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四章 稳赚不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刘仁春从房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秦香莲,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最后跺了跺脚背着手走了。

    江小白随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刘仁春灰溜溜地离开了秦香莲家。

    “小白,你和刘仁春说什么了?”

    秦香莲既惊讶又好奇,刘仁春是个老无赖,江小白居然有本事搞定这个老无赖,让她不禁对江小白有些刮目相看。

    江小白道:“婶儿,刘仁春这老王八有把柄在我手上,他以后应该是不敢对你怎么样了。不过这老王八吃不到嘴的东西他会一直惦记着,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不要让他逮着机会。”

    “我知道了,小白,今天的事多亏你了。”秦香莲低着头玩弄着衣角,被江小白看到她被刘仁春按在床上,脸皮薄的她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刚才的事情你可以别跟小浪说吗?”

    江小白笑道:“婶儿,二愣子那脑袋,说了也无妨,他说不定还会以为你和刘仁春在床上做游戏呢。”

    “小白,你是小浪最好的朋友了,连你也要这么说他吗?”

    听得出来秦香莲是有些生气了,江小白赶忙道歉:“婶儿,对不起啊,我这人就是图一时嘴快。二愣子是我兄弟,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哪天我江小白发达了,也绝对忘不了这个兄弟。”

    秦香莲叹了口气,感激地看着江小白,“小白,小浪有你这个朋友是他的福气。婶儿总有一天要离开人世的,到时候小浪就靠你照顾了。”

    “婶儿,说这么悲情的话干什么,你还年轻呢。”

    秦香莲笑道:“你个小鬼头,尽拿你婶儿寻开心。我还年轻什么啊,虚岁二十五岁啦!”

    秦香莲其实并不是二愣子的亲妈,二愣子的亲妈在生下二愣子的时候就难产死了。秦香莲实际上是二愣子的小姨,姐姐死后,二愣子就一直由她照顾,一直叫她妈。后来,秦香莲觉得姐夫老实忠厚,几年前就把姐夫变成了丈夫,可好景不长,她男人在工地上干活被掉下来的东西砸死了。

    “婶儿你都二十五啦?我的天呐!我还以为你二十岁不到呢。”江小白一张油嘴最会讨女人欢心,总是三言两语就能逗得村里的这些大姑娘小媳妇开怀一笑。

    “小鬼头,嘴巴上抹蜜了是吧!”

    秦香莲看了看时间,就快中午了,道:“小白,你回去把小**回来,中午就在婶儿家吃。一会儿婶儿宰一只小公鸡烧了犒劳你。”

    “婶儿,我不要吃小公鸡。”江小白贼笑道。

    “那你要吃什么?”秦香莲问道。

    江小白突然上前一步,凑近秦香莲。秦香莲心里“咯噔”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哪知道后面是堵墙,退无可退了。

    “你……你要干什么?”秦香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婶儿,我想吃豆腐。”江小白坏笑道。

    “……好,婶儿这就给你买豆腐去。”

    秦香莲想要推开江小白,不料却被江小白捉住了她滑腻细嫩的小手。她的大脑里顿时一片空白,还没反应过来,江小白已经小鸡啄米似的在她布满娇羞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得意地跑走了。

    秦香莲半晌才回过神来,摸着自己滚烫的半边脸,她这才意识到江小白和她儿子同岁,已经是个大男孩了,不能把他单纯地当一个孩子来对待。

    秦香莲靠在墙上,浑身松软无力,直到现在,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还未消退。这种感觉只有在她新婚燕尔之际才体会过几次,多少年了,当她再次感受到这种过电的感觉之时,平静了多年的内心再次泛起了波澜。

    ……

    江小白回到家,二愣子正在摆弄他上午带回来的龙虾和黄鳝。昨晚地笼里还钻进来几条小鲫鱼,被二愣子摆玩得已经快要死了。

    “二愣子,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哦,吃饭啦。”

    二愣子就是个吃货,一听到吃饭,立马就丢了手里的龙虾,甩着一身肥肉往家里跑去。

    江小白看到桶里半死不活的龙虾和黄鳝,叹了口气,心想就算是现在拿到镇上去卖,到了镇上肯定已经都死了。原本能卖两百块钱,死了之后怕是连四十块都没人要。

    刘长河迟迟没来,江小白开始做起了家务,把昨晚沾上血的衣服、枕套和床单都拿来泡到了水里。很快,一桶清水就变红了,江小白把桶里的脏水掀起来倒了,看到旁边的塑料桶里两只鲫鱼已经翻了白肚子,鱼鳃半天才动一下,看来是就快要死了。

    他随手就把那两只快要死的鲫鱼捞起来扔了,扔到了刚才倒出去的脏水里。

    洗好了衣服和床单,江小白抬起头来擦了擦汗,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脏水里两只原本应该已经死了的鲫鱼正在里面欢快地游动。

    “这是怎么回事?”江小白怔住了。

    “难道是因为我的血?”

    方才倒出去的脏水里都含有他的血,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江小白对着自己的鼻子狠狠地来了一拳,很快鼻血就流了下来。他用另外一条快要死的鲫鱼做实验,结果并非如他所料的那样。

    “不是我的血的缘故,那是什么呢?”

    冥思苦想,江小白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那枚龙形铜饰,当即一拍大腿,将那龙形铜饰找了出来。昨晚他的血沾上了那枚龙形铜饰,而且那枚龙形铜饰当中蕴含了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说不定我这龙形铜饰有什么神奇的魔力。

    他把龙形铜饰丢进了水里,然后又捞起几只快要死的龙虾扔了进去。江小白蹲在那里仔细地观察着,那些将死的龙虾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活力,很快一个个就全都活蹦乱跳的,居然还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能力,从半米深的塑料桶里爬了出来。

    “爷爷留给我的这东西果然是件宝贝啊!”

    昨晚龙形铜饰传入他脑海之中的那些修真古法江小白现在还没有条件去修炼,不过他却可以先利用龙形铜饰这种起死回生的功效先让自己富裕起来。至少爷爷看病的那三万块的欠款是不愁还不上了。

    江小白继续做了个试验,他把一只完全死透的龙虾扔进了塑料桶里,那只死龙虾并没能活过来,看来龙形铜饰并不具备起死回生的魔力。它的魔力只限于让还没有死透的生物恢复生机。

    “以后小爷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去南湾湖里偷捉鱼虾了,小爷直接去收龙虾,把那些快要死的龙虾低价收回来,等它们恢复活力了再拿去高价卖掉。这生意没啥成本,还基本上没有风险,稳赚不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