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宦妃天下

第八十八章 刺杀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玉!”伴随着一声低低的轻呼,一道人影陡然从软塌上惊醒。

    西凉茉轻喘着,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看向窗外,仿佛有窈窕的人影一晃而过,有温柔沉静的少女探出头来朝她一笑:“主子,可是让梦魇着了,白玉备下了宁神清心露,用一点可好?”

    但是晃眼过去,却只见幔帐在瑟瑟秋风中轻舞,并不见那熟悉的人影。

    “茉姐姐,你怎么了,不舒服么,可要用点暖茶?”略带稚气却颇为悦耳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让西凉茉一怔,随后低头看向软塌边,美貌稚气的少年坐在脚搁上,半伏在她腿边,仿佛刚刚睡醒的模样,而他身边的百里洛也还在睡得口水直流。

    西凉茉方才想起来她给百里洛讲故事,结果百里洛习惯了听故事睡觉,便趴在她的腿边睡着了,而她自己大约是这几日实在太操心,所以也不知不觉地依着榻上小桌子睡着了。

    “不必了,一会子我让白珍她们过来伺候着就是了。”西凉茉揉揉眉心,有些疲倦地道。

    但是百里素儿还是爬起来,一本正经地道:“我渴了,要去喝水,所以顺便帮你拿而已!”

    随后,她便看着百里素儿一骨碌爬起来,跑到外间小案上取了一只精致的琉璃小炉,又去多宝格上她放花茶的地方取了花茶和龙井的茶盒,取了水,便蹲在门边煮起茶来。

    他认认真真地煮了好一会,动作灵巧优雅,等着茶水都煮好了,他再小心地用托盘端了过来。

    “好了,可以喝了!”百里素儿将手上的茶盏搁在了桌子上,随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西凉茉目光落在他纤细修长的手上,随后笑了笑,也端起茶盏品了起来。

    而百里素儿虽然摆出副仿佛很是无所谓的模样,但是一双大眼睛老是往西凉茉手上杯子瞥,掩不住的等夸奖的小模样,看得西凉茉莞尔一笑,倒是随了他的心愿:“不错,素儿煮茶的手艺倒是比我身边几个大丫头都要好。”

    她并没有夸张,而是说的实话,花茶最是难煮,茶叶之香与花瓣之味最易混盖,但百里素儿煮的花茶,龙井醇馥与花瓣清香相得益彰,反倒是能喝出层层不同香气。

    百里素儿得意地翘起小下巴:“那是自然。”

    随后他仿佛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别扭地道:“玉儿姐姐虽然不在了,但是看在借用你们府邸吃喝穿用的份上,我可以考虑在这段时间理帮你煮茶。”

    西凉茉伸手拨开百里洛脸颊边的碎发,看着他安静而恣意的睡容无恙后又抬起脸看了看百里洛,淡淡地一笑:“让你伺候人,这如何能行?”

    百里素儿撅起小嘴,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本皇子说行就是行!”

    说罢跳上床榻,捧着杯子吃茶,也不去理会西凉茉。

    西凉茉笑笑,眸光幽凉。

    时间渐渐地流逝,一晃就是三个月过去了,冬天正式降临,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依然没有了关于白玉的任何消息。

    她仿佛一滴水悄无声息地在上京这个宛如广袤海域的都城里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而司礼监与九字诀的人似乎也已经基本放弃了对她的找寻,毕竟,这不过是一个婢女罢了,能得到这么多的关注,不过是因为她手上带着一批国色坊掌柜上缴千岁王妃的银子。

    也许,她已经带着银子捐款潜逃了也说不定,一开始还颇有点沸沸扬扬气息的找寻,最终也渐渐地被人遗忘,只是高门大户的人家提起来的时候,都交代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子,要小心所谓的心腹。

