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清巨鳄

第三九九章 江宁会战(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苏州,江苏巡抚衙门。

    一脸疲惫的江苏巡抚裕谦放下林则徐从杭州八百里加急转来的易知足的回复,轻轻揉了揉了有些涨痛的太阳穴,若是易知足的判断准确的话,他这个将门世家子弟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来人,去请江南提督陈化成。”对外吩咐了一声,他缓缓往后斜靠在椅背上,自英军攻占昆山以来,苏州城里是人心惶惶一日数惊,虽然各路援兵源源不断的向苏州汇聚,但因为昆山一役,英军以少胜多,轻松攻占一万绿营防守的昆山县城,别说城内的士绅商贾百姓,就连城内官员,也没几个相信苏州城能守得住。

    他这段时间极其强硬的调兵遣将,招募青壮,加强城防,连着轴的见人说事,四处巡查城防,实是疲累不堪,但易知足却说英军根本不会进攻苏州,这事传出去,他这位将门之后绝对会成为官场上的笑话。

    陈化成来的很快,进门见礼之后,便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无须拘礼,坐。”裕谦说着将易知足的回复递给我,道:“业章看看。”

    快速看完,陈化成半晌不语,对于易知足的判断,他不是没给裕谦反应,但正所谓关心则乱,英军轻松攻占嘉定、昆山,兵锋直指苏州,坐镇苏州,守土有责的裕谦哪敢冒如此大的风险?

    见他不吭声,裕谦直接问道:“业章是何看法?”

    “在刺探、收集情报和情报分析方面,末将自愧不如。”陈化成沉声道:“易知足身为参赞大臣和上海道,敢如此断言,必然有着十足的把握。”说完,他顿了顿,从底层武官一路迁升到一品提督,他靠的可不仅是勇武,官场上勾心斗角的事情他见的多了。

    不等裕谦开口,他接着又道:“苏州虽非兵家要地,但繁华富庶却堪比江宁、杭州,断不容有失,英军威胁苏州,大人调兵遣将增援苏州,乃清理中事,无可厚非。

    再则,易知足曾分析过,英军此举,意在声东击西,真实意图还是攻击江宁,大人此举,能收麻痹英军之效,对于江宁会战,利大于弊。”

    听的这话,裕谦心头一亮,这等于是坏事变好事了!略微沉吟,他才道:“若是易知足判断无误,昆山英军何时会退兵?”

    在心里默算了下,陈化成才道:“短则五日,长则十日。”

    陈化成判断的极准,七月五日,昆山英军撤回吴淞,九日,璞鼎查、巴加、郭富率领二十五艘战舰,十二艘蒸汽轮船,五艘运兵船,五十艘运输船浩浩荡荡沿江而上,留下五艘战舰封锁长江口,三千陆军驻守吴淞。

    上海。北郊靶场。

    沉闷的枪声在靶场上空回荡,空气中满是呛人的硝烟味,易知足站在一颗大树下观看着义勇进行实弹训练,击退来犯的英军后,义勇的训练不仅没有松懈下来,反而是抓的更紧了,尤其是实弹训练,明显增多,他隔三差五也会亲自前来巡视一番,以显示对义勇实弹训练的重视。

    “砰砰砰”随着一阵沉闷的枪声,一大团烟雾在队列中弥漫开来,这是黑火药燃烧后所产生的烟雾,易知足想象不出,上万规模的火枪齐射,那烟雾会有多大,怕是连对面的人影都看不清楚。

    “嗒嗒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易知足转过身看了一眼,见最前面的是任安,当即就意识到有重要情报,否则任安不会亲自来,。

    来到跟前,任安敬了个军礼,随即送上一份情报,略微只瞟了几眼,易知足便沉声道:“回营。”

    英军终于还是按照原有的轨迹,向江宁进发了!这让易知足长松了一口气,回到大营,他仔细的将情报反复的看了两遍,这才转手递给肖明亮。

    这份情报十分详细,不用问他也知道是黄殿元送来的,英军将所有船只编为一个前锋舰队和五个纵队,前锋舰队由五艘战舰、二艘火轮、一艘测量船组成,五个纵队,每个纵队由四艘战舰,一艘测量船,一艘运兵船、十艘运输船组成,每个纵队相隔五到十里,一边测量一边沿江而上。

