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一百六十五章:兵危难逆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片刻之后便有人来报,高仙芝所部左武卫已经往神武军左翼运动,显而易见的是要侧翼包抄。

    裴敬脸色登时大变,由于天子的缘故,为各军都设置了人马上限。比如神武军,不得超过三千五百人,所以神武军实有战兵,也才三千人而已,余下五百员额都给了负责辎重后勤的辅兵。

    比起对神武军的诸多限制,其余三军的条件则相对优厚,每一军人马上限均设在一万五千上下。如此算下来,无论高陈杨,哪一个人麾下的大军,单与神武军相比,都足足是它的五十倍。

    若在战场之上,敌我力量如此悬殊,胜算也相当渺茫。

    “中郎将下令吧,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传令下去,所有人无军令不得擅动,否则军法行事!”

    秦晋的声音里不见一丝慌乱,这让裴敬多少稳定了一下心神。

    但也仅仅是一瞬之间,他又开始沉不住气了,放眼整个“战场”,一马平川既无险要地势可做依靠,也没有山地用来掩饰行踪。神武军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唐军”的眼皮子底下,就算撞了鬼,只怕也难有胜算。

    除非,高仙芝也像杨国忠麾下那些软脚鸡一般不战自溃。

    但话又说回来,裴敬最初对那些铁疙瘩的作用并不报幻想,可而今看来,竟然收了奇效。

    爆炸过后的“战场”上遍布弹坑,上空则满是一团团的白色硝烟,逐渐扩散弥漫,遮蔽了人的视线。

    裴敬在咋舌的同时,又禁不住假设,如果等到杨国忠的人冲到近前在点火,被波及之人怕是非死即伤了。

    但这毕竟只是演武,在事先判定胜负的规则里,只要神武军扮作的“叛军”被“唐军”成功合围,五路可退,便算他们输掉了这场演武。

    所以,真刀真枪的去打并不能扭转“困局”。关键处在于,如何阻挠高陈杨三支人马对神武军的合围。

    现在杨国忠的右领军卫约有半数人马因为此起彼伏的爆炸受到惊吓而失去了控制,连带着断后的一部分人也都隐隐不安分起来。

    而三支唐军里,最倒霉的当属陈玄礼部龙武军。原本陈玄礼是打定了主意为杨国忠做陪衬的,所以便将龙武军分作两部,部署于右领军卫的两翼。

    此时的龙武大将军陈玄礼狠狠跺了跺脚,他现在连撞墙的心都生了出来,如果不是为了配合杨国忠的行动,他本可以像高仙芝那般迂回侧翼或者后路包抄,现在可好,整个龙武军的右翼人马完全被杨国忠所部的乱军所裹挟,军令已经再难约束这些溃散的人马。

    气急败坏之下,陈玄礼却没有被愤怒盖过了理智。

    “传下军令,若有擅动者,立斩不赦!”

    作为龙武军的新军,本就成军不久,同时又对演武持着一种做戏的态度,陈玄礼的军令吼了出去,竟如泥牛入海,瞬时间就被淹没在了鼎沸的人声当中。

    眼见着中军附近一群乱哄哄的军卒作势欲逃,陈玄礼二话不说抽出腰间横刀,上下翻飞的挥了出去,便有两个血淋淋的头颅滚落当场。

    鲜血和人头的威慑力果然比陈玄礼撕破的嗓子管用多了。那些渐起的骚乱就像是扑朔的火苗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顿时灭了个干干净净。

    “再有不遵从号令者,这就是下场!”

    陈玄礼声色俱厉,与平时的谨慎内敛截然不同,就像换了个人一般。

    见识到了主帅狰狞可怖的一面,这些禁军终于知道了害怕,渐起的骚乱也在骤然间无声无息的止住了。

    “传令,左军与右领军卫脱离接触,往神武军侧后翼运动,配合左武卫进行包抄。”

    军令一下,龙武军又轰然而动,一窝蜂的往神武军侧后翼狂奔而去。

    ……

    “圣人,杨相公的右领军卫完了,眨眼的功夫就作鸟兽散……”

