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二百二十三章:黄粱无一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高力士想将腿从董四的怀里抽出来,却奈何对方抱的太紧,几次都没能成功,只能听之任之。

    “我这些话说的难听,还不是为了你们能有点长进?其他人都困在了南内,只有你,因为在太极宫有差事,才免于遭难,如何就不知道惜福?”

    “奴婢惜福,惜福……”

    高力士闭上眼,他知道不论自己怎么苦口婆心,这些不争气的东西永远是嘴上一套,做事一套,永远都不会让他省心。为什么边令诚这等钻营小人竟能有如此能干的义子撑持门面,而他的这些义子却一个赛一个混蛋。

    “奴婢这就去景内监那里,学习观摩……”

    董四见高力士心软了,便打算开溜,谁知高力士却将他叫住了。

    “不必了,你去了也是添乱,回去睡觉,养精蓄锐!”

    “是,奴婢知道了!”

    董四悻悻的答应了一句,跟着高力士往太极宫深处走去。

    跟着高力士一路走,董四心中又忍不住阵阵庆幸。当初因为犯了错,被赶出了兴庆宫,发配到这幽深晦暗的太极宫里,终年不见天日,没有一天不惦记着离开此处。孰料,竟又因祸得福,那些留在兴庆宫里的人反而成了瓮中之鳖。

    这也许就是那些文人常说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现在的他不但因此而免于一难,还更有机会成为从龙护驾的功臣,只要想一想都兴奋的难以入眠呢!只那个景佑让人有些看不明白,此人明明是边令诚最能干的干儿子,可边令诚偏偏在监军潼关之前亲手将他发配到了太极宫里。

    难道边令诚有先见之明?知道兴庆宫必遭此难?因此才有此所为?

    董四越想越觉得靠谱,一定就是这样,听说边令诚在安西立功无数,打的西域胡人闻风丧胆,能够有这种先见之明也不奇怪,要不他怎么会主动要求到潼关那么危险的地方去监军呢?一定就是为了避开这次的祸事。

    迷迷糊糊间,董四只觉得有人在摇晃自己。

    “醒醒,快醒醒,神武军打进太极宫了,逃命,快逃命啊……”

    董四翻了个身,心中好笑,居然连做梦都能梦见兵变的事,但也很是庆幸,那些祸事都距离自己很遥远。

    可那只抓住了他的手仍旧在不停的摇着,呼喊他逃命的声音也一刻都没停了。这个声音甚至还有些稚嫩,好似还未成年的小童。

    董四立时分辨出来,这不是他那新收义子的声音么?怎么也这般没规矩,不懂事了?刚想抬手将之推开,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陡然从榻上直起了身子。

    那小童见董四起身,总算谢天谢地。

    “快,快逃命吧,神武军,神武军杀进来了!”

    董四一把揪住那小童领子厉声问道:“当真?”

    小童吓得说不出来,只知道不停的点头。

    “将军呢?”

    他口中的将军自然指的就是高力士,如果神武军真杀了进来,恐怕也只有跟在高力士的身边是最安全的。可那小童因为受了惊吓,只知道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董四便也顾不得穿好衣裳,疾步奔了出去。

    到了院中,果见宫人内侍都在纷纷逃命,董四仍旧浑浑噩噩好像还陷在梦中,这让他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明明高力士手中有三万新军,怎么可能被几千人的神武军杀的屁滚尿流呢?

    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噩梦。

    董四不停的怕打着自己的脸,以为这样就能将自己从噩梦中唤醒,然而这么做仍旧是徒劳的。

    “董四,你失心疯了?在这自抽耳光,还不快点逃命,再晚一点,宫门便都落在神武军手里了!”

    说话的是个与董四相熟的宦官,也正是这句话让他如堕冰窟,知道身处之地不是梦中,而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现实。

    “可见到将军了?”

    “都甚光景了,还惦记着高力士,听说被乱兵裹着出宣武门去了……”

    说话间,那宦官嘴角浮现了一丝幸灾乐祸,然后便也不再理会疯疯癫癫的董四,径自逃命去了。

    绝望之下,董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想不到黄粱美梦还未做醒,竟又跌进了不见底的深渊,此前的庆幸与憧憬,现在想来竟都可笑极了!

