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七百五十五章 猴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又得说抱歉了,本来还想补更的,哪想到今天忙了一天的事情,根本没时间坐下来写,所以今天无更,以下是重见故人没写完的半章。明天会好点,我尽量多更,以上。

    “谁败了?”

    无数人勐然生出疑问,急急朝那人看去,才见是路千惊。这结果让人们怔怔失神,可以说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果然还是杀侯更强吗?”

    “即便四小王深陷如此局面,估计也就这样了!”

    “这杀侯,绝对能和四小王平起平坐!”

    “好一个杀侯!”

    待局势明朗起来,人们或倒抽凉气,或惊佩至极,或是感慨出声,只觉不虚此行。

    之前杀侯与北胡、妖魔族、众神宗沈家那一战,想来或许涉及旧年秘辛,所以三方在杀侯到来前就早早清场,严禁外人随意窥探。毕竟没有多少人胆子能跟杀侯比,并不敢过于得罪北胡、妖魔族和众神宗沈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于是很多人只能在远处遥望,并没有像现在这么近的观战过。

    遥望之下,人们只能隐约知道个胜负,自然没有眼前这一战来得震撼。

    而路家和刘恒这一战,从开始的用意就和之前那一战明显不同。

    说句实在话,路家早有不臣之心,一直避免涉足到妖族与沈家的激战漩涡中,他们之所以挑在这个时候向杀侯宣战,打着一举多得的精明算计,不少人都能揣度出一些来。

    首先,是想为路千惊扬名。

    因为先前沈家的招牌人物沈曲宁败于杀侯之手,如果刘恒被路千惊击败,传扬出去时绝不会提到还有战阵相助,只会让路千惊声名再上一层楼,借此彻底压过沈曲宁。

    然后路千惊一旦夺得“力压天骄沈曲宁”的威名,等于沈、路两家当代领袖人物的争锋分出了胜负,路家也能声名大涨,为路家日后的图谋再添臂助。

    再者,沈家为这只猴妖,连霸主都陨落一位,重伤两位,付出的代价实在叫人心惊,路家又何尝不想知道其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总之路家朝杀侯出手,怎么看都大有好处,自然值得为此搏一把。

    抱着这么多心思,他们自然不会禁止外人围观,反倒抱着多多益善的想法,希望得胜之后,观战众人能帮路家把威名彻底传开,所以众人才有机会亲眼目睹了这一战。

    只是目前看来,路家赌输了,叫许多人心生感慨,不免唏嘘路家实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唧唧性命。

    人们都看得出来,路家谋划这一战,花费了多少心思。

    他们事先就聚集了所有精锐人手,只为等候这么个扬名的机会,要知道如果杀侯前面几战就败了,他们这番苦心就白费了。

    他们还得派人不断打探消息,紧盯住杀侯的动向,然后找出最佳的出手时机,比如此刻。任谁都知道,杀侯再怎么强大,前面连番大战,没怎么休息过,功力必定下降到了一定程度,状态应该很差。路家专门挑这个时候来挑战,就是奔着占便宜的心思来的,算计到这个地步,唯有用心良苦四个字能形容了。

    然而千算万算,结果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杀侯的强大,只此一点错了,就是大败亏输。

    路千惊被打得飞退,七窍溢血,怒吼震天,“你竟敢伤我!该死!”

    正在消散的璀璨光华中,隐约能听出一个冷淡的声音,“说句实在话,你心智、天资、实力都远远逊色于沈曲宁、神魔午等人,这一身修为和境界倒像是丹药、资源堆砌起来的,华而不实。我不知你哪来的自信,竟每每拿自己和沈曲宁相提并论。”

    这话,就差直说路千惊自不量力了,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路千惊心上,让他如遭雷击。

    “你说什么?”

    他身躯勐然剧震,目呲欲裂,“你说我不如沈曲宁?你敢如此羞辱我?”

    这如同触到了龙之逆鳞,路千惊彻底被点燃,好似要爆炸开来,将要疯狂。可他面对的是刘恒,那种能切实感觉到的实力差距,并非怒火就能弥补的。

    “羞辱你?沈曲宁、神魔午等人明明可以利用战阵与我为战,偏偏要独自挑战我,你觉得他们很傻是吧?可是你呢,连他们对自己的信念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嘲笑他们?又如何跟他们相比?”刘恒说的很直接,毫不留情。

    其实,刘恒说的话并非只为了打击路千惊,而是说了自己的真实感受。相比沈曲宁、神魔午、布合纯等人,路千惊和他们境界相同,但说起战力,简直有天渊之别。

    真正交手,这种感受就更清晰了。

    无论是对技艺的掌握程度,还是出手或攻防的时机把握,路千惊都远远比不上沈曲宁等人来得老练。说句实在话,若不是境界够高,四重巅峰的路千惊论起战力方方面面,都还不如武夫巅峰的刘恒。不像是和沈曲宁等人交手时,刘恒能感觉到他们战力磨练得多么厉害,远在他自己之上,唯有境界高过他们,才能侥幸获胜。

    “谁败了?”

    无数人勐然生出疑问,急急朝那人看去,才见是路千惊。这结果让人们怔怔失神,可以说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果然还是杀侯更强吗?”

    “即便四小王深陷如此局面,估计也就这样了!”

    “这杀侯,绝对能和四小王平起平坐!”

    “好一个杀侯!”

