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悲惨的叶护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优素福将军,葛逻禄部的勇士从疏勒到张掖,每一战都冲在最前面,到现在已经人困马乏,须待修整,现在又要去祁连山与唐兵恶战,恐怕会军心涣散……”

    优素福的年纪看起来也就四十岁上下,穿着宽大而又华丽的丝绸长袍,这样一领丝绸制成的长袍在泰西封价值可以达到二十头骆驼,是极为奢侈的。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仅从外表装束来看,这并不像是一个领兵征战的大将,倒像足了豪阔的波斯商人。

    只见优素福轻轻的皱了下眉毛,然后又看向骨咄禄和庞特勒。

    “两位的部族都在这次征伐中作战英勇,我都看在眼里,唐人的援兵如果从祁连山翻越过来,将对大军造成极大的威胁,所以才让最为骁勇的葛逻禄部去堵住祁连山口的通路啊!”

    骨咄禄心里暗暗冷笑,以为几句好话就能支使葛逻禄部的勇士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吗?所以,他虽然不甘直接拒绝,但还是找着各种理由进行推脱。

    优素福的脾气看起来好极了,只耐心的听着他的解释,然后才摆摆手道:

    “我知道了,你们都出去休息吧,等到有了合适的决定再通知你们!”

    骨咄禄松了一口气,看来据理力争也是有好处的,否则当真去了那鸟不拉屎的祁连山口,眼看着突骑施人到凉州去抢钱抢女人吗?

    时间过了中午,优素福的军令由一名大食官吏传达过来:

    “明日一早做好攻城准备……”

    骨咄禄不明所以,还想多问几句,但那大食官吏却表情冷淡的转身离开了。他很快就摆脱了这种担心,只要不去祁连山口受苦,还有什么结果比这更坏呢?索性便与下属们喝酒吃肉,大醉一夜。

    一夜无话,天色未亮之时,连绵的军营中就嗷嗷呜呜的响起了吹角声,骨咄禄极不情愿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探头看向帐篷门帘的缝隙,还是黑洞洞的一片,显然连太阳还没出来。

    联军的行动向来都是日出而动,像今日这样还真是头一次。

    骨咄禄打了个哈欠,又钻回被子里,打算再睡一会。现在脑袋又晕又疼,显然昨夜的酒还没醒呢。

    迷迷糊糊中,骨咄禄惊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腾的坐了起来,却见几个手持弯刀的人站在面前。

    “你,你们做什么?”

    “优素福将军昨日下令会在尽早攻城,阁下公然违抗军令,当众受罚在所难免了!”

    “不,不,你们不能这对我,我的部族不会同意的……”

    昨日传达军令的大食官吏冷笑了两声,用生硬的突厥语斥道:

    “你背叛了优素福将军,优素福将军怎么还会让你继续统领葛逻禄部的勇士呢?”

    骨咄禄的心底里涌起了莫名的恐惧,平日里他的护卫绝不会在自己睡觉时容许陌生人靠近帐篷,现在这几个大食人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一个健壮而又熟悉的人影从那大食官吏身后闪身出来。

    骨咄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看着他。

    “默棘连,怎,怎么是你?”

    那大食官吏厉声道:

    “右叶护默棘连得优素福将军首肯,从今天开始已经取代了你在葛逻禄部的地位,明白吗?”

    默棘连是骨咄禄的同父异母弟弟,平日里看起来对他言听计从,不想今日才露出了豺狼的獠牙。

    骨咄禄后悔没有早一日将这个兄弟杀掉,也就不会有今日之祸了。

    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他被两个强壮的大食人左右夹着押了出去。

    随着天光放亮,联军在张掖城下列阵,战鼓声隆隆响起,联军中各部的部族军呼喝着冲向张掖高大的城墙。唐兵的抵抗和猛烈,如雨一样的箭矢一轮又一轮的砸下来,大批的部族勇士前仆后继,血腥迅速在城外的战场上蔓延开来。

    骨咄禄被人用弓箭强逼着参与到攻城队伍中,他现在已经不是葛逻禄部的叶护,他的部众就像丢弃一块破布一样把他丢掉了。

    当然,骨咄禄身边还是有亲信的,但在那宿醉的一夜已经惨被杀害,所以现在的他只能孤军作战了。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优素福的阴谋,这个狡猾的大食人,看起来很好说话,但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骨咄禄很后悔,很后悔没能提高警惕,一切都晚了。

    身后督战的大食弓手就像猎食的豺狼一样盯着他,只要他敢后退一步,身后定然会射出要命的长箭。

    优素福本来可以轻易的将骨咄禄处死,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骨咄禄送上了战场,使其死在攻城战中,也算成全了一个勇士在生命最后一刻的体面。

