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大清巨鳄

第八百零一章 看的透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京师,紫禁城,军机值房。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随着有线电报的开通,铁路线的不断延伸,军机处也变的越来越繁忙,军机值房的规模不断的扩大,人员也在不断的增加,即便如此,所有的军机大臣依然还是忙碌不堪,见不完的人说不完的事看不完的折子。

    肃顺写完一份折子的节略,搁笔端起茶杯才发现茶早就凉了,他也没让人换茶直接端杯就喝,一个章京快步走到他桌前躬身呈上一份折子,道:“上海,镇南王急件。”

    一听是易知足的折子,肃顺差点给呛着,易知足一般不上折子,上了折子就准没小事,放下茶杯接过折子,他心里还寻思着,与英法等国在上海的关税协定已经签了,虽谈不上皆大欢喜,但双方也都还能勉强接受,元奇不会是变卦了罢?

    翻开折子一看,见是奏请西北建省之事,他心里不由的暗松了口气,新疆本就地域辽阔,元奇在西北又不断扩张,新建行省这是意料中事,易知足拖到这个时候才奏请建省,已经是很沉得住气了。

    安西行省?为什么取这个名字?他很快就联想到了安西都护府,看来,易知足取这个名字应该是寓意恢复唐朝在西域的辉煌!而且安西这个名字本身也甚是吉利。

    看到举荐的安西行省总督人选,他倒没觉的意外,冯仁轩在西北带兵多年,在西北威望极高,又是易知足的得力干将,总督安西乃是情理中事,领他意外的是安西居然还设了巡抚,而且举荐的巡抚是李鸿章。

    新疆建省,只设总督不置巡抚,这安西不仅设了巡抚,而且这举荐的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这李鸿章是谁?似乎元奇一系三四品大员中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肃顺沉吟了一阵才叫人将折子转给文祥,看过折子,文祥缓步踱了过来,道:“西北筹建新省,东南亚何以迟迟不见建省?安南、暹罗、缅甸都已征占多年......。”

    经他一提醒,肃顺也是觉的颇为奇怪,确实,易知足为何迟迟不奏请东南亚建省?略微沉吟,他才道:“想来镇南王另有考虑。”顿了顿,他才道:“这安西巡抚人选,文中堂可熟识?”

    文祥点了点头,道:“李鸿章,字渐甫,安徽庐州人,道光二十七年进士,选入翰林院任庶吉士。散馆后留馆任翰林院编修之职,如今乃政务督办处章京,五品衔,曾受业曾国藩门下,讲求经世之学。”

    是恭王的人?这个念头一闪,肃顺很快就否定了,不可能,易知足不可能如此擢拔恭王的人,想来应该是曾国藩的举荐或者是这李鸿章有过人之处,安西行省新建,元奇又要在西北持续扩张,易知足对安西巡抚人选不可能轻率。

    他也没多问,转念又想到若是慈安皇太后问及东南亚建省之事,当如何回复?略微沉吟,他才写了道电文交给一边侍候的小章京道:“马上去电问问。”

    不多时,上海的回电便送到肃顺手中,“东南亚目前不适宜建省,暂且乱上几年。”稍一琢磨,他已是隐隐猜到易知足的意思,这是要让东南亚先乱上几年,再建省图治,以利于长期巩固。

    京师官员消息素来最为灵通,关于官员升降的消息尤其灵通,易知足奏请西北建省,并举荐李鸿章为安西行省巡抚的消息很快就传扬开来,虽说这事还没有旨意,但易知足是什么人,这些年来可是奏一本准一本,朝廷鲜见有驳回的,更何况,西北本就是属于‘南选’。

    接二连三的有官员前来道贺荐人,身为五品章京的李鸿章这才确信这消息是真的,对他来说,这真可谓是喜从天降,从五品直接擢升二品,直接跨升三品五级,晋升封疆之列,他就是做梦也不敢如此想。

