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烽皇

第二百九十一节 一战定乾坤(7)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尚云溪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起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进展相对顺利,虽然从两翼包括中央的抵抗仍然相当顽强,尤其是术法陷阱的数量更是超乎想象,双重术法阵下给己方也带来了不少损失和麻烦,但是毕竟还是突破了。

    从东门那边传来的消息,淄青军的进展就显得有些磕磕绊绊了,甚至差点儿出现术法阵将整个一营兵马直接吞噬的局面,如果不是己方的术法师们全力抵挡,也许就真的要出状况了。

    战争都要死人,这大家都很清楚,但是却不能在连护城河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到就让一个整营的兵马瞬间消失,这是难以让人接受的耻辱。

    站在望台上,尚云溪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两军向外扩展的进度,中央的推进显得略快,术法师们的表现非常优异,连续破解了好几个术法阵和术法陷阱,只不过隐藏在一个符合术法阵背后的敌军狙击手也一样给术法师们造成了伤害,一名术法师当场被射杀,还有一名术法师则被术法武器所袭击,身负重伤,能否就得回来一条命,现在也还不清楚。

    在两翼,受到的抵挡更为激烈,不断有敌军从突门中冲出来实施突袭,这些士卒大多是城中士绅私军,战斗力不强,但是在亡命一搏之下,依然不可小觑。

    但给尚云溪的感觉,两翼的战事似乎显得更为平顺,敌人似乎在有意识放弃抵抗,或者是他们想要退缩到护城河这一线,利用他们准备得更为充分的防御体系来对己方展开杀伤。

    总而言之,虽然战况激烈,但是尚云溪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就是比自己想象的要弱一些,蔡州军如果这么容易就退缩到了护城河这一线来展开防御,尚云溪可以断言,宋城恐怕连三天都守不住,就要被己方拿下。

    可尚云溪又总觉得不应该如此简单。

    袁怀河不是莽撞之人,他敢在宋城坐镇来抗击徐州军,肯定有所仗恃,如此轻松就能达到护城河边上,这还是第一日接触战,就打成这样,袁怀河会无动于衷?

    “老朱,你有没有觉得敌人的退却显得很有层次感,尤其是那些术法陷阱和术法阵,几乎是沿着一条直线稳步的退后,唯有中央这一线速度更快一些,某已经让人和左右翼取得了联系,要他们小心,但某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尚云溪见朱密从下边上来了,忍不住道。

    “正要向都督报告,郡王让大梁那边的一些想要归附郡王的将士过来了,算是为我们作为预备队吧,一旦需要可以直接推上战场一线。”朱密微笑着道:“还有几个都是咱们的熟人呢。”

    “做预备队?”尚云溪迟疑了一下,“郡王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们都是带自己的亲兵私兵,不属于我们徐州军,而且绝对听从我们的命令,这一点都督尽可放心。”朱密自然知道尚云溪的担心,“他们是想要在这一战中证明给郡王看,他们大梁系的武将也是能打仗的,也是敢上阵冲锋的。”

    “呵呵,这个理由倒也合理,郡王的官不是那么好做的,既没本事,又不识时务,最后还不敢一搏?这封妻萌子的事儿能轮到他们头上?”尚云溪有些不屑的耸了耸鼻翼,“某也一度误入歧途,好在警醒得快,郡王也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给了某这样一个机会,便是将这条老命卖给郡王又如何?”

    朱密也笑了起来,“都督所言甚是,此次征伐中原,郡王用我们河朔军,便是我们河朔军的一大机遇,连某兄长都来信,颇有艳羡之意。”

    朱茂的确有些羡慕自己这个堂弟的好运气,原来以为是要打河朔,结果未曾想到却先要来征讨蔡州,这一仗若是打完,奠定了争雄中原的基础,挂着这河朔军名头,免不了还要打回河朔去,这真的是运气好到爆了。

    “轮得到打仗是好事,但是却也要把握好机会才行。”尚云溪在加入了徐州军之后性格变得更加沉稳。

    他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能比,江烽用自己也是顶着了不小的压力,多少人伸着脖子想要谋这一镇都督,谁都未曾想到这好事落在自己身上了,若是仗打得好也就罢了,打得差了,只怕连江烽都未必能顶得住压力了。

