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一章 听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浓云飘过南湾村的上空,夜色为之一暗,湖边的大柳树后面冒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人。这两人看上去约莫都是十五六岁的模样,胖的高的叫杨浪,不过村里除了他妈之外其余人都叫他“二愣子”。

    “小白,可以动手了,刘长河打着手电筒走远了。”

    “小点声!”

    仍然藏在大柳树后面的江小白低声喝斥,直到不远处那一束光亮走远了他才冒出来。

    “地笼给我。”

    “小白,你就不能让我也下一回地笼吗?”

    二愣子不情愿地把地笼交给江小白,嘴里嘀嘀咕咕,跟着江小白下地笼捉鱼虾那么久了,他一直都只有扛地笼的份儿,技术活江小白从来不让他干。

    “你会下个屁地笼!你个少脑子的憨货,躲在大柳树后面给我望风,我去下地笼。”

    江小白拎着地笼沿着湖岸的斜坡滑了下去,来到水边,迅速地将地笼下进了水里,然后灵活地爬上了岸。

    “呆子,走啦!”

    干完活一身轻松,江小白拍了二愣子一下,二愣子跟在他的后面,二人往村里走去。

    没走多远,二愣子就发现了不对劲,问道:“小白,不是回你家吗?进村干嘛?”

    江小白道:“进村当然是有好事啦。”

    “是不是去偷王婆子家的梨子吃啊?”

    想到王婆子家个大汁多的黄梨,二愣子就非常的兴奋。

    “我偷你老母的桃子吃!”江小白骂了一句。

    “跟我妈有什么关系?”二愣子嘟囔了一句,知道自己猜错了。

    “二愣子,刘仁春的儿子刘海波今天结婚你知道不?”江小白道。

    二愣子道:“当然知道了,中午鞭炮放得轰天响,我妈还去吃了酒席呢,可她没带我去。”

    江小白道:“我去了,但是没吃成。刘仁春那老王八壳子狗眼看人低,不让我吃他家的酒席。”

    “为啥不让?”二愣子好奇地问道。

    江小白笑道:“因为老子没带彩礼。”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刘仁春家的门外。二愣子低声问道:“小白,咱大晚上来这儿到底是干嘛啊?”

    江小白道:“看戏。”

    “哪里有戏啊?”二愣子东张西望起来,四周围都静悄悄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二人绕到刘仁春家的后面,刘海波的新房就在北面的房子里,后面有扇窗户。

    窗户比较高,江小白贴在墙上听了听,嘿嘿笑了起来,随手从地上摸了个砖头碴子。

    “二愣子,你蹲下来,我骑你脖子上,你把我托起来,不然我看不见。”

    二愣子倒也听话,什么都没想就按照江小白的吩咐做了。江小白骑在二愣子的脖子上,二愣子慢慢地站了起来,这下江小白终于得偿所愿,看到了新房里铺满红铺盖正剧烈摇晃着的大床。

    “小白小白,看到什么了吗?”

    下面的二愣子只能干着急,喘着粗气急问道。

    “待会儿跟你讲,你站稳了,别乱晃。”

    江小白发现窗户竟然没关,他轻轻地拉开窗户,准备把手里的砖头碴子扔进去,吓唬吓唬正在兴头上的刘海波。

    刘仁春和刘海波这父子俩过去都曾对他动过手,江小白心想今天总算是等到了一雪前耻的机会。

    “小白小白,是不是谁生病了啊?怎么有哼哼唧唧的声音,我妈有时候夜里也会这样,我问她,她就说是生病了。”

    “别晃!站稳了!”

    看到精彩处,江小白都忘了要把手里的砖头碴子给扔进去了。就在屋内男女激战正酣之际,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小兔崽子,干什么呢!”

    刘仁春不知道啥时候冒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个高板凳。二愣子见了他,就像是见了鬼似的,江小白还没来得及从他身上下来,就把江小白从他身上掀了下去。

    江小白脑袋着地,疼得眼前全是金星。刘仁春没去追二愣子,走过来对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小兔崽子,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偷看……”

    二愣子跑了能有三十米,听到身后传来的江小白的惨叫声,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跺脚,转身往回跑。

    刘仁春正打得兴起,完全没有发现身后冲过来的二愣子,他也没想到二愣子这个出了名的怂货居然敢去而复返。

    “啊——”

    二愣子大喊着撞了上去,瘦得干巴巴的刘仁春被一百五十几斤的二愣子直接给撞飞了出去,一头撞在了屋后的树上,脑门都破了皮了。

    等到刘仁春回过神来,二愣子已经抱着江小白跑远了。

    “爸!怎么回事啊?”

    穿着大裤衩跑出来的刘海波看着刘仁春,满脑袋都是问号。

    “江、江小白和二愣子趴在你窗户上偷看,被我抓个正着。”

    “他娘的,这有妈生没爹教的小杂种就是胆大,下次让我逮着,我非踢爆他的卵蛋!”刘海波似乎并不生气,笑嘻嘻地说着。

    “老子饶不了他们!”刘仁春咬牙切齿,咬得牙关“咔咔”响。

    二愣子抱着江小白一路狂奔,只觉手臂上抱着的江小白的身子越来越冷。到了江小白在村南的茅屋,把江小白放上床之后,他也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血……”

    二愣子看到自己的手上和衣服上都是血,差点没吓晕过去。

    “小、小白……”

    二愣子站起来一看,就见江小白全身都是血,枕头上也都是血,他这才发现江小白的脑袋破了,一直在流血。

    “小白、小白……”

    二愣子叫了几声,江小白都没反应,他一摸江小白的手臂,只觉像是摸到了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棍。

    “死……死了?”

    二愣子抬手试探了一下江小白的呼吸,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吓得当场就晕倒了。

    昏迷中的江小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流失,体温正在下降,他想醒来,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我这是要死了吗?”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传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那股热流来自于枕下,而他清楚的记得枕头下面放着爷爷弥留之际交给他的一块龙形铜饰。

    “这是什么?”

    随着热流的传输,江小白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一连串的文字和画面在他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