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土匪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可以作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快看……是卡孔炮!”

    “打得好……这回看这个鬼子怎么嚣张!”

    二十九军的士兵们看到只是一发炮弹就把窗户边原本正疯狂狂喷吐着火焰的机枪给轰上半空,一个个都兴奋得大喊大叫。

    对于**称呼三七战防炮为卡孔炮的习惯狗娃子虽然不明白,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经过一年多的战斗,已经成长为一名基层指挥官的他自然该知道如何打下去。在他的指挥下,两挺mg34机枪开始嘶吼了起来,密集的子弹将整栋大楼的好几个射击口都封锁了起来,在机枪的掩护下,那门战防炮的便得以从容的调转位置对着大楼展开了炮击。

    “轰轰轰……”

    操作战防炮的那几名炮手也确实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连续好几炮过去后,大楼里的机枪全都变成了哑巴,即便是那些躲在角落里放冷枪的日军也没能逃脱他们的眼睛。

    十分钟后,整栋大楼里再也没有看到日军活动的踪影。趴在街道两侧那群二十九军官兵发出了阵阵欢呼,蜂拥着朝着大楼冲了过去,一群人很快就冲进了大楼的内部。

    “连长,咱们现在怎么办?”看到这些二十九军的士兵一窝蜂的冲进大楼,一名班长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才出声问狗娃子。

    谁知他的表情却被狗娃子看到了,他有些不悦敲了敲这名班长的脑袋:“你小子少瞧不起人,二十九军的弟兄都是好样的。你也不看看他们手里头拿的都是什么家伙,不少弟兄还背着大刀片,自然对鬼子的东西有些眼馋那也没啥好说的,要是换了你小子指不定会变成啥样呢。”

    被敲了一记暴栗的班长委屈道:“连长,我也没说啥啊,你怎么又敲我。”

    狗娃子一瞪眼:“敲你,老子敲你是轻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我告诉你,要是换了旅座在这,他得用马靴踢你的屁股!”

    训完了这名班长,狗娃子一挥手:“好了,大伙也都别愣着了,赶紧检查一下弹药,然后跟着我继续往前冲了。”

    独立旅的部队进城后便散开变成小部队以机枪、战防炮、迫击炮为核心,逐个跟日军进行火力点、街道的争夺,二十九军的士兵虽然装备落后,但西北军出身的他们向来便以作战骁勇而著称。再配上独立旅强大而密集的火力,一共三万多大军只用了不到一天便将几乎将整个城北地区占领了一大半。

    稲垣広树和堀内光太郎早已没了往日的衣冠楚楚镇定自若的风度,满面的硝烟再加上身上黄色地军装也已经变成的灰黑色,尤其是堀内光太郎已经没有了前几日的意气风发,此时的堀内光太郎感觉到今天的战斗根本就是一场恶梦,自己费尽心机布设的城北的的防御工事竟然就这么被独立旅和二十九军给摧毁了。

    今天一整天,他曾亲自带领几名参谋和卫兵亲临城北观察那里的战况,让他赶到惊讶的是那里的好些工事根本没来得及发挥太多的作用,就被那些身穿灰绿色军装的士兵用直射火炮给轰上了天。那些死掉的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根本没有机会挥他们娴熟的战术技能。更令他发指的是对方竟然还在城内动用了大威力的迫击炮,这种口径超过了一百毫米的迫击炮对于工事和建筑的破坏力是惊人的。

    同时他也看到一路上到处都是被炸飞的工事还有路边被炸成废墟地民宅,路边随处可见被炸死的日军的官兵以及到处飞溅的残肢断臂被炸飞的肠子,甚至还看一家关着门的酒楼被弹片削去一半的招牌上还挂着一截肠子。堀内光太郎看着那些幸存的士兵有不少人面色里带着恐惧。他甚至还看到一些军官正在街上处罚胆小畏战的士兵,堀内光太郎不知道依靠着这些已经丧失了勇气的官兵是不是真的能守住南昌城。不过让他赶到庆幸的是随着太阳慢慢落山,那些华夏军队的攻击也慢慢停了下来,毕竟城内的地形太复杂。双方也在极力的避免夜战。

    “堀内君,看来南昌城是很难再撑下去了,你有什么办法吗?”一旁的稲垣広树打破了沉默。

    堀内光太郎默然了一会。才惨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支那几十万大军把南昌围得水泄不通,城东、城南和城西三个地方的兵力自保还行,想要抽调兵力支援城北根本就不可能。”

    “这样不行!”稲垣広树摇了摇头:“照今天的速度打下去,城北地区明天肯定就会失守,咱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

    “那稲垣君的意思呢?”堀内光太郎有些期翼的看着这位陆大的同学。

    稲垣広树沉吟了良久才郑重道:“不如我们将城西、城南的外围部队全都收缩到城东来,至少优先保证我们的后路,一旦事情真不可为我们也可以从容转进,堀内君你的意思呢?”

