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宦妃天下

大漠孤雁 终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世间好宽

    让孤独好慢

    荒野上的狼

    它为谁流浪

    ——木兰星*歌词

    白珍看着陈爽,圆圆的脸儿上闪过一丝暗淡,随后轻叹了一声:“大人,你可知道白珍出身哪里么?”

    陈爽一愣,有点不明白白珍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白珍附在陈爽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陈爽瞬间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错愕道:“那你为何还要……。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爱睍莼璩”

    白珍垂下大大的眼儿,轻声道:“正是因为如此,白珍才要留下来。”

    陈爽复杂地看着白珍,最后忽然一抬手,低头,声音喑哑而带着潮湿的气息恭敬地道:“珍姑娘之心,让末将自愧不如,一生不忘,我想,天朝与律方子民也永不会忘。”

    白珍抬起头笑容柔软:“珍儿只是不负本心罢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有劳大人了。”

    说罢,她福了一福身子,转身向隼刹走去。

    隼刹正一脸莫测地看着她,因为她走来,浅金色的眸子闪耀过异常的金色光芒。

    白珍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随后垂下眸子,没好气地一跺脚道:“还不进帐篷去化妆躲一躲,站在这里等死么!”

    说罢便低着头一路进了帐篷,而隼刹则亦步亦趋地抬头挺胸从一群冷眼看着他,甚至可以说很想把他丢出去送死的飞羽鬼卫将领们之间走过,直到消失在帐篷里。

    看着他们离开之后,月裳忍不住几个大步到了陈爽身边,愤愤地咬牙低声道:“陈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就可以除掉这头狼,让白珍姐姐回到白起哥哥身边的!”

    她顿了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瞪着陈爽:“是不是珍姐姐已经不喜欢白起哥哥了,移情别恋了!”

    陈爽看了一眼月裳稚气未脱的脸,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裳儿,你要相信,珍姑娘的心,是比谁都要纯粹的,有些时候,大舍大得,有些事,我们终归只能看着,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无常。”

    月裳一脸茫然:“陈大哥,你在说什么!”

    陈爽摇摇头,只是正色看向月裳:“月裳,你记得我们都向小小姐宣誓过效忠,小小姐让我们保护珍姑娘,护送她来大漠,就是给珍姑娘另外一个选择的机会,但是不管珍姑娘到底怎么选择,我们的誓言都不能因此改变,你和月弥要好好地保护珍姑娘……。”

    “可是……。”月裳还想说什么。

    他迟疑了片刻,垂下眸子深深地叹了一声:“没有什么可是的,你只要记得,保护了珍姑娘,也就是保护了你的白大哥,这就够了,他们心里都……苦。”

    月弥看着陈爽,轻声道:“是。”

    月裳有些怔然,最终还是闭上眼,有些无奈地哼了一声:“是!”

    军营外的喧嚣声越来越大了,陈爽微微颦眉,警惕地看向外面那些明亮的火光和越来越喧嚣的声音:“大家要小心,只怕这真于王庭的残部这一次是拼尽了全力勾结上那些对隼刹可汗不满的人发动叛袭,在没有看到可汗尸体之前,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要勘察好撤离路线。”

    “是!”所有的鬼卫将领们立刻训练有素地散开布防。

    月弥迟疑了片刻,道:“陈大哥,我想咱们还是应该立刻去通知咱们咱们九部在这附近的人,兰瑟斯叔叔他们前些日子有信儿过来说是在这附近巡视当中,咱们九部也有散入各个部落的,我担心这一次,万一赫赫人杀红了眼,咱们这里也要有一场大仗。”

    陈爽蹙眉,随后点头:“好!”

    ……

    且说那一头陈爽安排人手布防,这一头大帐里也已经快要打起来了。

    “我不!”

    “穿上!”

    “本可汗是绝对不会穿上女人的衣服的,这是对本可汗的侮辱!”

    “不穿上,你要等死么,面子重要还是活着重要!”

    “……不管怎么样,本可汗都绝对不会做一个缩头乌龟!”

    nbsp;“啪!”白珍一手拿着衣衫,一手忍无可忍地狠狠一巴掌甩上他的头顶:“隼刹,本姑娘警告你,你再不换上侍女的衣服,我就让这里所有的男人把你给扒光了,扔到外头去,你自己决定!”

    隼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金色的眸子,里面全都是危险的气息,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娇小女子:“你他娘的敢打我!”

    白珍圆圆的娃娃脸上也已经是杀气蒸腾,双手插腰:“你他娘的就是欠打,姑娘我好声气地和你说了恁久,你还摆谱,既然那么想死,那就不要怪本姑娘不客气,把你剥光了送到真于王庭的人面前,你猜猜看,被你打得满沙漠逃跑的真于王庭残部,是不是一定会很高兴地呢!”

    隼刹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伸出手指着白珍的脸:“你……你……还是个女人么!”

    白珍露出个可爱的笑容来:“当然是了,你要证明吗,不过之后会把你眼珠子给扣下来怎么样?”

    隼刹只觉得面前这个娇小的女子那笑容,怎么看都宛如沙漠里头传说吃人心肝的沙鬼母。

    “最后一次,你穿不穿?”白珍狞笑。

    隼刹咬牙:“……拿来!”

    看着那头狼愤愤地开始当着她的面脱衣服,一幅气急了挑衅的模样,白珍摇摇头,转过身去开始倒腾方才让送嫁的侍女们送来的嫁妆盒子,刷拉一下翻出一堆脂粉来。

    她是没有郡主那双化腐朽为神奇的巧手,但是好歹跟了郡主这些年,也跟着学了一些,所以勉强还是要试试的。

    她看着面前的脂粉,忍不住叹了一声气。

    整理好了手上的东西,她没有听见身后有动静,便捧着脂粉盒子一边转身一边道:“可穿好了,一会我还要给你妆点……。”

    她刚转身,就看见面前一片古铜色的光滑肉色,顿时一个踉跄,立刻涨红了脸转过身子去,大怒:“你干嘛光着身子,不要脸,还不快点把衣服穿上!”

