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一千五十五章:废太子现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亨的态度终于软化了下来,秦晋刚刚透露给他的消息,已经足够他寒彻骨髓的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太子,又在天子的御座上坐了两年多,有着足够斗争经验的他,完全可以猜得到,一旦十王宅的事情闹大了,李氏皇族与神武军撕破了脸,秦晋很可能就会选择最恶劣的一种办法。

    虽然这种办法也未必是秦晋能够接受的,但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就顺理成章了。

    发泄过后的李亨已经恢复了平静,不会再因为愤怒而被冲昏了头脑,他所想象得到的就是十王宅内宗室一旦结伙反对秦晋,其精神虽然可嘉,但也只是徒劳无功的意气用事而已。

    在李亨的意识中,秦晋是个冷静而又冷血的人,他曾听过宦官宫人私下里议论的城中趣事,其中秦晋半年不回家门,及至顾不得将家属接回长安,如此种种事情,在宦官宫人们口中是可供消遣的谈资,可落在了李亨的耳朵里,则得出了另一番结论。

    秦晋部将公主和儿子接回长安,考虑的恐怕是更为深远,不论这种深远可以从何处见得,终究是证明其心冷薄情。试问,天底下哪个做父亲的不惦记儿子,哪个做丈夫的不想念妻子……

    心底里如此发问着,李亨却蓦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已经死掉的玄宗皇帝,他不就是可以狠心的杀掉亲生儿子,又对贵妃的死无动于衷吗?

    无论是一日杀三子,还是坐看杨贵妃被处死,说到底他的父皇是天生的自私鬼,为了权力和地位可以做出任何有违人伦的事情,这一点,李亨自问做不到,所以他也许不是个及格的天子。

    想到此中种种,李亨看了一眼面色平静的秦晋,心想:这个家伙也许就是这样的人吧,妻子儿女对于他来说,也许仅仅是一种可以传宗接代的工具而已。

    “臣谨遵陛下敕命,请陛下保重龙体,臣这就告退了!”

    秦晋已经受够了李亨的发泄,该说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便再没了留下来的理由,就算李亨强留,他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待上一刻钟。更何况,李亨也绝不会出言挽留的。

    躬身退到了门口的屏风处,秦晋转身刚要踏出门槛,便听到李亨又唤住了他。

    “秦卿,朕,朕想念太子,可否让太子来探望于朕?”

    秦晋下意识的打算拒绝,可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么无情的话说出口了,便委婉的说道:

    “诸皇子迁出十王宅可能要耗费些时日,等待诸事完毕,太子便会得空来探望陛下。”

    李亨又道:

    “朕听说虫娘回来了?朕好久没见过她了,便让她得空时到宫中来坐坐,陪朕说会话……”

    对于虫娘而言,李亨虽是兄长,却像父亲一样对她颇多照拂。事实上,李亨所照拂的不仅仅虫娘一个姐妹,包括那些年岁尚幼的兄弟,都是如此的。

    “公主回来时也曾念道,想念陛下,奈何还未进城就遭遇了行刺事件,等到事情安定下来,虫娘便会来探望陛下。”

    “好,好好好,只要她能来陪朕说说话,解解闷,朕便比什么都快活了!”

    出乎秦晋的预料,李亨并没有因为婉拒而发作,只是就着虫娘的话题多说了几句而已。

    出了兴庆宫,便已经见到一行人在焦急的等着他,其中就有来自于河西的传讯军吏。

    “大夫,秦大夫总算出来了……”

    对此,秦晋颇感意外,他也见到了那几名衣衫大不同于神武军,又马身风尘的军吏。

    “末将奉苗抚君钧命,前来递送军报!”

    说话间,那军吏便从腰间皮囊里掏出了以铜管蜡封的军报,双手捧着递到秦晋的面前。

    “是哪里的军报?”

    秦晋心中暗暗下沉,意识到这未必是好消息。

    “河西,苗抚君已经由灵武转跨祁连山,进入河西。刚进入河西境内,便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敦煌郡,敦煌郡已经失陷于贼手!”

    敦煌郡失陷了,这让秦晋脑中嗡嗡作响,但马上就清醒过来,此处人多耳杂,并不宜当众询问这些事情,便上前拉住那军吏,让他起身。

    “你们一路上奔波劳顿,定然疲惫至极,走,随我回到帅堂休息一阵再说!”

    那军吏倒也实诚,当面就拒绝了,还请秦晋即时拆阅那军报。

    秦晋笑了,便只好直言相告:

    “此处人多,并不宜拆看军机密报,走,回帅堂去再看也不迟!”

