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五百零一章:君臣双泪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太极宫,李亨听了李辅国详细的讲述,得知陈希烈自杀未遂,不禁又气又笑。这老家伙年岁越大脑子竟也越发糊涂,不但异想天开的趁机谋求开府,还在事败后以为自尽就可以为全家脱罪,倘若自己当真要追究他的罪责,又怎么可能不斩草除根呢?

    “陈希烈不死,也算上天怜悯,希望他今后能够好自为之。”

    李亨的声音很低沉,心情依旧十分抑郁。

    “将士们还在城墙上浴血奋战,朕不但没能给他们帮助,反而拖了后腿……用人不察乃朕之过。”

    “圣人万万不可以妄自菲薄,尽忠是臣子们的本分,圣人乃天子,又怎么会亏欠了臣下?”

    对于天子的沮丧,李辅国缓缓的劝解着,一边盘算着如何不让天子把自己和陈希烈联系到一起。不过,李亨在叹息了一阵之后,竟又将话题转了回来。

    “李泌何在?”

    在以往,李亨对李泌言必称先生,今日竟直呼其名,这种情形是从未出现过的。李辅国听了以后,浑身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是宦官,没有外廷大臣的名望和根基,之所以能在内廷与外廷呼风唤雨,凭借的全是天子宠信,如果见疑于天子,终有一日会被扫地出门,那他就等于被打回原形。

    “奴婢这就去遣人召他过来!”

    李亨道:

    “慢着……”

    但转念之后又摆了摆手。

    “去吧,把他召来宫中,朕有话问他。”

    半个时辰后,李泌跪在了便殿上,李亨向以往一样,准他免礼平身,态度始终温和,但侍立在侧的李辅国却觉得李泌要倒霉了。因为通常李亨只对那些心怀疑忌的人,才摆出一副温和的面具。

    李辅国感觉得出来,李泌自然也感觉得出来,虽然落座了,却觉得浑身不自在,可想要说点什么,嘴巴张了几张,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外面的大战进行如何了?”

    李泌尴尬道:

    “军中有制度,无令不得上城,臣目前还不知道内情。”

    李亨叹了口气,从御榻上起身,缓缓的在殿内踱步。

    “先生在李亨身边有十年了吧?”

    “陛下记得不错,臣在陛下身边已经有十年又七十一天。”

    此时,李亨竟大是感慨,将身上的伪装统统卸掉。

    “当年李林甫打算借韦坚打击朕,害得韦妃家破人亡,如果不是先生时时在侧出谋划策,又岂会有朕的今日?后来,杨国忠取代了李林甫,一样对朕百般打压,还是先生……”

    李亨语速缓慢,一桩桩,一件件的说着旧事,而李泌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不等他说完竟嚎啕大哭。

    “陛下,陛下……”

    回忆了好一阵,李亨来到李泌面前,坐下。

    “放眼朝野上下,与朕相交最久的人是先生,朕最信重的人也是先生。当此之时,朝廷内外交迫,朕心力憔悴,唯有先生可堪嘱托……”

    “陛下不要再说了,臣知错,臣知罪。如果陛下再给臣一次机会,臣一定……”

    李亨轻叹一声,打断了李泌的请罪。

    “先生没有罪,朕又怎么会责罚先生?朕只对先生有一个要求,只要先生答应,朕高兴还来不及。”

    闻言,李泌跪在李亨面前,泪流满面。

    “陛下但有吩咐,臣无不从命!”

    “有先生这句话就好了,朕的要求很简单,从今往后,不论何时何地,希望先生不要再针对秦晋!”

    李泌愣住了,他在转念间做了很多种假设,但万万想不到的是,天子居然提出了这种要求。

    霎那间,委屈与眼泪齐流,李泌自问哪里要处处针对秦晋,他做的一切莫不是为了李亨。但是,在李亨看来,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反而是在拖后腿,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朕知道,委屈了先生,但现在放眼天下,除了秦晋又有谁能解朕之危局呢?”

    李泌也在默默的数着他所知道的人物,果真没有一个能够与安禄山匹敌的。那些当初名震天下的人物,现在不死身埋黄土,就是杳无音讯,抑或是早就不复当年。自从神武军出世以来,屡屡大败安史叛军。

    现在看来,有秦晋在,最坏的情形不过是多了个权臣悍将,而一旦没了此人,让安史叛军攻入长安,自此大唐江山社稷断绝,他们不都成了孤魂野鬼吗?又是刹那间,李泌汗流浃背,惭愧万分,深为自己一叶障目而难堪。

    “陛下……”

    李亨无奈一笑,问道:

    “先生可找得出来?”