    隼刹正挣扎在一堆绳子带子之间,见白珍转脸,心中一着急,正想喊她不要转头,却不想她已经转过来了,还这么说话,他顿时大怒,咬牙切齿地道:“你才不要脸,老子从来没有穿过娘们的衣服,而且还是你们中原女人的衣服,我怎么知道要怎么穿,而且这么小!”

    白珍一听,忍不住大叹了一声,拍拍自己脑门,索性转身就朝隼刹走去,这才看清楚了隼刹的模样——一个肚兜半挂在脖子上,却遮盖不住结实隆起的肌肉,更别说一堆袋子衣衫东披西挂。

    “嗤!”白珍忍不住就笑了出声,隼刹的脸原本就有点红,这回子瞬间变成黑的了。

    白珍知道如果是西凉茉在这里,就一定能忍住笑意,然后一本正经地过去帮他重新整理,但是她真的没有主子那么好的定力,忍笑忍得脸都有点扭曲,终于忍无可忍地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

    “白珍!”隼刹脸从黑变成通红,恼羞成怒就要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扔掉。

    什么破玩意!

    他宁愿去死!

    但是下一刻,白珍立刻伸手一把按住他的肩头,忍笑道:“好了,忍耐忍耐,为人君者要能忍人所不能忍。”

    隼刹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原本已是布满无法忍耐的神色,但是白珍柔软的小手一搁在他的肩膀上,贴着肌肤传来的那种温软,却仿佛一汪水一下子就将他心中的那些怒气与窘然浇凉。

    他顿了顿,看向白珍的眼,她笑得弯弯的眸子,带着一丝奇异的甜美,让隼刹有些怔然。

    “你的眼睛,像大漠的月,很好看。”

    白珍一愣,随后方才觉得手下肌肤细腻而火热,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贴在了隼刹的赤着的肩头,顿时宛如被烫了一般地收回自己的手。

    隼刹的皮肤在烛光下呈现出一种蜜一样的细腻色泽,与他看起来深邃而野性的俊美容貌不同,他的肌肤触感非常的滑腻,有一种黏手的感觉。

    让白珍心中觉得有些奇异,这样的一个男子,竟然有奇特的细腻的一部分。

    但是这种触碰的亲密让她微微颦眉,她垂下眸子,收回了手,笑容淡了些:“我们还是开始吧。”

    隼刹将她的神色看在眼底,却没有再拒绝她为自己描妆穿衣,而是难得地沉默着,静静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每一次抬手为他在脸上施脂粉的时候,指尖触碰在自己的肌肤上,带着小心翼翼又自持的味道。

    他微微垂下眸子,微微地一哂:“怎么,那么怕碰我么,但你是我的”阏氏“,以后还要给我生孩子。”

    白珍的手一顿,随后收回了手,却没有接他的话题,而是道:“好了,很合适,不过……。”

    她迟疑了片刻,隼刹顺着她的目光落在那些衣服上。

    那些衣服——小了。

    他的身材太高大,即使拿出了最大号的女装,他都穿不下。

    隼刹皱眉,随后摸摸脸,忽然道:“拿镜子来。”

    白珍挑眉,拿了面自己陪嫁的水银镜子递过去:“做什么,不相信我的技术么,放心,如今的你看起来美得不能再美!”

    美的让人嫉妒。

    她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

    隼刹闻言脸色一僵,劈手就夺过镜子去看。

    他一看镜子里的自己,瞬间呆住,脸色一白——果然很美。

    镜子里的美人五官分明,胭脂水粉柔和了过于凌厉的线条,让那些线条看起来异常的精致妩媚,五官深邃而媚惑,恰到好处的描妆,还有红唇妩媚边上的那一点刻意点上的朱砂顿时让整个镜子里的美人显得活色生香,媚态天成,妖娆无比。

    怎么看都是一个充满野性诱惑的西域尤物!

    白珍想,这是她看到过的最美丽的西域美人了,比那时候在律方大火的西域舞娘魅姬还要妖娆,还要野性。

    而且,这是不是证明她的手艺果然也还能上的台面。

    当然要忽略掉他那健硕的身材。

    “怎么样,美不美?”她忍不住得意地抬起下巴。

    但是很显然,有人不那么欣赏她的手艺,隼刹握住镜子的手背瞬间爆出青筋,他唰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四处张望,在白珍莫名的目光下,杀气腾腾地就往那放水盆的地方走去。

    “你要干什么!”白珍终于发现他要去洗脸。

    隼刹阴沉着脸,恶狠狠地瞪着白珍:“你他妈的给我放开,老子绝对不会用这种脸出现在别人的面前,只有阿克兰的主人,你们的千岁爷那种不正常的人才会涂脂抹粉到处跑!”

    说着,他一转脸就去够脸盆。

    白珍死死地拉住他,大怒:“你给我闭嘴,千岁爷就算再涂脂抹粉,也能让所有人都跪在他面前,你呢,你却在自己的大婚之上被人追杀,躲在你看不起的中原人的帐子里死要面子!”

    隼刹原本强行拖着白珍也要去洗脸的,但是下一刻却顿住了脚步。

    他转过脸,看向白珍,金色的眸子里有一种让白珍毛骨悚然的狰狞感,几乎让白珍以为下一刻,面前的男子瞬间就会幻化成金色的狼王,一口咬断触犯狼王威严的人的脖子。

    白珍咬着唇,倔强地抬起脸瞪大了眼和隼刹对望。

    但是片刻之后,隼刹却忽然一转身,转回了榻上坐下,闭上了眼,只唇角的微微抽动,让他看起来异常的压抑,或者说明显就是在压抑着怒火。

    白珍送了一口气,随后看着手上的衣服发起愁来,正在此时,帘子忽然一掀,陈爽全副武装地一脸凝重地走了进来:“珍姑娘,真于的人看样子找不到隼刹可汗的踪迹,如今已经往我们这里来了。”

    白珍一顿,随后点点头,看向隼刹,又看向陈爽,随后立刻拿定了主意,她几步上前,一把拉住了陈爽,随后附耳在他耳边嘀咕起来,。

    陈爽越听,眼珠子瞪得越大,随后错愕地看向隼刹,有点口吃地道:“你是说……但是……。”

    白珍摇摇头,一把拽住陈爽,咬牙道:“没有但是了,就这样!”

