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清巨鳄

第六百一十六章 药品问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山东,曹州府府治菏泽。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丰被黄河决口,灾民四处奔逃,地处上游的菏泽自然而然的成了灾民的一个聚集地,丰县、鱼台、嘉祥、金乡、济宁等遭灾府县灾民源源不断的涌来,元奇伙同地方士绅富户在城外开设大大小小三十多个粥棚,也难以兼顾周全。

    有经验的灾民都自发自觉的继续向外逃荒,他们很清楚,纵使是有赈济,也不能多做停留,后继的灾民会越聚越多,一旦赈灾的粮食吃尽,就会坐以待毙连逃荒的机会都没有,走的越早,离开灾区越远,生存的机会就越大。

    每天都有大量的灾民涌来,也有大量的灾民漫无目的脚步匆匆的向北、向西、向南前行,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和目标远离灾区!

    “施粥了!施粥了!快,赶紧排队!”随着喊声,灾民们蜂拥而至,自觉的在一个个粥棚前排起了长队,几天下来,他们都已经清楚一个事实,不排队不施粥。

    就在灾民们排成长队领粥的时候,一个三十出头缙绅打扮的汉子站上一条长凳子上,高声道:“我是元奇负责菏泽赈灾的掌柜,我姓石,大家都听我说。”

    顿了顿,见的众人都望了过来,石运福才大声道:“这次遭灾范围大,受灾的人口多,我们元奇为了确保大家都能够得到救济,从各地紧急购买调运了大批粮食囤积于开封至西安的沿途府县乡镇,大家逃荒,向西走,沿途都有元奇的赈灾粥棚和灾民棚,而且沿途都有指引路牌。”

    对于众多从来没有离开过县城的灾民来说,出外逃荒压根就是漫无目的,完全是盲目的跟随大流,谁也不知道究竟要逃往哪个方向,如今这一说,无疑的给他们指明了逃荒的方向。

    石运福的话一落音,一众灾民登时议论纷纷,有胆大的灾民扬声问道:“石掌柜,不是听说元奇是向南洋移民吗?怎的又改西安了?”

    “问的好!”石运福笑道:“南洋移民需要大量的船只,这次受灾的人口实在太多了,元奇没有足够的船只移民南洋,大家总不能都守在原地吧?为什么让大家往西逃,因为今年关中大丰收,粮食充足!”

    “咱们逃到西安,能有活路吗?西安是大城,有荒地给咱们开垦?”

    “这天寒地冻的,咱们能活着走到西安吗?”

    “大家不要急!”石运福举起双手虚按了按,高声道:“元奇花费那么多银子赈济大伙儿,难不成就是为了把大伙儿引到绝路上?大伙儿放心,元奇既然指引大伙儿前往西安,就一定会给大伙儿一条活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这才扬声道:“逃荒的活路千万条,大伙儿爱往哪里逃都可以,这是你们的自由!我只是告诉大伙儿一声,元奇在菏泽到西安的这一路,沿途都开设有粥棚,怎么选择,是你们的自由!”

    说完,他冲着四周拱了拱手,不再理会众人,径直跳下长凳转身进了粥棚,他心里清楚,西安不是终点,新疆才是终点,但新疆历来都是流放发配充军的苦寒之地,而且路途又十分遥远,真要照直了说,怕是没人愿意去。

    他才进粥棚,一个三十出头的士子追了上来,拱手道:“石掌柜,能否借一步说话。”

    石运福上下打量了他两眼,拱手还礼道:“阁下有什么事?”

    “鄙姓汪,嘉祥人。”汪季盛满面笑容的道:“在下不解,元奇为何要指引灾民向西安逃荒?”

    石运福皱眉道:“汪先生应该不会也要逃荒吧?”

    “在下不过是一介穷书生,不逃荒同样没活路,况且,还有不少族人。”汪季盛说着压低声音道:“早两年就曾听闻南洋海军进驻新疆伊犁,而且朝廷有意边政改革,移民实边,此番元奇该不会是移民西北吧?”