    待局势明朗起来,人们或倒抽凉气,或惊佩至极,或是感慨出声,只觉不虚此行。

    之前杀侯与北胡、妖魔族、众神宗沈家那一战,想来或许涉及旧年秘辛,所以三方在杀侯到来前就早早清场,严禁外人随意窥探。毕竟没有多少人胆子能跟杀侯比,并不敢过于得罪北胡、妖魔族和众神宗沈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于是很多人只能在远处遥望,并没有像现在这么近的观战过。

    遥望之下,人们只能隐约知道个胜负,自然没有眼前这一战来得震撼。

    而路家和刘恒这一战,从开始的用意就和之前那一战明显不同。

    说句实在话,路家早有不臣之心,一直避免涉足到妖族与沈家的激战漩涡中,他们之所以挑在这个时候向杀侯宣战,打着一举多得的精明算计,不少人都能揣度出一些来。

    首先,是想为路千惊扬名。

    因为先前沈家的招牌人物沈曲宁败于杀侯之手,如果刘恒被路千惊击败,传扬出去时绝不会提到还有战阵相助,只会让路千惊声名再上一层楼,借此彻底压过沈曲宁。

    然后路千惊一旦夺得“力压天骄沈曲宁”的威名,等于沈、路两家当代领袖人物的争锋分出了胜负,路家也能声名大涨,为路家日后的图谋再添臂助。

    再者,沈家为这只猴妖,连霸主都陨落一位,重伤两位,付出的代价实在叫人心惊,路家又何尝不想知道其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总之路家朝杀侯出手,怎么看都大有好处,自然值得为此搏一把。

    抱着这么多心思,他们自然不会禁止外人围观,反倒抱着多多益善的想法,希望得胜之后,观战众人能帮路家把威名彻底传开,所以众人才有机会亲眼目睹了这一战。

    只是目前看来,路家赌输了,叫许多人心生感慨,不免唏嘘路家实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唧唧性命。

    人们都看得出来,路家谋划这一战,花费了多少心思。

    他们事先就聚集了所有精锐人手,只为等候这么个扬名的机会,要知道如果杀侯前面几战就败了,他们这番苦心就白费了。

    他们还得派人不断打探消息,紧盯住杀侯的动向,然后找出最佳的出手时机,比如此刻。任谁都知道,杀侯再怎么强大,前面连番大战,没怎么休息过,功力必定下降到了一定程度,状态应该很差。路家专门挑这个时候来挑战,就是奔着占便宜的心思来的,算计到这个地步,唯有用心良苦四个字能形容了。

    然而千算万算,结果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杀侯的强大,只此一点错了,就是大败亏输。

    路千惊被打得飞退,七窍溢血,怒吼震天,“你竟敢伤我!该死!”

    正在消散的璀璨光华中,隐约能听出一个冷淡的声音,“说句实在话,你心智、天资、实力都远远逊色于沈曲宁、神魔午等人,这一身修为和境界倒像是丹药、资源堆砌起来的,华而不实。我不知你哪来的自信,竟每每拿自己和沈曲宁相提并论。”

    这话,就差直说路千惊自不量力了,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路千惊心上,让他如遭雷击。

    “你说什么?”

    他身躯勐然剧震,目呲欲裂,“你说我不如沈曲宁?你敢如此羞辱我?”

    这如同触到了龙之逆鳞,路千惊彻底被点燃,好似要爆炸开来,将要疯狂。可他面对的是刘恒,那种能切实感觉到的实力差距,并非怒火就能弥补的。

    “羞辱你?沈曲宁、神魔午等人明明可以利用战阵与我为战,偏偏要独自挑战我,你觉得他们很傻是吧?可是你呢,连他们对自己的信念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嘲笑他们?又如何跟他们相比?”刘恒说的很直接,毫不留情。

    其实,刘恒说的话并非只为了打击路千惊,而是说了自己的真实感受。相比沈曲宁、神魔午、布合纯等人,路千惊和他们境界相同,但说起战力,简直有天渊之别。

    真正交手,这种感受就更清晰了。

    无论是对技艺的掌握程度,还是出手或攻防的时机把握,路千惊都远远比不上沈曲宁等人来得老练。说句实在话,若不是境界够高,四重巅峰的路千惊论起战力方方面面,都还不如武夫巅峰的刘恒。不像是和沈曲宁等人交手时,刘恒能感觉到他们战力磨练得多么厉害,远在他自己之上,唯有境界高过他们,才能侥幸获胜。

    “谁败了?”

    无数人勐然生出疑问,急急朝那人看去,才见是路千惊。这结果让人们怔怔失神,可以说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果然还是杀侯更强吗?”

    “即便四小王深陷如此局面,估计也就这样了!”

    “这杀侯,绝对能和四小王平起平坐!”

    “好一个杀侯!”

    待局势明朗起来,人们或倒抽凉气,或惊佩至极,或是感慨出声,只觉不虚此行。

    之前杀侯与北胡、妖魔族、众神宗沈家那一战,想来或许涉及旧年秘辛,所以三方在杀侯到来前就早早清场,严禁外人随意窥探。毕竟没有多少人胆子能跟杀侯比,并不敢过于得罪北胡、妖魔族和众神宗沈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于是很多人只能在远处遥望,并没有像现在这么近的观战过。

    遥望之下,人们只能隐约知道个胜负,自然没有眼前这一战来得震撼。

    而路家和刘恒这一战,从开始的用意就和之前那一战明显不同。

    说句实在话,路家早有不臣之心,一直避免涉足到妖族与沈家的激战漩涡中,他们之所以挑在这个时候向杀侯宣战,打着一举多得的精明算计,不少人都能揣度出一些来。

    首先,是想为路千惊扬名。

    因为先前沈家的招牌人物沈曲宁败于杀侯之手,如果刘恒被路千惊击败,传扬出去时绝不会提到还有战阵相助,只会让路千惊声名再上一层楼,借此彻底压过沈曲宁。

    然后路千惊一旦夺得“力压天骄沈曲宁”的威名,等于沈、路两家当代领袖人物的争锋分出了胜负,路家也能声名大涨,为路家日后的图谋再添臂助。(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