    隼刹忽然睁开眸子,警惕地看向白珍,他忽然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

    ——老子是分界线—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这是我们送嫁的营地,已经答应让你们进去搜了,如今没有搜到人,你们还想怎么地!”

    “这里就算是送嫁的营地,但是这里却是我们赫赫的国土!”

    “你们别欺人太甚。”

    天朝送嫁队伍的营地外,如今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赫赫人,他们脸上都带着浓浓的暴虐的气息,手上的刀子都沾染了血,血腥之味和烧焦的味道弥散在空气里,和着浓黑的夜色一样让人窒息。

    一直冷眼看着的副将齐飞忽然站了出来,对着那为首的赫赫人冷声道:“都拉尔,你们舍于部和真于可汗原本都是姻亲,我能理解你们为了真于可汗复仇的心切,但是别忘了,我们也算是这沙漠上的老熟人了,既然已经答应让你们进营地去搜查,而且你们也没有搜出什么来,就别太过分,否则,我们死亡之海迟早会让你们再一次试试有头无发的滋味。”

    他顿了顿,又道:“哦,不好意思,这一次很可能就是有发无头了。”

    这话一出,原本在领头叫嚣得最厉害,眼里都是残忍嗜血杀意的男子瞬间看过来,一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已经是觉得眼熟,不由一僵,又听得他话语,瞬间脸色一青。

    他身为领头者当然是知道齐飞到底是在说什么。

    当年死亡之海里的恶鬼们出来‘猎野’,一向让西域各国闻风丧胆,那些恶鬼们人虽然不多,但是手段了得,他们‘猎野’就是一种为了证明少年已经成年的仪式,也是一种保持战斗力的方式。

    ‘猎野’的一种方式就是选择一国的王公贵族,半夜潜伏进去将对方的头剃光,留下毛发作为战利品——既然守护森严的王族的头发都能被不动声色的取走,那么于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又有何做不到。

    各国王公对此痛恨入骨,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能有办法,再多的军队都没有办法进入死亡之海,甚至抓住一个猎野的少年。

    但幸运的是,这些人人数不多,而且很沉默,出来得并不算多,非常神秘。

    而留头不留发,每个割掉头发的人枕头边都会留下这么一句话,都拉尔就是曾经被猎野过的对象,那种可怕的感觉到现在都让他没忘记过,如今一听到陈飞的话,瞬间脸色就是一白。

    他方才想起,没错,他是听说了死亡之海的恶鬼们不少去了中原,而且……竟然那么的巧合,居然就是在这里遇上了!

    都拉尔迟疑了片刻,和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随后,他一咬牙,冷声用有些蹩脚的中原话继续道:“我说了我们这些人都是拼死一搏,只为复仇,所以我们只要找出隼刹,绝对不会为难你们,所以我们只有一个要求!”

    齐飞环胸冷冷地道:“你们要怎么样?”

    都拉尔眯起眼,目光阴冷地落向那个最大的帐篷:“我要搜那个帐篷!”

    那是他们唯一没有进去过的帐篷。

    齐飞一颦眉还没有说话,一道女音便插了进来,柔柔地道:“那是送嫁的陈将军的帐篷,只怕你们确实不太方便。”

    都拉尔等人齐齐地看过去,便看见白珍正领着月弥和月珍走出来,都拉尔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色迷迷打量着白珍几个人,随后露出大黄牙一笑:“这就是我们的”阏氏“吗,真是可惜啊,这么美丽的女人,连侍女都那么美丽。”

    月裳和月弥两个人露出个厌恶的表情,她们忽然觉得原来怎么看都不顺眼的隼刹,如今想起来顺眼了不少。

    都拉尔忽然语气一转,阴沉地道:“不过就算是死大神站在这里,我们都要进去搜一搜,何况是一个小小的”阏氏“站在这里!”

    月裳瞬间脸上闪过怒色,就要开口,却被白珍按住了手腕,她冷冷一笑:“既然如此,但是都拉尔大人如果什么都没有找到就不要怪我们的人不客气了,我们这里的送嫁的将官们全部都来自死亡之海,虽然他们已经是朝廷的人了,但是我也只是一个没有权利的小小县主,所以如果他们被激怒了,我也无能为力。”

    这般威胁的话语让都拉尔迟疑了片刻,还是一咬牙道:“我们要搜,如果没有我们马上走!”

    他们必须找到隼刹,否则让那个野狼王逃了,等待他们的绝对是大漠上无止境的追杀!

    &nb

    sp;而唯一不怕隼刹的就是死亡之海的人,但是这一次他们都得罪了,却也还要博一搏。

    白珍挑眉:“好,请吧!”

    随后都拉尔立刻招呼人去搜。

    在他前面刚刚进帐篷的人,忽然就一声惨叫跌倒出了帐外:“啊!”

    都拉尔等人瞬间紧张起来,看向帐篷,所有赫赫的叛军都齐齐唰的一声拔出了战刀。

    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

    都拉尔看了眼被用刀鞘砸晕的手下,警惕地用刀子挑开了帘子,随后看到里面的情景,便立刻一下子涨红了脸,但还是没有放下帘子,而是一下子领着几个人钻进了帘子里头。

    顿时,里面响起了一声女子的尖叫:“啊——!”

