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八百九十章:翻手未必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护送太子速速离开……”

    侯砼一面嘶吼着下令,让部下护持着李豫退出河谷,一面又尽可能的组织防线,以为李豫的安然离开拖延更长的时间。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派出的探马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侯砼很清楚,若探马的非鸣笛他们恐怕迎面撞上这股身份不明的强敌还不自知呢。

    他们这些人以东宫六率为主,后来又补充了沿途征召的甲兵,虽然有数千之众,但却是一群几乎没有阵战经验,临时拼凑而又无法默契配合的乌合之众。

    “布阵,布阵,违令者斩,无令后退者斩!”

    到了这紧急关头,侯砼试图以一连串的斩字来维系军阵的完整,但他的努力显然是徒劳的,震惊于奔雷般轰鸣而来的骑兵,所有人的脸上、身上、内心里都充斥着难言的恐惧。山谷的曲折处阻挡了他们的视线,看不到骑兵的面目,但这种未知的恐惧更使人胆颤心惊。

    就连侯砼都紧张的嘴巴发干,紧握着陌刀的刀柄的双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变得发白。

    他在禁军中的资格虽然不低,但真正的野战并没有参加过几次,十几年前在边军任职时,也没经历过打仗,因为家族的荫蔽很容易就扶摇直上,被调回到长安十六卫的禁军中任职。

    显赫的家族为侯砼升迁所提供的助力是无比引人羡慕的,可到了现在却成为他最大的短处。如果当初是一刀一枪从战场杀出来的,此时怕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说到底,侯砼也是个精于官场权术,而弱于临阵经验的武将。但不论如何,他还有着最基本的为臣之道,为了太子能够安然的躲避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宁愿牺牲自身。

    未曾交战,上至侯砼,下至普通军士,没人认为他们会赢得这场遭遇战。自从孙孝哲攻破潼关,在关中大肆横行烧杀抢掠以后,唐朝禁军的脊梁骨算是彻底被打折了,任何风吹草动都使他们本能的赶到畏惧,第一反应不是迎敌而上战胜敌人,将敌人踏在脚下,竟是想着此战必败,没有获胜的希望……

    好在他们还没有堕落成一群望风而逃的懦夫,明知必败,就算瑟瑟发抖,也都留在了军阵内,等待着接战的那一刻。

    终于,大股的骑兵转过河谷的曲折处,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侯砼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这明显不是唐朝陇右的边军,竟是吐蕃人的骑兵。

    悔之晚矣!这是侯砼最捶胸顿足的,原来那些“逃兵”所言句句都是真实的,吐蕃人已经攻破了*的防线,正往陇右腹地逼进。由此,他的心头也在阵阵抽搐,滴血,想必镇西军和杜万全也都凶多吉少了。

    吐蕃奇兵并没有给侯砼太多思考的时间,很快就已经奔到距离他们只有几十步的距离。侯砼如梦方醒,大声喝令:

    “弩箭齐发!”

    就算东宫六率是一群乌合之众,但装备却都极是精良,威力巨大的蹶张弩弓弦嘭嚓作响,上千支弩箭,雨一般的攒射出去,登时便砸倒了一片吐蕃奇兵,就好像一块巨石砸落洪流中溅起的团团浪花一般。

    但巨石再猛,也无法阻止咆哮的洪流滚滚向前。训练有素的唐朝边军或许可以在敌军距离己方百步时,直至抵达军阵前可以开弓五次以上,但东宫六率的军士只来得及开第三次,吐蕃人的骑兵就已经近在眼前了。

    侯砼大喝一声,血液上涌,双目赤红,将手中的陌刀摆在了攻击位置上,做好了随时接战的准备。他知道,到了这一刻,什么侥幸都无法指望,要么杀退吐蕃人,要么吐蕃人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杀……”

    ……

    长安,一场兵变雷声大,雨点小。宫变的第二日,张皇后便代天子召集百官,公布了太子李豫意图犯上作乱的累累罪行,百官们虽然都知道李豫为人向来宽厚忠孝,绝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恶事来,但碍于张氏的威权,竟也没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为李豫说一句公道话。

    朝中百官也不是没有愿意为李豫说话的人,只是能说话的人都已经被连夜抓捕,投入了大狱之中,任凭他们在雨中喊破了喉咙,除了狱吏,狱卒以外,又有几个人能听得到呢?

