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四百八十七章:魑魅与魍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人来了?”

    李泌端起瓷碗,晃了晃热气腾腾的茶汤。在他面前站着一名青衣仆从,说话时低着头,神色有些紧张。李泌作为天子在潜邸时就看重的人,将来前途一片大好,但也有个公认的毛病,那就是待人稍显刻薄,在他身边做事的人不论官员或者奴仆,甚少有能得着好的。

    但世事便是如此,只要有足够的诱惑,便会有人前仆后继,天子信重之人这四个字就足够了。

    “郭子仪就在门外,家主现在就见?”

    一口热茶汤下肚,李泌轻轻点头,示意仆从将人领进来。

    不消片刻功夫,一名身高七尺的壮汉走了进来。

    “李侍郎连夜唤郭某过来,可有要事吗?”

    郭子仪对李泌恭敬一揖,便开门见山表明自己的疑问。李泌呵呵一笑,连忙从座榻上起身,亲自拉着他落座,并在他身旁也坐下了下来。

    “秦大夫不顾危局,为一己私利而出走,江山重担现在全落于郭将军之手,李某日日忧心,难以成眠。”

    对李泌所说的话,郭子仪只静静的听着,并不多说一句,对推到自己面前的茶汤也来者不拒,端起就一饮而下,似乎全然不在乎那是滚热的茶汤。

    “果然是壮士!”

    李泌迟迟不进入正题,只对郭子仪赞不绝口。其实他心里也极是懊恼的,不知秦晋是如何在上百囚徒中选中的此人,现在看来那厮对看人选人上的确有独到的眼光,可叹自己在这方面差得甚远。

    正是存了对秦晋的忌惮,李泌才没有急于表态,他想通过闲谈来试探一下郭子仪的态度。谁知郭子仪似乎对闲谈很不感兴趣,也不像其他官员那么可以讨好附和自己,自然也就无从知晓其内心中的真正看法。

    这反而证明了郭子仪的确不是易与之辈,仅凭这份城府就李泌身边那群苍蝇强了不止百倍。

    “郭将军现在一人身系千钧重担,李泌有一言不知当讲否?”

    郭子仪肃容正身道:

    “请李侍郎指点!”

    “指点不敢,秦晋出走后,长安城中暗流涌动,李泌希望将军及时站出来,以雷霆手段扑灭谣言,恢复秩序,以保天子无虞!”

    郭子仪直视着李泌,道:

    “请李侍郎明示,何为雷霆手段?扑灭哪些谣言?恢复何种秩序?”

    李泌与郭子仪对视了片刻,笑道:

    “取缔民营,恢复旧制!”

    其实他的根本目标不在所谓的民营和制度上,而是针对执行秦晋政策的人。秦晋现在虽然走了,可被他以为左膀右臂的魏方进和崔光远还手握重权。秦晋也正是籍由这两个人在长安城中只手遮天,连天子都奈何不得。

    在李泌看来,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秦晋现在就大权独揽,倘若击退叛贼以后,岂非就成了曹操一般的人物?没准若干年后便会连大唐的江山也篡夺了。如果不是秦晋这次主动自投死地,李泌将一直被在门下侍郎的位置上被压的死死的,而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因而取消了秦晋的旧制,也就意味着连同秦晋一党也统统打压了下去。

    这个郭子仪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甚至作为死囚还险些死在法场上。秦晋个人的确于此人有恩,但对神武军而言,军中将校有多少人对他服气?他在军中没有根基没有亲信,又如何管束那些桀骜不驯的神武军诸将?

    各种问题,李泌都一一替郭子仪想过了,所以他认为双方在利益上是互有交换的,只要郭子仪肯倒向自己这一边,他就会出手帮他整顿长安城中的神武军。

    经过了多年的碰壁以后,李泌再也不试图以道德和大义来说服别人,只以利益相诱惑。他相信,郭子仪一定不会拒绝这个条件的。

    郭子仪对李泌口中吐出的这八个字似乎毫不意外,当即起身离席,站在李泌面前,郑重一揖。

    “承蒙秦大夫看重,嘱以重任,郭某无一时不感到惶恐,今日陡闻门下侍郎一语,顿感茅塞大开,请受郭某一拜!”

    本来还以为郭子仪还要绕弯子装糊涂,李泌甚至做好了进一步相劝的准备,抛出更大的诱惑,但现在看来是不必了。

    “有郭将军这句话,李泌就放心了!”

    高兴之下,李泌也起身离席,又把郭子仪来回座榻之上,然后又一招手,示意仆从可以上酒上肉,痛饮一醉。

    酒肉陆续端上来,郭子仪端起酒杯,笑道:

    “郭某其实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将军但讲就是,李泌洗耳恭听!”

