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五百八十二章:内部有杂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说到底,秦晋在唐朝的官场上还是个新人,有着与时人不同思维的他还很难适应这种极度令人作呕的蝇营狗苟。相比较而言,郭子仪在军中摸爬滚打了数十年,从普普通的军吏一步步到了今日的位置,内心早就锻炼的铁石一般,也由此忽略了秦晋内心真正的感受,因而才会觉得诧异。

    郭子仪也眯起了眼睛看着秦晋,心中暗暗揣测着,这个几乎凭借一己之力而拯救了长安,甚至于唐朝的年轻人因何而怅然若失。

    不过,心思念头转了许多却得不倒一丁点头绪,谁又能想得到,这个看起来老谋深算,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御史大夫竟在因为遭遇不公对待委屈而愤然寡欢呢?

    这对于秦晋而言也仅此而已了,他很快就从不利的负面情绪中收拾好了心境,突然说了句看似与当下局面毫不相干的话。

    “今晚恐怕又是个不眠之夜,得好好想想如何应对那些汹汹非议!”

    骤然间,郭子仪笑了,他明白了秦晋那奇怪的表情是因何而起。

    “些许杂音,大夫又何必挂怀呢?”

    说到此处,郭子仪顿了一顿,似乎犹豫了一阵,才又说道:

    “以末将所见,朝廷上有这种非议,对大夫反而事件大大的好事。否则以恢复社稷之功在身,又得满朝上下拥戴景从,又让天子如何自处?”

    这话说的便稍显交浅而言深,但郭子仪不知为何竟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秦晋何等聪明之人,马上就领会了其中的关键处,这就是所谓的捧杀把。继而,又不免出了一身的冷汗。

    郭子仪说的不错,如果朝廷上下都对自己拥护景从,恐怕天子就会时时刻刻被危机感所逼迫,自己恐怕将会面对更大的危机。念头至此,秦晋竟呵呵的笑了,李泌等人对自己苦苦刁难构陷,反而成了最好的保护。

    假如李泌得知苦心经营竟换来的是这般结果,不是该气的暴跳如雷?

    这也从侧面反证了李泌并非大奸大恶之徒,或者说此人才华或许有之,但智商稍有不足,难以无所不用其极。

    倘若以“捧杀”之计为之,李泌所得到的回报,将远远大于死咬住不放这种招数。

    “好了,且先不去想这些烦心事,明日还是按照计划行事,对叛军只以招抚为主,愿降者可以留下,不愿降者……”

    秦晋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了一丝狠辣。

    “乌护怀忠会让他们后悔的!”

    愿降者可以活命,不愿意投降的,秦晋既不会放任不管任其为祸关中,乃至于逃回河北重新加入叛军。因而杀掉他们是最好的办法。

    乌护怀忠麾下的骑兵虽然只有五千人,但对付这种军心早就涣散的乱兵逃卒,哪怕以一敌十也绰绰有余。

    秦晋所指,李泌会攻讦自己的原因所在也就在此处。

    事实也一如他所料,第二日一早,李泌的弹章就被呈送到了天子李亨的案头。

    李亨一看到是李泌的弹章,眉头立时就拧了起来,但又倏然苦笑。

    李泌是他最为敬重的先生,在他落难之时依旧不离不弃,哪怕在即将被废的险恶境地也不曾改变过,那数百个难熬日日夜夜现在想来还心悸不已,试问如此忠贞之人又岂能轻易相负?

    不过,李泌失踪死咬着秦晋,似乎不将此人拉下马就绝不会甘心。

    当然,李亨绝不以为李泌乃是出自私心使然,只是过于偏执了而已。

    展开奏章,内容与意料中大致不差,依旧是弹劾秦晋养寇自重。

    对于秦晋养寇自重的传言,近几日在朝野上下忽然就冒了出来,一开始李亨不以为然,但发现以讹传讹的人越来越多,就当众申斥了几个不知死活的给事中,算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但是,官员们好像并不买账,于是乎李泌就被推到了前台,俨然成为百官的意见领袖。

    说来也是一奇,朝廷素来以政事堂的宰相为重,而李泌仅仅是个门下侍郎,甚至连入政事堂的资格都没有,居然可以权比宰相了。而那些正牌的宰相们,如魏方进等人,则都成了只知道点头摇头的印章。

    然则,纵然议论汹汹,李亨心中也自由一杆秤,朝廷能有今日的转机,全然离不开秦晋的用命,如果因为当下的动兵方略就指责其养寇自重,这就有失公允了。

    正思量间,李辅国轻手蹑脚的进入了殿中,李亨马上让他来看李泌对秦晋的弹章。

    “先生终日弹劾御史大夫,朕为此事身为头疼,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就好了!”

