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清巨鳄

第五百七十四章 湘山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林大安快步走进书房,见礼之后,便朗声禀报道:“禀大掌柜,太平军借暴雨滂沱之机,全军突围,清军衔尾急追,在龙寮岭大败太平军......。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易知足、包世臣被他说的先喜后惊,太平军总计不过万人,龙寮岭大败,还能剩下多少人?接过情报细看,两人方才暗松了口气,龙寮岭一战,萧朝贵率领的太平军后军三千人尽数被歼,只有数十亲兵拼死保护萧朝贵逃出升天。

    点了香烟,易知足才道:“太平军精锐尽在前军,后军大部多是亲属,可以说是累赘,后军被歼,太平军反倒可以轻装前进,如今,清军想要剿灭太平军,只怕是更难了。”

    包世臣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道:“太平军大都是举家投军,后军被歼,家家戴孝,士气可用!”

    “杨秀清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易知足斟酌着道:“乍一突围就吃了如此大亏,太平军必定会急于扳回一局。”说着,他看想林大安,吩咐道:“太平军既已突围,须的密切注意其动向,随时禀报。”

    “属下明白。”林大安说完便行礼告退。

    待的林大安离开,包世臣才缓声道:“太平军在永安耽搁了半年,损失也极大,既已突围,必然急于扩充,太平军的根基在广西,既要扩充,怕是短期不会离开广西。”

    易知足也没料动太平军在永安居然会是如此狼狈,而且在广西居然停留了如此长时间,略微沉吟,他才道:“那倒不一定,广西虽然容易扩军,但数省绿营在广西围追堵剿,太平军未必能在广西长期滞留,或者说,太平军已经错失了在广西发展的最佳时机,唯有跳出广西,才有壮大的机会!”

    “湖南?”包世臣神情凝重的道。

    “会党猖獗,首推广西,其次湖南。”易知足笃定的道:“两省相邻,太平军离开广西,最好的去向便是湖南,也唯有去湖南,才能源源不断的扩充兵力。”

    易知足敢如此笃定,是因为他很清楚,太平军攻打过长沙,但最终却没能打下,而且萧朝贵就战死在长沙。

    广西、永安。

    杨秀清确实是吃不得亏的性子,为报龙寮岭之仇,转而就利用龙寮岭大峒山谷地重兵设伏,伏击急追而至的乌兰泰部,一举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半日之间,歼灭清军二三千人,这一战歼敌不多,但战死的高级将领多,总兵一级就战死四人,其中五镇总兵官长寿、长瑞还是满人。

    大峒山一战,太平军彻底摆脱了清军的追击,开始在广西腹地漫无目的的流窜,扩充人马,为防被清军咬住,频频变换攻击方向,大部清军无法判定太平军动向,被动尾追于后,疲于奔命,苦不堪言。

    钦差大臣塞尚阿此时感觉兵力严重不足,一边要分出大量兵马对太平军围追堵截,一边要对可能遭受攻击的城池增兵设防,挖东补西,捉襟见肘,窘迫万分。

    几番周旋下来,太平军探得广西省城桂林,防守空虚,只有千余守军驻守,守城的火炮也都运往永安未及运回,杨秀清当机立断,在昭平、平乐虚晃一枪,随即由小路过牛角瑶山,出荔浦之马岭,经阳朔之高田、临桂之六塘,兵锋直指桂林。

    桂林是广西省城,一旦被太平军攻占,不仅钦差大臣塞尚阿脱不了干系,一众参战将领没一个能讨到好,见这情形,一个个尽皆大急,率部飞奔驰援,向荣率部千余抢先抵达,进入桂林。

    桂林是省城,防御不是永安区区一个州城能媲美的,向荣进城,随即督饬守城兵勇团练紧急设防,双方在桂林大打出手,却依然只能望城兴叹。

    桂林告急,清军各路援军源源不断的向桂林汇集,太平军也不退兵,反倒是在南门外将军桥打了一个漂亮的遭遇战,一战将率前队数百人驰抵桂林的乌兰泰打死。

    太平军仿佛是有意拿桂林练手,熟悉城池的攻防战,水陆两路强攻,制造吕公车攻城、挖掘地道至城墙下掩埋火药炸城,手段进出,却始终攻不下桂林。

    围攻桂林一个多月后,见的清军援兵不断,太平军无奈之下撤围北上,水陆并发,向全州进军。

    广州,磊园、长乐书屋。

    看完情报,包世臣由衷的叹服道:“大掌柜神算,太平军北上,果真是向湖南转进。”

