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六百八十章 师境卷传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目前进度:第六百七十七章逼问,内容比我事先预计的更复杂,废了很多时间,仅仅写了三千多字,没写完,建议大家明早再看吧,以上。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短短片刻,刘恒不仅抓了百战狂,还趁乱多抓了几人。

    由于刚刚那人嘴贱,刘恒特别针对他们,看准他们下手,后面这五人有四人都和他们有关,把这人气得咆哮怒骂不止。

    随后刘恒见好就收,毅然撤出战团,退到一个角落,摆出罢战的姿态,让这人更是恨极,却真就没敢继续纠缠刘恒,而是把这怒火宣泄到了其他小势力的头上。在刘恒这里吃了亏,他越发后悔自己之前嘴痒,但时局之下,他也只能暂时记下,然后忙着找那些小势力去找补回来。

    这个时候去找一个五重强者的麻烦,尤为不智,也尤为划不来。

    可以说,五重强者只要没有做的太过分,就有任意开战和罢战的自由,这就是五重强者在灵原秘境的特权。除非有太严重的仇怨,否则任何大势力都不敢轻易招惹一名五重强者,如同此刻,哪怕吃了点亏,人们不到万不得已,大多都会能忍则忍。

    这还因为刘恒是独行者,他要是加入了哪个势力,这人就更是被打落了牙往肚里咽,转头还得朝刘恒赔上笑脸。

    秘境之中,五重上下被划分出清晰的界限,五重下是一方江湖,五重之上,却又是另一番天地了。其实哪里都一样,只要身为至强者,同样会看到不同的风景,只是在这秘境里,界限被拉低到五重师境罢了。

    这些道理刘恒之前不是不知道,却没有这么清晰的体会过,所以秘境中化身“杀侯”,对他来说简直是一次全新的体验。让他更加明白了,什么才叫拳头即是道理的道理,叫他在命不久矣的担忧中,依旧萌生出了努力变强的强烈**。

    刘恒冷面看向战局,无论哪方势力,都极力避开自己所在的方位,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他想了些什么。

    随后,他当着众人的面,设下三重防护阵法,三重禁绝阵法,旁若无人的率先开始盘问百战狂和他的五个师弟师妹。

    百战狂六人,无论是不是之前伤在刘恒手下,如今都已重伤,丧失了战力。看着他们或萎靡不振或失魂落魄或咬牙切齿的模样,几乎让人忘了他们之前有多么张扬与强大,成王败寇,只在旦夕。

    刘恒挑选了实力最弱也伤得最重的一人,抓紧时间动用了控人心神的术法。重伤之下,即便这人曾经是一重师境强者,此刻也防不住刘恒术法的冲击了,短短片刻就被刘恒攻破了心防,变得浑浑噩噩,心智全失。

    见到这一幕,还算清醒的其余五人都是双目睁圆,震惊骇然。他们完全没有料到,杀侯居然还能用出神魂术法,这让他们惊骇之余,也寒意狂涌,知道自己今日注定难以幸免了。

    “名字里带有一个血字的功法,和哪个神魔宝窟有关?”

    经过之前林仲,刘恒知道这些人都有心神禁制,又在林仲那里得到一些经验教训,所以问得极其巧妙,试图避开心神禁制的困扰。

    这男子怔怔失神片刻,好像在丧失心智的情况下,思考变得异常艰难,片刻后才木然道:“在屠魔宝窟里……”

    屠魔?

    刘恒用的是传音,这男子心智缺失,自然不知道如何传音,这话就顺嘴说了出来。百战狂等五人听到,立时个个身心俱震,目光倏然齐聚到了刘恒身上,一个女子失声惊呼道:“你居然是为了那门功法而来!”

    百战狂目瞪口呆之后,却变得惊疑不定,“你的修为,根本不像是那门功法修炼出来的,可你怎么会知道这门功法的?”

