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极限奇兵

【1369】新的一年,新的起点(3)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上章提要:马孝全回到马家,见到了李清寒,从李清寒的口中得知,东方世家在马家暂住的小辈已于数月前被族人接走......

    +++++++++++++++++++++++++++++

    傍晚,马老夫人设宴给马孝全几人接风,席间,马孝全给马家的上下讲述了很多自己这两年多的经历,当然,为了渲染气氛,马孝全适当的增加了一些夸张修辞,一大家子人,就华悦最了解当时的情况,但是鉴于宴席的氛围很欢快,一家老小上下也乐得听马孝全讲故事,华悦也就一直微笑着点头没有啃声。

    夜晚宴席散后,马孝全回到书房看书。

    久未回家,书房和他离开前一样,陈设没变。马孝全下意识的抹了一下桌案,一尘不染,看来一直有人收拾。

    “砰砰砰~”有人敲响了书房的门,马孝全上前打开一看,竟然是李清寒。

    “清寒,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

    李清寒娇羞的低下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书房......我一直亲自给你打扫着,还算干净吧?”李清寒缓步走进书房,靠近桌案,轻声道。

    马孝全伸手从后腰将李清寒拦住,在她的右耳边轻声道:“这两年多,辛苦你了......”

    感受到马孝全的温柔言语,李清寒有些心猿意马,不过毕竟已为人母,李清寒呼了口气,克制住内心的冲动,转过身道:“刚回来你就进书房,难道我们母子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吗?”

    马孝全苦笑着挠了挠头,道:“不是不是,你也看到了,奶奶今天摆宴席给我接风,峰儿却一直躲着我,奶奶也真是,我走了这么久,竟然都不写信告诉我你有了峰儿......”

    李清寒摇了摇头,道:“是我给奶奶说不叫他告诉你的,不仅如此,我还要求马家上下谁也不能说......”

    “为什么?你有了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能说?”

    李清寒哭笑道:“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你的大嫂,虽然你并不是真正的马四少,但外人看来,你就是马四少......再说了,你现在的地位显赫,外界虽然有关你的传闻很多,但始终不见你婚娶,你说倘若你突然多了个儿子,你的那些对手......嗯,尤其是魏忠贤和卢战,肯定会借机打击你的~”

    马孝全脸色阴沉下来,问道:“清寒,你告诉我,是不是我不在北京城的这些日子里,魏忠贤和卢战一直在对我们马家使绊子?”

    李清寒叹了口气道:“那是自然的了,不过好在有小霜在我身边,我借着小霜,成为了‘火神娘娘’,皇上亲自给我下得这个封号,可是等同于奶奶的那个一品诏命夫人的。魏忠贤不过就是个四品太监,卢战也不过就是个刑部侍郎,哼,晾他们也不敢在我面前闹风浪。”

    马孝全一愣,又问:“魏忠贤成四品了?”

    李清寒点头,有些诧异道:“是啊,怎么了~”

    猛然想起了历史的发展,马孝全一拍脑门,砸吧道:“不好不好,太不妙了。”

    “怎么了?”

    马孝全不打算将魏忠贤的事情告诉李清寒,他只是笑笑,道:“没想到魏忠贤升官这么快,短短两年多的时间,竟然升得这么快。”

    李清寒点头道:“是啊,魏忠贤那老家伙现在既是司礼秉笔太监,又是东厂厂公,还把握着京畿,嗯,听说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也和他交往颇密。”

    马孝全皱了皱眉,安顿道:“魏忠贤和田尔耕两人,我们必须得严防,嗯,清寒啊,小霜在你身边,我也算放心了,不过峰儿的事,看来还得做得更加隐蔽一些,想必魏忠贤和卢战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收集着对我不利的证据,我刚回来,正好又升了官,现在想想,他们目前打击我的最好的方式,应该就是从峰儿下手了。”

    “嗯,知道了~”

    ......

    马孝全殊不知,就在她和李清寒在马家书房小声交谈的同时,书房门外的,一个矮小的黑影,将他俩的对话窃听得一清二楚,随后,那个矮小的黑影一个翻身,翻过了马家的院墙,消失在夜幕之中。

    ......

    翌日,马孝全穿好朝服准备上朝。

    昨晚和李清寒在书房谈完后,马孝全便搂着她睡了。

    呃~~这个......李清寒已经年过三十,正式的步入了如狼似虎的年龄,再加上憋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男人回来,所以......

    马孝全对着铜镜眨了眨眼,轻轻的叹了口气,眼圈有些发黑,哎......