    众人只觉得紧张又奇怪,只觉得似乎看见了陈爽**着上身站在床边,而他身后的床上还有一个妖娆的异国美人只穿着肚兜?

    过了一会便听见陈爽破口大骂:“都拉尔,格老子的,迟早有一天割了你的头!”

    随后便是一阵乱七八糟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便见都拉尔等人一脸狼狈地从帐篷里钻出来。

    他恶狠狠地看了眼白珍等人,丝毫没有掩饰脸上的杀气,他刚刚对身边的人使了眼色,气氛诡谲起来,所有赫赫人不但没有撤退,都慢慢地拔出了刀,但是下一刻却见白珍忽然抬头看着月一笑:“啊,看样子死亡之海的恶鬼们今日都要来这里和亲人们聚会呢。”

    都拉尔一惊,立刻抬起头,看向天空,果然看见天上不知道什么掠过好几只乌鸦——那是恶鬼们圈养的宠物。

    他立刻低头,脸色变幻莫测,随后阴森狰狞地瞪了白珍,转身就走:“抱歉!”

    随后一干赫赫叛军便只能跟着他匆匆离开。

    白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向齐飞,齐飞看了看天上,叹了一口气:“这是把他们都诈走了,这些鸟还好放出的及时。”

    鬼卫众人们都松了一口气,随后陈爽也穿戴整齐走了出来,脸色有些古怪,但是很快他就开始重新和安排布置,准备先行按照原本撤退的路线离开。

    毕竟这个时候只怕是很快要有一场围剿战了,刚才赫赫叛军只是一时间被吓走而已,万一一会子回来的话,会不好收拾了。

    白珍看了看帐篷,想了想,还是没有进去。

    她想,隼刹,需要一点时间调整下受损的自尊和恶劣的心情。

    但是一刻钟之后,正当所有人准备离开,而白珍准备进去叫出隼刹的时候,忽然营地外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厮杀声,还有无数的马蹄声。

    惨叫声不断地响起,四面八方,永无停歇,让人心听得发冷。

    黑暗之中,仿佛有无数的铁骑冲杀过来。

    众人瞬间又警惕了起来,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派出人去刺探,便看见有几十骑携着重重杀气策马向他们冲来。

    陈爽瞬间抬手,正要下令埋伏的弓箭手射箭,却被白珍拍了拍肩头,她有些紧张地道:“等一下,陈大哥,你看下那个领头穿长袍子的人,他是不是哈苏大祭司?”

    陈爽一愣,仔细一看,果然,那个马上矮矮胖胖的光头,不是狡猾的哈苏大祭司,又是谁。

    哈苏是隼刹的亲信,如今在这里出现是不是意味着……

    果然,还没有到帐篷处,便见哈苏大声地兴奋地嚷嚷着冲过来。

    白珍忽然心中一动转过身看向身后,果然见着那大帐前已经站了一个人,静静地,高大的身形,披着的披风被夜风掀起一角,还能看见下面一抹奇特的幽暗的嫣红,正如他潮湿的线条分明脸庞,依然残留的嫣红金粉、披散到腰间的结着长辫子的发一样。

    与他的身形与森冷孤傲的气息格格不入,又有一种奇特的契合。

    “你……。”白珍一愣,在月光下,她觉得自己仿佛有一瞬间的错觉,几乎认不出他来。

    隼刹金色的眸子里落在白珍的身上时闪过一种奇特的幽光,随后又移开了目光,看向哈苏。

    nbsp;哈苏俐落地跳下马,领着一群提刀的武士们冲到隼刹面前,齐齐跪下,随后将手里提着的头颅放在了隼刹脚下。

    “您没事吧!”哈苏紧张地上下打量着隼刹。

    隼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头颅,讥诮地勾起了唇角:“我没事。”

    白珍看着那死不瞑目的头颅,竟然是不久之前趾高气扬的都拉尔,她瞬间脸色微微一变,再看向陈爽,和陈爽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明白了什么。

    随后,隼刹也看向一边的白珍,又看向一边的陈爽,神色从容地道:“本可汗和哈苏大祭司早就知道了叛逆者的存在,只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发起叛乱,所以这一次我让哈苏一直潜伏在外观察,就为了能将真于的残部和叛乱者他们一网打尽,但是就像你们中原人说的兵行险招,所以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也不可能顺利完成这一次的围剿。”

    白珍神色冰凉地一笑:“是么,我们还是小瞧了隼刹可汗,我还真以为您身处险境。”随后,她就别开了脸,而一边的月裳和月弥脸色都不虞。

    陈爽则微微颦眉,却没有说话。

    哈苏是个机灵的,看了看白珍的脸色,随后叹了一声:“白珍阏氏,您不要错怪了可汗,我们布置这一次的事情很久了,只是一直都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这一次,如果不是阏氏您机敏,可汗一定身处险境,结果如何倒是真的不一定。”

    白珍唇角微微一抿,冰冷的神色稍缓,还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隼刹却忽然走了过来,一弯腰,将白珍拦腰抱起,径自大剌剌地就向外走去。

    月裳一惊,立刻冲上去:“喂,你——!”

    但是却被陈爽一把拉住:“不要轻举妄动,赫赫大军就在周围,何况,白珍……她早已下了决定的。”

    月裳看了看陈爽,又看了看前面,果然没有看见白珍在隼刹怀里挣扎,她瞬间有些茫然了,看向天空的冰冷的月。

    一切,都已经不能再回头了么?