    刘恒瞥了他们一眼,出手如电,给他们都点了穴,让他们动弹不得,有口难开,才渐渐蹙眉,陷入沉思。

    由于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为何而来,刘恒甚至都没有转头去寻觅屠魔宝窟所在,而是动用了过目不忘的本事,还是回忆洞窟石壁上所有的神魔符纹。

    很快,整个洞窟的模样就渐渐浮现在刘恒心神之中,变得越来越完整。他一个个寻觅过去,花费了好一会,目光就定格在穹顶的正上方,那几个很特别的神魔符纹里的其中一个。

    相比其他的神魔符纹,穹顶正上方的三个神魔符纹显得尤为巨大,占据了穹顶一大片石壁,这就足够特别的了。

    这三个神魔符纹,让刘恒联想到了很多东西。

    相传在那个神魔乱舞的上古年代,神魔横行于世,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他们强大,脾性乖僻,正邪莫辨,但总的来说,没有给这世界带来多少光明,只带来无尽的黑暗、混乱、残酷与绝望。

    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各族,是最可悲的。不拘是人族还是哪一族,都沦为神魔的玩物与血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连生存和延续种族,都变成了极其艰难的事情。

    神魔时代究竟持续了多长时间,不可考证,到底有多少种族灭绝于神魔时代,也是个无法考证的疑问,但这个数目必然叫人触目惊心。

    做为被后人推崇备至的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与玄武,究其根本,在神魔时代并不算最强大的存在。它们仅仅只是在当时,不知因为什么缘故,选择庇护了即将灭绝的人族和各大妖族,为此还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盖因如此,在神魔时代以后,人们把它们推崇到了极高的地位,冠以神圣之名。然而,如果神魔时代真的存在过,如果四大神兽真的存在过,那么刘恒觉得,后来四大神兽消声灭迹,甚至让人们怀疑它们是否真实存在过,估计就是神魔时代里受到重创,因此渐渐走向了灭绝。

    之所以想起这段记载,是和刘恒此刻留意的神魔符纹本尊有些关系。

    关于神魔时代的种种记载,都避不开神魔里最强大的三大神魔,三位被神魔奉之为王的恐怖存在。

    三位神魔王,一位名为谛,一位名为凰,一位名为屠,相继诞生在不同时期。其中谛诞生最早,凰其次,而屠则诞生得最晚,人们也因为揣测,三位神魔王里以屠的实力最为强大。

    因为传闻一旦成为神魔,就能与天同寿,与世共朽,享有无尽的寿命。诞生最早的谛,等若万族共尊,神魔俯首,随后出现的凰,崛起之路就是与谛抗争之路,能够封王,尤为不易。而最后出现的屠,将面对早就聚拢庞大实力的谛和凰,面对无尽的打压和抗争,崛起比凰肯定更加艰难。这样还能最终封王,人们自然觉得屠肯定是最强的神魔王,甚至强于其他两个。

    而关于屠,也是众多神魔中,最受争议的一位。很多人认为,神魔时代的覆灭,和他有很大关系。

    或许因为崛起最晚,受到的打压最重,屠崛起之路,选择了最激烈的抗争。他一路登顶,伴随着无尽的血与骨,死在他手下的神魔不计其数,追随他的神魔却寥寥可数。他抗争的手段太激烈,每到一处就杀得神魔绝迹,要么死亡要么臣服,甚至于后来人们文字中“屠”的含义,正是因为他而得到了定义,由此可见一斑。

    照说这么一位神魔王,必然会被后人冠以绝世巨魔的称呼,可是后人对于屠,还有一些复杂的感情。

    因为依照一些记载和口口相传的传说,屠不知有意无意,曾数度庇护了危难中的人族,若不是因为它,神兽四族都难以存活,更别说保护人族和其他妖族了。

    不仅如此……

    刘恒望向心神中重现的神魔符纹,一眼就能从三大神魔王符纹中确定哪一种代表了屠。

    原因无他,因为传说中的屠,模样最像人。

    此刻的三大神魔王符纹里,唯有一种神似人形,细细看去,像极了一个沉默蹲在地上的人。他长发披散,身躯魁梧精健,手中持有一根满是尖刺的巨大木棍,分明是一副正要狩猎的野蛮人模样。