    就在这时,书房门开了,李清寒笑意盈盈的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来,快吃点,回来头一次上朝,要吃饱呢~”

    马孝全凑过来一看,不禁有些脊背发凉,这盘中的菜虽然好,但都是滋补的啊,什么鹿茸粥,人参汤,还有一盘马孝全没见过的小菜。

    “呃~~清寒啊,这小菜是什么啊?”马孝全指着盘中的小菜问道。

    李清寒道:“这个啊,钱钱肉啊,很好吃的,特别补......”

    马孝全眨了眨眼,又问:“这钱钱肉是个啥啊?”

    李清寒俏脸一红:“你知道还问,讨厌~~”说罢,李清寒离开书房。

    马孝全挠了挠头:“我不知道啊?”

    书房门没关,正巧一个马家的庖丁路过,马孝全叫住他,问道:“这个钱钱肉,是啥做的,嗯,看起来像是铜钱一样~”

    庖丁笑着道:“大人,这钱钱肉可是西北那边的特色菜呢,特别难得,最近咱北京城里新开了一家西北菜馆子,哎哟喂,生意好得不得了,尤其是这钱钱肉,特别抢手,那些老爷们啊,都特别喜欢吃......

    马孝全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道:“说那么多干啥,你就说这钱钱肉是个啥吧?”

    庖丁眨了眨眼,反问道:“大人,您见多识广,真不知道?”

    “废话,知道我叫你问你干啥?”

    庖丁嘿嘿一笑,指了指小碟中的钱钱肉道:“那大人先赏小的一片吃,小得就告诉大人~”

    “狗日的东西~”马孝全笑骂着拿起一片钱钱肉,丢给了那个庖丁。

    庖丁接过钱钱肉,放在鼻子前仔细的闻了闻,方才张嘴将其吃下,虽然只有那么薄薄的一片,但庖丁却吃得极为认真。

    吃完手中那仅有的一片,庖丁有些眼馋的看了看小碟中的余货,咽了口吐沫道:“大人,这钱钱肉啊,就是公驴的那话儿做的......”

    马孝全啊了一声,将正准备塞入口中的钱钱肉抖回了小碟内:“啥?这......”

    庖丁被马孝全的反应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刚才的油腔滑调惹怒了马孝全,他连忙跪在地下,咚咚咚的磕着响头。

    马孝全制止住庖丁,问道:“这东西真得是公驴的那话儿做得?”

    庖丁愣了一下,头点得如小鸡啄米:“大人,这可是滋补的上品啊,在那西北菜馆子里卖,这么一小盘子可是能卖一两五呢~”

    “这么贵?”马孝全大吃一惊。

    “是啊,大人您想啊,那公驴就这么一根,一根也就是一盘,您这一盘就要阉掉一头公驴......”

    “行行行~~”马孝全摆了摆手,制止住庖丁,“你下去吧~下去吧~”

    “诶,那小得告退~”

    “等等~”马孝全叫住庖丁,“今儿这事,不准对外宣扬,否则的话,有你好果子吃,明白了吗?”

    “大人放心,小得就是个厨子,嘿嘿~~”

    马孝全思考了片刻,将小碟子内剩下的钱钱肉全都给了庖丁,道:“拿去好好吃,别浪费了~”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庖丁又给马孝全磕了好几个头,这才兴高采烈的端着小碟子离去。

    ......

    庖丁刚走,李清寒回来了,见她给马孝全送得菜里面少了钱钱肉,李清寒笑道:“死鬼,你还说不知道,吃得连盘子都不见了~”

    马孝全哭笑不得,心道我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把盘子吃掉吧?

    马孝全也没解释,越解释越解释不清。

    话别了李清寒,马孝全急急忙忙的往紫禁城跑。

    ......

    天启皇帝朱由校,一个集木工技术大成的木匠皇帝,其实是不上早朝的,不过他不上,不代表大臣们不来,皇帝不上朝,大臣们每天还是得按照惯例去太和殿候着,直到宣旨太监大吼一声“有事上本无事退朝”后,大臣们才能撤。

    而如果朱由校偶尔来了兴致,想召见大臣们,就算是半夜三更,就算是正在和小妾们颠鸾倒凤,大臣们都得提着裤子来面见皇上。

    不过......由于有内阁帮着处理朝内事务,所以一般情况下,朱由校都是不上朝的。

    至于以往上早朝要天不亮就到太和殿门口候着的规矩,自从朱由校登基大典以来,似乎也没怎么有效的执行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