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土匪

第六百三十七章 溃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听到这个消息后藤田进被惊呆了,尽管他早已知道华夏人会打过来,但在他的预料中华夏人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抵达上海郊区,可现在他们竟然提前一天就到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焦急的味道:“司令官阁下,现在虹桥机场的外围阵地已经被支那人的炮火给炸平了,支那人动用了超过两百毫米口径的重型火炮,我们修建的工事根本挡不住这种炮弹的攻击,守备联队的金田联队长已经发来了请求紧急指导的电报,支那人不但动用了重炮对机场外围阵地进攻攻击,而且他们还发现了支那战车的影子,如果没有援军的话,他很难支撑到天黑!”

    “八嘎,你告诉金田乙一,他的手里可是有这超过四千的兵力,如果连天黑都不能支持的话就让他剖腹好了,帝国不需要只会吃饭的废物!什么?飞机,我要是有飞机的话还用得着你们来提醒吗?你告诉那些混蛋,没有!没有飞机!”

    “啪!”

    将电话重重拍在桌上的金田乙一脸色铁青,刚才他的上司……第十六师团长武田寿中将刚刚给他打来了电话,藤田司令官拒绝了他的求援要求,并要求他坚持到天黑,如果不能坚持的话就让他剖腹!说实话,要是平常的华夏部队的话,别说坚持到晚上了,他甚至敢率部进行反扑将那些华夏人打出去,可在见识了对面第三集团军传说中地狱级别的炮击后,他真的没有信心了,对方那种几乎能把机场撕碎的重型火炮已经把他大半个月来辛苦构筑的工事全部炸成了碎片,他的士兵正象耗子一样躲在残存的工事里瑟瑟发抖。

    金田乙一不顾炮击的危险,连滚带爬的在工事里找到了第二大队长对他大声道,“山协君,你们第二大队必须反击,只有反击才能活下去,留在这里只能是等死!”

    “联队长阁下,已经来不及了!”第二大队长山协本初惨笑着指着周围的士兵道:“我现在能指挥的士兵连一个小队都不到,其他的不是被炸死就是失去了联系,这点兵力去反击不是开玩笑吗?”

    “八嘎!”金田乙一暴怒的喝骂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在骂山协还是在骂对面的华夏人,现在他也没有心情去找第一大队和第三大队了,想必他们的情况跟山协这里也差不了多少,只是一轮炮击就让他的联队失去了联系。虽然名义上他的手里还有一个中队的炮兵,可在这种情况下让炮兵反击就跟自杀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也就死了这条心。

    守备联队自从建立以来还从未遭受过如此猛烈的炮击,三十六门b-4型203毫米重型榴弹炮和六十二门m40型155口径自行榴弹炮同时对他们进行了炮击,短短的半个小时里它们就倾泻了至少四千七百多枚炮弹,等于将数十吨的钢铁和炸药落到了日军的阵地上。

    “轰……”

    接连不断的炮弹落入日军用半个月的时间修建的阵地上,猛烈的爆炸冲击波将原本看似坚固的战壕炸成了一堆废墟,泥土和烟尘伴着钢铁的破片在战壕中肆虐,致命的钢铁制成的破片不住收割着战壕里日军士兵的生命,冲击波震碎了近距离的日军士兵的内脏,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和浓烈的烟尘,躲在战壕里的日军士兵被浓烈的硝烟呛得不断的大声咳嗽着。

    虽然日军士兵号称是世界上最坚韧的士兵,但也被这种他们从未遭受过了猛烈的炮击给吓坏了,士兵们抱着脑袋蜷缩在战壕之中不住的颤抖着、咳嗽着、哭喊着,他们用尽所有的力气拼命嘶吼,似乎这样就能让他们将恐惧扔掉,让勇气重新回到他们体内一般。可这依旧没用,随着炮弹不住落下,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着,飞落的尘土和四处飞舞的残肢碎块使得即便是最坚强的士兵们也开始惊慌起来,这一刻再也找不到往日那种高唱着君之代眼中露出嗜血光芒跟华夏军队交战时的勇气了,恐惧已经占领了他们全部的身心。