    非要说他和人族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的面容了,譬如神魔洞窟穹顶上他的神魔王符纹。这符纹代表面容的那一片,刻画出一张肃容冷漠的面庞,嘴中突出四根尖利獠牙,上方更有两对眼睛,一对冷漠而带有悲悯,一对充满暴戾与桀骜,怪异到让人本能般的敬畏与恐惧。

    但或许因为各种传闻,后世许多人坚信他就是人族出身,所以才会庇护人族,甚至于一些人坚信,他就是上古第一位圣人,荒。

    荒的出现时间,距离神魔时代很近,而屠也恰巧生于神魔时代末期,所以这种说法,并不缺乏可信度。

    所以即便屠造下罄竹难书的杀孽,后世人们却都不恨他,反倒为他竖起祠堂和庙宇祭奠供奉,对他感恩戴德。

    “《血炼功》,居然和他有关?”

    这个答案,让刘恒惊异,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虽然在意料之外,却隐隐在情理之中,“如果和他有关,《血炼功》的奇异之处,反倒说得通了。”

    或许只有这样一个人,或者说这样一位饱受争议的神魔王,才能缔造出如此可怕与强大的功法,也才能驾驭得住。

    “没想到《血炼功》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恐怕得到它残卷的祖师自己都没想到吧。”

    刘恒有些感慨,随后暂时放下遐思,抓紧追问起他更关心的事情来。

    “百多年前,名字带血字这门功法遗落出三卷残卷,分别落到了哪些势力手上?”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也是他最想得到的答案。

    师父曾说,《血炼功》如果完整,应该有五卷,从生境卷、夫境卷、师境卷再到堪比先贤的宗师卷和圣境卷,乃是一套没有缺陷的绝世功法。

    此刻的三大神魔王符纹里,唯有一种神似人形,细细看去,像极了一个沉默蹲在地上的人。他长发披散,身躯魁梧精健,手中持有一根满是尖刺的巨大木棍,分明是一副正要狩猎的野蛮人模样。

    非要说他和人族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的面容了,譬如神魔洞窟穹顶上他的神魔王符纹。这符纹代表面容的那一片,刻画出一张肃容冷漠的面庞,嘴中突出四根尖利獠牙,上方更有两对眼睛,一对冷漠而带有悲悯,一对充满暴戾与桀骜,怪异到让人本能般的敬畏与恐惧。

    但或许因为各种传闻,后世许多人坚信他就是人族出身,所以才会庇护人族,甚至于一些人坚信,他就是上古第一位圣人,荒。

    荒的出现时间,距离神魔时代很近,而屠也恰巧生于神魔时代末期,所以这种说法,并不缺乏可信度。

    所以即便屠造下罄竹难书的杀孽,后世人们却都不恨他,反倒为他竖起祠堂和庙宇祭奠供奉,对他感恩戴德。

    “《血炼功》,居然和他有关?”

    这个答案,让刘恒惊异,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虽然在意料之外,却隐隐在情理之中,“如果和他有关,《血炼功》的奇异之处,反倒说得通了。”

    或许只有这样一个人,或者说这样一位饱受争议的神魔王,才能缔造出如此可怕与强大的功法,也才能驾驭得住。

    “没想到《血炼功》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恐怕得到它残卷的祖师自己都没想到吧。”

    刘恒有些感慨,随后暂时放下遐思,抓紧追问起他更关心的事情来。

    “百多年前,名字带血字这门功法遗落出三卷残卷,分别落到了哪些势力手上?”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也是他最想得到的答案。

    师父曾说,《血炼功》如果完整,应该有五卷,从生境卷、夫境卷、师境卷再到堪比先贤的宗师卷和圣境卷,乃是一套没有缺陷的绝世功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