    ……

    “你还可以选,看在你救了我这一次的机会上,我给你一个选择,留下,或者离开,我不会派人追。”

    幽暗的大帐里,一盏烛光幽幽地闪烁着,勾勒出男子健硕修长的身影,他单膝跪在床前,姿态像一头狼,俯视着自己的猎物,冰凉的金色眸子里此刻闪着幽幽的光芒。

    白珍静静地躺着,她看着大帐的顶,发了一会呆,没有说话。

    隼刹,难得耐心地维持着一个姿态,等待着。

    许久,白珍忽然轻声道:“我不管你今日是否利用于我,这是我第二次救你了,是不是。”

    隼刹沉默了一会,听不出喜怒地道:“是。”

    白珍又沉默了一会,继续道:“我用你给我的机会和救你的之情,换一个承诺。”

    隼刹挑眉:“什么承诺。”

    白珍一字一顿地道:“换在你的有生之年,绝对不主动进犯天朝。”

    隼刹眸子梭然瞪大,闪过阴冷的杀气。

    白珍却仿若未闻一般,继续道:“与此交换,我会请求郡主和千岁爷,开互市,并且尽力帮助赫赫的部族,在遇到天灾和**之年,能给予所能给予的帮助,但不是纳贡,也不需要你们纳贡,而是互助,中原人有一句话,授之与鱼,不若授之与渔。”

    空气里死一般的沉寂。

    仿佛连空气都凝滞。

    白珍只觉得好凉,轻轻地搂紧了自己的胳膊。

    快到天明的时候,方才听见黑暗中,隼刹冰冷低沉的声音。

    “好。”

    白珍身子一震,随后看向他,却忽然觉得面前一道阴影覆盖了上来,随后一件件的衣衫落地。

    直到,最后一件衣衫落地,雪白的皮肤裸露在空气,感觉随着她肌肤的裸露,她只感觉看着自己身子的那双金色的眼睛,越发地具有侵略性,让她不能控制地微微发起抖来。

    一只粗糙修长的手覆盖上她胸前无人触碰过的柔软

    雪白上,隼刹低沉的声音响起:“大漠里狼的伴侣,一生只有一个,你愿意把心从白起身上拿走,放在大漠中么?”

    白珍不答,只紧紧地闭上眼,手指紧紧地扣住了床沿,才能控制自己不要夺路而逃。

    黑暗中,男子讥诮地勾起了唇,随后覆上了她的身体。

    “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残忍又贪婪的女人?而刚巧我也不是一个善良的男人。”

    随后,她只觉得对方狠狠地扣住了她最柔软的地方。

    然后一切感官都变得很敏感,很热而难以忍耐……和羞耻。

    锐利的痛楚传来的时候,仿佛被撕裂一般的剧痛,让她瞬间绷紧了身子,看着窗外那苍白的月光,就像是谁苍白的脸庞和目光,她闭上眼,泪水滑过脸庞。

    直到身上的兽,忽然在触碰到她潮湿的脸颊之后,停下了粗暴的动作,然后垂下脸,轻轻地贴着她的脸,笨拙地蹭了蹭,一点点地舔去她脸上的泪。

    “呜……。”

    她终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

    十年后

    “阿娘,阿娘,你要去哪里?”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一只小小的羊羔,向捧着盘子正准备走出大帐的温柔女子冲过去。

    “哎哎,兰库王子,你可慢点,别撞着了阏氏!”女子身边的大侍女赶紧上去一把拽住小家伙,笑嘻嘻地稳住他的身形。

    “哎呀, 月裳姑姑,你放开我嘛。”小家伙扭着身子,帽子尾巴上的狼尾扭动起来,让他看着像只小小顽皮的狼崽儿。

    温柔的圆脸女子看起来极为年轻,只是一身雍和之气,方才看得出是久居上位的大漠王后,她低头看着那小小少年,温柔一笑:“兰库乖,今日有客人来了,阿娘给你父汗和客人送东西去,先自己去玩儿,一会到阿娘的大帐里来,阿娘做了好吃的饼。”

    虎头虎脑的小家伙一听,立刻两眼放光:“是那些汉人来了么,是不是有很多西凉姑姑带来的好吃的?”

    女子笑了笑:“嗯,是啊,那些姑姑们都让人带来好吃的呢。”

    兰库一下子就乖巧了,用力点头:“好,阿娘快点来哦!”

    看着小家伙那馋嘴样子,她失笑,吩咐月裳:“好了,你在这里照看这个顽皮蛋,月弥跟我去就是了。”

    随后捧着点心盘子向大帐走去。

    月裳笑应了,月弥立刻跟上。

    “不知道,这一次,出使的会是哪位大人。”月弥有些期待地轻声道。

    白珍笑了笑,神色有些悠远:“不管是哪位大人,都是我们的家乡人,一年就来上这么一回,都是好的。”

    每年郡主和爷都会依照合约书上的派人过来帮助赫赫人,每次出使的大臣都不同,上一年……

    “上一年来的是白玉大人和陆魅将军,他们甚至把小珠儿都带来了,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是他们,小珠儿也不知道又长大一点没有。”月弥感叹道。

    白珍想起来,脸上神色又温柔了些:“是啊,当初白玉为着小六子诈死,发恨了许久,还发誓绝对不饶再敢骗她的陆魅,却不想十年过去,如今西狄和天朝原是势不两立之国,都已被千岁爷一统,而白玉和小六子的孩子都比我的兰库大了,兰库还得管珠儿叫姐姐呢。”

    “世事难料。”月弥笑了,随后不知想起了什么,有些迟疑道:“这么多年了,您都没有问过,白起大人一直都在律方做都护使,却从来没有一年出使过赫赫,他甚至一直都没有娶……。”

    白珍神色一黯,随后又淡淡一笑,打断月弥:“不想就不念,我知道他在律方,在离我最近的地方,而且这么多年了,我们所有人都很安好,这就够了,时光长久,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到底是我辜负了他。”

    月弥沉默了一会 ,只是轻声道:“姑娘,这一次,出使的使节名单上有白起大人。”

    白珍脚步一顿,淡淡地道:“嗯。”

    听不出任何情绪。

    两人沉默着,一路过去,白珍在快走到可汗大帐的时候,忽

    然停住了脚步。

    月弥一愣:“怎么了?”

