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八百零七章:百骑绕城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天高气爽,天上蓝的没有一丝云彩,一队骑兵驰出神武军大营,马队没有明显的旗帜,一般人见了也只以为是探马游骑出动,实际上这支马队里却都是神武军数得着的人物。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秦晋熟练的控制着战马,地面上甚至还湿滑泥泞,昨夜间歇性的大雨给他们的这次出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出了中军辕门以后,几乎每隔数百步就必能见到神武军的影子,从游骑到民夫,各色人等林林总总。

    如果不是大战在即,一般人还真就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紧张气氛。

    距离洛阳城越近,纵横的沟壑也随之多了起来,战马不得不在其间闪躲,抬起头来,众人已经能够望见洛阳巍峨高耸的城墙。很快,便又有一队骑兵与他们相向驰来。

    不过,这些骑兵却不是专为迎接而来。

    “诸位留步,再往前走就是禁区了,军中有令,但见随意出入者,一律当场射杀!”

    这是神武军围城的一种手段。洛阳城周长数十里,以神武军的人马肯定无法将其全部包围,但在关键处设置管卡还是做得到的。秦晋呵呵一笑,依言放慢了马速,今日此行并未通知薛焕,为得就是不惊动他们,只是看目下的情况,想不惊动怕也不成了。

    随着他们被一队骑兵拦下,薛焕领着百余亲卫也赶了过来。

    清虚子打趣着薛焕:

    “大夫今日特地隐匿行踪,你们的鼻子却堪比猎犬,灵光的很啊!”

    对此,薛焕好似颇为自得,眼睛里洋溢着自信的光芒。

    “如果这点能力都没有,还怎么替大夫切断曳落河与洛阳城的联系呢?”

    薛焕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兵力部署,洛阳城太大,他们看不过来,但曳落河的军营却是被看得死死的,就算飞出来一只鸟也都监视的清清楚楚。

    秦晋赞赏的点了点头,又抬手一指远处的洛阳城墙。

    “对洛阳城方面的防范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果他们发起突然袭击,还是十分有破坏力的!”

    “大夫所言甚是,末将一定谨遵教诲!”

    薛焕答应的十分痛快,但秦晋却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的眼睛里溢满了自信,言语中虽然满是谦恭,但实际上内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在秦晋的命令下,隔离之用的矮栅栏被打开了缺口,秦晋纵马率先进入其中,他这次就是要近距离的看一看洛阳城。这座大城既是叛军的巢穴,同时也是唐朝的东都。

    进入隔离区以后,秦晋才切身的体会到薛焕因何如此自信,但见矮栅栏的外面沟壑纵横,虽然深度仅仅达半人,可对于任何试图突袭的人马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看来薛焕是把民营可以使用的民夫压榨到了极点,否则也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功夫内,就挖出了这等规模的沟壑。

    不过,随行的清虚子却有疑问。

    “薛将军因何只在洛阳城一侧挖掘了沟壑,靠近曳落河军营一侧却是一马平川?”

    薛焕依旧彬彬力有力,即便对衣着邋遢又向来不拘小节的清虚子都一如既往的谦恭客气。

    “清虚真人问的好!并非末将偷懒,而是大夫早晚都要教训严庄那老狗,如果挖了沟壑,最终也是给咱们神武军自家平添麻烦!”

    闻言,清虚子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就在天蒙蒙亮时,他们才在秦晋的私帐里定下了对严庄软硬兼施的既定策略,可看情形薛焕似乎一早就料到了。

    不过吃惊归吃惊,这个决定在神武军中还属于绝密,清虚子当然不可能在没有秦晋的允许下就私自说出来。别看他平日里一副大剌剌的模样,关键时刻也是能够做到粗中有细的。

    所以,清虚子只嘻嘻一笑,又拍着额头做出了滑稽的表情。

    “薛将军当真能掐会算,贫道的营生饭碗怕是要丢了呢!”

    清虚子这句话有很大程度的自嘲之意,因为在神武军中对和尚道士这一类人并不友好,他能够在神武军中站稳脚跟与秦晋的鼎力扶持脱不开干系,但其中受到的白眼却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神武军中不论河东一系,还是关中一系,都秉承了排斥佛道的这个传统,按照秦晋灌输给他们的思路,道士大多为阿附权贵的江湖术士,又叫权力掮客。而和尚们则大量的心啊人口,兼并土地,又因为有着佛寺的幌子而不需要缴纳租庸调。因而,这两类人都是寄生在朝廷和百姓身上的蠹虫,尤其后者远甚于前者。

