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宦妃天下

番外 风中花 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三寸年华如风散

    半缕相思刻江山

    “母妃,云儿用海螺做的镯子,是给母妃的生辰寿礼,母妃可喜欢?”俊美少年端着一只精致的木盒子走进布置华美的房间,对着坐在软榻上的正拿着手镜打量自己容貌的女子兴冲冲地道。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那持着手镜的女子搁下镜子,看向少年,淡淡地道:“怎么还是那么没规矩,进宫门也不知道要通传一声。”

    少年看着那榻上的女子,她头梳飞云高髻,发髻上一只精致的紫晶撺南珠八尾凤凰簪在窗外海水反射进来的光线下,显得华美异常,与她身上那袭昂贵罕见的海水蓝绣飞凤流云珍珠裙一同衬托得那女子纤腰楚楚,华贵优雅,宛如龙宫仙妃一般,没有半分像是有了三个孩子的母亲,秀丽的面容上薄施脂粉,天生的玉盘儿似的脸更为她凭添了两分少女才有的稚美之气。

    但是,这样的母亲,在少年的眼里却多了三分陌生。

    他有些怔愣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记忆中,母亲虽然总是温柔婉约的,打扮总是素雅的,是龙家最和善的主母,甚至有些人都觉得这个主母有些性情天真温柔过了头,但是他是知道母亲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模样,哪怕在自己孩子面前的温柔,也都带着一层雾气。

    因为母亲有一双凉薄的眼睛,冰凉通透如海底之冰。

    但是,即便如此,母亲今日的模样,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想象了,他想,也许,很快也会出乎很多人的想象了。

    “今日是母妃正式被父皇册封为德妃的日子,所以,儿臣高兴了些。”俊美的少年笑了笑,温然道,顺手将盒子递给了一边伺候的大宫女。

    德妃点点头,随手又拿起镜子打量自己的模样,口中淡淡地道:“云儿的心思,母妃看到了,先下去吧,一会子礼部的人就要过来交代册妃仪式上的事儿了。”

    看着自己母亲连打开盒子的打算都没有,少年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道:“母妃,您不打算看看儿臣给您的礼物么,您以前都很喜欢儿臣的手工的。”

    德妃的手一顿,目光扫向面前的少年,看着他的忽然微微弯起了唇角,露出个淡淡的笑来:“其他人都下去。”

    主子突然的命令,让宫里的其他人都愣了,其中还有两三位来贺喜的宫嫔,见着便都觉得大概是这位新晋的德妃娘娘要与自己的儿子说些贴心体己话,便都笑着识趣地告退了。

    等着人都离开,宫门已经关上,德妃看向少年,温柔地笑了笑:“云儿,过来。”

    少年看着女子柔软笑容,心中莫名地生出一种奇特的不安来,但还是乖巧地走了过去,但是还没有走到她的面前,就忽然见那女子笑着,猛然一抬手,将那只他送来的盒子狠狠地劈手朝他砸来。

    少年一愣,常年受的训练让他的身体下意识地就要避开,却在见到女子眼中的冷戾之色后,强行站住步子,任由那只盒子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

    “咚!”

    有炽热的东西立刻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下来,他没有擦,有些呆楞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女子脸上那种轻灵之气已经褪去,全是阴冷森然之情:“你想让本宫看什么,看你送的那些破烂玩意儿么,本宫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去碰那些手工活,那都是低贱的匠人去做的,你堂堂一个皇子,却要做那些低贱的东西,说轻了是年少贪玩,说重了是玩物丧志,不成器,你要你的父皇怎么看你,而且还是在这个日子,当着众人的面给本宫这些破烂玩意!”

    少年看着女子狰狞阴冷的面容,半晌,他垂下眸子,轻声道:“母妃,都是儿臣的错,只是儿臣想让母妃你开心一点而已。”

    “想让本宫开心?”女子忽然呵呵呵地低低笑了起来,声音冰凉而狠厉:“那就,让你的母亲成为万民之母,成为所有人都要仰望的那个女人,去把那个位子抢过来,让所有那些看轻我们母子的人全部都——不——得——好——死,我才会开心!”

