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八百五十七章 圣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尽管破阵之事充满不确定,人们还是凝神听从阵家首席傅亿的分派,牢记下明天自己的任务。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由于需要同一时间摧毁或挪动古城好多个地方的特定物件,于是以万妖盟、灵族为首,他们分别统管南北半城,做为执行破阵任务的两大主力。

    听了好一阵,迟迟没有听到傅亿提及刘恒一行人,各方天才或微微眯眼或露出异样神色,却都没有多问。

    “这也弄得太明显了吧?”小胖子不满,传音道:“我怀疑儒家是故意的!”

    的确是太明显了,如此区别对待,岂不是告诉所有人,他们就是将被分派去处理内奸的一队人马?

    在这样人多口杂的场合昭示了他们的任务,十有**要传到内奸耳中,而针对内奸的他们,注定将会成为内奸首要敌视的目标。

    “算了,一圈人看下来,也就只有我们最适合接下这麻烦差事,所以无论儒家有意无意,都没有多少差别了。”说是这么说,刘恒心里自然也不痛快。如此大劫关头,儒家还有人不忘耍弄心机和小伎俩,简直是胡闹!

    然而恰如他所说,别人可以耍弄心机,他们却无法罔顾大局,为了大局,些许小伎俩能忍就忍了吧。

    顶多,清除内奸的难度增加了一些而已。

    等破阵的事宜安排妥当,其余各方天才相继告辞,前去准备明日大事,果然独独留下了刘恒一行人。

    “诸位,若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务必顾念大局。”卢琼器深深鞠躬作揖,歉意尽显,分明也知道这事做得有多么欠妥当。

    “顾念大局没问题,问题是顾念大局,不代表随便受人欺负。”小牛魔淡淡地道,让卢琼器心里一惊,才真正感觉到这次有些人托付的事情,好像闹得有些太过了。

    万一小牛魔一行人怀恨在心,坏了大事……

    他冷汗流下,立刻把腰弯得更深了,“千错万错,都是在下的错,诸君有什么不满只管指示,在下必竭尽全力让诸君满意!”

    “我们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刘恒拦下小牛魔,朝他摆摆手道:“内奸之事该如何处置,请直言不讳。”

    卢琼器露出感激之色,随后正容道:“诸君且听我细细道来……”

    他转为传音,把儒家得知关于内奸的情报悄然告知刘恒一众人,让众人听后或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或是露出早有所料的神情,“果然是这样。”

    “听说虚侯与魃仙门那边似有些间隙,不知是否需要相关人员回避一二?”卢琼器朝米琦恭敬问道。

    米琦偷瞥刘恒,但见刘恒微不可查的摇摇头,就道:“不必了,只要他们不来纠缠不休,我才懒得理会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

    “虚侯果然大度。”卢琼器不知真心还是违心地奉承一句,就笑着再度作揖,道:“那么这次之事,就拜托诸君多多费心了。”

    刘恒一行人也都回礼,刘恒道:“雅侯无需多礼,大劫面前人人平等,这既是救人,也是救己,我们晓得分寸。”

    别看卢琼器在宴会上仅仅是代朱克理主持会场的小人物,但那只是因为他有个太过耀眼的师兄,才没能显出自己的风采而已。他同样早早晋升了五重境,也在不久前被受封雅侯,可还是因为朱克理的光芒太耀眼,把他给彻底掩盖得黯淡无光了。

    想来拥有这样一位师兄,卢琼器的心情应该会很复杂,说不清该庆幸还是该觉得自己很悲哀。

    听了刘恒的话,卢琼器诧异看了众人一眼,眸光微闪,似是心生感慨,“像小妖王和诸侯这样识大体的人,反倒是不多见了。”

    方才接受破阵大任的各方强者,或多或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相比起这些强者,受到算计的刘恒一行人却没有提出任何的条件,爽快接受了最重最难的差事,这等反差,让卢琼器很难不生出感慨。

    刘恒笑了笑,没有接话,“倘若再无他事,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咱们明日再会。”

    “再会。”卢琼器直把一行人送出甲二号宅的大门,才目送他们离去。

    “这家伙,也算是个人物,可惜却是做了那家伙的师弟。”小牛魔回首,见到卢琼器依旧站在门外相送,不由得啧啧道。

    做为朱克理的师弟,实在也不是件容易事。

    “看清楚了吗,朱克理所求为何?”刘恒突兀传音,这才是他更关心的问题。

    小牛魔摇头,“那家伙城府得太深了,哪能这么容易看透?麻烦的就是我现在消息不够灵通,否则早该听到些风声了,哪会像现在这样一无所知?”