    易知足却是看着挂在墙上的大幅简易地图,在上面寻找着全州,寻找着蓑衣渡,蓑衣渡一战,成就了江忠源的威名,也是太平军的噩梦,历史上,这一战,太平军船只尽毁,辎重全失,伤亡惨重,而且伤亡的皆是转战广西的精锐。

    也正是因为这一战,太平军失去了快速攻打长沙的战机,最终没能在湖南站住脚,才有了后来的湘军,导致了最后覆灭在湘军手上,夸张点说,蓑衣渡一战直接决定了太平军的命运,当然,如今元奇横空出世,太平军的命运早就已经改变。

    包世臣起身走到地图边,略微看了几眼,道:“自全州顺湘水而下,三五日可达长沙,太平军既围攻桂林,必然不会放过长沙,一旦攻占长沙,湖南会党必然纷起响应,湖南只怕是会步广西后尘。”

    “湖南的地理位置远胜于广西。”易知足缓缓开口道:“向东,水陆并进,可进入江西,顺长江而下,可入湖北两江,向西,可进四川,向北可入湖北河南、西北,则进陕西。一旦太平军在湖南立住脚,则为心腹大患。”

    包世臣试探着道:“大掌柜的意思,是助太平军在湖南站住脚?”

    易知足没回答,却道:“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太平军若在湖南立住脚,朝廷必然无暇顾及咱们,必然全力围剿太平军。”

    广西、桂林府、全州。

    全州为广西湖南两省交通的水陆通道,不过,山路崎岖,行路多难,多是走水路,听闻太平军水陆并进向全州而来,全州城里登时一片慌乱,有钱的士绅商贾富户纷纷出城躲避战乱。

    全州城西郊,湘水岸边,湘山寺。

    湘山寺素称‘楚南第一禅林’香火极旺,占地广阔,气势磅礴的殿堂、藏经阁、庵、亭、楼台等六七十处,遍及湘山上下,绵延数里,直达湘水岸边。

    湘水岸边的一个亭子里,一身长衫的尹有才叼着雪茄遥望着湘水上游,静静的等候着太平军船队的到来,他是湖南人,早年被贩卖到广州进了元奇义学,是第一批进入元奇团练的骨干,早在抗击英夷之时,他就是元奇团练的三团团副,扩军时又提升为团长,如今已是南洋海军实授的参将。

    此番奉命微服前来全州,为的就是要见太平军的几个首领,随同他前来的除了一排警卫还有天地会的联络人。

    “来了,他们船队来了。”一个警卫指着上游轻声提醒道。

    尹有才张眼看了几眼,才不急不缓的道:“派人去联络。”

    不多时,太平军的前锋天地会罗大纲亲自乘了一条小船靠岸,快步登上凉亭,原本他以为来的是黄殿元,不料,亭子里一群人居然没一个熟识的,他登时大为警惕,脚步也随之放缓。

    尹有才笑了笑,拱手道:“久闻罗兄之名,幸会幸会。”

    “阁下是?”罗大纲迟疑着道。

    “有容兄有事脱不开身,特地委托在下跑一躺全州。”尹有才说着摆了摆手,退身后一众警卫,这才伸手礼让道:“还请罗兄进来一叙。”

    听他说出黄殿元的字,罗大纲才放下心来,缓步走进亭子,尹有才也不客套,径直道:“能否遣人去请东王杨秀清、南王冯云山?”

    罗大纲扬了扬眉头,道:“什么事跟我说还不行?”