    “而不是……。”德妃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伸出穿了缀着夜明珠的绣鞋一脚踏在那只虽然不昂贵,但是极为精致的海螺镯子狠狠地踩,直到将那镯子踩碎成了好几段。

    “而不是,拿这些廉价的垃圾来哄冒着天下之大不讳,受尽世人唾骂而生下你的母亲!”

    听着女子蕴含着深深血腥杀气的声音,看着地面上被女子踩碎的镯子,少年只觉得左胸口一痛,仿佛有什么东西随之被踩碎了,眼中闪过一丝黯淡。

    感觉着面前的女子身上阴狠暴虐的气息,少年闭了闭眼,片刻之后,方才轻声道:“是,儿臣定不负母亲所望。”

    女子看着他,忽然又阴冷地低笑了起来:“呵呵呵……这才是本宫的好儿子,不枉费本宫在你身上付出了这么多,对你寄予了那么多的期望,为你吃了那么多的苦,要记住,你父皇很喜欢你现在的成绩,而不喜欢你玩这些手工活,如果再让本宫看见一次,你身边的那些人就死一轮,贱奴才会把好好的小主子带坏了。”

    少年没有出声,许久,只颔了首:“是。”

    看着少年的恭顺,女子眸光闪了闪,伸手温柔地搁在少年脸上,忽然落下几滴泪来,声音微颤:“云儿,头上痛不痛?”

    这般变脸的速度,还有落泪的速度在女子身上出现,非但没有特别的做作,怪异,却莫名地让人心头一紧,又抽痛起来,想要伸手为她抚去脸上的泪。

    哪怕如少年一般,早已习惯她这样比变天还要快的变脸速度,他还是忍不住柔软了声音,泄露出自己的孺慕之情:“母亲……。”

    “记着,只要是为了这个天下,你什么都可以做,谁都可以杀,如此,母亲才会开心,才会好。”德妃柔软的声音,湿润而温软,却仿佛一种来自海底深渊蛊惑一般,在少年耳边回荡。

    但是那些温柔湿润之中,血腥与阴狠杀伐的兵戈之气让少年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什么叫什么都可以做,谁都可以杀?

    母亲的意思难道是……

    “云儿,你听——清——楚——了——么?”女子温柔的、诡谲的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

    她扣住他脸庞的手上的精致玳瑁护甲几乎掐进他漂亮的脸颊,让他痛——不可言。

    “是,母亲!”

    许久,少年身子颤抖着,很轻,很轻地应了。

    “这才是本宫的好儿子!”德妃松了手,忍不住轻笑起来。

    笑声阴冷,尖锐而疯狂。

    “娘娘,十二皇子来了。”宫门外传来老嬷嬷的声音,让女子一惊,随后眼中一亮,立刻松开了自己面前的少年:“快,让十二皇子进来!”

    少年一愣,转过脸看过去,德妃打开殿门前,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脸看着少年额上的伤,微微颦眉:“马上去处理一下伤口,不要吓着你弟弟。”

    说罢,她便转身亲自去打开门,将那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粉妆玉琢的小娃娃的嬷嬷给迎了进来。

    “奴婢给娘娘道喜了,小主子今儿一早就咿咿呀呀的,笑得可开心了,想必定是知道娘娘你今日封妃大喜,吵着来给娘娘贺喜呢。”那嬷嬷是个伶俐人,一见德妃,便笑嘻嘻地说着吉利话,将自己手里的小娃娃逗弄得笑嘻嘻地讨德妃的开心。

    德妃看着那粉嫩嫩的小娃娃,眼睛里是掩不住的怜爱,伸手去抱:“素儿,乖素儿,给母妃抱抱,你是母妃的小吉星呢。”

    “是啊,今儿是小皇子的生辰,也是娘娘的晋升四妃之日,小主子生来就真真儿是帮衬娘娘的。”

    “瞧着十二皇子和娘娘的样子多相似,水灵灵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未来必定是个有大福气大作为的!”