    第一场鹅毛大雪降临,天地之间一片银光素裹,西凉茉戴着银底绣蓝色团花镶嵌白狐毛披风静静地站在院子里,伸手去接落下的雪花。

    白色的雪花落在她白皙的手心,渐渐地被暖意融成一点水星,似一滴晶莹的泪滴。

    “快到年关了,去年这个时候,白瑞让魅七打了肥兔子在后院里烤上,又堆起锅子煮了山鸡汤,白玉姐姐的手艺真好呢。”白珍穿着新制的素光粉缎子兔毛棉夹袄陪在一边,忽然记起了什么,轻声道。

    西凉茉沉默不言,眸子理有点黯淡。

    “茉姐姐,天冷,给你!”身后传来少年清脆的声音。

    西凉茉转头看去,却是百里素儿手里捧着一个雪白银狐皮手抱递给西凉茉。

    西凉茉接了过来,把手往里头一放,便摸着一个圆圆的球,刚好能握在手心,暖暖的,竟然是一只小巧的手暖炉。

    她看着百里素儿浅浅一笑:“谢谢素儿,素儿真是有心了,你怎么不用一个呢?”

    百里素儿露出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又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这种东西我那里多的是。”

    随后,他又伸手扯了扯西凉茉的胳膊:“好了,咱们去看戏吧,凤翔班的戏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呢。”随后他又没好气地瞪了白珍一眼:“一个婢女罢了,不见也就不见了,整日提起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你的主子。”

    白珍温暖,顿时气得脸儿泛青:“你……。”

    此时,西凉茉微微一笑:“嗯,马车早已在外头备下了,只是不知这一回贞元公主能去么?”

    百里素儿撅撅嘴:“她啊,病了都两个月了,估摸着这回也不会去吧。”

    贞元公主来了第二个月就忽然上吐下泻,病了起来,原来以为是水土不服,却不晓得怎么一病就是许久,虽然都不是什么大病,但只是总是不大能下床,太医院看诊了,也只说是南北节气不同,公主一会子受不得太冷的天,所以也只能静养一段时日,于是与宁王的婚事就拖延了下来。

    西凉茉听着百里素儿的话,便淡淡地道:“嗯,得了空闲,再去探望公主殿下。”

    百里素儿笑嘻嘻地道:“不提她啦,今儿可是我十三岁生辰,不是贞元姐姐的生辰,洛儿在马车上都等的不耐烦了。”

    西凉茉轻笑:“好。”

    白珍看着西凉茉签着百里素儿而去,不由咬了咬唇,白蕊安抚地拍拍她肩头:“今儿是那百里素儿的生辰,郡主将就着他一点也是有的。”

    白珍黯然地点点头,随后二婢一齐跟了上去。

    但她们刚走到二门就停住了脚步,白蕊有些错愕地看着那跪在西凉茉面前的人影:“小六子?!”

    小六子已经不再是魅部的人,而且因为被从魅部除名,也同时按着规矩被消掉了五成内力,所以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锦衣卫低等侍卫的衣衫,静静跪在了西凉茉和百里素儿的面前

    西凉茉静静地看着小六子:“小六子,你起来,我已经说过,司礼监和九字诀的人都已经尽力了,而且目前为止,前字诀的人也没有放弃努力,但不管是司礼监和九字诀,都不可能一直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找寻白玉里。”

    小六子清秀的娃娃脸上没有了笑容,只是一片冷肃,仿佛再不会微笑,他还是那样静静地跪着,只说三个字:“求郡主!”

    西凉茉摇摇头,轻叹了一声,没有说话,但百里素儿没好气地伸手推开他:“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识趣,一个奴才而已,这是要来威胁主子么,而且那白玉也已经不见了好几个月了,你赖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说罢,他便拉住西凉茉的手往外走:“走,咱们不要理会他!”

