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五百五十六章:纨绔又胡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秦琰回到军中复命以后,又急匆匆赶往东市改造而成的新军军营,他现在不但要领兵出战,还得作为教官训练士卒。不过,进入军营之后,秦琰就一脸的不情愿,心绪灰败至极,比起和这些纨绔子弟打交道,他更愿意和叛军两军对垒,杀个痛痛快快。

    虽然这些贵戚子弟们参军踊跃,却不意味着他们改掉了颐指气使,目空一切的毛病。

    尤其负责训练他们的所为教官,出身都极其低微,有些人甚至连良家子都不是,比如在长安防御战中,战功赫赫的秦琰,从前还是别人府中的家奴。

    试问,让一个家奴出身的军将负责训练指挥,这些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服气呢?

    数日功夫下来,整治的秦琰有苦说不出,以至于已经有人在暗暗等着看他的笑话。

    然则,秦琰是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旁人越是瞧不起自己,就偏要把事情做成了,让旁人看看,自己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不单单是靠着御史大夫的关系,凭借的全然是自己的本事。

    不过,秦琰毕竟是家奴出身,对这些勋戚子弟背后的大家族有着本能的敬畏之心,就算自己不怕那些人,也要时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省得给家主秦晋惹麻烦,平白的结了仇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秦琰才对那些贵戚子弟每每手下留情,而忍气吞声。

    然则,忍气吞声了数日下来,人虽然没得罪,训练情况却没有半点进展。

    “喂,家生子,今日怎么玩啊?”

    秦琰攥紧了拳头,不断的告诫自己,忍住忍住,不能喝这些纨绔子弟一般见识。

    出言不逊的是出身于弘农杨家的杨砼,年及弱冠,血气方刚,生的孔武有力,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

    因为秦琰曾经是获罪官员的家生奴才,后来又辗转被赏赐到秦晋府中为奴,虽然秦晋脱了他的奴籍,然则在这个重视出身的年代,连寒门都被瞧之不起,又何况家生奴才的出身呢?几乎是一日为奴终身为奴的局面,就算脱了奴籍由如何呢?一样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三道四。

    在神武军中,由于风气使然,普遍不看重出身,而只看重能力。但是,其他军伍内则未必如此,随着秦琰和神武军以外的交集越来越多,对这种感受也越来越明显。

    秦琰无视了杨砼的挑衅,而只面目肃然的扫视了一圈。

    “现在点名,迟到累及十次,将革出新军!”

    他的训话得到的回应是嘲讽和不屑的大笑。

    掌旗官摊开花名册,逐一点名,直到最后一个名字点罢,秦琰这一营人实有一千,实到者竟不及半数。

    秦琰不免犯了难,直到此时他才体会到什么叫法不责众,难道真的要把这些人都革出新军吗?如此一来,岂非徒然给家主惹麻烦?

    存了这种想法以后,秦琰行事才一直束手束脚,否则以他的秉性,整治这些纨绔子弟有一百种办法使之俯首帖耳。

    “家生子,你倒言而有信,将大伙都革出新军啊?”

    杨砼见秦琰铁青着脸,再一次叫嚣挑衅。很快,缺席的人陆陆续续出现在了校场之上,三五一群,抱着肩膀,看着笑话。

    秦琰应是从铁青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和你们开个玩笑,何必当真,来吧,进行今日的训练科目!”

    他在新军中用的是神武军训练所用的细则,首要强调的就是令行禁止,而最直接的训练方法则为基础的队列训练。

    说实话,这些纨绔子弟的底子比那些民营中的百姓要好了不少,至少都还分得清左右,然则让他们数列乃至一列横排一样是难以做到。

    秦琰阴着脸,看着面前歪歪扭扭的队伍。

    “你们总瞧不起那些市井走卒,现在怎么样?同样的科目,市井走卒三日可有小成,你们呢?连最基本的一列横队都做不到?说得难听点,就是写眼高于顶,目空一切,又一无是处的纨绔而已。”

    众人受到秦琰的讥讽以后,纷纷愤然不已。

    其中一个精瘦的年轻人笑道:

    “我等非不能,而是不愿!你也不用使这等激将法,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看看将来到了阵前,斩获的首级是否比你们少!”

    秦琰再次冷笑。

    “斩获首级?你们不成了别人军功簿上的数字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这句话算是彻底激怒了纨绔子弟们,也顾不得军中等级,竟一拥而上,把秦琰围在其中拳打脚踢,包括秦琰带来的几十个随从都跟着倒霉。

    不过,那个精瘦的年轻人却又阻止了大家下死手。

    “慢着,这家生子毕竟是秦晋的家奴,如果打死了,咱们也不好交代,不如捆上羞辱一番也就算了!”