    这种看起来十分残忍的仁慈,让骨咄禄咬牙切齿,他宁可不要这种体面,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

    部族军的攻势很猛烈,如果张掖的城墙向西域的那些城墙一样低矮,恐怕挡不住三轮的冲击。但这里是唐朝在河西的重镇,虽然兵力空虚,但经营百年的城防设施可不是西域那些小城可以比较的。

    大量的部族军死在了城下,死在了唐兵猛烈的反击之下。一架架长梯被架到了城墙上,蚂蚁一样的部族军冒着不断落下的滚木砖石向上攀爬。

    骨咄禄的命很大,一直冲到了城墙下依旧毫发无伤,不过他却不想向城墙上攀爬了,否则可真是闲自己命长了。

    到了此时此刻,那些持弓督战的大食人并没有跟上来,他有很多机会可以逃脱过送死的命运。

    也就在冲到了城下的瞬间,一个念头在骨咄禄的脑袋里冒了出来,投降!

    攻城恶战直到日落时才告结束,张掖城墙上飘荡的依然是唐朝军旗。

    受命巡抚河西诸军事的苗晋卿总算松了一口气,大食人围城已经近月,今日是第一次发动了如此猛烈的攻击,让他很是震惊,不知道大食人为何改变了策略。

    张掖城墙虽然还算高大,但城内可用的战兵却仅有五千余人,这还包括了他带到河西的护兵,为了应对不测,他征发了城内从十六岁到六十岁的所有成年男丁,即便如此,也仅仅凑出了三万多人。

    攻城恶战结束以后,苗晋卿又马不停蹄的到四面城墙视察,查看各处城墙损毁的程度,以及战兵的伤亡情况,这些若不躬亲了解,他便不能安稳的到节堂去休息。

    “抚君,城下有人意欲投降……”

    “何人投降?”

    苗晋卿很奇怪,也很警惕,攻城的胡兵刚刚退了,就有人在城下喊话打算投降,这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阴谋?

    不过,他也不能置之不理,在确定城下只有一个人以后,便命人用绳子吊着箩筐下去,将那各所谓投诚的人拉了上来。

    “小人骨咄禄是葛逻禄部的叶护,不堪忍受大食人的迫害,愤而向唐朝投诚!”

    叶护?

    苗晋卿当即皱眉,他对西域诸部多少有些了解,葛逻禄部的首领酋长就称为叶护,正如突厥的酋长被称为可汗一样,如果这个人所言是真的,那可就真的很值得玩味了。

    然则,假使这个自称骨咄禄的人当真是葛逻禄部的叶护,为什么现在沦落到孤家寡人投诚的地步呢?

    种种情形,苗晋卿如果想不清楚,是不会轻易的相信此人的。

    骨咄禄本就是个人精,见到面前的唐人大官面有疑色,便赶紧跪下来乞求道:

    “是小人的兄弟默棘连与大食将军优素福勾结,勾结在一起,欲害了小人。”

    “既然他们意欲联合害你,你为何还能逃出来?”

    这种说辞并不能让苗晋卿信服,只打算将这个人先关起来,然后在慢慢审讯,战后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置,不可能在骨咄禄身上耽搁太多时间。

    骨咄禄也许是意识到了不妙,便将自己所有的遭遇和盘托出,希望可以取信于唐人。

    投降唐朝也是他不得已为之的办法,就算这次攻城侥幸不死,回去也必是死路一条,与其如此,不如索性投了唐朝,说不定还能有一条活路。

    “小人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如果有一句不实,便让小人葬身狼腹!”

    誓发的恶毒,但苗晋卿并不肯轻易相信,当初高仙芝在怛罗斯惨败给大食军队,有很大原因就是葛逻禄部的临阵倒戈。这些野蛮的生番,摇摆反复,毫无信义可言,在这种危机之时,怎么能让人相信呢?

    终于,苗晋卿失去了耐心,挥挥手,命人将骨咄禄用铁链锁了手脚,投入大牢。

    骨咄禄欲哭无泪,才出了虎口,现在又进了狼窝,他不知道唐朝人打算怎么处置自己,但仅从那唐朝大官不善的面色看,应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太阳终于隐没在群山之中,大地重新陷于黑暗,张掖城在这黑暗中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守军则在城上彻夜不眠的舔舐着伤口,等待着日出以后随时可能到来的恶战。

    河西的夜风很凉,夹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难以安眠入睡,苗晋卿在胡床上辗转反复,决定去提审那个自称骨咄禄的葛罗禄叶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