    “在下不过区区一临时赈灾掌柜,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石运福缓声道:“不过,有一点,汪先生应该明白,无论如何,元奇不会害这些灾民。”

    汪季盛沉声道:“此去西安,一千余里,石掌柜可有考虑过,当咱们抵达西安之时,必然是天寒地冻,不能继续西行,那么多灾民聚集西安,元奇能够妥善安置?”

    “汪先生多虑了。”石运福道:“元奇岂会拿数万甚至是十数万灾民的性命开玩笑?围绕这一片受灾区域......。”他用手指划了个圈,“走海路,有移民南洋的,台湾的、琉球的,走陆路,有移民湖北的,有移民西北的,还有移民上海的.....。”

    察觉说漏了嘴,他连忙将话头转回来,“元奇在洛阳西安等地有分号,而且咱们大掌柜已快马联络山西票号,调集粮食、棉花、被服等物质运送西安,绝对能够保证灾民过冬。”

    果然是移民西北!汪季盛不再多问,拱手道:“多谢石掌柜。”

    石运福连忙道:“汪先生,元奇不会勉强任何人.....。”

    “石掌柜放心。”汪季盛肃然道:“在下知道轻重,而且也相信元奇。”

    石运福终究是不放心,生怕被这书生坏了元奇的计划,转过身就安排伙计严密监视汪季盛一行的举动,直到施粥结束,大队灾民滚滚向西而去,他才暗松了口气。

    京师,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

    咸丰将几份折子在桌子上一一排开,指点着道:“区区一个西北移民,竟然能让一个钦差,一个总督,四省巡抚上折子......。”

    听的他语气不善,穆章阿连忙磕头道:“皇上,苏皖豫鲁本就有小股捻乱,灾民若无妥善赈济,必然为捻,地方督抚支持元奇移民,亦是情理中事。”

    “这是逼迫朕明谕天下,鼓励移民西北!逼迫朕下旨,责令沿途各省府县官员大力支持移民西北!”咸丰心里恼怒,语气也不自觉的高了几分,“去年逼迫朕让海军筹建长江水师,如今又来逼迫朕鼓励移民西北!他易知足眼里可还有朕?可还有朝廷?”

    见咸丰动怒,穆章阿连忙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心里却是觉的咸丰这怒火有些莫名其妙,敞开了让元奇移民南洋和西北,这是朝廷主动提出的,大规模移民西北不是小事,况且还是灾民,让地方官员大力支持,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何至于如此恼怒?

    看来,逼迫咸丰同意让海军筹建长江水师一事,对他刺激不小,该怎么劝?他脑子快速转了转,这才开口道:“皇上,边政改革,移民实边,移民西北、移民南洋,皆是宣宗成皇帝定下的国策,再则,这些年,灾荒不断,朝廷无力赈济,以后赈灾,还的倚重元奇,地方督抚不过是借此机会卖个顺水人情而已。”

    听他抬出道光,咸丰强自压下心头的不快,沉声道:“元奇为何如此大费周章的移民西北?”

    “回皇上。”穆章阿连忙回道:“大举移民充实新疆,是为巩固同化新疆,抵御沙俄蚕食侵吞新疆,另外,元奇有心借助西洋各国交战,出兵西北,收复被沙俄侵吞的疆土,并且对外扩张。”

    咸丰瞥了他一眼,道:“也就是说,元奇有在新疆大举扩军的打算?”

    何止是打算,已经在扩军了,穆章阿迟疑了下,才小心翼翼的道:“依奴才之见,即便元奇有意扩军,也无必要选择在西北......。”

    “不错。”咸丰哂笑道:“筹建长江水师,元奇就公然扩兵二三万!快赶上南洋海军的规模了!”