    西凉茉微微颔首,随着百里素儿径自越过了魅六一路向外而去。

    白珍和白蕊看着面无表情的魅六,眼中闪过不忍,却也不能说什么,只赶紧跟上了西凉茉。

    苍茫大雪,纷纷而落,魅六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天色已岸,雪花落了满身,他高挑的身子几乎成了一座冰雕一般。

    直到一把伞挡在了他的头上,有尖细讥诮的嗓音在冰冷的空气里响起:“这是何苦,主子始终是主子,你以为如千岁爷和夫人那样的人,真的会把咱们这些下人当人么?”

    魅六并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反应。

    那人也不急,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轻声道:“主子们得罪了人,受罪的也不过是咱们这些下人,想想白玉如今的模样,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糟蹋……。”

    话音未落,一道凌厉地拳风陡然朝那人砸去,却被那人轻巧地接下来,他讥诮地看着魅六:“小六子,你还真是忘恩负义,怎么,就不想着救你的白玉了?”

    魅六恶狠狠地盯着那人的眼睛浅浅变得猩红,但是却没有再攻击那人,他浑身颤抖,喉咙里发出诡异的如受伤野兽般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雪落无声。

    ……

    几辆精致的马车咕噜咕噜地地压着雪一路来到朱雀大街附近一处酒楼处,酒楼门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来往之人皆是富贵人家、高门大户,出出入入之间更见衣香鬓影,珠光宝气。

    “这凤翔班人人身上都是戏,更别说那唱大花旦的台柱子了,真真儿好嗓子,好身段!”

    “可不是,听说她寻常不出来,来上京这一个月也就唱了两回。”

    “今儿可是敢上那位西狄皇子的生辰,所以那位花旦才上场呢。”

    富贵人家的女人们最喜的就是闲来无事,议论一些自以为隐秘的小道消息。

    听着楼下那些议论声,华美的一等包房理,百里素儿看着身边的西凉茉甜甜地一笑:“茉姐姐,谢谢你费了心思请凤翔班来为我唱戏。”

    西凉茉单手支着脸颊,看着他微微一笑:“素儿不必客气。”

    烛光暖融下,她微笑之间有浅浅柔光温软,幽幽魅色天成,看得百里素儿不由一怔,有些红了脸儿,低下头去。

    西凉茉单手挑起他的下巴,似笑非笑地道:“怎么不肯看我了,素儿不是说我穿男装最是好看么?”

    百里素儿只觉得的她清冷的呼吸喷在他的皮肤上,让他忍不住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呼吸间竟有些不顺畅,他胡乱地嗯了一下,不敢抬头。

    等着他鼓足勇气抬头的时候却发现西凉茉已经坐会了位子上,正悠然与白蕊说着什么。

    他眼底闪过一丝羞恼的神色,随后却又很快地平静下来,因为西凉茉已经看了过来,微微一笑:“戏开场了,看戏吧。”

    百里素儿点点头,不知为什么,他莫名地觉得西凉茉那句戏开场了有一种奇特的味道,他笑了笑,乖巧地道:“好。”

    那凤翔班果然不愧是顶尖的戏班子,今儿点了几出戏,武有《定君山》《八仙会》文有《凤还巢》《贵妃醉酒》,都是他们极为拿手的,时常博得个满堂彩。

    因着百里素儿还未成年,所以还是一众贵妇人们领着自己也仍是总角的少爷或者刚刚成年的公子来来赴宴,过来赴宴的官人们则只笼统地坐了一桌,毕竟是他国皇子,既要避嫌,也要不失礼数。

    百里素儿到底还是孩子心性,有时忍不住那些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公子们勾搭,便又拖着百里洛去和他们玩在一处,又去看戏,做出大人的模样吆三喝四地给了不少赏银,引得众人大笑,场面倒也热闹。

    西凉茉也懒得拘着他们,只让两个小孩儿心性的尽情去玩耍,倒是白珍和白蕊有些担心百里洛会被欺负,但那些贵妇人们也最懂得察言观色,见西凉茉得力的大侍女如此牵挂百里洛,便知道这个比百里素儿还要漂亮却有些傻乎乎的少年定是千岁王妃看重的人,也吩咐了自己孩子一定要好好巴结,哪里有人敢欺负他。