    就在日军的士兵们渐渐绝望时,上一刻还在响起的炮声突然嘎然而止,所有的阵地突然间恢复了宁静,时间仿佛又回到了炮击前的状态。只是原先密密麻麻的工事此时全都变成了废墟,炮声虽然停了但战壕里却响起了阵阵伤兵们低沉的嚎叫和让人心慌的呻吟声。

    “八嘎雅鹿,你们这些懦夫,受点伤就喊得那么大声,哪里还象帝国的勇士,我看就连支那的女人都比你们勇敢!支那人就要打过来了,赶紧拿起你们的步枪,用你们的刺刀把支那人赶回去,让支那人见识一下大日本帝国勇士的厉害!”

    战壕里还活着的日军军官们或是挥舞着手枪或是提着指挥刀对那些幸存下来的士兵拳打脚踢,军官们提着士兵们的衣领将他们强行推到被炸得不成样子的战壕前,强行喝令他们举起步枪准备跟即将进攻的华夏军队开枪!

    只是军官们虽然竭力试图让士兵们恢复斗志,可他们所在的阵地已经被炸得残破不堪,原本可以保护他们的战壕和堡垒变成了一个血腥的地狱,日军话费了大半个月耗费心血构建的整齐的战壕已经变成一个个足有鱼塘般大的弹坑,被炮弹掀翻的泥土、垮塌的战壕、燃烧着的圆木、残破的武器、散落的弹药箱、炸散的铁丝网等等,华夏人用重炮把这里变成了如同地狱一般地存在。

    虽然军官们不顾一切的对士兵们拳打脚踢喝令他们进行防守,甚至就连轻伤员也不许撤出阵地,可是阵地上那些随处可见的尸体和鲜血,被炸死士兵的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整个阵地几乎没有找不到几具完整的尸体,大多数死去的士兵只留下了焦黑的残肢或者血肉模糊的断臂,更多的是什么都没有留下,他们的身体已经在长达半个小时的恐怖炮火下彻底消失了,只有几块残布或些许残肢可以证明他们曾经身处这片铁火地狱之中,面对如此恐怖的场面,即便是最勇敢的士兵也心生寒意。

    没有一名士兵愿意呆在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军官们虎视眈眈的在一旁盯着他们,说不定早就有逃兵出现了。这些军官们一个个拔出了指挥刀,闪着寒光的刀锋并没有对准敌人,而是指向了面前的日军士兵,受过严格训练教育的他们明白,面对这样严酷的局面,他们这些军官一旦督战不力士兵们心里的恐惧就会如同洪水般爆发出来,一旦开始出现溃逃现象那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在机场观察前方动静的联队长金田乙一看着已经被炸得不成样子的阵地久久说不出话来,站在他身后的第二中队长山协本初忍不住说道:“联队长阁下,我观察了一下,支那人的炮击只是轰击我们的外围阵地,而我们的机场却连一枚炮弹也没落下,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把勇士们撤回机场进行抵抗,您看如何?”

    金田乙一没有回头,冷冷的说道:“山协君,机场就那么大而且并没有构筑防御工事,如果我们把所有的部队都撤回机场,支那人打过来怎么办?再说了,你怎么可以肯定支那人不会炮击机场?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剩下的人全都拥挤在机场里,一旦支那人不顾一切的对机场炮击,我们不是白白送死吗?”

    山协本初大声道:“联队长,支那人不敢炮轰机场的,他们这分明是要完好无损的夺取机场,然后让他们的飞机在这里起降啊!”

    “八嘎,你闭嘴!”山协本初的话让金田乙一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质疑,他立刻大声喝了起来:“我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你是想质疑我的命令吗?”