    白珍颦眉,狐疑地看向不远处:“我刚才好像看见隼克钦鬼鬼祟祟的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帐子,手里还拿着可汗的印鉴盒子。”

    月弥一听,神色一冷:“月弥去看看。”

    白珍摆摆手:“我们一起去。”

    随后,两人便立刻悄无声息地跟着隼克钦去了。

    一直跟到一处不起眼的破旧帐子附近,白珍看着那些岗哨,随后颦眉,和月弥选了个近道,使了轻功,悄无声息贴上另外一边帐子压石头。

    她侧耳一听,便听见里面传来隼刹的声音和一些有些陌生的声音,但是这些声音,她都认得。

    那全部都是赫赫的部落的首领或者联络官员的声音。

    她顿时越发的狐疑,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大汗,我们这一次已经重兵集结,部落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的号令!”

    “图鲁,这一次,汉人的使节在这里,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哼,大汗放心,咱们都有准备,每年那些汉人送来的这些东西连兔子的肚子都填不饱,都十年了,格老子的,咱们都他娘的忍不住了。”

    “就是,咱们多少年没有吃人肉了,不行就宰了那些汉人吃了。”

    白珍只听得浑身一股子冷意,仿佛二月天被人从头浇了一身的冷水。

    但是,期间也有些反对的声音。

    “但是……这些年汉人们也给我们送了不少东西,我们部族的人也有很多孩子在汉人的学堂,而且也有不少汉人的师傅帮着咱们修了房子……部族里都不太想动手,这样岂不是又要回到从前日子。”

    “是啊 ……。”

    “是你个球,杜兰姆,你们那些小部族靠近律方,得了便宜,老子们的却要养那么人,可不是那点肉丝就够塞牙缝的,你说是不是,大汗,咱们都十年没开战了,够给面子了!”

    “就是,我看要不就先杀了来访的使节。”

    ……

    白珍闭上眼,只觉得鼻尖一阵发酸,心头一阵发冷和绝望,没有再听隼刹他们说什么。

    人的心,果然是欲壑难填!

    十年了!

    只能是十年么。

    随后,她轻声地吩咐身边的月弥:“去通知来使,要小心,还有通知死亡之海在大漠外头散出来人,准备集结。”

    话音未落,一把冰冷的刀子瞬间架在了白珍的脖子上,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我说我是谁在这里偷听,原来是白珍阏氏。”

    白珍一转头,陡然看见那张阴森干瘪的脸,不由心中一冷,竟然是赫赫飞隼部最狠武功最高的一个头领——阿钦察!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看着阿钦察一笑,随后伸手去推开他的刀子:“阿钦察头领,许久不见。”

    阿钦察到底顾忌着白珍的身份,有些迟疑,就是这一迟疑,白珍忽然一抬手,手腕上的手镯瞬间一下子弹出一把袖底刀,然后毫不犹豫地狠狠朝阿钦察的肚子一刀刺去。

    阿钦察完全没有想到白珍会武,而且出手那么狠,又如此短的距离,一下子就被捅了对穿,他瞬间凄厉痛叫起来。

    “啊——!”

    白珍一转脸,瞪向愣着的阿弥,厉声道:“还不走!”

    阿弥一回神,迟疑了片刻,立刻大力地点头,转身就运足轻功飞身而去。

    这个时候,只有通知了出使的使节,他们才有可能逃脱!

    看着阿弥逃脱,白珍还没松一口气,就被身前发狂的阿钦察狠狠一踹:“你这个叛徒贱人! ”

    她只觉得胸腹一痛,整个人就狠狠地被踹进了大帐里,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唔……。”她伏在地上,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这番动作,早已经惊动了

    帐子里的人。

    “珍儿!”一双大手伴随着焦灼的惊呼将她整个人揽起。

    白珍有些无力地靠在隼刹的怀里,随后看见他锐利的金色眸子里盈满了担忧和怜惜,她冷笑,一把推开他:“滚,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只是她手上的力道太小,根本就推不动如狼王一样的高大男人。

    “隼刹大汗,您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您的这位阏氏原本就是个汉人,如今更是对咱们出手,更令人去通知了汉人使节,她就是个叛徒!”

    “对,她就是个奸细!”

    隼刹瞬间抬头,眸光冰冷锐利的扫过一边说话的众人,阴沉地道:“哦,那你们想要怎么样,她是本汗的阏氏,也是你们的阏氏!”

    众人在那种冰冷的目光下不免一时间窒住。

    一边说话熊一样高壮的男人图鲁扶着吐血的阿钦察,转过脸恶狠狠地道:“杀了她,大汗,律方要什么女人没有,我们把律方所有最美的女人都留给你享用!”

    “对,杀了她!”

    “不能让奸细活着!”

    白珍冷笑,不说话。

    她就算是死了,也已经把消息传递出去了!

    隼刹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抱着白珍,慢慢地站了起来,看向众人,讥诮地道:“如果我说此事要容后再议呢?”

    他高大的身形和长久以来的威压让众人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忽然想起,这还是在隼刹的地盘之上,如果他要动手,一个人都跑不了。

    而此时,阿钦察忽然睁开眼,阴狠地瞪着隼刹:“大汗,你已经被这个女人消磨了所有的斗志,这一次才推三阻四,你已经不是那个一统我们大漠的狼王了,你是个沉醉在女人怀里的没种的货,你已经不是我们的大汗了,在沙漠里,只要杀了头狼,就每个人都有机会当王,你可还记得!”

    此话一出,在场内的众人瞬间眼中都露出嗜血的光,是的,赫赫人自诩是狼的后裔,与其出去之后被隼刹灭口,或者打压,倒是不如在这里一搏,如果能杀了他,那么这里大帐群龙无首,说不得就是谁有机会登上汗位!

    原本就是秘密集会,所以隼刹将大部分的人都安排在外围警戒,如今在这里的不过缪缪数个贴身卫士而已,如今所有的隼刹方的人都紧张起来。

    “隼刹大汗,你只要亲手杀了白珍这个叛徒,我们所有人都向死大神宣誓终生效忠你!”

