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我是大皇帝

第九百五十八章 定国古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刘乙又急又恼,大声喝止,谁想这些人说到了兴头上,哪会听他的呼喝,声调不降反升。

    “什么霸主级城池阵法,便在家中请两位供奉出马,举手就能破去!当年湛肃哥被他抢去的东西,我们再帮他抢回来,让湛肃哥重振雄风!”

    “你们太高看他了,说阴谋诡计他倒是擅长,若是我们大军压阵,怕是根本不用打,吓都能吓死他!”

    “我说忤逆子,是不是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有人见他们说了半天,刘恒却久久未置一词,不由更是得意,大笑讥讽道:“不怕告诉你,永哥儿如今已聚集十万精兵悍将,你若顺服,永哥儿应该还会给你这个庶弟一些小甜头,你若还想耍弄心计,十万大军必然兵临城下,破尔小城易如反掌!”

    “识相的赶紧叩首归降,不识相就等着丢人现眼吧!待到城破时,你磕头求饶都没用!”

    “无非一个小小庶子,一时转运风光了几年,就真当自己像个人样了?”

    “莫不是吓傻了?”一人怪笑道:“咱们且住,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人在众人中应该有些威信,言罢两边讥讽吓骂声渐渐停了,那人又冷笑道:“忤逆子,有话快说,没话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爷爷们的眼睛!”

    四下闻言就是哄堂大笑。

    此时刘乙满脸急切,赶紧传音和刘恒道:“恒哥儿,恒哥儿,他们都是些浑人,说话没五没六的,你千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却在众目睽睽下,刘恒摇头失笑,晒然道:“如果兵临城下时,都是你们这样的来做将领,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