    李辅国看着李泌关于秦晋养寇自重的几大罪状,心中也不免有些惊讶,想不到大局尚未底定,这厮就想着落井下石了。如果离开了秦晋,找谁来统御大军,出关平叛?这个念头刚在脑子里蹦了出来,后背就已经惊出了满满的冷汗。

    一个人的名字又从他的眼前闪过,那就是郭子仪。

    不得不说,郭子仪在长安守御的数战之中,表现都极为抢眼,甚至于许多时候都改过了秦晋的光焰。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秦晋作为制定防御策略的重臣,肯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冲锋陷阵,表现也自然就不如斩将夺旗的郭子仪抢眼了。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若非秦晋的策划筹谋,使得神武军、团结兵、民营体系完备,郭子仪再有将才,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够,李辅国并非是为秦晋鸣不平,而是因为郭子仪的过分抢眼而感到了如影随形的不安。

    郭子仪几乎就因为李辅国的构陷而惨死在刽子手的利斧之下,因此他们两个的仇怨今生今世是解不开的,如果教此人取代秦晋而得势,对李辅国而言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想及此处,李辅国暗暗发狠,绝不能让李泌等人的谋划得逞。

    “陛下,奴婢见识浅,门下侍郎说言不敢妄意,但还是有个疑问,若处置了御史大夫,谁最高兴呢?”

    李亨饶有兴致的看着李辅国,见他切入问题的方向比较新意,想了一下便答道:

    “御史大夫力挫二十万叛军,如果遭难,自然非孙贼孝哲莫属!”

    李辅国重重一拍大腿,神情自是极为赞同。

    “陛下圣明,若亲者痛而仇者快,又岂能为之?”

    绕了个圈子,关键处在这里,李亨也禁不住一拍大腿。

    “此言甚是,朕若为之,岂非就成了桀纣之君?”

    原本他还有些犹豫,该如何妥善处置,现在听了李辅国的一席话,大有豁然开朗之感。

    眼见着李亨眉宇间舒展开来,李辅国心中却暗暗冷笑,今日给李泌送上一记暗箭,只能怪他欲使郭子仪取代秦晋。

    诚如李亨所言,若听信了对秦晋养寇自重的谏言便是桀纣之君,那么按照这个逻辑谏言之人岂非就是大奸臣了?

    当日,天子诏书颁下,以秦晋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全权谋划平叛击贼事宜,然后又以广平王李豫副之。

    诏书一出,朝野上下尽皆哗然,原本汹汹热议的养寇自重不但没能动摇秦晋的地位,反而助其再进一步,秦晋以御史大夫之本官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广平王李豫仅为副元帅,结果就是关中的所有兵马都在秦晋的节制范围之内。将来赶到长安的勤王兵马一样也不能例外!

    就目前为众人所知的,赶赴关中勤王的兵马有颖王李璬所领两万蜀军,仆固怀恩于灵武自行招募的万余人马,还有冯翊郡太守杜甫所领的神武军。除此之外,声势最为浩大的一支当属李嗣业所领的安西军以及麾下关中民军。

    李嗣业所领的民军在为朝野所知的数路勤王兵马里表现是最为出彩的,李璬的勤王兵马尚停留在军报之中,只知道他们还在黄兴与剑门一带的艰险大山中行军,而仆固怀恩新招募治军尚在朔方灵武,未及开拔。

    杜甫和杨行本的神武军倒是进入了冯翊郡,可那里早就是焦土一片,至今也没有什么可以为人称道的战绩。

    只有李嗣业所领的民军,先后夺取了京兆府以北的数个重镇,对孙孝哲叛军形成了泰山压顶之势,在朝野的认知中,叛军之所以如此之快的崩溃,一定和李嗣业的所为有着密不可分的干系。

    当秦琰把突出李嗣业的传言说与秦晋时,秦晋只报之以一笑。

    兵马大元帅的职权都到手了,他还在乎这些蚊子叮咬一般的杂音吗?自从与郭子仪有了那一番隐秘的交谈,秦晋的心境已然得到了潜移默化的飞跃,对于谣言和攻讦的态度也更加处之泰然。

    不过,秦琰却是个火爆脾气,对这种背后专搞小动作的无耻之徒愤恨不已,总骂骂咧咧的表示,早晚有一日要让他们得到教训。害的秦晋不得不一再警告其不得恣意妄为,秦琰毕竟是秦晋的家奴出身,一举一动都不仅仅代表着他自己本人,而是代表着秦晋。

    “走,随我上城,去看看叛军瓦解的如何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