    他说起来终归有些遗憾和懊恼,自打和万妖盟闹翻了,平日里不觉得,一到这种关键时刻,就显得他消息闭塞起来。再者今天一会,朱克理没有露出一丝异常,就更加叫人看不透了。

    “灵源泉池?”刘恒侧目,瞥了眼旁边不断喷涌出来浓郁灵水的泉池,思忖之后又摇了摇头,“应该不是这个,朱克理没有想要这东西的理由。”

    “那么会是什么?”

    小胖子苦思道:“还记得古代天才们刚刚出现在古城那天吗,朱克理曾经露面,说是能帮助朱子青解脱困境,欲求和朱子青一会。你们说,会不会朱克理想要的东西,如今在朱子青手上?”

    “那李冲霄和小石王呢?”

    刘恒又问道:“他们又想要什么?不会是同一个东西吧?”

    今日的李冲霄和小石王,同样沉默寡言,叫人捉摸不透,看不出任何东西。

    由于得到的情报太少,他们依旧猜不透吸引朱克理、李冲霄、小石王急切赶来的事物究竟是什么,各抒己见,还是一筹莫展。

    “而且把消息透露给他们三人的人,又是谁?”刘恒迈步走入甲三号宅的宅门,眸光幽闪,“明明如此大张旗鼓商议应劫大事,甲一号宅却太过平静了,没有一点动静,难道说底气十足?还是另有破局之策?我总感觉明天的行动会生出变数,会比所有人预计的更不顺利。”

    是夜,何芙依和方随风趁夜而至,刚要唤出刘恒之名,就被刘恒边打眼色边传音给制止了。他们诧异莫名,然而见到角落处激动挣扎起来的人粽子,俱都露出古怪神色。

    “来人!把那家伙关起来,他师门的人不给个好价钱,别想放人!”刘恒故意恶声恶气地大喝一声,米章得了授意,努力忍住笑跑过去拎起这人粽子,不顾德琼惊怒悲愤的模样,果然给扔到一间屋子里。

    “你这家伙!连师兄都敢如此对待,简直大胆!”何芙依嗔叱一声,随后自己笑了出来,“不过说句实话,这次你做了我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就不跟你多计较了。”

    刘恒也笑,摇头道:“师姐师兄,你们再不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德琼师兄了。”

    关于德琼的事,他早就用千里铃告知过何芙依与方随风,知道了德琼的用意,两人也就原谅了他。奈何两人对德琼的不满也不是这一桩事了,所以得知刘恒教训德琼的方法,不仅没有阻止或喝骂,反倒就差大声叫好了。

    “大战一起,我们的确顾不上他,又没法放他,所以只能劳烦师姐师兄去照顾他了。”刘恒收起笑容,“内中误会,也请师姐师兄代我解释一二。”

    他的语气令人不安,何芙依露出忧色,“你不看好明日之战吗?”

    “谁都希望一切顺心如意。”刘恒没有正面回答,“但做好最坏的打算,总不是坏事。师姐师兄,明日战事一起,你们多加小心,若是见情况不妙,还是早做打算得好……”

    说着他自己摇摇头,没有继续往下说。

    因为早做打算,又能做什么打算?

    倘若明日聚集整个江湖最强的力量都无法阻止这场浩劫,那么浩劫必定将会蔓延整个灵原秘境,能逃躲到哪里去?

