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 白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同一时间,刘恒对面牢房也被打开,随着沉重锁链地响动,魁梧大汉缓缓走出,朝刘恒露出狞笑。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我特意为你挑选的对手,怎么样?”宁朱尔饶有兴致地望向刘恒,“这是我们角斗场最近五天的新王牌,贵人们称他为暴熊,已经连胜五场,踏上连胜之路。这五场中,他的对手都被当场撕成粉碎,甚至被他吞吃,成为贵人们的新宠。如今他每次出场,来的贵人也是最多的,你初战就能有这等场面,是不是觉得我很照顾你?”

    刘恒像是没听到,也缓缓走出自己牢房,同大汉对立。

    两边一面对,一个身高过一丈五,魁梧如非人,真真好似直立起来的大熊,仅仅站在那里都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反观刘恒,或许由于苍老的缘故,佝偻而瘦小,原本八尺身材估计只有七尺不到,站在大汉对面好像刚刚到对方的腰间,竟被反衬得越发矮小老弱了。

    看到这一幕后,宁朱尔的笑容愈发浓郁了。

    可惜的是,刘恒神色很平静,见不到众人期待的恐惧或害怕,这态度首先激怒了大汉,他面生狞色,骤然暴起,要把刘恒当场撕裂。

    刘恒依旧没动,大汉终还是没能得逞,两个守卫一扯锁链,就让大汉雄躯踉跄,险些跪倒。

    “暴熊,别急嘛。”宁朱尔邪笑道:“要的就是你这股劲,给我憋到场上再用,到时候没人再阻拦你,只会为你欢呼!所以再忍耐忍耐,等不了多长时间,何必急在一时?”

    大汉低沉咆哮声渐渐平息,盯住刘恒,舌头慢慢舔过牙齿。

    “行了,该上路咯。”宁朱尔轻佻地吹了声口哨,自有守卫执兵戴甲,押送大汉和刘恒离开牢房。

    出了牢房,宁朱尔没有再跟来,待到过道一个岔口,大汉和刘恒被分开,背对而行。

    行出不知多远,守卫押送刘恒来到一扇金铁铸造的栅栏后面,这里多了一个账房打扮的中年人,正在垂首勾画着什么。

    透过栅栏,能见到圆形沙场,上面有一片片深褐色的板块和不像是砂石的东西,好像是留下的血迹和残肢。而圆场之上,好似一圈圈外扩的波浪,上面影影绰绰有不少人影,有久违的嘈杂人声扑面而来。

    “对手暴熊,战绩五胜,若是赢了,可得五点战功,想换点什么?”

    正在刘恒遥望栅栏之外的场景时,忽而听到旁边那账房打扮的中年人开口说话,不由循声望去,但见对方并没有抬头。刘恒疑惑,左右看看,才确定中年人似乎在跟自己说话,却不明白对方再说什么,“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中年人总算停笔,皱眉抬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算了,也没时间在这里跟你废话,简单点说,赢了有奖励,你想要点什么?”

    这么一说,刘恒大概明白一点了,“什么都可以挑选吗?”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中年人瞪眼,“即便你真赢了,也就五点战功,说多不多,说少不算少。大概可以换五千斤夫境妖肉,或是五百斤师境妖肉,或是五十斤大师境妖肉。或者一门三流功法半篇,或是一门二流功法两重境界功法,或是一门一流功法一重境界功法。当然,还有不少可以换的,你也可以积攒下来,但对你们来说,就这两种东西最实用,要不然换点疗伤药也行,你自己挑吧。”

    刘恒想起了来时路上陆尚给他提起过的事情,暗道:“陆尚说‘即便在角斗场,也会有所收获’,就是这个意思吧?”

    他思忖之后,直接向中年人讨要过名册,一项一项认真研究起来。

    “越是没本事赢的,越是爱琢磨怎么用战功的事。”

    正在刘恒琢磨战功名册时,耳畔依稀听到了背后守卫低声嗤笑的话语,另一个守卫则道:“总要给他们点希望,不然去了战场上敷衍了事,死了不要紧,却让贵人们看得不尽兴,岂非得不偿失?”