    图鲁一向敬佩隼刹,不到最后一刻,他倒是没想过真的要带部族反叛,便冷眼看着隼刹道。

    所有人都齐齐附和。

    隼刹抱着白珍,目光冰冷地扫过他们,露出个轻蔑而讥诮的笑:“就凭你们也想在这里图谋汗位,还想要阏氏的命,哼——休想!”

    图鲁瞬间大怒,一把拔刀冲向隼刹:“你这个没用的孬种,你不再是我们的狼王!”

    其他人立刻拔出了武器,心中一横,都冲了上去,和隼刹的人战在一起,只想在这一刻杀了隼刹,也有些人悄悄地站在一边观望战况,他们还记得,这是谁的地盘。

    万一一会杀不了隼刹……

    帐篷里瞬间弥散开浓郁的血腥味,人的惨叫声和兵器交碰声瞬间传开来。

    但到底动手攻来的人都是各个部族的族长,多半也都武艺不差,而且地方狭小,隼刹身边的卫兵不断地被屠戮,而隼刹身上很快也添了不少伤,动作有些迟缓。

    因为众人都想着赶在救兵来前,先杀了他们,所以动起手来,全是不管不顾的疯狂和狠辣,让抱着白珍有顾虑的隼刹处处受制。

    白珍看着他抱着自己奋力一战,而周围人越来越少,慢慢地被逼到一个死角,她淡漠地道:“卑鄙小人,不用你假惺惺的,放下我。”

    隼刹没理会她,径自一把将她抗上肩头,看着周围围逼过来的人,一咬牙,弯刀后移,一刀劈开了羊皮帐篷,然后整个人瞬间跌出了帐篷外,一个踉跄,他环顾四周,蓦然发现帐篷边还有刚才阿钦察的马,他立刻金眸一亮,抱着白珍就翻身上马,向外冲去,

    只要出了这一片比较孤僻之处,周围都是他们自己人,到

    时候,便是优势劣势瞬间逆转。

    而帐篷里的头领们顿时慌了神,大怒着追了出来,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隼刹抱着白珍策马离开,所有人瞬间惊惶。

    如今是他们逼杀隼刹,下一刻只怕灾祸就降临在他们头上了,如今要怎么办。

    而此时,捂住肚子的阿钦察忽然被人扶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大弓,他恶狠狠地道:“你们让开!”

    众人一愣,忽然想起阿钦察的箭术是沙漠上最有名的。

    但是他这个样子……

    不过他们还是下意识地让开了。

    阿钦察一脚踩着弓,整个人浑身冷汗地靠在自己的随从背上,腹部的伤口裂开,血和肠子都流淌了一地,但他依旧两手微微颤抖着一下将弓瞬间拉开,瞄准了远去的人影。

    “以死大神的名字,惩罚你们这些叛徒!”

    “蹭——!”

    锐锋破空的声音,其实很像琴鸣。

    白珍,在此后的一生之中,永远都记得那声音。

    细微的,锐利的,让人毛骨悚然的。

    而此时,她依旧满心的伤痛和愤怒,只感觉在那锐利的声音过后,抱着自己的宽厚胸膛一震,仿佛有什么血肉被撕裂的声音。

    但是,马儿依旧在奔腾,抱着自己的人依旧臂膀坚硬而牢固,几乎像是要把她狠狠地镶嵌进自己的胸膛。

    她甚至不知道马儿跑出去多久,多远,只看见不远处,部落里许多人在惊惶地看着他们,大声地呼喊着什么,但是马速度太快,她甚至没有听清楚。

    直到周围都只剩下一片黄色的沙漠,也不知是马儿跑累了,还是她终于不能忍耐他过大的力道,连锤了他好几下的作用,马速终于缓了。

    “你放开我,混蛋!”

    抱着她的男人,有些无奈地把头搁在她的头顶,轻声道:“珍儿,你听我解释……。”

    白珍闭上眼,抹掉嘴唇边的血迹,恨恨地道:“隼刹,你还要解释什么,我都听到了,为什么……十年了,你还是放不下!”

    “难道十年……十年都不能让你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野心么……十年啊,我陪了你十年!”

    白珍忍不住落下泪来,她不知道自己是绝望还是茫然。

    “你知道不知道,我被送到郡主身边的之前,原就是律方人,你们赫赫人‘打猎‘,将我父母猎去当人羊‘吃’的时候,我已经懂事了,我被父母藏在了沙坑里,才活了下来啊……如果不是为了再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为了这个信仰,我怎么会舍弃了白起,嫁到这里,为你筹谋,为你向郡主和爷争取了那么多,甚至还有那么多无理的要求,还为你生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辜负我!”

    她绝望得忍不住声嘶力竭,却两眼干干,只觉得满心的泪却都流不出来。

    那么多年了,她的隐忍,因了自己的信仰,因为他对她终是不算差,至少没有一房一房地娶进来新的妻子,因为兰库,她忍耐着思乡之苦,十年不曾踏足中原一步。

    如今呢?

    这一切都还是到了头,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隼刹抱着她的手臂越来越松,只是依旧紧紧地靠着她,沉默着,最终只是轻声道:“珍儿,其他部族的人逼迫得太紧,有些事,我很无奈,但是……。”

    他将一件东西放在白珍的手里,白珍低头一看,正是那个大汗印鉴。

    她一愣,瞬间愤怒地一把将印鉴盒子摔在地上:“没有,那这个印鉴用来不就是盖在号令之上的么!”

    “哐!”印鉴盒子在地上摔了两半,里面露出来一只大印。

    “你看看那印鉴。”隼刹在她身后,仿佛有些无奈,声音有些无力。

    白珍闻言,低头看去,随后一愣——那印鉴是她亲手用郡主给的黒山宝玉雕刻,但是如今摔在地上的虽然也是黑玉,但是……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假的。

    假的印鉴?

