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清巨鳄

正文 第七百零八章 妄自揣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南洋海军主力舰队一直在朝鲜?而且正全速向天津赶来?这是什么意思?僧格林沁、奕增、载钊、桂良先后都是一楞,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英法四国联合舰队虽然分出一支分舰队,但聚集在天津海面的主力舰队依然还有二百多艘战舰,而且三级舰、四级舰的数量远不是南洋海军舰队能相提并论的,南洋海军舰队赶来天津做什么?

    僧格林沁最先回过神来,见是几人都站着,他连忙伸手让座,而且是将他坐的首位让了出来,易知足也不是没在意还是觉的理所当然,丝毫没做推辞,径直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瞧见这情形,桂良眼皮子一跳,如今易知足已经辞去一切职位,就剩下一个空筒子爵位三等公爵,居然大刺刺的坐了首位,这是极为不合规矩的,毕竟僧格林沁是郡王,他自己是东阁大学士,奕增是盛京将军,就连载钊这个北洋水师提督也是挂着北洋海防的钦差职衔,怎么也轮不到易知足来坐这首位。

    偏偏僧格林沁、奕增、载钊三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他也不敢吭声,就势在僧格林沁下首落座,载钊一落座便迫不及待的道:“南洋海军新近又增添了大批战舰?”

    易知足听的一笑,“风帆战舰已经处于淘汰边缘,何必还花费大量银子去购置战舰?”

    “那是歼灭英国东印度舰队缴获颇丰?”奕增一脸狐疑的道:“可是听说东印度舰队所有战舰全部都自沉了,传闻有误?”

    “传闻无误。”易知足含笑道:“英国东印度舰队所有战舰确实已全部自沉。”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几人不由的一头雾水,既没添置战舰,也无缴获,就南洋海军舰队一百多艘战舰,而且主要还是小型的辅助舰和蒸汽炮舰,巴巴的赶来天津做什么?奕增忍不住道:“校长应该清楚,英法四国联合舰队千方百计都想寻找南洋海军主力舰队决战........。”

    “我也是千方百计要寻找对方主力舰队决战。”易知足笑道:“渤海是个好地方,可以关门打狗!”

    关门打狗?僧格林沁四人不由的面面相觑,一百多艘战舰想全歼人家的二百多艘战舰?而且还是以英法两国为主的舰队,这是听错了,还是对方说错了?

    略微迟疑,僧格林沁才道:“国城的胃口可真是够大的,有把握?”

    “为了这一战,我可是部署了四五年时间,岂能没把握?”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当初坚持将津京做为主战场,为的就是关门打狗!”

    载钊反应最快,连忙道:“元奇发明大威力的新式火炮了?”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元奇军工厂这些年可没闲着,相继研制开发了新式的后装枪炮,这一战,咱们在武器方面占据绝对的优势,即便舰队规模小,也完全能够以少胜多!”

    话才落音,就听的一声响亮的“报告。”

    听的是冯仁轩的声音,易知足朗声道:“进来。”

    一身笔挺军装穿着马靴的冯仁轩大步进来,向几人敬礼后道:“报告校长,军列来的太密集,无法及时卸车,恳请派部队配合。”

    太密集?能有多密集?连卸车都来不及?僧格林沁连忙表态道:“本王这就安排兵丁前往火车站协助卸车。”

    载钊也道:“城内的北洋水师官兵也可以前往协助。”

    “有劳了。”易知足含笑拱了拱手,“时间紧急,这两日将会有源源不断的军列抵达天津,火车站日夜都需要有人卸车。”

    天津火车站,此时已经忙成了一锅粥,不独是装卸工,刚下车的元奇新兵都加入了搬运的队伍,短短不到两个时辰,就有八趟军列车相继开进车站,天津虽是大站,几个站台也全部被排满,若是不能尽快卸车,必然会极大的影响后续的军列。