    不过,即便是再三的确证了这个消息,他心里还是有几分不敢相信,毕竟他与元奇没有交集,与易知足更是没有半点交情,这种好事怎的就突然落到他头上?很快,他就想到了恩师曾国藩,恩师与易知**情不浅,定然是曾国藩向易知足举荐了他,想到这里,他心里登时莫名的感动。

    好不容易等到散衙,李鸿章婉拒了一众同僚好友的庆贺宴请,径直赶往曾府。

    西北增建安西行省之事曾国藩也有所耳闻,心里同样觉的奇怪,他是向易知足举荐了不少人,但对于这个年家子他却没举荐,毕竟督办政务处也相当不错,既利于历练,也易于迁升,闻报李鸿章求见,他当即吩咐请他进来。

    待的李鸿章进来见礼,不等他开口,曾国藩就径直道:“渐甫是为安西巡抚之事而来罢,此事老夫也是今日方知,不曾向镇南王举荐过。”

    没举荐过?李鸿章不由的一呆,回过神来他才道:“学生虽则赞成变法革新,赞成兴办工厂,推行新学,可与元奇没半分交集......?”

    曾国藩径直道:“去趟上海罢。”

    去上海?李鸿章不由的迟疑了下,道:“安西建省,朝廷还未有旨意......。”

    “西北增建安西行省,余朝廷而言,乃是好事,况且,镇南王奏请,朝廷又岂会驳回?”曾国藩说着两眼盯着他道:“渐甫可是觉的元奇名声不好?”

    朝廷选官,分为北选和南选,对于北方官员来说,多多少少都有点轻视‘南选官’,在他们看来,毕竟朝廷才是正统,李鸿章倒是不拘南选北选,从五品骤升二品,这种机会在朝廷可说是极为鲜见,已经是不惑之年的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放过这个机会。

    他担心的是元奇,虽说元奇一直没有举兵造反,但元奇与朝廷的隐然对立之势,朝野上下但凡是有点眼力劲的都能看的出,朝廷对于元奇是一再忍让,他担心朝廷总有忍让不下去的那天,他一旦出任安西巡抚,几乎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略微沉吟,他才道:“学生并非是觉的元奇名声不佳,这是学生仕途重大的选择,难免犹豫。”

    对于这个年家子,曾国藩还是颇为了解的,瞥了他一眼,道:“不要有顾虑,实话实说。”

    “学生这点小心思就知瞒不过恩师。”李鸿章缓声道:“恩师应该也清楚,如今帝后正培植势力以抗衡恭王和肃相,不少王公勋贵、满蒙大臣也都纷纷依附,学生窃以为,帝后所针对的,并非是恭王和肃相,而是立宪,朝廷与元奇之间,怕是难免一战。”

    略微沉吟,曾国藩才道:“若是朝廷与元奇开战,渐甫属意何方?”

    “学生勘不透。”李鸿章如实说道:“如今朝廷与英法关系密切,恭王和肃象虽则赞成立宪,但却是为了绵延大清国祚,若与元奇开战,必然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朝廷一边。”

    “确实看的不透彻。”曾国藩轻叹道:“元奇若有心造反,何须等到现在?元奇与朝廷都在尽量避免爆发战争,推行宪政则是消除双方对立的唯一法子,恭王和肃相都明白这一点。

    帝后培植势力,恭王、肃相、镇南王尚能容忍,但若帝后要阻碍推行宪政,三人必然不会坐视,定会联手!

    推行宪政,已是大势所趋,谁也无法阻拦,而一旦推行宪政,元奇势力必然凌驾于朝廷势力之上,安西巡抚,乃是渐甫难得的机遇。”

    李鸿章本就心动不已,听的这番话当即便果断的道:“那学生明日一早就动身前往上海。”

    曾国藩微微点了点头,朝廷旨意下来之前动身前往上海和朝廷旨意下来之后动身,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既然是决意出任安西巡抚,那就是元奇的官,没必要再顾忌朝廷的看法,而是要尽力取得易知足的信任和好感。