    快速将情报看完,肖明亮略微迟疑了一下,才道:“校长,英军在吴淞留驻了三千陆军以及五艘战舰,其中一艘还是三级战列舰,足见英军对于保障后路安全极为重视,仅凭一团和上海的兵力,收复吴淞,怕是会出现大的伤亡。”

    “放心,我自有安排。”易知足说着吩咐道:“快马通知一团,马上启程前来上海。”说着他看向任安,道:“启动a计划。”

    快马回到道衙,易知足随即将情报以八百里加急分头传递给杭州、苏州、镇江、江宁等地。

    杭州钦差行辕。接到易知足急报,林则徐接连发出一连串的命令,又给道光上了份折子,随即连夜启程赶赴江宁。

    随着林则徐的一道道命令,驻扎在宁波的僧格林沁将一应防务交割给浙江巡抚刘韵珂,率领一万余大军迅速返回,赶赴江宁。

    苏州,江苏巡抚裕谦、江南提督陈化成率领抚标二营、提标五营以及前来驰援苏州的狼山镇、福山镇兵马迅速赶赴江阴。

    徐州镇、淮阳镇兵马赶赴镇江受参赞大臣杨芳节制。

    苏松镇总兵前往上海受参赞大臣、上海道易知足节制。

    安徽巡抚程采率领安徽兵马前往赶赴江宁。

    为了赶时间,林则徐没走水路而是走的陆路,经长兴一路前往江宁不过六百来里,一路急行,也不过是几日的功夫,坐在颠簸的马车里,他不由的想起了火车,佛广铁路通车典礼,他是亲身试乘过火车的,不仅速度快,而且一点不颠簸,在火车上还能喝茶看报,哪里象马车,浑身骨头都快抖散架了。

    若是杭州到京师真能修一条铁路,那出行可就太方便了,调兵也方便,不过,眼下不是考虑这事的时候,他很快收回心思,英军舰队主力既然已经北上,目标就已经十分明确了,除了江宁,其他地方不值的英军冒如此大的风险。

    长江一线,按照拟定的计划,战场只有四处,江宁、镇江、江阴、吴淞,英军西进,江阴是要放过的,那么英军第一个攻击的目标,无疑就是镇江。但是英军兵力雄厚,不排除兵分两路,分头攻击镇江和江宁。

    不急,不能急,得沉住气,从情报来看,英军舰队的速度不会快,就算分兵攻击江宁,也至少需要十日以上才能抵达江宁,至于镇江,他倒不太担心,杨芳前往镇江已经有些时日,而且兵力也充足,无须太过担心。

    不过,他总觉的哪里有点疏漏,凝神默想,将之前的部署一遍又一遍的梳理,他总算是反应过来,英军一路沿江西进,大江之上鹅鼻嘴、福山、圃山关、焦山、象山等关隘锁钥,皆需要抵抗,即便是轻微的抵抗也行,否则英军怕是会起疑,可不能功亏一篑。

    上海道衙,书房。

    易知足闷在书房里静心练字,这段时间,道衙的事情他基本就没多过问,一应政务全部都扔给了包世臣等一众师爷,包世臣如今也清楚江南一场大战已经拉开了序幕,一般很少来打扰他,也就每日早晚汇报一次。

    “少爷。”李旺在门外禀报道:“江南苏松镇总兵周世荣前来拜访。”

    周世荣?易知足搁下笔想了想,才道:“请他进来。”说着便慢条斯理的收拾,虽说大清是以文制武,但周世荣是苏松镇总兵,正二品武官,不是他这个四品的分巡苏松太兵备道可以制约的,不过,他没打算出门迎接,更别说开仪门了。

    见的只出来一个小厮引他进去,周世荣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不过,林则徐的命令很清楚,如今他这个苏松镇总兵归易知足这个参赞大臣节制,他纵有不满,也只能埋在肚子里,待的进了院子,也没见易知足的身影,他心里可真就有些恼怒了,娘的,这四品的道员架子也太大了!