    “正是……。”

    宫人们都围绕着德妃和十二皇子百里素儿不断地说着喜庆的吉利话,一阵阵的恭维道喜,让素来自持的德妃脸上扬起温柔温软的笑意,一如她给所有人的印象,只是看着孩子时候,她的笑容里带着的怜爱与欢喜,却比平日看起来更动人。

    站在帘幕后的少年,隔着幕纱看着这一幕,慢慢地闭了闭眼,转身从侧门悄无声息地离开。

    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看着他神色寂寂,眼中闪过叹息,只能默默地一路跟着少年慢慢地走到皇家圈用的沙滩边。

    看着少年孤寂的背影,年轻人忍不住想要开口安慰:“殿下,德妃娘娘她……。”

    “我知道。”少年面对着大海,忽然开口打断他的话,淡淡地道:“我知道,素儿是母妃的心尖儿,母妃因为生下他,所以父皇终于下定了决心给母妃一个名分,而在一年之后,素儿的生辰时,再晋了母妃的位份,所以素儿是给母妃带来幸运的人,而我不过是母妃和父皇在无名无份之时生下的……。”

    他顿了顿,讥诮地勾起唇角:“我是他们生下的……野种。”

    虽然因为他的存在,父皇和母妃终于有了羁绊,母妃曾经差点成为父皇还是皇子时候的正妃,但是她最终却阴差阳错地成为父皇最忠实守护世家的臣子之妻,她图谋多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心愿,怀上了自己。

    但是,龙家虽然对于自己守护的主子和主母有了这样的事情展现出他们绝对的忠心包容,仿佛并不介意自己的儿媳怀上主子的孩子,甚至对这个孩子呵护有加,也奉作小主子。

    但是,谁都知道他龙赫云,根本就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龙家少爷,即使后来母妃被父皇用别的方法召入宫廷,连着他也成为了百里赫云,但是在这宫里,他和母妃一样都受尽了白眼,甚至受了无数的鄙夷与欺辱。

    他来到人间并不光彩,也并不名正言顺,甚至直到母妃日渐受宠,封妃的今日,也仍旧有人在质疑他的血统,不纯!

    甚至质疑他不是父皇的孩子!

    这是最致命的危险,母妃和他用尽了方法,让父皇去了此疑心,他的表现也比所有的皇子都优秀,但是悠悠众口何其难堵?

    素儿的出身却是毫无疑问的,给母妃带来了更多的荣耀,而他,虽然是母妃进入宫廷的契机,也是母妃承受了更多磨难的原因。

    所以——

    “母妃,对素儿的怜爱,对我的冷淡也都是理所当然的吧。”

    长日看着自己面前的小主子单薄的背影,眼中闪过黯淡,轻声道:“小主子,德妃娘娘对您的寄望和对十二皇子的寄望是不一样的,所以对您的要求不免严厉了一些。”

    严厉了一些?

    少年看着那幽幽深阔的海面,微微眯起了眸子,想起了方才德王妃说的话,他轻声道:“也许。”

    “小主子,您额上的伤似……还在流血,咱们还是快些回宫吧,让属下为您处理一下。”长日有些担心地看着少年额上的伤。

    不知道是不是德妃娘娘下手太用力了,直到现在,少主子的伤口似都没有完全止住血。

    少年抬手看了看自己染红的手指,淡淡地点了点头。

    也许,从今日起,他的手上会开始流淌过无数人的血。

    为了这天下,无事不可做,无人——不可杀。

    至亲也可弑。

    皇家,就是如此。

    如果,那个人不仅仅是兄弟,不仅仅是姐妹,甚至父皇,如果那个人是你呢?

    我的母亲?

    你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么?

    少年沉默地看着大海,闭上眼,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

    ……

    冰凉的海风,吹起他乌黑的长发。

    掠过他挺直的鼻尖,让他忍不住低低地打了个喷嚏。

    “哈秋。”

    “陛下,不要坐在窗边睡着,白塔上海风大,会着凉的。”胡嬷嬷有些抱怨地道,顺手拿了一件披风给他披上。

    百里赫云揉了揉眉心,淡淡地一笑:“让嬷嬷操心了,只是这夕阳太美,便不小心做了个梦罢了。”

    胡嬷嬷一愣,看着他搁在一边的精致盒子,又看着他微笑道:“陛下,您做了什么梦?”

    百里赫云,微微垂下眸子,长而浓密的睫羽遮盖了他的眸光,淡淡地道:“一些许多年前的旧梦罢了。”

    ------题外话------

    周日~改周日~更完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