    等到那最有名的花旦上场的时候,场上都安静了下来,只见那伶人头戴凤冠,身姿风流,一起嗓子,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流水送落花,幽咽婉转;一抬架子,更是行如弱柳扶风,静若娇花照水,容貌扮相更将那贵妃倾国倾城之态展现得淋漓尽致,迎来无数叫好之声,引得众人看她起起落落,目不转睛。

    而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整座戏楼的出口门窗悄无声息地关上了,并且落了锁。

    冬日天冷众人也不曾注意,直到有贵妇觉得呼吸有点不顺畅,让丫头去把窗开个缝隙,好透透气的时候,才发现窗户已经不知怎么回事仞死了。

    随后,那贵妇胸闷气短,竟然等不得丫头去唤人竟然拿噗通一声栽倒在地,那些丫头婆子们闹将起来,有些人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对,派出人去打开窗户和门,才发现所有的门窗都打开不得,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所以也只是一部分在外头吵吵嚷嚷地要叫掌柜。

    “郡主,好像有些不对劲呢。”白珍听着外头吵吵闹闹的,微微颦眉。

    “去看看怎么回事。”西凉茉淡淡地交代了一下白蕊,随后又看了看坐在桌子旁边专心编鸟窝的百里洛,白珍几个还是担心百里洛,于是西凉茉就还是要求他留下,只让百里素儿自己和那些纨绔少爷们一块去玩。

    她转过头继续看戏,直到白蕊脸色铁青地走了进来。

    “郡主,不知道是什么人将所有的门窗都锁上了,咱们被困在了戏楼里。”

    而她话音刚落,房间里忽然飘进来一股子极为奇特的味道,而白蕊、白珍甚至西凉茉都对这个味道再熟悉不过。

    白蕊铁青着脸,咬牙道:“是桐油!”

    “有人要纵火!”白珍也厉声道,只是话音未落,“蓬”地一声,随着一声爆炸声,她们齐齐向外望去,只见窗外头陡然涌起无数的烈焰。

    “还有天雷弹。”西凉茉冷冷地道:“看来有人为了想要置我于死地,还真是很费心思呢。”

    楼下众人陡然见烈火燃起,浓烟涌入,全都是些妇孺之辈,立刻惊恐尖叫起来,种种尖利的惶恐奔走,拍击木门求救之声不绝于耳。

    然而其间,却有悦耳如丝弦的声音愈发的明亮,如重重迷萎间一道冰冷诡谲的光,令西凉茉眯起眼看向那戏台之上。

    只见戏台上所有戏班成员仿佛都完全没有察觉满楼的恐慌人群和熊熊火光,依旧唱着大戏,而那一袭华衣的‘贵妃娘娘’更是继续在那轻吟慢唱。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西凉茉冷嗤了一声,竟坐了下来,仿若寻常般,静静地看着那伶人,那女伶似乎发现有人在看她,忽然抬起头,看着西凉茉妩媚一笑,随后忽然一扬水袖,袖子中劲风无数,数十道锐利的黑影从她袖子里激射而出,直逼西凉茉的面门。

    西凉茉动也未动,不知哪里来的一道娇小的黑影瞬间从角落蹿出,手上猛然一掀,没有手的左手腕上一道蛇形长鞭卷向那些锐利的刀影。

    “叮叮叮……!”刀影全部被她卷飞。

    但是下一刻,忽有数到穿着龙套戏服的人影手持戏刀、长枪猛然袭向魅晶,魅晶眼中寒光乍现,左手一抖,一把长剑也瞬间劈向那些人。

    而与此同时,魅七也抽剑出身,扑出来迎战,剑光所到之处血光四溅。

    但是对方仿佛完全没有被自己同伴的死吓到,竟蜂涌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魅晶和魅七都被好几个龙套们缠上了,而且对方功夫虽然差他们不少,却也不弱,虽然死伤不少,但还是将他们给缠住了,剩下的人全部都袭向了西凉茉。

    白珍和白蕊眼看不好,便也拔剑迎战。

    西凉茉却忽然伸手拉住了白蕊,淡淡地道:“保护洛儿,剩下的我来!”