    听的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易知足才缓步出了书房,踱到门口,见他还是出迎了,周世荣暗松了口气,连忙拱手道:“末将江南苏松镇总兵周世荣,见过大人。”

    拱手还了一礼,易知足伸手道:“周总戎请——。”

    分主宾落座,易知足便径直道:“吴淞一战,陈军门未退,苏松镇兵马便先行撤退,可有此事?”

    见他一开口就揭短,周世荣老大不自在,连忙讪笑着道:“非是撤退,是溃败.....是溃败,英军炮火猛烈,火箭密集,实是无法抵挡。”

    易知足清楚,林则徐给他调拨一镇兵马,是怕他兵力不足,可问题是这苏松镇兵马根本就不堪一用,最多也就是能够拿来做做苦力,略微沉吟,他才问道:“周总戎手下还有多少兵马?报实数,别害人害己。”

    这话可是一点不客气,周世荣也不计较,如实说道:“经吴淞、昆山两役,末将手下兵马已只剩八百余人。”

    “在县城西北郊扎营罢。”易知足随意说道:“不过,还请周总戎管束好手下人马,无故不得出营门,更不得骚扰百姓。”

    “一定一定。”周世荣连忙拱手道:“大人放心,末将一定严加约束手下儿郎。”略微一顿,他才道:“听闻上海义勇饷银三倍于绿营,如今苏松镇尽归大人节制.......。”

    听他还想要待遇,易知足忍不住笑道:“义勇饷银是三倍于绿营,不过,那是刘知县向上海士绅商贾募集的银两,苏松镇兵马寸功未立......。”

    不等他话说完,周世荣就接过话头道:“咱们没功劳还有苦劳不是。”

    “我这里只看功劳。”易知足冷声道,说着端起茶杯径直送客。

    从道衙里出来,周世荣一肚子邪火,见他脸色不好看,前营游击王凤祥凑上来道:“那小子没答应?”

    “哼。”周世荣冷哼了一声,道:“那小子咱们惹不起,上海知县咱们难道也惹不起?走,去县衙。”

    不到一个时辰,知县刘光斗就哭丧着脸来到道衙,一见易知足便连连拱手道:“大人,大人,您可的为卑职做主,周总兵一开口就要五千石粮食,每日里还要肥猪五头,菜蔬若干......。”

    “混账!”易知足忿忿的骂了一声,眼珠一转,他横了刘光斗一眼,道:“刘大人怎的忘了,上海二千义勇可是县衙招募的,我给你调两营过来随时听命?”

    刘光斗哪敢接这烫手的山芋,连连摆手道:“大人,就是有二千义勇,卑职也没那份胆气。”

    易知足一阵无语,略微沉吟才道:“那本官着人去传令,着苏松镇兵马即刻开拔,回崇明待命!”

    听的这话,刘光斗心里一喜,连忙道:“那些个兵油子,心眼不少......。”

    “你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易知足横了他一眼,道:“本官这可是为你出头。”

    “卑职不敢,不敢。”刘光斗连忙道:“卑职是担心他们祸害上海百姓。”

    “粮食百石,肥猪五口,菜蔬五十担,去犒劳他们。”易知足说道:“我另着人去传令,命他们明日一早开拔回崇明。”

    这倒是温和的多,刘光斗连忙拱手道:“下官这就去筹备。”

    看着刘光斗离开,易知足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倒不是怕惹事,苏松镇兵马驻地就是吴淞对岸的崇明,这一战少不得要在崇明部署,苏松镇兵马虽然打仗不行,但兵丁都是当地土著,熟悉地利,用得上他们。

    令易知足意外的是,接到命令后,周世荣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见面他就拱手道:“还望大人给咱们一条生路。”

    易知足冷冷的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周世荣哭丧着脸道:“吴淞如今被英夷占据,江面江口又被英夷战舰封锁,末将等回转崇明,即便绕道海门,亦有被英夷战舰炮击的可能。”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周总戎不愿回崇明,那就去江阴罢。”

    江阴?周世荣一楞,他倒不傻,裕谦、陈化成都带兵去了江阴,那明显是战场,与其去江阴,还不如回崇明,当即便道:“末将谨遵大人谕令,率部回崇明。”(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