    所以,清虚子也明白,他之所以能够得势,还是因为以妖言蛊惑了秦晋,这才能成为火器营的一营之主。然则,自打那一夜悍不畏死的关键之战以后,清虚子又发现自己的处境有了极大的改观。

    以往的偏见或多或少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他从未享受过的敬意。

    只是在薛焕这里,言语间虽然客气,清虚子依旧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深入骨子的不屑。

    也因此,清虚子才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把薛焕调侃成未卜先知的江湖术士之流。

    薛焕尴尬的干笑着几声,刚刚的卖弄非但没能换来对方的敬服,反而招致奚落,这使他不由得忐忑起来,又偷眼看了看秦晋。

    为将者最忌讳的就是得意忘形,俗话说言多必失,刚刚是不是话太多了呢?只可惜他从秦晋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自然也不清楚秦晋对自己的印象如何了。

    他们一行人的马速并不快,比慢跑快不了多少,秦晋扭头看向薛焕,投之以鼓励的目光。

    “有自信是好事,这几日也的确打算教训教训严庄,不过凡事小心无措,切不可因为胜仗打的多了而掉以轻心啊!”

    秦晋这番话不偏不倚又语重心长,薛焕听了大为信服,正色答道:

    “大夫教训的是,末将谨记在心!”

    仅仅几句话的功夫,马队距离洛阳城墙越来越近,甚至于已经引起了城上叛军的注意,发出了阵阵的叫嚷声。

    薛焕当即警觉,劝阻秦晋继续靠近城墙。

    “大夫,不能再往前了,若进了一箭之地,弓弩流矢防不胜防啊!”

    秦晋则从善如流,知道这种事可不像各种典故里那么容易,刚刚训诫了薛焕不能心存侥幸,他自然也得以身作则。

    于是,一行人驻马观望,眼神好的甚至都可以看清楚城上叛军翻怒的眉眼了。他们刚刚停下来,但见得城墙上有羽箭纷纷射落,只是距离太远,绝大多数都轻飘飘的落在了脚下。

    “此地不宜久留,如果惹怒了叛军,说不定忽用床弩招呼咱们!”

    薛焕还是抑制不住的担心,他可不希望秦晋在自己的防区出了意外闪失。好在秦晋没有固执己见,很快就带着一行人沿着壕沟防线由北向南而去。

    这次巡视甚至可以称之为明目张胆的侦查,马队围着整个洛阳城几乎绕了一圈,直至落水南岸才再一次的歇脚驻马。

    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了神武军主力甚远,数百骑兵聚在一处显得十分扎眼。薛焕总是担心叛军回派人出城袭击,他又有些后悔,怎么没多派点人一路护送呢?

    秦晋看穿了薛焕的心思,指着前面的洛水河面说道:

    “连着两天大旱,洛水甚至不及腰身,如果他们敢杀出来,咱们就涉水渡河,北岸也有咱们的人马驻扎,叛军必不敢再追!”

    这一番话给了薛焕很大的震动,他在意的并非是叛军敢不敢追出来,而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安贼叛军竟也沦落如此,神武军在城外明目张胆的跑马动作,竟然不敢派人出城阻击。真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薛焕心中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秦晋今日为什么要冒险围着洛阳城走一圈,这又与即将展开的军事行动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正胡思乱想间,却陡然听得呼哨声起,他顿时就惊醒过来。

    “不好,敌袭,敌袭!”

    呼哨声是四周负责警戒的游骑所发,秦晋举目往马蹄声急促传来之处望去,果见一队骑兵从洛阳城里冲了出来。

    叛军终于还是忍不住派人出来了,他当然不会选择与之纠缠,既然对方来赶,离开就是!

    “催马,走,快走,向北,向北,渡河!”

    一声声高喝之后,数百神武军骑兵迅速向洛水河岸靠近,薛焕则有些心虚,毕竟昨夜接连下了几场大雨,万一水位更深了,他们可就要彻底被困在这里了,处境也必然随之变得危险。

    不过,战马涉水至河中时,薛焕惊讶的发现,水面果真只及腰深,骑在马上甚至连膝盖都没不过。

    回头再看追出来的叛军骑兵,果然在河岸处止步徘徊,不敢下水。薛焕暗暗擦了把冷汗,他也搞不清楚,秦晋究竟料事如神,还是别有高招呢?

    不管如何,经过此事之后,薛焕对秦晋算是彻彻底底的折服了,单凭这临敌的冷静与准确判断,就是万中无一的,一般人绝难做得到!

    

    


    


    【公告】付费标准调整公告

    《人民的名义》周梅森合集

    【书单】热门玄幻大盘点!

    【专题】最新热销小说力荐

    


    if(q.storag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