    “郭子仪身为大唐臣子,天子但有所命,只须明发诏书,便无不从命,门下侍郎又何须多此一举呢?郭某营中军务尚有许多未及处置,好意心领,这就告退!”

    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痛快叹了声好酒,郭子仪再次起身离席,告退而去,只留下满案的美味佳肴与呆呆发愣的李泌。

    愣怔了好一阵,李泌才回过神来。

    “多此一举,多此一举?”

    李泌一连反问了两声,才大笑了起来,与此同时一种屈辱感愤然由胸口腾起。郭子仪今日短短几句话就表明了立场,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天子那一边,反而嘲讽李泌以利益相诱,酒宴笼络,存着大大的私心。

    尤其是郭子仪临走前眼睛里毫不掩饰所流露出的轻视,这使李泌深感受到了伤害。

    啪的一声,手中精致的瓷杯被李泌帅了出去,砸在梁柱上碰了个粉碎。

    屋内侍立的仆从见状赶忙上前去收拾满地的碎瓷片,以最快的速度收拢之后,又以投胎般的速度离去,生怕走的慢了,李泌的怒火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直到屋子里只剩下李泌一人,怒气发泄出来以后,他也渐渐恢复了平静。虽然从郭子仪那里被挫伤了自尊,但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至少可以知道此人是心向天子李亨的。

    只要拢住了郭子仪,钳制住了神武军,李泌就有办法进一步除掉崔光远和魏方进。一旦这两个家伙被撵出权力中枢,天子的威权自然而然就得到了保障。自此以后,不论是哪个坐享了退敌之功,都是恩由上出,自然也就不会出现像秦晋这种大功难赏的尴尬局面。

    一想到这些,李泌的情绪又好转了不少,同时也暗暗感叹,说到底还要感谢寿安公主,否则秦晋又怎么可能自蹈死地?看来古人常说红颜祸水这一点是千真万确半点不假。

    李泌鼻子松动,肉香和酒香让他顿觉腹中辘辘,便独自喝酒吃肉,不亦乐乎。

    忽然,仆从又轻手蹑脚的回来了,轻声道:

    “家主,宫中的李内监求见。”

    李辅国?听到此人的名字,李泌不由得心生厌恶,比起秦晋来,他更讨厌这个阉竖。但李辅国身为天子李亨的近侍,在宫中虽然是奴婢,但在外朝却地位超然,就连李泌也不敢轻易得罪。

    “让他进来!慢着,引到书房去,我在那里见他。”

    酒肉齐备,这对物资管控,一体分配的政策而言,绝对是犯禁的,因而在李辅国面前还是不要自找麻烦的好。

    李辅国能够亲自折节上门,自然是有事相求,这一点和李泌猜想的一般无二。只是他的目的还是让李泌大吃了一惊。

    “只要李侍郎能与奴婢合作,入政事堂只在迟早之间。”

    提及政事堂,李泌顿感心中荡漾,出将入相是所有为官者的终极理想,只要一脚踏进政事堂就算达成了一半,又如何能不使人激动呢?然则,若是自己依靠与宦官合作才登堂拜相,百年后,史家笔下自己岂非成了阉宦的党徒?他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不过 ,吃一堑长一智,当初李泌就是因为过于耿直,在程元振手里吃了大亏,现在必须用一些策略,好言答应,再另做图谋。

    一念及此,李泌压住了阵阵反胃恶心,迎上了李辅国充满期待和热情的目光。

    “承蒙内监抬爱,李泌不胜荣幸,但苦于现在位卑言轻,未必能震慑不法。”

    李辅国哈哈笑道:

    “门下侍郎妄自菲薄了,于声望地位,长安城中又有谁及得上你呢?”

    这本就是两利则和的事,李辅国实在找不出李泌有拒绝自己提议的理由,便又压低了声音,说道:

    “实不相瞒,陈老相公也答应下来,只要咱们三人合作,郭子仪纵然有三头六臂也休想翻出生天去!”

    一提及郭子仪的名字,李辅国脸上的笑意顿时尽去,取而代之的则尽是冰冷的恨意。李泌打了个寒颤,都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郭子仪不知如何得罪了这阉竖,上一次险些被砍了脑袋,现在靠山没了,立时又面临着灭顶之灾。

    至于陈希烈掺合其中,李泌一点也不奇怪,这家伙就是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一门三父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但因为善于伪装,尽管于天宝年间罢相,但还算得了善了,没有被撵出长安,反而获得恩准留在长安养老。

    若非当今天子返回长安,陈希烈别想再有出头之日,现在得着了机会,就算年逾古稀也憋着一口要折腾一阵。真是个老不死的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