    这倒不是秦晋不着急,而是早一刻,晚一刻看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就算敦煌郡的结果比预想中的还坏,朝廷若想有所反应和动作,也不可能是一两天内可以决断的。

    那军吏还要坚持,秦晋已经上马先一步走了。

    大约小半个时辰以后,秦晋坐在了日常办公的书案之后,面色已经完全没了在人前的谈笑风生,几名军吏站在堂内,也觉得寒意逼人。

    “诸位辛苦,都坐吧!”

    秦晋一边说着,一边将铜管上的蜡封拧开,然后旋开铜管上的盖帽,又从管内抽出了一卷羊皮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蝇头小楷。

    羊皮纸上的每一个字都足以令秦晋悚然动容了,上面所陈述的河西变化几乎每一桩都超出了他的预料,本以为安西的问题仅仅是不法官吏将领勾结胡人的结果,可哪里想得到,竟当真与废太子有关。

    如此,便与那些甚嚣尘上的谣言对上了,而安西的乱象和敦煌郡的失陷,也肯定与这位丢失了太子之位的皇子有着必然的联系。

    在这份军报中,苗晋卿只确定了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敦煌郡的失陷,河西与安西四镇的联系已经彻底断绝,第二件则是敦煌郡的陷落与废太子有着极大的关联,因为据敦煌郡撤回了败军所言,他们曾亲眼见过领兵主将赫然就是郭子仪。

    说起郭子仪,他是在吐蕃攻陷长安以后派往陇右一带袭扰吐蕃军后方的,但自打吐蕃之乱平定以后,这个人就失去了踪迹,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关于他的半点消息。

    对此,秦晋还以为郭子仪追击吐蕃残兵深入高原大漠了,也许等上一阵便会有确切的消息,可谁料得到,他竟然与废太子走到了一起。

    郭子仪是军中宿将,有他在,对敦煌郡发起突然袭击,敦煌郡的陷落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现在,秦晋倒是在担心派往安西的乌护怀忠和郑显礼,这两个人都是神武军的老人,如果这两个人出了什么意外,他又怎么能安枕呢?

    安西四镇的补给,有相当一部分依赖于河西的通路,现如今敦煌郡陷落,安西四镇的*在内外夹击之下就岌岌可危了。

    除了安西*的危机,秦晋还在担心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废太子此举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一人可以决断的了,很快,夏元吉和第五琦便被叫了过来。这两位宰相本来在筹备着迎接韦见素的典礼,现在听说有了紧急军务,便只得满脸愕然的赶来秦晋的办公之所。

    “甚?敦煌郡陷落?废太子……”

    夏元吉那本来还半睁半闭的眼睛猛然圆睁,敦煌郡陷落并不足以使他如此震惊,真正使他这样的是敦煌郡失陷于贼手的这个贼,居然是废太子李豫。

    要知道,所谓废太子李豫丢失了太子之位,乃是与张皇后政争失败的结果,朝野上下有许多人对他是抱有同情之心的,一旦李豫在河西抑或是安西扯起了大旗,其造成的震动便可想而知。

    这样一件看起来并不十分起眼的军报,如果处置失当,甚至有可能使得秦晋和神武军出现极大的危机。

    “秦大夫,废太子在敦煌郡的消息是从何而来?可确实?”

    一连发问,问出了夏元吉内心的震惊和惶恐,经此提醒,秦晋马上就联系到了苗晋卿的身上,苗晋卿在这紧关节要的问题上,究竟支持谁呢?

    对此,秦晋不敢断言,如果神武军没有足够的挑战者,这些能吏干臣一定会坚定的站在朝廷一侧,而站在朝廷一侧就等于站在了把持朝廷的神武军一侧。而现在,曾经的太子李豫突然出现在河西,一切就变得十分微妙了。

    李亨刚刚曾向秦晋提出过建议,河北与安西的乱局,应该先河北而后安西,如此才能在保证基础安稳的的前提条件下,尽可能快的恢复太平。然则,李豫的突然出现,登时就使这原本简单的选择变得复杂和难以决断了。

    李豫毕竟是当今天子李亨的嫡长子,加之他又不是犯了罪才被废黜,在朝野上下是有着相当的人望的。那些同情李豫的官吏会不会选择背弃现如今的朝廷,而投靠过去呢?

    一直沉思的第五琦则突然开口道:

    “不论河西的情况怎样,当务之急是封锁消息,京兆府必须即可行动起来,封禁任何与之有关的人、事、消息……不仅这些,包括河西通往陇右,陇右通往长安的官道也必须派兵封锁,任何通过的人都要进行最为严格的筛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