    “转进?”

    堀内光太郎立刻就被吓了一跳,转进这个词说得好听,其实说白了就是弃城逃跑,稲垣広树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他难道就不怕上军事法庭吗?

    看到堀内光太郎目瞪口呆的样子,稲垣広树冷笑道:“怎么,很意外是吧?”

    “堀内君,你也不要做出这种表情,其实我知道你内心的想法跟我是一样的,你之所以不说出来只是在等我先说出来而已。”稲垣広树此时的表情变得似笑非笑:“而且你唯一的顾虑还是撤退武汉后岗村司令官的反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即便我们真的撤回了武汉,岗村司令官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一下就处置两名现役的师团长,他还没有那么大的魄力。”

    听到稲垣広树这么说,堀内光太郎终于长叹了一声道:“稲垣君,你跟我不一样,你跟多田骏司令官是世交,两家的关系很密切,即便是出了什么问题,有多田骏司令官的关照你的问题也不会很大,可我就不一样了,我只是一个渔夫的儿子,我的身后可没有什么大人物替我撑腰,所以我不得不谨慎行事啊。”

    两人这下才算是相互交了底,稲垣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堀内君,你不用担心。我看不如这样,我们把现在的情况马上向岗村司令官汇报,请求暂时撤出南昌城,等援军到来后我们再重新收复南昌,你看如何?”

    “嗯……这个办法好!”堀内光太郎点点头,这个法子既保全了冈村宁次的面子,又能给上面一个交代,这样两个师团撤退也就师出有名了。

    说干就干,很快一封措辞恳切的电报就这样发了出去。

    两个小时候,冈村宁次的回电终于到了。在回电里,冈村宁次原则上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但他却要求堀内光太郎两人不能这么快撤退,必须要坚持到四月三日后才能撤退。

    看到这里,神经紧绷的两人这才相互对视了一眼,长长的松了口气,紧绷的神情终于轻松了下来。

    时间已经到了深夜,白天到处响彻着轰鸣爆炸声的南昌城此时却非常的寂静,由于战事激烈,城里的百姓全都关紧门户躲了起来,没有谁敢点灯,整个城市是一片漆黑,只有城北的地方地方点燃了一堆又一堆的篝火,那是独立旅和二十九军的士兵为了防止日军夜里偷袭而点燃的。

    在一栋被炸塌了一半的房子里,数十名身穿蓝色军服和灰绿色军服的士兵正在煮饭。两堆篝火熊熊燃烧,一堆篝火的上面架着一口不知从哪弄来的铁锅,铁锅里放着一团野菜和高粱米。而另一堆篝火上面虽然也同样放着一口铁锅,可铁锅里放的却是白花花的大米,里面还放着数量不菲的午餐肉,饭的上面是一层白花花的猪油,午餐肉被加热后一股浓郁的香味飘散在四周,引得周围那些穿着蓝色军服的士兵猛吞口水。

    一名脚上穿着草鞋,身上的蓝色军服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的下士吞了一口唾沫忍不住说道:“独立旅的兄弟,你们长官可真大方,开仗了竟然还会给你们加餐打牙祭,看来他们说的独立旅的伙食好还真的没说错啊。”

    十多名独立旅的士兵面面相窥了一下,几个人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被笑了,这名下士有些不悦道:“哥几个,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么?”

    “不是不是!”一名独立旅的少尉微笑道:“你说的也对也不对,其实我们的伙食向来都是这样的,并非是要打仗了长官才给我们加餐加饷。”

    “什么……你们平常吃的就是这个?”旁边这些二十九军的士兵听后不禁大吃一惊,那名下士惊呼道:“这怎么可能,天天都吃肉,地主老财也没这么个吃法啊!你们长官的钱难道真的花不完么?”

    少尉微笑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情确实就是这样,我们没有必要骗你。”

    “他说的确实是实情,这点我可以作证!”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