    一门门大小火炮从火车上卸载下来,一箱箱弹药、手榴弹、香烟、药品、罐头等等辎重被迅速的从火车上搬运下来堆放在站台上,随即又被一辆辆板车、马车、骡车、驴车等转运出去。

    整个火车站人来人往一片忙碌,站内站外随处可见荷枪实弹警戒和巡逻的元奇新军,桂良、奕增两人一进火车站就留意到了这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两人都是亲自带领过八旗新兵的,对于米尼枪十分熟悉,一眼就发现这些士兵手中的枪支不一样,很显然是,是易知足所说的后装枪。

    两人对视了一眼,缓步走向最近的一个士兵,除了枪支外,两人还发现士兵腰间还多出两样东西,桂良忍不住道:“能将你的枪给本部堂看看吗?”

    要看枪?开什么玩笑?吕小桥抬眼瞧了两人一眼,没吭声,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不好,不拒绝也不行,手中的枪哪能轻易给人?其实从两人下轿踱过来他就留意到了,八抬大轿,红宝石顶子,补子是仙鹤和麒麟,妥妥的一品文武大员,不过,这跟他没关系,他们元奇新军可不是八旗绿营,他索性不开口。

    见的对方一个小兵居然不理会他,桂良估摸着是吓着对方了,他身后一个亲卫却是呵斥道:“这是制台大人,还不见礼!”

    “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奕增轻声呵斥道,他毕竟在南洋海军厮混了几年,知道元奇新军推崇官兵平等,敬礼是要还礼的,这个小兵很可能就是见他们穿着官袍,才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该敬礼。

    远远瞧见这一幕的连长江连海已是小跑过来,到的跟前,立正敬礼,随即朗声道:“诸位大人,我们正在执行警戒任务,请问有什么事情?”

    “连长。”吕小桥委屈的道:“他们要下我的枪。”

    一听这话,江连海脸色登时一冷,“我们正在执行任务!诸位大人要看枪械,可以去站台。”说着,伸手道:“请。”

    什么叫下你的枪?是看看你的枪!桂良也不好解释,当即也不吭声,径直迈步,奕增却是微微颌首,笑道:“是我们唐突,还请通报一声,桂中堂前来火车站视察,看是否还需要增派人手。”

    桂良闷着头一路前行,那个小兵也就罢了,那个下层军官的态度十分冷谈生硬,这让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因为他很清楚,新军对于基层军官是十分重视的,这些基层军官对朝廷大员的态度,也可以说就是元奇新军对朝廷的态度。

    进的站台,一眼瞥见站台上一排排的大小火炮,堆积如山的各种货箱,他心里不由的大为震惊,这么多辎重,元奇究竟调集了多少部队前来天津?

    不一会,奕增就转了过来,到的跟前笑道:“元奇可真是大手笔,京杭线、石太线都全线停止营运,今天一天,计划有三十趟军列抵达天津......。”

    桂良轻声问道:“知道易国城调集多少兵力来天津?”

    奕增瞥了他一眼,“大人担心什么?”

    “担心京师。”桂良说着指了指那一排排的大小火炮,“元奇若是突然发难,八旗新军能阻挡的住?”

    “阻挡不住。”奕增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皇上离京没有?”

    “还没有。”桂良沉吟着道:“咱们是不是该联名具折恳请皇上尽快离京前往热河。”

    略微沉吟,奕增才道:“皇上若是前往热河,必然要抽调八旗新军随行,京师亦要部署兵力防守,津京一战,可就无法参与了.......。”

    黄昏时分,桂良、奕增才返回海防公所,一进大门,两人就发现,原本在大门值守的北洋水师士兵已经换成了元奇新军,很显然,整个海防公所的防务已经由元奇新军接管,看来,易知足就是连他大舅子掌管的北洋水师也是不放心的。

    两人进的大门径直前往僧王居住的院子,刚刚吃过晚饭在院子里散步的僧格林沁见的两人进来,迎了几步,问道:“情况怎么样?”

