦。”

    他硬拉着燕归言放缓速度,一步一步试探着朝前走去,警惕着一草一木,尤为注意哪些漫天的乌鸦。

    离得远了没有发现,如今近在咫尺,他才知道这湖泊很大,占地至少方圆数十里,漫天乌鸦也比他想象中更多。这些乌鸦通体漆黑,浑身黑雾缭绕,见到人也若无其事,只管徘徊在湖泊上怪叫。

    刘恒凝神望去,还是无法判断这些乌鸦的虚实,看似真实存在,又像是虚幻的影子。

    他带着燕归言一点点靠过去,发现这些乌鸦依旧不怕人,他还在观察,燕归言早已伸手朝乌鸦抓去。

    “黑鸟鸟,黑鸟鸟!”

    把一只乌鸦抓在手里,燕归言立时露出笑脸,开始新奇地打量起来,刘恒无奈,却也只能凑过去一起打量。

    这乌鸦份量不重,抚摸时有种触及水雾的感觉,哪怕被人拿在手里面,它依旧茫然怪叫着,不断摆出振翅高飞的姿态,好像没有自身的意识,只是在做出本能的反应。

    燕归言可不管这些,只是高兴地盘弄乌鸦,时而捏住它的嘴,时而抓住它的翅膀,让它举止僵硬起来,叫声也变得断断续续。

    “手脏了。”

    玩了一阵后,燕归言眼巴巴地看向刘恒,刘恒不由一惊,才见他摊开的手掌上沾染了一层乌黑色泽,立马把乌鸦打掉,“赶紧运功……”

    刚开口他又停下,因为燕归言果然是一脸地茫然,哪里还知道怎么运功。

    这种色泽,正在朝燕归言的骨肉深处渗透,看起来很像是中毒了,燕归言自己不会运功逼毒,刘恒只得接手,“不要抵抗,待会要是疼,不准乱动,听到没有?”

    燕归言一听,紧张起来,还是强忍着点头答应。

    刘恒一手抓牢了他的手腕,一手运力,让内力渗入他的体内,为他运功逼毒。等到这时一查看,刘恒就发觉这种毒气十分怪异,让燕归言手掌失去生机,筋肉皮膜都好似光泽尽褪,像是死去一般。

    而且毒气精纯非常,入体后就到处掠夺生机壮大己身,燕归言自己又不会运功,刘恒帮他驱除起来就格外费力。

    好在这毒气并不算凶勐,蔓延速度有些迟缓,刘恒才能一点点驱除。只用了半个时辰,燕归言这只手掌黑色尽去,渐渐恢复了原本白皙圆润的色泽,燕归言翻来覆去地看,又是新奇不已。

    “又干净了。”

    “对,那些小鸟身上都脏,不要去乱玩,记住了吗?”刘恒耐心地叮咛道。

    燕归言似懂非懂,还是点点头,不知道记没记下,注意力很快又被眼前如蓝玉般瑰丽的湖泊吸引,“水水!”

    “你慢点!”

    刘恒一不留神,燕归言已经跑到湖泊边蹲下,双手捞水玩,欢快直笑。刘恒赶忙跟过去,把他双手抓起来细细查看一番,确定没有再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朝湖泊看去。

    这湖泊看起来很清澈,却深不见底,微风一吹波光点点,似是龙鳞。看起来是个很漂亮的湖泊,可是刘恒看了好一阵,都没见到哪怕一丁点有生机的东西。不见鱼兽,不见水草,包括湖泊四周,都可以说寸草不生,只能见到一片片孤零零的沙滩。

    仔细看去,这湖泊里也能见到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时脱离湖面,就会一点点汇聚成新的乌鸦。

    “原来漫天乌鸦,是这么形成的。”刘恒若有所思,“这倒有些像传闻中的冥气,因为非常纯净的冥气,就会凝聚成乌鸦的形状,世称冥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