    精瘦年轻人出身于京兆韦家,名为韦潜,似乎是这一伙纨绔的领头人。

    杨砼对着满脸淤青倒在地上的秦琰啐了一口。

    “你倒是再嚣张给大伙看看啊?”

    秦琰寡不敌众,被人捆成了粽子一般,只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别把事情闹大了,否则广平王面上须不好看!”

    韦潜寒声警告。

    “事已至此,早就不好看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弄一把大的,让世人知道知道,不是只有神武军才能力挽狂澜!”

    杨砼却偏着脖子情绪激动的提议,他的提议很快得到了众人的认同,整日里在家奴手下听命,对这些人而言不啻于奇耻大辱,总要做出点惊人之举,才能脱了殴打教官的责任。

    “我就不信,广平王会因为一个家生子,责罚咱们!再说,法不责众,咱们哪一个背后不是实力雄厚?”

    “薛向之,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也不看看,广平王是好欺之人吗?前一日杜家三郎违犯军纪,首级现在还挂在辕门外的高杆上呢!”

    此言一出,所有人又面面相觑,殴打捆绑上官,恐怕也够得上斩字了吧!

    ……

    秦晋疲惫的抻了个懒腰,今日自从午时开始右眼皮就不停的跳,惹得他心神不宁。

    咚咚的脚步声,又急又重,径自推门而入。

    “大夫,大夫可曾签下手令,命新军出城列阵演练?”

    出城列阵演练虽然是神武军和团结兵每日必有的科目,但新军却从无有此先例。

    看着崔光远急吼吼的模样,秦晋惊得站起了身子。

    “你再说一遍,新军出城了?谁的部属?”

    “看旗号,应该是秦琰,秦将军!”

    “怎么可能?”

    秦晋闻言只觉不可思议,秦琰绝不会如此恣意妄为。

    “秦琰现在何处?”

    崔光远摇了摇头。

    “目前具体情形不知,只知道他那一营人冒了大夫的手令出得城去。”

    “胡闹,儿戏!”

    秦晋大怒,新军并非为了做主力决战之用,而是万不得已的第四梯队而已。让这些从未经过训练,又毫无作战经验的人到阵前挑衅,万一遭到突袭,岂非送羊入虎口?

    “郭子仪呢?快,派人出城,将那些人统统带回来!还有秦琰,如此胡作非为,立斩不赦!”

    崔光远劝道:

    “郭将军已经得知此事,正在妥善处置,以下吏所见,秦将军未必是始作俑者。”

    于是,他便将自己所知的传闻情形说了一遍,其中多是秦琰如何被纨绔子弟作弄,以及新军不服管的细节。

    秦琰绝非无能之辈,约束一群纨绔子弟,绰绰有余,怎么可能被整治的没有还手之力呢?

    秦晋更觉奇怪。

    “大夫,其实这也不难理解,秦将军投鼠忌器,别忘了那些纨绔背后的家族!”

    闻言,秦晋冷笑。

    “神武军中的老兄弟们哪一个背后不是显赫家族?比起那些二三流的杨家、韦家,岂止高出一星半点?为何不见他们如此恣意妄为的胡闹?”

    他的话的确不假,裴敬、卢杞等人可都出身自五姓七家,放眼天下已经是首屈一指的了,反倒是阿猫阿狗的杨家、韦家出来作怪。

    至此,秦晋已经动了杀心,总要杀几个胡作非为的人来震慑不法,否则就难以服众。

    秦晋从来都不怕得罪人,如果能用血淋淋的教训使这些纨绔子弟们明白什么叫遵纪守法,便会毫不犹豫的去实行。

    “这个秦琰,战场上纵横捭阖的本事丢到哪去了?面对残暴的叛贼都不曾怕过,反而在一群乳臭未干的纨绔面前畏首畏尾!”

    崔光远没有接话,心中却苦笑。

    朝廷的情形不是一贯如此吗?那些领兵的将军们,甭管在战场上多么勇武威猛,在朝廷争斗面前,就像小鸡仔一样没有反抗的能力。庞大的家族若是联合起来,甚至可以碾碎一切阻挡在前面的障碍。

    想及此处,崔光远不禁将目光投向了秦晋。

    只有这个年轻的御史大夫,除了手腕过人以外,运气也好到了极点。那些世家大族不但拿他没有办法,据说还收拾的河东地方几个大姓大族服服帖帖,真是异类中的异类。也许只有此人亲自出马,才能降住作乱的纨绔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