    刘恒恍若未闻,继续专注于名册,直到三人都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外面起哄声越来越响,他才把名册重新递给了中年人,“就这门《杀生剑体修炼术》吧。”

    “行了行了,没听贵人们等得不耐烦了吗,赶紧让他上去!”中年人草草勾画一笔,就催促道。

    两个守卫面色一凛,赶紧上前打开栅栏,大力把刘恒给推了出去。

    眼见刘恒登场,层层看台立时爆发出响彻云霄的欢呼和叫好声,可是转眼之后,又变成了大片嘘声和怒骂。

    “这角斗场在干什么?”

    “有这么糊弄人的吗?”

    “这不是给暴熊送一场连胜战绩吗?不成不成,赶紧叫人把我压的注钱给要回来!”

    “陈家太缺德了吧?退钱!”

    ……

    “诸位诸位!”正在哄闹声越来越大时,角斗场也不得不派人出面,向一众纨绔努力解释起来,“别看这白发模样苍老,实则年岁并不大,即便受了怪伤,也有压箱底的本事,甚至曾赢过夫境巅峰的强者,绝对是扮猪吃虎的货色!再者这可是压一赔三啊,各位爷爷奶奶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赢了呢,我们角斗场不是要赔死?简直就是给爷爷奶奶们送钱……”

    “我呸!”

    不等这人说完,一个娇蛮女音大声鄙夷,叱骂道:“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这种货色就算压一赔三,不照样是给你们送钱吗?难不成还真能赢?”

    “就是就是!”

    “哪怕吹得再厉害,你也不睁眼看看这货,别说赢了,你觉得能撑得过暴熊几下?”

    角斗场方面派来的人一脸苦色,正被一众纨绔刁难得下不来台,亏得一个守卫快步到来,凑到他耳畔低语一番,总算让他脸色和缓过来,随后赔着笑脸又道:“各位爷爷奶奶哎,主事说了,虽说没法退钱,但爷爷奶奶们可以另外改押,押几招取胜,或是时间都行。”

    “这还差不多。”

    纨绔们听后勉强接受了,激烈或兴奋地商议,不时做出新的决定。

    刘恒静静站在场中,颇有宠辱不惊的气度,并不抬头多看半眼,边查探自身气血的情况,边朝对面栅栏里望去。

    亏得这几天伙食不差,每顿都能食用千余斤上好妖肉,其中似乎还混合了增长气血的药物,让他气血恢复的速度,居然更胜过在村子的时候。短短四天,他不仅补回了之前那一箭消耗的气血,而且更上一层楼,除了没有修炼,身体情况没有改善,行动依旧不便外,对于刘恒而言,勉强算是有一战之力了。

    对面的栅栏还没有打开,“暴熊”不时低声咆哮,面朝旁边那个记载战功的账房露出不满神情,弄得押送他的守卫分外紧张。

    看样子,他对这一战取胜后的收获,很是不满。

    “应该只是武夫巅峰的横练武者吧?”刘恒心里忽然也有些打鼓,随后自己回味过来,也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哪想到我也有迎战武夫都心虚的时候,亏得估摸着不是武师,否则这一战真不用打了。”

    倘若是个武师,凭刘恒此刻糟糕至极的身体状况,那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他静静伫立,竭尽全力调动体内从未如此稀薄过的气血,心里竟生起了久违的刺激感。因为如此局面下,即便只是迎战一个武夫巅峰的横练武者,也需要刘恒拼命才能博得渺茫胜算。

    除了“身死”前迎战灵原大皇子李王民,他已经不知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好一阵子,赌注引发的骚乱总算平息下来,看台上众多纨绔重新露出兴奋神情,开始催促角斗场赶紧开始。而刘恒对面,关住“暴熊”的栅栏总算大开,守卫们把“暴熊”放出去,关起栅栏,才敢帮他解开手脚脖颈上的重重锁链。

    “暴熊!暴熊!”

    “我压了一拳取胜,暴熊,你得给老子争气啊!”