    宰相崔涣、京兆尹崔光远等等太子一系和神武军一系的官员均被下狱。原本看似平静微妙的朝局陡然惊起了重重大浪,张氏这个原本并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女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展现了她惊人的手腕。

    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而已,解决了李豫并非最终结果,只有摆平了领兵在外的秦晋,那才是扎扎实实的控制了朝野局面。

    张皇后显然也十分清楚他们所面临的局面,她的两个兄弟极力劝说她立即杀掉秦晋留在长安的一众拥趸,包括对李豫忠心耿耿的崔涣。但张皇后显然另有想法,被两个兄弟喋喋不休吵得频频皱眉,终于忍不住出言训斥:

    “杀,杀,就知道杀人,今天你们将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难道就没想想,终有一天这刀也有可能架在你们的脖子上?”

    张安在兵变中领兵,表现异常勇猛,太子的党羽在顷刻间就被他杀的作鸟兽散,因而自信心也极度高涨,对姐姐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说辞十分不满,撇着嘴顶撞道:

    “姐姐这是说甚话来?俺们兄弟被刀架在脖子上,还有谁来支持姐姐?”

    倒是张清心里十分清楚他们此刻的处境,马上从旁阻止兄弟的混账话。

    “眼下不宜树敌过多,除掉李豫便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秦晋毕竟手握重兵,这个脸咱们翻不起。当务之急是立普安王为太子,至于神武军,只宜分化拉拢,逐步瓦解,否则一旦撕破了脸,咱们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张安撇嘴道:

    “难道现在还不算翻脸吗?”

    “算吗?李豫派人刺杀秦晋,咱们一举废掉了他,在情在理也是与其站在了一边,只要把这些表面文章做的天衣无缝,以秦晋其人的性格,必然不会贸然行事。更何况,神武军现在的处境也大有铁索横江的味道,河北有安贼余孽尚在残喘恢复,关中又骤然变天。你说说,如果你是秦晋又该作何选择呢?”

    在朝臣之中,张清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角色,李隆基在位时就曾评判其“平庸”二字,但此人也算官运不差,一直做到了太仆寺卿这样的闲散清要之职。现在分析局势又有理有据,毫无平庸之色,显然此前一直在做韬光养晦,以麻痹世人。

    张安闻言思忖了片刻,便哈哈大笑:

    “三弟问的好,秦晋这厮现在可是进不得,退不得,与姐姐合作,怕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张清微笑不语,张皇后则面有忧色的问道:

    “分化拉拢神武军一事,三弟可有谋划了?”

    这才是张皇后最为担心的问题,只要能分化瓦解神武军,她也就再没有什么好忌惮的了。

    “姐姐放心,在半年之前我就已经开始谋划布局,驻守潼关的裴敬,坐镇河东的卢杞,都是重点的关注对象呢!”

    张安吃惊的看着弟弟,想不到一直低调的张清居然早就在暗中布局了。

    “卢,裴二人可有回复?”

    张清摇了摇头,这让张安大觉失望。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空话!”

    “未必尽然,卢裴二人虽然没有结实的回复,但也不曾翻脸,这就说明他们心中存着观望的心态,只要咱们再扇一扇风,加一把火,说不定就会收到奇效呢!”

    张安立即问道:

    “该如何做,三弟就不要卖关子了!”

    宫变三日之后,天子诏书再次颁下,崔光远等神武军一系的官员尽皆无罪释放,官复原职。与此同时,又晋封卢杞为御史大夫,领河东节度大使。裴敬晋左武卫大将军……

    是夜,京兆府大门紧闭,往昔的威权似乎也在一次兵变后渐渐消散,代之以战战兢兢,谨小慎微。一处偏门悄然从里面被推开,黑暗中有人影晃动便走了进去。

    “郑将军,大尹已经等候多时了!”

    日间天子诏书晋封了数十位官员,七成以上都是神武军一系分布在各地的要员。郑显礼原本只是个军器监丞,竟也在升迁之列,由一个小小的监丞跃升为左武卫中郎将。

    因此,京兆府中的仆役,便称其一声将军。

    与崔光远在后堂会面之后,两人久坐无语,均是默然。想不到,太子居然败的如此之突然,如此之快,以至于他们在紧急之下居然都错判了形势。

    “张氏用心险恶,欲以高官厚禄邀买人心,郑某只怕有人抵受不住,背弃了秦大夫!”

    崔光远尴尬一笑,张皇后晋升了神武军一系的诸多官员,偏偏把他排除在外,说明什么,说明他在人家眼里,不过是个可以随意拿捏的小蚂蚁……

    “此事须得及早密告大夫,只不知大夫会如何处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