    “从北洋、绿营抽调了三千人轮流前往火车站协助卸车。”桂良说着话头一转,“这里怎么都换上元奇新军了?”

    僧格林沁云淡风轻的道:“海防公所如今已成为元奇新军的指挥部,自然是要换防。”

    三人进的房间,掌了灯,奕增才接着道:“这一仗,元奇可谓是下了血本,火车站几个站台辎重堆积如山,目前运抵的大小火炮就有百五十门,听说还有数量不小的类似山地榴弹炮的迫击炮,士兵除了装备的是宝山式步枪后装线膛枪,还有手榴弹,另外,子弹的改变也很大,全部是整装铜壳子弹......。

    初步估计,宝山式步枪在射程方面优势不是很明显,但是在射速方面的优势则太明显了,至少能够提高二三倍,而且射击姿势更为自由,即便是趴在地上也能装弹射击,另外,手榴弹的杀伤范围也不小,至少在二十米......。”

    桂良接着道:“元奇新军调集前来天津的陆军,初步估计在六万左右,不可不防......应恳祈皇上尽快前往热河。”

    僧格林沁轻声道:“皇上已有电旨,不会离京。”

    皇上不会离京?桂良一呆,“万一......万一......。”他说了两个万一,却终究是不敢将元奇造反作乱攻打京师的话说出来。

    “本王也觉的皇上不离京更好。”僧格林沁缓声道:“眼下既非夏季亦非秋季,前往热河以什么名义?避暑?围猎?津京大战,皇上却去了热河,天下人怎么看?再说了,元奇若是有心作乱,皇上前往热河,八旗新军还的分兵,这等于拱手将京师让给元奇。”

    那也总比被元奇新军包了饺子,一锅端了的强!这话桂良没说出口,他暗自打算明天一早就回京师,怎么着也要劝咸丰去热河避一避,留在京师,实在是太危险了!

    奕增其实心里也不愿意咸丰前往热河,他担心咸丰抽调他随驾扈从,津京那么大的战事,况且这一战易知足又完全是胜券在握,留在天津说不定还有机会参战,退一万步说,就是没有有参战的机会,这也是难得的观摩机会!

    略微沉吟,他才道:“王爷这话不无道理,皇上留守京师,乃是圣明之举。”

    见他也附和,桂良忍不住道:“元奇既研发出了后装枪炮、整装铜壳子弹,而且有把握以百余艘战舰在渤海歼灭英法四国联合舰队,为什么还要将战场选择在津京?为什么不是广州?他完全可以在广州歼灭四国联军!”

    “咳。”僧格林沁轻咳了一声,道:“据本王所知,在提出以津京为主战场时,易国城就说的十分清楚明白,天津京师是英法联军必然攻击的目标,而广州上海包括马尼拉,都是无法断定的,所以从一开始,南洋海军主力舰队就一直隐藏在朝鲜。”

    桂良也不与他争辩,他清楚自己也辩不赢,反正他心里总觉的津京这一战易知足是不怀好心。

    小会议室里。

    赵文烈举着烛台照着大幅地图,缓声道:“大连距离天津不过二百余海里,明日上午,联军舰队就会抵达海河入海口,南洋主力舰队从朝鲜浦项赶到大连,还需要多长时间?”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惠甫是担心英法四国联军得知元奇大增兵天津之后,撤兵?”

    赵文烈点了点头,道:“大掌柜早有安排?”

    “当然。”易知足道:“渤海湾沿海府县除了大连和福山县之外,其他府县的有线电报已经全部掐断,并严令禁止私船入海。至于从朝鲜浦项到大连,不过六百多海里,四五天时间就能赶到。”

    也就是说,这中间至少有着一天的空隙,赵文烈看了他一眼,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天津是北方鸦.片走私最为活跃的地方,没有之一,他敢肯定,天津应该有不少官员甚至是京师有不少达官贵族参与鸦.片走私,这些人会不会走漏消息,可是难说的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