    “都督还是担心中线?”朱密目光也重新回到了战场上。

    “我总觉得推进得太顺利了一些,从东城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淄青军的攻击遭遇了很顽强的抵抗,敌人不断投入突击队,虽然刘延司他们击退了敌人的反扑,但是也遭遇了不小的损失,而且都尚未能抵达护城河,可我们这边呢?”尚云溪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我们这边虽然也遭遇了一些抵抗和反击,但是其烈度却还比不上东门那边,我甚至感觉蔡州军是在有计划的分步后撤,嗯,怎么说呢,有点儿诱敌深入的味道。”

    “诱敌深入?”朱密脸色也严肃起来,“可他们打算做什么?诱敌深入,那就是直抵城墙之下了,我们的巨型石车一旦兵临城下,他们应该考虑得到这个结果,在这方面,他们根本无法和我们抗衡,只能被动的挨打。”

    “所以,这里边肯定有阴谋。”尚云溪目光里多了几分阴冷,“眼下对城墙威胁最大的就是我们巨型石车,而且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器械和手段来遏制我们这种器械,如果换了我们处于这种情形下,我们会怎么办?”

    朱密眯缝起眼睛,“突袭,破坏!谁都知道这种巨型石车制作精良,运输困难,一旦被毁,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和补充,他们想要冒险?!”

    “哼,恐怕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为什么不全力抵御,而是放我们长驱直入了。”尚云溪手掌在颌下摩挲着,“如果他们在护城河一带利用术法阵和术法陷阱来制造混乱,同时用城墙上的器械吸引我们对攻,再来一记突袭,也许我们还真有可能中招呢。”

    “如果是这样,我们倒是可以有针对性的来布置一番。”朱密笑了起来,笑得很诡异,“郡王不是把大梁这帮人安排过来了么?贺国昌、杨厚德都是小天位强者,他们的亲兵战斗力也不弱,如果我们就此设伏,一旦敌人来袭,正好可以从容应对,就算是不来,也不影响我们自己的布局,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敌人要来突袭,肯定人数不多,多是高手强者,正好可以把他们派上用场。”

    尚云溪眼睛一亮,“好主意!就这么办,周望也来了,他的武道实力在淮南可是号称第一高手,已经进入小天位中段了,只是为人低调了一些,这一次来,也可以让他一展身手。”

    ***************

    “出击!”

    黑压压的一个营五百余人龙雀尾从西门鱼贯而出,以三个箭头的格局呈一个弧形攻击阵,斜扑而来。

    这右龙雀尾组成的锋锐阵型,行进速度极快,而且是以这种方式沿着城墙展开,像防守左翼的河朔军发起了猛攻。

    无论是尚云溪还是朱密都没有料到敌人的攻击方向竟然是从西门出击,转道向东,这一击的方向大大出乎河朔军的预料,虽然敌人在数量上只有一个营,但是几乎全是精锐力量,而且在几名天境高手的率领下鹘起兔跃,未等河朔军第九军反应过来,便已经逼近了防御阵线。

    这个时候第九军才觉察到了情况的异常,龙雀尾的三个箭头不惜代价的发起猛攻,很快就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冲入了第九军的阵营,立即引起了一阵混乱。

    尚云溪和朱密都没有料到局面居然会向他们没有预料的另一个方向发展,敌人并没有对组建靠近护城河的石车发起攻击,反而从西门出城,沿着城墙由西向东突破了防御西面的第九军阵营。

    围三阙一,本来就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给予蔡州军以心理上的巨大压力,迫使他们撤离宋城,进而加以追击,但是没想到蔡州军也看穿了这一点,毅然死守,也给徐州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第九军的战斗力不算强,主要是以大梁降军为主,但是考虑到防御西面,第九军也还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蔡州军的进攻来得如此果决而凶猛,几乎没有等第九军做出像样的反应,敌军就就攻破了防线,而混杂在五百精锐中的蔡州术法师更是在军营内频繁发起术法攻击,尤其是一连窜的火焰术法引发了整个阵营内的大火,极大的动摇了第九军的军心。

    一直到增援的第十军在朱密的带领下赶到,朱密的秘银混元锏一口气连续击毙了三名龙雀尾中的天境高手,才算是把局面压了下来。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尚云溪大为恼火,第九军应对突发袭击的拙劣表现也是意味着河朔军距离一直合格的军队距离尚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