    穆章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索性伏下身子不开口,咸丰瞥了他一眼,慢慢静下心来,虽然觉的憋屈,心里不痛快,但他还是分的出轻重缓急,这事要是不允,元奇很有可能就会撒手不管,如此多灾民无法妥善赈济,绝对是一大隐患,一个不好,还真有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捻乱。

    默然良久,他才开口道:“拟旨吧,从边政改革、移民实边来强调移民西北之重要......。”

    穆章阿长松了口气,连忙叩首道:“奴才遵旨。”

    上海,镇海公府。

    穿着一件米黄色长呢子大衣的林美莲缓步走进书房,递上一份邸报道:“爵爷,这是刚送来的邸报。”

    上下打量了她两眼,易知足才笑道:“发型有些不配,要是一头卷发会更好看。”

    “西洋女子的卷发是天生的。”林美莲笑着转了一个圈,“这件呢子大衣很惹眼。”

    易知足一笑,“呢子军大衣出来会更惹眼。”说着,他低头翻开邸报,第一页便是咸丰明发谕旨,号召鼓励移民西北,并督促河南、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各省府县务必积极配合移民西北,虽说是意料中的事情,他还是颇为欣喜,有了这道谕旨,元奇以后就可以大张旗鼓的移民西北。

    林美莲探问道:“爵爷,听包先生说移民西北比移民南洋更费银子,而且包先生还说,移民西北是赔本买卖,果真如此?”

    易知足漫不经心的翻看着邸报,缓声道:“从目前来看,确实是赔本买卖,但从长远来说,却称得上是一本万利,算是长线投资吧。”

    “什么一本万利的生意?”随着话音,严世宽快步走了进来,瞥见林美莲的装束,他两眼一亮,“又是大掌柜设计的?”

    林美莲一笑,“严掌柜好眼力。”

    “这要什么好眼力?”严世宽笑道:“除了大掌柜,谁还有这能耐?”说着,他腆着脸道:“三哥,帮弟媳也设计两款。”

    “找美莲的裁缝去。”易知足说着问道:“五天了吧?情况怎么样?”

    “上瘾了!两天就上瘾了!”严世宽眉飞色舞的道,待的林美莲出了房间,他才一脸兴奋的道:“飘飘欲仙,这东西远不是阿片能比的,就是比吗啡也厉害多了,能大量生产不?”

    易知足反问道:“怎么用的?”

    “卷在烟卷里吸入,吞服、粉末用鼻子吸、用手指拈着嘴里磨擦,都试过了,效果都不错。”严世宽兴奋的道:“据他们说,这玩意效果比阿片好上数倍,用起来很是方便。”

    “其他效果呢?”易知足道:“药效,镇咳、镇痛等方面。”

    “哪还用说?比阿片的效果好得多。”严世宽一脸热切的道:“大掌柜,这要能大量生产,绝对是财源滚滚。”

    “财源滚滚?”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你小子眼里除了银子还有什么?”

    严世宽一楞,“大掌柜鼓捣这玩意出来,不是为了赚钱?”

    “有命赚,还的有命花。”易知足轻声道,阿司匹林以及四号的生产工艺已经完善,如今完全具备大量生产的能力,但究竟如何销售,他还有点犹豫,对外销售是肯定的,但他清楚,这玩意比阿片和吗啡更厉害,一旦问世,绝对会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有命赚,还的有命花?严世宽一脸不解的道:“大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知足翻了他一眼,道:“咱们与英吉利爆发战争是因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禁烟?”严世宽眨巴着小眼睛道:“大掌柜是担心这玩意引发战争?”

    “阿片的倾销,引发大量白银外流,朝廷这才痛下决心禁烟。”易知足缓声道:“你想想,这玩意大量倾销给西洋各国,大量的黄金白银外流,西洋各国会是什么反应?”

    严世宽登时说不出话来,半晌,他才很不甘心的道:“向倭国倾销如何?”

    点了一支香烟,易知足才缓声道:“这玩意造价不菲,身价比阿片贵远了,在倭国尝试销售,可是有些得不偿失,至少目前来说,是得不偿失,我琢磨着,暂且以药品来销售,作为止咳药、镇痛药、麻醉药来销售,与阿司匹林一起推出,看看市场反应。”

    严世宽瞪着一双小眼睛道:“这不是暴殄天物吗?生生将猪肉卖成大白菜?”

    易知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是什么脑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