    她已经在赫赫十年

    ,做了十年的阏氏,脑子一转,立刻明白了什么,梭然睁大了眸子,不敢置信地回望着隼刹。

    却见他微微一笑,俊逸深邃的容颜上有难得的温柔:“矫令,图鲁他们只会得到矫令,冒大汗号令书,擅动大军,是让整个大漠部族都要绞杀的罪名。”

    白珍脸色一白:“你……没有。”

    他一笑,有些黯淡:“终我隼刹此生之年,绝不侵犯汉人之境,这是我给我的阏氏的承诺,大漠的狼从不在死大神前说谎。”

    白珍心中百味杂陈,抹去了泪水,她方才发现隼刹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她一惊:“隼刹,你……。”

    话音未落,隼刹忽然一晃,整个人从马上摔了下去。

    白珍大惊,一把抱住他,两人齐齐地摔在地上。

    白珍身子一翻,让他摔在自己身上。

    “隼刹!”

    那一瞬间,白珍不顾痛,立刻爬了起来,方才脸色发白地看见了隼刹的背,后心上扎着一道黑羽长箭,按着箭头的深度——白珍瞬间惊惶起来,只觉得那箭头深深地扎在了自己心里,痛不可言。

    “——不!”

    她忍不住尖叫起来:“隼刹!”

    她立刻惊惶地将隼刹侧身放在地上,随后扯下马上的水,往隼刹的唇里灌了一口:“你醒醒,我们马上回去!”

    她立刻冲到马儿身边,试图让马儿跪下来,好让她能把隼刹给扛上马儿。

    但是,隼刹却忽然出声:“珍儿,你过来,我有话说。”

    白珍一迟疑,还是咬牙冲到了隼刹的身边,努力地扶起他,将他抱在怀里。

    “珍儿……。”隼刹被她抱在怀里,慢慢地睁开眼,看着她,微微弯起薄唇道:“阿钦察的箭,从来都带着毒,不过他射了这一箭,伤口崩裂,定死无疑,他是所有的头领里最狡猾,最狠毒的,他一死,你和兰库就少了一个最大的威胁……。”

    “闭嘴,隼刹,你能不能不要说话,我求你了,求你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你是兰库的父汗,他在等你!”白珍满眼模糊,只死命地站起来,想要把隼刹扶起来。

    隼刹脸色苍白,静静地看着身边的女子的脸颊,忽然伸手接住她掉落的泪珠,轻声道:“珍儿,虽然我更喜欢你笑的样子,但这是你第一次为了我落泪。”

    白珍一僵,保住怀里的男人,控制不住的泪珠如断线的珍珠。

    “隼刹……。”

    他笑了笑,抬头看着天空的炽烈骄阳,喃喃地道:“我名字的意思,是大漠之鹰,父汗说,雄鹰也需要有栖息的地方,才能飞得更远,正如狼,也要在狩猎回来后,栖息在伴侣的身边,这十年,我很满足,虽然你从不为我微笑,从不为我落泪,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把你从白起身边抢过来。”

    白珍咬着唇,近乎哀求地道:“不要说话了,求你不要说话,一会就回有人来救我们的。隼刹,我知道你是个信守承诺的汉子,求你,不要说话了!”

    他顿了顿,看着手里的泪珠:“你看,多美,就像最美的明珠。”

    白珍只感觉怀里的人越来越沉,沉到她再也扶不起他,单膝跪在了地上,喑哑地道,泪水不断地落下:“隼刹……。”

    隼刹轻声道:“去找白起,他来了,就在这里,他会保护你和兰库,还有食尸者的女王,她会帮助你的,我带走你的十年最好的时光,带走了最美的你,剩下的……。”

    他顿了顿:“我依旧希望看见当初那个笑得灿烂的你……啊。”

    白珍闭上眼,泪如珠落:“隼刹,别……别走。”

    隼刹伸手轻触碰着她的脸颊:“为我笑一次,好吗。”

    白珍看着他渐渐茫然的金眸,死死地咬住唇角,努力,非常努力地露出一个笑。

    隼刹看着她,轻笑着叹了一声:“我说过么,珍儿,你的眼睛,就像天上的弯弯的月,很美……。”

    他屈就一生的志向,沉寂了最初的野心与**,原来到如今才明白,不过是为换她一朵笑颜。

    这样,

    很好……

    他缓缓地闭上金色的眸子,笑颜凝固在他唇角,悄无声息地消散在风沙渺渺中。

    白珍怔然,慢慢地伏下去,死死把脸埋在他胸口,歇斯底里地尖叫:“啊——!”

    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大漠之上,伴随着纷飞的沙,如泣如诉。

    惨烈,而凄凉。

    弥漫着撕心裂肺的痛与泪。

    只是……

    大漠从来不会为谁的离开改变,艳阳依旧高照,风沙依旧飞扬,枯萎的胡杨,安静地**。

    有女子静静地抱着冰凉的俊美男子坐在大漠风沙之中,仿若没有生命雕像。

    直到有无数马蹄声飞扬而来,打破了那些哀伤幽沉的气息,而到了不远处,所有人都齐齐停下。

    除了一单骑径自冲到不远处。

    有银甲白袍的年青将军翻身而落,手提染血的长枪,慢慢地走到她和他的身边,单膝跪下。

    “白珍……。”

    她茫然地抬起脸,闭上眼,泪如雨下。

    时光荏苒,逝去的终将逝去。

    十年,风沙改变了谁的容颜,苍老了谁的岁月,原来终归不过梦一场。

    到底,谁辜负了谁。

    ……

    感情不知所起

    一往情深

    深不见底

    所以无处容身

    原因不明

    所以无名无份

    无解难分

    感情不知所终

    不死不生

    反正你的亲吻

    无凭无证

    就随天机而死

    天意而生

    ……

    ——天命。歌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