    他们叙了半天的话,直到夜深人静,何芙依和方随风知道刘恒明日要参与大战,不敢再打扰,这才依依惜别。

    “把人放了!”刘恒故意大声道,米章踹开门,又把“人粽子”给拎出来,三两下松了绑。

    “你们!”

    或许是绑的时间太长了,松绑后的德琼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幸好何芙依和方随风及时扶住才没有倒地。饶是如此,德琼精气神却显然不差,刚松绑立刻就想要大骂出声。

    “我不想听他聒噪!要么赶紧敲晕拉走,要么就继续留下来吧!”刘恒故作不耐烦地道。米章嘿嘿一笑,闪身照着德琼后颈就是一掌,德琼惊怒瞪圆了眼,“你敢”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这么白眼一翻,没了知觉。

    这下子,何芙依和方随风再也忍不住,忍俊不禁。

    刘恒笑意不减,“就拜托师姐师兄了。”

    “你,你们也多小心。”何芙依好像有千言万语的担忧想说,可是话到嘴边,就只剩下这么简单的一句了。

    “师兄师姐也一样。”刘恒抱拳,和他们互道珍重,又目送他们搀扶德琼坐上一辆战车缓缓前行,一点点没入夜幕,直到彻底见不到了。

    “大战在即,瞎凑什么热闹,没看别人都去休养生息了吗?”

    刘恒转而朝米章瞪眼,“还不赶紧去休息?”

    米章一缩脖子,闷不吭声地溜了,待到自己门前才朝刘恒做了个“恶狠狠”地怪脸,逗得刘恒哭笑不得。

    合拢院门,刘恒回了自己屋中,越发专心地修行《青莲度灭经》,忽而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就更赶不及了。”

    原本以为要到下个月圆之日,哪想到局势急转多变,距离月圆之日还有六天的明日,大战就将来临。短短七天,饶是他一刻都没有停息,随时运转着《青莲度灭经》,感觉突破还是遥遥无期,显然更不可能赶上了。

    盘坐房中,他静静无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儿之后,刘恒再度有了动作,开始翻找各种随身物件,一件件分门归类,分作了好几个虚空戒指,随后才把两件东西拿在手里,垂首望去。

    左手上是得自十一武松的胆松果,右手上是燕归言清醒时托付他交给“刘恒”的胡玉酥遗物。

    “我不想听他聒噪!要么赶紧敲晕拉走,要么就继续留下来吧!”刘恒故作不耐烦地道。米章嘿嘿一笑,闪身照着德琼后颈就是一掌,德琼惊怒瞪圆了眼,“你敢”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这么白眼一翻,没了知觉。

    这下子,何芙依和方随风再也忍不住,忍俊不禁。

    刘恒笑意不减,“就拜托师姐师兄了。”

    “你,你们也多小心。”何芙依好像有千言万语的担忧想说,可是话到嘴边,就只剩下这么简单的一句了。

    “师兄师姐也一样。”刘恒抱拳,和他们互道珍重,又目送他们搀扶德琼坐上一辆战车缓缓前行,一点点没入夜幕,直到彻底见不到了。

    “大战在即,瞎凑什么热闹,没看别人都去休养生息了吗?”

    刘恒转而朝米章瞪眼,“还不赶紧去休息?”

    米章一缩脖子,闷不吭声地溜了,待到自己门前才朝刘恒做了个“恶狠狠”地怪脸,逗得刘恒哭笑不得。

    合拢院门,刘恒回了自己屋中,越发专心地修行《青莲度灭经》,忽而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就更赶不及了。”

    原本以为要到下个月圆之日,哪想到局势急转多变,距离月圆之日还有六天的明日,大战就将来临。短短七天,饶是他一刻都没有停息,随时运转着《青莲度灭经》,感觉突破还是遥遥无期,显然更不可能赶上了。

    盘坐房中,他静静无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儿之后,刘恒再度有了动作,开始翻找各种随身物件,一件件分门归类,分作了好几个虚空戒指,随后才把两件东西拿在手里,垂首望去。

    左手上是得自十一武松的胆松果,右手上是燕归言清醒时托付他交给“刘恒”的胡玉酥遗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