    ……

    卢杞冲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为了将功折罪,为了一雪前耻,他恨不得杀光这太极宫中所有的乱兵。

    队官没有胡诌诳语,永安门的确有一名宦官是神武军的内应,趁着深夜悄悄打开了宫门,放神武军入宫城。驻守在太极宫里的乱军简直就是一盘散沙,居然被神武军杀到了眼皮底下还在呼呼睡着大觉,做着大梦。

    面对这些为了卖命钱,为了一口饭就来参与兵变的乱兵,卢杞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仅仅半个时辰不到,手中的陌刀就已经劈死了数十人,甚至连这等粗重的斩马刀都以为劈砍过甚而有些卷刃了。

    太极宫很大,攻入宫城的神武军却不到两千人。按照最初的作战命令,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伤性命,而主要是以驱赶为主,然后伺机控制住宫城各门,尤其是太极宫北面的玄武门。

    此前,太极宫掌握在羽林卫的手中,秦晋因此而大意,却想不到被高力士钻了空子。现在只要牢牢的控制了玄武门,劣势便可再度变为优势。

    卢杞自然也知道,今夜之战最抢眼的一定是第一个登上玄武门的人,其他各门虽然也同样重要,但终究是比不得这北衙与太极宫之间的咽喉要地。

    队官从未见过如此敢拼敢打的人,以往训练中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而且主要以队列和跑步为主,像今日这么玩命的打法还是头一遭。

    “卢校尉勇悍过人,俺服了!”

    在此之前,他们都以为卢杞是个只知道惩戒士兵而又不敢冲杀阵前的胆小鬼,现在看来确实想错了。原本位于第二梯队的他们已经冲到了所有人的前面,甚至以五十人就冲垮了数百上千的乱兵。

    都说打仗打的就是士气和气势,现在神武军势如破竹,几乎到了无人能当的地步。

    这是卢杞第一次如此冲锋阵前,手中陌刀不知节制的劈砍挥舞,堪堪穿过了大半个太极宫,双臂就已经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但是,身体上的疲惫却挡不住他杀敌立功的渴望,只有第一个站在玄武门的城楼之上,今日的浴血杀敌才会有意义。

    神武军以队为单位,他们这些冲进太极宫的人便也以队为基础四散驱赶乱兵,占领各门。卢杞所在的队经历了极高强度的战斗以后,仍旧紧紧的跟着卢杞的步调。

    这也多亏了神武军平素最重视的两点训练,一则是强调纪律,二则是锻炼体能。正是因为有了这两者,神武军才会在乱战中,以绝对少数的人马,满太极宫追着优势于己数倍的乱兵一路狂奔。

    “看前面!”

    再绕过了重重宫殿后,曾经与卢杞为难的少年一指前往若隐若现的建筑。

    此时东方已经隐隐泛白,清冷雾气中若隐若现的,不正是玄武门么?

    然则,过分安静周围却引起了卢杞的警觉。

    “且慢行动!”

    但是,他这句话却说得晚了,与之一门心思争功的,在神武军中比比皆是,眼见着今日的战斗就要进入尾声,也即将进入最重要的时刻,谁又肯于落在人后呢?

    果不其然,一蓬箭雨急急射落,立时就有十数人中箭倒地。

    紧接着便有大批乱兵自四周的宫殿回廊处涌了出来,粗略估算至少在数百人上下。

    卢杞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他知道这是乱兵在进行最后的困兽之斗。在今夜的战斗中,高力士一直未现身,也许此人目下就在玄武门里,这个老谋深算的宦官自然懂得玄武门对于太极宫的重要性。

    如果他一旦失去了对玄武门的控制,也就等于彻底丧失了进入太极宫,乃至长安城最后的通道。

    而在兴庆宫内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他的当今天子便将会再一次陷入外无救兵的窘况。

    卢杞本想提醒大伙注意,但袍泽已经奋力冲杀了上去,他又岂能再示人以胆小状?于是也挥舞着陌刀一头杀进乱兵之中。

    可是,在杀入乱兵里的一刹那,卢杞就知道今日这个决定做错了。他们在玄武门遇到的这股人马绝非是太极宫中可任意追杀的乱兵。这些人同样也有着极高的战斗力,步步结阵,打的章法有据。

    神武军的这几队先锋就好像一脚踢在了铁板上。兵锋陡然受挫之下,便出现了难以接受的伤亡,气势也紧跟着顿挫。

    “兄弟们不要慌,都跟着我,一步步冲,记得平时是如何训练的吗?”

    情急之下卢杞大声呼喝,他知道如果再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他们这百十人没准就真的要崩溃了 。

    这时,卢杞所在这一队的队官才如梦方醒,也跟着呼喊道:

    “结阵,结阵,不要乱,跟着卢校尉准杀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