    李泌羞愧的摇了摇头,终是说道:

    “臣明白陛下深意,自此以后绝不会再与秦晋为难!”

    得到了李泌的保证,李亨紧锁的眉头倏然放松了。

    “朕就知道,先生一定会站在朕这一边的!”

    直到此时,李辅国才明白,原来李亨根本就不是要处置李泌,而是循循善诱,希望李泌能够改变对秦晋的态度。明白了这一对君臣的深厚情谊,他甚至觉得有些隐隐发酸,自己和天子的关系绝对难以达到这种程度

    这时,他又想到了太上皇和高力士,自己与李亨之间的关系,能否和他们媲美呢?比较了一番的结论,又是否定的。这让他很是沮丧,又有些不甘心。李辅国自问无论重用都不输于人的,可今日看到了李亨对待陈希烈与李泌截然不同的两种待遇之后,心中竟是五味杂陈,难以平静了。

    李亨的话还没有说完。

    “陈希烈的事,先生已经听说了吧?”

    李泌答道:

    “臣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陈相公引咎自裁,幸甚未遂,否则将会使陛下遭受非议。臣,臣同样也难辞其咎,愿向陛下请辞致仕,以儆效尤!”

    陈希烈自杀未遂的事给了李泌很大的刺激,他一门心思的打算除掉秦晋在朝廷里的影响,可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篑。这回虽然学的乖了,没有公然与之翻脸,但阴谋于密室的勾当竟然被天子知道了,而且还可耻的失败了,这让他已经很难再用以往那种坦然的心境来面对天子李亨。

    尽管李亨表示前事不咎,只看以后,但李泌终究觉得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终于,李泌下定决心,打算此去一切官职,只待长安解围后,便不再牵连俗世,归隐山林一心修行。

    然则,李亨又怎么可能让李泌离开呢?

    “先生此话从何说起?朕从未有怪罪先生的意思,陈希烈为了一己私欲,先生却是一心为公,岂能同日而语?致仕之意以后休要再提,朕非但不能罢免先生官职,还要对先生委以重任,万望先生不要推辞!”

    “陛下,陛下……”

    李泌再次泪流满面,哽咽不成声。

    李辅国酸溜溜的看着君臣双泪垂,盘算着李亨既然对李泌的一切密谋都了如指掌,想必对自己的那些勾当也一定知悉大概。念头及此,他禁不住汗流浃背。想起自己之前在天子面前惺惺作态,佯作一切与自己无关,毫不知情,如此浮夸的表演,万一惹得天子反感,自己会不会落得和陈希烈同样悲催的下场呢?

    他越想越害怕,但又无计可施,只能静静的等着命运的裁决。

    终于,李泌不再涕泣,君臣二人开始商讨眼下城防大事。

    “不,不好了,大事不好!”

    却见一名宦官慌慌张张的冲进殿内,满身都是斑斑血迹。

    “奴婢刚刚从开远门回来,叛军,叛军攻上城,将士们反击不成,被贼子占据了大段城墙!”

    李亨登时浑身一抖,他此前得报,叛军对大明宫发起了强攻,但出于对神武军和民营的信任,并未太过放在心上,但此时见到那宦官的惨状与听到的军报,立时就坐立不宁。

    “御史大夫呢?快带朕去见他!”

    这宦官是李亨派到各门了解情况的宦官,只有了解兵事的权限,全然不能对各营主将的命令插半个手指。

    “御史大夫亲自带着人杀上城了,此时生死未知!”

    至此,李亨也傻眼了,他能对臣下间的生死斗争处之泰然,一切只要稍加手段就可以掌控手中,可对安史叛军的攻城和城内守军的颓势素手无策。

    李辅国突然头脑发热,说道:

    “城内民营负责大部城防,一向勇于战斗,今日状况一定皆因陈希烈谣言所致!”

    李亨道:

    “谣言猛于千军万马,这是朕的疏忽,今后断不至再出现此类状况。不过此时此刻追究前事已经没有意义,当务之急乃是守住长安,绝不能让叛军踏足长安半步!”

    “传朕敕命,召集宫中所有禁卫,悉数发往开远门,无比将城门守住!”

    李泌劝道:

    “民营有兵力十万,短暂的劣势一定可以回转,如果皇城没了守卫,难保不会使异心之人生了恶念,不如派去七成,留下来三成,以防万一!”

    李亨想了想,觉得李泌的话言之在理,便点头同意。

    皇城禁卫的人数不多,总共才有五千人左右,负责皇城与太极宫的宿卫,派出去五成就足有三千之数,但新的问题很快又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