    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镇南王才召见了新疆总督左宗棠和安西总督冯仁轩,据悉,元奇要在西北继续扩张,增设安西新省,应就是为了西北持续扩张,渐甫对西北情况并不了解,此去上海要思虑周全,虚心请教。

    镇南王虽是行商子弟出身,却是天性聪明,博闻强记,才识渊博,军事经济之才,大清无人能出其右,更兼雄才大略,眼光独到,知人善任,渐甫前往拜见,须的心存敬畏。”

    李鸿章连忙欠身道:“恩师金玉良言,学生必定谨记于心。”

    “渐甫出任安西巡抚,免不了与新疆左制台往来,左季高虽是举人出身,却是心高气傲,眼高于顶,目无余子,渐甫须的放下身段,否则难以与之相处。”曾国藩说到左宗棠心里不免有几分感慨,他是兵部侍郎之时,左宗棠不过一举人,却得易知足提携,前往西北,就此平步青云,如今已是一省之总督,他却依然一侍郎。

    西北新增行省,朝廷并未拖延,不过三日,就明发谕旨,宣布增设安西行省,迁新疆提督冯仁轩为安西总督,擢政务督办处李鸿章为安西巡抚。

    上海,镇南王府,长乐书屋。

    看过电报,易知足随手交还给曹根生存档,西北新增安西行省,朝廷完全没有反对的必要,不过,如此快就明发谕旨昭告天下,这办事效率还算是蛮高的,这让他颇为满意。

    曹根生前脚出门,解修元后脚就走了进来,拱手行礼后便道:“大掌柜,今年欧洲棉花一直维持高位,南北战争,北方联邦已经全面反攻,如今南方已成战场,种植园遭遇严重破坏......,明年的棉花是否扩大种植规模?”

    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除了新疆,其他各省全部大幅缩减棉花种植规模,放开对棉花的收购垄断。”

    大幅缩减?解修元一脸的纳闷,“大掌柜,就算明年南北战争结束,欧洲的棉花供应也是供不应求,价格即便有所回落,幅度也不会太大,为何要大幅缩减棉花种植规模?即便不扩大,也应该维持现有的规模。”

    “目前的情况,美利坚内战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易知足边说边伸手示意他坐下,“就算是战争在棉花播种季节之后才结束,影响了棉花的种植,战争的结束也会对欧洲的棉花价格造成巨大的打击,绝对不会是小幅度的回跌!”

    “这是为什么?”解修元有些费解,“美利坚内战结束,英吉利的纺织厂难道不产生了?”

    “不是不生产,而是会减产,大幅减产。”易知足道:“美利坚内战,对于美利坚的纺织业造成极为沉重的打击,英吉利纺织业最大的客户就是美利坚,战争结束,订单自然会大幅削减。

    另外,如此高的纺织品价格,根本无法向殖民地倾销,在其他各国也无法竞争,就比如在咱们大清,这几年英吉利的机制布几乎在市场上看不到。

    随着战争的结束,纺织品价格会迅速恢复到原来的价位,这个时候,英吉利的纺织厂宁愿大幅减产,也不会高价购买棉花!

    还有,印度、埃及、希腊、意大利、巴西等地的棉花明年铁定会是继续扩大种植规模,咱们没必要凑这热闹,这几年棉花贸易咱们已经是大赚特赚,没必要冒这最后的风险。”

    解修元沉吟了一阵,才道:“可如此一来,咱们就会丢掉欧洲的棉花市场......。”

    “欧洲的棉花市场本来就不属于为我们,那是属于美利坚的。”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印度、埃及、希腊等地的棉花都比咱们占据地理优势,没必要舍不得,本来就是一锤子买卖!”

    解修元接着道:“那新疆为何不缩减规模?”

    “因为咱们自己也需要发展纺织业!西北的棉花质量是最好的。”易知足翻了他一眼,“另外,西北的棉花可以销往俄国,在俄国的棉花市场,咱们占据地理优势,一旦铁路开通,优势将更为明显。”

    话才落音,林美莲在门口探了一头,禀报道:“大掌柜,李鸿章求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