    “事关太平军的战略全局,罗兄如果能够做主,跟罗兄说也无妨。”尹有才缓声道:“太平军自金田起事起,在广西耗费年余时间,应该是一直没有明确的目标和通管全局的战略方针,就说你们这次挥师北上,可有明确的目标?是占据湖南,还是路经湖南,占据又当如何?若是路经,那么最终目标又是哪里?总不能象无头苍蝇一般,乱打乱撞......。”

    罗大纲连忙伸手打住他话头,道:“兄弟是南洋天地会的?”

    “罗兄是怀疑我身份?”尹有才微笑着道:“我只身进太平军大营也行。”

    见他如此坦率,罗大纲倒有几分不好意思,毕竟对方已经点明了是受黄殿元所托前来的,当即便拱手笑道:“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姓尹。”

    “原来是尹兄弟。”罗大纲道:“我们这是前军,东王在中军、南王在后军,要为尹兄弟引见,怕是还是等上一两日。”

    “无妨。”尹有才含笑道:“已经在全州等候了半月,不在乎多等一两日。”

    已经在全州等候了半月?罗大纲一楞,道:“尹兄弟早就料到咱们会来全州?”

    尹有才道:“贵军围攻桂林不下,不可能再会广西,唯有挥师北上入湖南,全州为桂林进湖南的必经之路,这不难猜。”

    见他谈吐不凡,器宇也并非一般人可比,罗大纲当即点了点头,道:“我尽快着人通知东王、南王,还请尹兄弟在此稍候两日。”

    次日,东王杨秀清的座船就抵达香山寺,对于黄殿元,杨秀清可谓是印象深刻,金田起事后,第一个指出他们窝在金田弊端的就是黄殿元,他如今隐隐有些后悔,当初若是听黄殿元的,灵活机动的主动出击,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再则,南洋天地会提供的火枪性能优良,在数次大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也想能够再获得一批资助。

    尹有才被人浑身上下仔细的搜查了一番才登上船,见的杨秀清端坐在船舱中,他神情自若的上前拱手道:“在下南洋尹志成,见过东王殿下。”

    杨秀清倒也没端东王的架子,当即伸手道:“我与黄兄弟一见如故,既是黄兄弟派来的人,无须多礼,坐。”

    “谢东王殿下。”尹有才泰然落座,径直开口道:“在下斗胆问一句,贵军挥师北上,可是欲攻打长沙?”

    太平军自永安突围后的战略是打出广西,挥师北上,建基立业、开创小天堂。但具体的战略目标却是没有的,听的这话,杨秀清皱了皱眉,道:“尹兄弟有何高见,不妨先说说。”

    “从全州顺湘水直流直下,三五日可达长沙,如今长沙正拆修城墙,工不及半,城中空虚无备。贵军如果能够猝然攻打,必能唾手可得。”尹有才缓声道:“只不知道贵军有无占据长沙,控制湖南的打算?”

    长沙正在拆修城墙,防备空虚?杨秀清听的心中一动,道:“消息可是真的?”

    尹有才含笑道:“湖南绿营精锐不是正跟在贵军后面穷追不舍?至于长沙是否在拆修城墙,大军抵达,一望便知。”

    略微沉吟,杨秀清缓声问道:“占据长沙,控制湖南,又是什么意思?”

    “湖广熟,天下足。”尹有才侃侃说道:“湖南是有名的鱼米之乡,而且这两年因为水灾的关系,天地会、青莲教在湖南折腾的也厉害,贵军若能攻占省城长沙,各府县必然纷纷响应,贵军要掌控湖南,易如反掌。

    再则,贵军的根基在广西,一旦掌控了湖南,将湖南广西连成一片,贵军就真正有了与朝廷抗衡的资本。在下认为,贵军必须先建立一块牢固的根据地,避免成为流寇。

    广西原本是贵军最好的根据地,但贵军在广西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在永安一呆半年,不仅没有壮大,反而被严重削弱了实力,着实是令人扼腕叹息。”

    杨秀清不置可否的道:“咱们身后可是跟着四五万清妖,咱们去攻打长沙,清妖必然随后增援。”

    听的这话,尹有才一笑,“伏击追兵是东王的拿手好戏,蓑衣渡便是一个绝佳的伏击地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