    此时爆炸产生的硝烟已经战场上扩散弥漫开来,神武军周边的情形,李隆基在山顶上看的并不甚清楚,但形势与高力士絮叨的也大致不差。

    杨国忠万余人竟在数千前锋的倒卷下渐次崩溃,如果杨国忠能够果断的对局势加以影响,整个右领军卫也不至于彻底崩溃逃散。

    平日里说的天花乱坠,一旦到了真刀真枪的战场上,还是立马就原形毕露了。

    且先不管秦晋用了什么古怪法子,仅从刚才的表现上,杨国忠也当得起治军无能的考语。

    不过,右领军卫的意外崩溃却让李隆基的兴趣被吊了起来。这也就说明,秦晋并没有放弃,而是精心准备了一场看似不可能的逆袭之战。

    想到这里,李隆基便又饶有兴致的往远处那一片硝烟中望去。

    杨国忠的人马虽然未战先溃,但此刻的神武军仍旧处境不妙。

    陈玄礼的人马迅速与溃乱的右领军卫脱离,转而包抄神武军的侧后翼。而原本被当做支援后备军力的高仙芝左武卫,此时竟在瞬间转换身份,成了身负战局重担的绝对主力。

    李隆基又回到胡床上,缓缓坐了下来,伸手捋着颌下的灰白胡须,时而闭目,忽而又望着远处,若有所思。

    “中书令何在?”

    突然,李隆基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中书令乃宰相正职,此前由杨国忠充任,现在则已经换成了韦见素。

    “臣在!”

    身为朝廷重臣,韦见素在任何重大事务中都不离天子片刻须臾。

    “吩咐羽林卫的人,到下面去寻着杨国忠,送到朕这里来!”

    听到天子仅仅是在担忧杨国忠的处境,韦见素一颗原本悬着的心又落了回去。

    李隆基唉声长出了一口气,一想到贵妃那惹人怜爱的模样,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杨国忠在乱军里伤了分毫,否则依着贵妃的脾气,又要闹腾上数日不得清闲了。

    ……

    “报!左武卫兵分两路,分别往我军后侧与右翼突进!”

    探子喘着重重的粗气,眼看着战场上的硝烟就要散尽,到时一切尽在光天化日之下,便是任何巧计和手段都难以奏效了,就算白起项羽之辈复生,恐怕也难再有作为。

    裴敬紧张而又期待的望着秦晋。

    “传令,前军立即向东南方转移,若有敌兵追击不要纠缠,迅速将其甩掉,然后在战场边缘游弋待命,若再有追击,便再次将其甩掉……”

    裴敬作为前军主将领命而去,现在的神武军将士,别的本事没有,战场上飞奔“逃命”的本事,当在各卫禁军中无出其右。

    前军一千人马轰然而动,秦晋又紧接着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后军主将卢杞何在?”

    “末将在此!”

    “很好,率你部一千人,北向西南迂回运动……”

    卢杞率领着后军的一千人也离开了战场的聚焦处。一阵南风突起,弥漫在战场上浓烟很快就消散一空。

    秦晋的帅旗亦在阳光下迎风猎猎,显得无比醒目刺眼。

    中军则由秦晋亲领,他之所以仍旧留在原地还纹丝不动,为的就是给前军和后军争取足够多的时间,以便他们离开战场的核心圈子,避开高仙芝随时可能发动的突袭。

    很快,秦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高仙芝果然按照他的设想,没有理会裴敬和卢杞的前后两军。除了派出数百人用作监视以外,全部注意力显然都集中在了立于中军的帅旗上。

    按照之前制定的规则,夺得对方主将帅旗,也算胜利的条件之一。所以,高仙芝根本不用担心秦晋在玩调虎离山的把戏。

    “报!左威卫前锋距离我军已经不足一里!”

    秦晋重重的勒了勒勒腰间的牛皮束带,好戏终于上演了。

    “全军听令……”

    ……

    “圣人,圣人快看,秦晋将神武军分作了三路,一路向北,一路向南,中军……中军……”

    高力士一边向李隆基解说着山下战局的进展,一边又糊涂了起来。

    “奇,奇怪了,秦晋的中军如何还停在原地不动?再这么下去,难保要被高仙芝和陈玄礼合围了!”

    李隆基却自认为看透了秦晋的心思,秦晋的帅旗之所以迟迟未动,是以自身为诱饵,给分向南北的两军争取时间。

    不过,秦晋的应对办法却并不高明,不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拼光打烂,初衷是好的,但也终究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了此战必败的结局,他期待中的逆袭之战并没有发生。

    一时之间,李隆基顿觉有些意兴索然,便打了个哈气,开始闭目养神。

    在他心里,此后的战局已经有了定数,秦晋不论如何挣扎,都将只能是做困兽犹斗,再难翻身,更何况还十分有可能被高仙芝集中优势兵力分别围歼。

    秦晋交上来的这份答卷,不是李隆基想要的。如果非要为这份答卷评一个高低上下,他便只能送给秦晋一个大大的“差”。

    山下呼喊杀声阵阵,火药燃烧后的硝硫味道也渐渐随着大风飘了过来,鼻腔间充斥着这种味道的李隆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而后竟又整个人倚靠在胡床上,不消片刻就打起了瞌睡!

    他实在太困了,对于习惯晚睡晚起的老人,天明即起实在是个痛苦的折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