    同一时间,刘恒对面牢房也被打开,随着沉重锁链地响动,魁梧大汉缓缓走出,朝刘恒露出狞笑。

    “我特意为你挑选的对手,怎么样?”宁朱尔饶有兴致地望向刘恒,“这是我们角斗场最近五天的新王牌,贵人们称他为暴熊,已经连胜五场,踏上连胜之路。这五场中,他的对手都被当场撕成粉碎,甚至被他吞吃,成为贵人们的新宠。如今他每次出场,来的贵人也是最多的,你初战就能有这等场面,是不是觉得我很照顾你?”

    刘恒像是没听到,也缓缓走出自己牢房,同大汉对立。

    两边一面对,一个身高过一丈五,魁梧如非人,真真好似直立起来的大熊,仅仅站在那里都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反观刘恒,或许由于苍老的缘故,佝偻而瘦小,原本八尺身材估计只有七尺不到,站在大汉对面好像刚刚到对方的腰间,竟被反衬得越发矮小老弱了。

    看到这一幕后,宁朱尔的笑容愈发浓郁了。

    可惜的是,刘恒神色很平静,见不到众人期待的恐惧或害怕,这态度首先激怒了大汉,他面生狞色,骤然暴起,要把刘恒当场撕裂。

    刘恒依旧没动,大汉终还是没能得逞,两个守卫一扯锁链,就让大汉雄躯踉跄,险些跪倒。

    “暴熊,别急嘛。”宁朱尔邪笑道:“要的就是你这股劲,给我憋到场上再用,到时候没人再阻拦你,只会为你欢呼!所以再忍耐忍耐,等不了多长时间,何必急在一时?”

    大汉低沉咆哮声渐渐平息,盯住刘恒,舌头慢慢舔过牙齿。

    “行了,该上路咯。”宁朱尔轻佻地吹了声口哨,自有守卫执兵戴甲,押送大汉和刘恒离开牢房。

    出了牢房,宁朱尔没有再跟来,待到过道一个岔口,大汉和刘恒被分开,背对而行。

    行出不知多远,守卫押送刘恒来到一扇金铁铸造的栅栏后面,这里多了一个账房打扮的中年人,正在垂首勾画着什么。

    透过栅栏,能见到圆形沙场,上面有一片片深褐色的板块和不像是砂石的东西,好像是留下的血迹和残肢。而圆场之上,好似一圈圈外扩的波浪,上面影影绰绰有不少人影,有久违的嘈杂人声扑面而来。

    “对手暴熊,战绩五胜,若是赢了,可得五点战功,想换点什么?”

    正在刘恒遥望栅栏之外的场景时,忽而听到旁边那账房打扮的中年人开口说话,不由循声望去,但见对方并没有抬头。刘恒疑惑,左右看看,才确定中年人似乎在跟自己说话,却不明白对方再说什么,“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中年人总算停笔,皱眉抬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算了,也没时间在这里跟你废话,简单点说,赢了有奖励,你想要点什么?”

    这么一说,刘恒大概明白一点了,“什么都可以挑选吗?”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中年人瞪眼,“即便你真赢了,也就五点战功,说多不多,说少不算少。大概可以换五千斤夫境妖肉,或是五百斤师境妖肉,或是五十斤大师境妖肉。或者一门三流功法半篇,或是一门二流功法两重境界功法,或是一门一流功法一重境界功法。当然,还有不少可以换的,你也可以积攒下来,但对你们来说,就这两种东西最实用,要不然换点疗伤药也行,你自己挑吧。”

    刘恒想起了来时路上陆尚给他提起过的事情,暗道:“陆尚说‘即便在角斗场,也会有所收获’,就是这个意思吧?”

    他思忖之后,直接向中年人讨要过名册,一项一项认真研究起来。

    “越是没本事赢的,越是爱琢磨怎么用战功的事。”

    正在刘恒琢磨战功名册时,耳畔依稀听到了背后守卫低声嗤笑的话语,另一个守卫则道:“总要给他们点希望,不然去了战场上敷衍了事,死了不要紧,却让贵人们看得不尽兴,岂非得不偿失?”

    刘恒恍若未闻,继续专注于名册,直到三人都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外面起哄声越来越响,他才把名册重新递给了中年人,“就这门《杀生剑体修炼术》吧。”

    “行了行了,没听贵人们等得不耐烦了吗,赶紧让他上去!”中年人草草勾画一笔,就催促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