    “哈伊,卑职不敢!”看到金田乙一发怒,山协本初只能乖乖的屈服。

    “联队长阁下,支那人开始进攻了!”这时,一旁的一名参谋大声喊了起来。

    随着参谋的声音,远处开始开始响起了一阵阵尖锐的哨声,随着哨声的响起,数公里外的阵地上开始响起了阵阵令人肉酸的金属摩擦声,一个个黑影开始出现在日军的视线里。

    “战车……是支那人的战车!”看到那些突然出现的黑影后金田乙一的脸色立刻一变,失声叫了起来。

    “是战车……支那人的战车来了!”比金田乙一的声音更大的是前沿阵地上那些军官们的声音。

    “挺身队准备!”

    就在日军阵地乱成一团的时候,八十多辆坦克排成了一个品字阵形开始朝日军阵地隆隆的冲了上来,大头的是二十多辆四号坦克,这些被涂成了灰色的坦克炮塔上那蓝白相间的青天白日徽章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坦克一边前进炮塔前的并列机枪不断朝着倾吐着火舌,mg34每分钟上千发的子弹打得阵地上的日军抬不起头来。

    “快……挺身队准备出击!”

    阵地上一名日军中尉趴在一段完好的胸墙后面高声对身后喊道,在他的身后站着六名轻伤员,每名轻伤员的身后都背着一个五公斤的炸药包。

    这名中尉看着不断逼近的华夏坦克对身后的几名日军厉声道:“诸君,现在是你们为天皇陛下效忠的时候到了,等到你们成神后你们每年都会受到民众的祭拜,那是何等的荣耀,你们的父母和妻儿也会为你们感到骄傲的,所以诸君们,请你们努力吧!”

    说完,这名中尉还对着几名日军举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可谓是诚意满满,但是看到自家长官对自己鞠躬,这些日军士兵的脸上却没有出现什么感动的神情,为首的一名伤兵惨笑一声:“长官,我们是回不去了,如果你能回去的话请转告我的孩子,让他以后好好读书,长大后当一名公司职员或是工人就好,不要再当兵了!”

    “八嘎……”中尉一听立刻瞪了过去,手臂习惯性的扬起就要给他一记耳光,不过当他看到那名伤兵冰冷的眼神和已经放在导火索上的手,他赶紧忙不迭的把手缩了回去,他堂堂的中尉不能跟一个快死的家伙计较。

    最后他只能吞了口唾沫道:“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们马上就出发吧!快……”

    在中尉的严令下六名伤兵依次跳出了战壕朝着前方冲去……

    “各单位保持队形,速度不能太快,等一等后面的步兵!”在前方的一辆四号坦克里,装甲一团团长阿黛尔正坐在一辆四号坦克里,通过瞭望口观察着前方的动静不断的通过电台给下面的部队下达命令。

    来到华夏这两年,阿黛尔的中文已经说得很流利了,甚至还带着一丝江浙一带的口音,很是有些糯糯的味道,这样的声音出现在她样一个异国美女的嘴里反差别提有多大了,下达完命令后她又对着旁边的炮手大声道。

    “高爆弹……目标前方日军机枪阵地,放!”

    “轰!”

    一枚75毫米高爆弹冲出了炮膛,在日军阵地上爆炸开来,虽然没有命中那个机枪阵地,但却将旁边一名正在指挥作战的日军少尉给炸伤了天。

    “前方有日本的敢死队,干掉他们!”

    紧跟在坦克后面的步兵们死死的盯着前方,看到前方有日军士兵的影子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梭子弹立刻就扫了过去,那些报了必死之心的冲来的日军挺身队几乎全都倒在了他们的枪口下。

    看着越来越近的坦克,缺乏反坦克武器的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用手中的武器拼命的朝着那些坦克开枪,只是那些子弹打在坦克上最多只能冒出几个火星,只能看着那些坦克缓慢而坚定的朝着自己逼近。仗打到这份上,任是谁都知道大势已去,继续留下来只能是送死而已。

    终于有日军士兵撑不住了,当出现第一名士兵跳出战壕朝着后面跑去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军官立即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枪对着他连开了三枪,将这名士兵打倒在地,但随后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朝着机场跑去时,军官们再也拦不住了,溃逃已经是不可阻挡……(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