    白蕊一咬牙,立刻点头,立刻持剑挡在了一脸茫然的百里洛面前。

    而就在西凉茉转过脸,正打算起身的时候,一道锐利的劲风瞬间已经袭到。

    她眼中寒光一闪,坐在椅子上,足尖一踹自己面前的栏杆,整个人就顺势后倒,那阴冷劲风一袭未曾将西凉茉从眉心劈开,立刻如跗骨之蛆一般顺着西凉茉倒地。

    西凉茉右手运劲一抬,手中软件直接格挡挡住对方的剑气,左手气运指尖,直接点破对方的气罩,直接狠狠地戳向对方的面门。

    那袭击者一惊,没有想到西凉茉的反应竟然拿出奇的快,立刻一软身体,避开西凉茉的指尖,另外一只手也狠狠地格住了西凉茉的左手。

    于是双方便立刻以一众近乎暧昧的姿态陷入僵持。

    “不愧是飞羽督卫,倒不全是伺候人伺候出来官职,手上功夫倒是真不弱!”那袭击者轻佻地笑了起来,只是手上向下压的利剑却没有丝毫放松,而是不断地加重力气。

    西凉茉方才看清楚压在自己身上那人,就是方才那放出飞镖的女伶,此刻她已经去了身上那些厚重的戏服凤冠,只穿了里面轻便的行衫,只一脸浓墨重彩依旧让她看起来诡谲之极。

    “承认,承认,不想凤翔班头牌的青衣姑娘竟然这般好身手,只怕你唱的不是闺门旦,而是武旦才是!”西凉茉面不改色,只淡漠地冷道,手上虽然不动,但是却让那女伶完全没法子动弹半分。

    那女伶笑嘻嘻地朝她抛了媚眼:“呀,能让督卫大人记得奴,奴真真儿是心花怒放呢,且让奴伺候您。”

    说着竟然不顾两人手上利器缝利,仗着自己虽然没法子伤到西凉茉,但西凉茉也没法子伤到她,低头就朝西凉茉丰润的唇上吻去。

    而西凉茉居然完全没有偏开头,也不知是否吓傻了,竟然任由她低头这么吻过来,那女伶诡异的眼底里闪过一丝佞色,舌尖一吐,口中分明一股子毒物才有的腥气,眼看就要舔上西凉茉的唇。

    但就在她舌尖即将舔上西凉茉的瞬间,女伶陡然一僵,随后喉咙间瞬间发出一种凄厉如恶鬼哀嚎的尖叫。

    而就在这一瞬间,西凉茉眼中寒光一闪,唇角勾起冰冷的笑,左手化拳为掌,狠狠地击向女伶的肩头,直接将那女伶给击飞出去,直接撞上了墙柱才缓缓落下。

    那女伶落地,立刻有龙套冲过去扶起她。

    “西凉茉,你……好生卑鄙!”女伶勉力站了起来,脸色惨白,眼中满是怨毒地盯着西凉茉,双手颤抖地捂住下身。

    那些龙套们这才发现,原来她腹部靠下身的裙子上,被利器破了个口子,有鲜血正从那里流淌出来。

    西凉茉慢条斯理站了起来,足尖一点,鞋头一把薄如蝉翼的小刀收回鞋子里,她看着那伶人讥诮地挑了下眉:“没想到凤翔班的台柱子,让京城无数男子疯狂的青衣美人竟然是个男子,当然,也许从此刻起你就不再是男子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