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乱唐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无名河边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伊普拉辛的表现没让阿巴斯失望,他以骑兵优势的机动力对波斯军发动接连不断的袭扰,终于导致他们首尾分离,阿巴斯当机立断决定先行集中全力歼灭掉队的后翼,然后再伺机解决先行离去的那一部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被袭营的小小愤怒很快平息,他开始气定神闲的指挥大军次第运动,逐渐对掉队的波斯军形成合围之势。

    耗用了整整一日夜的功夫,阿巴斯叔侄终于在一处无名的河滩会面了。

    一直坚定刚强的阿巴斯竟在瞬间老泪纵横,这月余以来他经历了此生从未有过的失败,现在见到了作为继承人的至亲侄子,登时动情不已。

    伊普拉辛何曾见过叔父这样像个孩子一样的哭泣,一开始还有些手足无措,但他马上开始安慰叔父,让他不必介怀一时一地的胜败,早晚有一日,帝国的军队会碾平一切敢于挑战的人,波斯人,唐人都在其列。

    河滩上秋风萧瑟,已经隐隐有了严冬的架势,阿巴斯渐渐恢复了平静,一双老眼深邃的望着远方,目光中折射出了忧虑,也有着对侄子的爱怜和期望。

    阿巴斯很满意,伊普拉辛成长了,虽然在追歼剿灭拔汗那的行动中表现并不出彩,但他始终保持着骑兵主力以少数兵力对多数叛军的战力优势,这已经极为难能可贵了。

    无论在河中,还是吐火罗,伊普拉辛的骑兵始终都保持着攻击态势。

    “伊普拉辛,你的骑兵歼灭这些叛军需要多长时间?”

    “叔父,侄子的骑兵虽然犀利,如果要将这万余叛军尽数歼灭,恐怕还需要步兵的协助!”

    阿巴斯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这是故意在考校侄子的能力,如果伊普拉辛直接保证可以将这些人全歼,自己则不得不重新考虑继承人的人选了。

    呼罗珊总督的继承人绝对不能是个夸夸其谈的人,否则下场只会比优素福更惨。

    念及此,阿巴斯在伊普拉辛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

    “走,跟我在河边走走!”

    所谓走走,一定是有很多话要说,伊普拉辛敏锐的觉察到,叔父的心里已经发生了此前不曾有过的变化。

    阿巴斯的目光望向河对岸的东南方,那里有上万被困住的波斯兵,只消一句话,他就可以让这些愚蠢的可怜人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在十年前,他会毫不犹豫的下令,一刻都不会拖延。但是,现在他有了更加保守的办法。

    “波斯人一定会回来救他们的同胞,现在不是决战的时候,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袭扰,以彻底摧毁他们的斗志,让他丧失所有的战斗力,成为一群待宰的羔羊。”

    伊普拉辛说道:

    “叔父难道打算用这些愚蠢的驴子做诱饵吗?”

    阿巴斯冷笑了一阵。

    “波斯人在木鹿城抢去了大批的财货,现在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看到叔父冰如寒霜的表情,伊普拉辛打了个寒颤。

    不过,他与波斯人在吐火罗周旋了数月时间,深知波斯人的狡猾,叔父的计策对付那些野蛮而又简单的罗马人和可萨人或许有用,用在波斯人身上,可能……

    但阿巴斯的权威在呼罗珊内部是不容挑战的,而且他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取得成功,后续如何,未必就会让波斯人讨了便宜去。

    毕竟叔父叱咤帝国二十余年,其用兵的计谋和韬略可不是伊普拉辛这个刚出飞的小雏鸟可比的。

    伊普拉辛正重的点点头。

    “叔父放心,侄子一定不辱使命,不负期待!”

    骑兵的骚扰加强了,步兵的包围收紧了,就是迟迟不与之决战。

    甚至可以说是避免决战。

    被包围在当中的波斯军里有数百唐兵,他们都是神武军中精锐的精锐。

    这支精锐所护持的是一个年轻的将军,日落时分,他正坐在军帐的深处,牛油大蜡的火苗扑扑闪烁,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映照的阴晴不定。

    “阿巴斯果然是个贪吃的家伙,他以为就凭这点人便可以吃下两万波斯军吗?”

    一个同样年轻的长衫青年人笑着附和道:

    “当然不可能,丞相的兵马已经在七日前开拔西进,不日将越过葱岭,到那时,葱岭之西的千里之地,都将在我大唐兵锋威慑之下。神武军所到之处,无不成为我大唐疆土!”

    年轻人叫杜周,是杜乾运的儿子。

    京兆杜氏虽然与崔卢等大姓比不了,但也究竟是个地方望族。杜乾运这一支作为旁脉远支,已经算得上破落了,不过随着他的地位日渐升高,他这一支在本宗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杜周作为杜乾运最看重的儿子,自然不会错过丞相亲征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刚刚从安西赶到昏陀多,又马不停蹄的由昏陀多来与秦璎会合。

    其间所冒的风险自然是很大的,葱岭之西有着多股势力的兵马,大食人又频频出兵剿灭叛乱。

    不过年轻人年轻气盛,深信功名要在马上取,毅然决然的带着百余随从深入险地。

    秦璎骨子里是瞧不起商人的,尤其是像杜乾运这样善于阿谀谄媚的人,不过杜周给他的好感却超越了对商人的恶感。

    “杜兄甘冒奇险而来报讯,秦某佩服,请受这一拜!”

    杜周赶紧扶住了下拜的秦璎,两个年轻人的双手紧紧交握在了一起。

    “当此国势蒸蒸日上之时,正是我辈开疆拓土,立功杀敌的时候,小弟只恨手无缚鸡之力,不能亲自上阵杀敌呢,现在能够追随在丞相左右,有机会立些微末的功劳,已经心满意足了……”

    杜周言必称立功,秦璎却并不反感,在他看来,建功立业乃大丈夫所毕生追求的,就算直言出来也证明其人率真,不会像朝廷里的那些相公君子们虚伪的惺惺作态。

    秦璎只觉得杜周对极了自己的脾气,当即哈哈大笑。

    “杜兄放心,你我此时身在重围之中,很快就会有杀敌立功的机会了呢!”

    杜周此来一是为了报讯,二则是传达父亲的意思,让秦璎尽快返回昏陀多,不要轻易和大食人决战,万一遭受不可挽回的损失,将会对丞相的大计制造麻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