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九章 村花的爱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随着二愣子的惊呼声传来,江小白和沈冰倩的目光全都被吸引到了放在三轮车上的小鱼缸上。那只原本已经翻了肚皮的罗汉鱼如今已经恢复了背部朝上,在水中惬意地摇尾摆动。

    看到罗汉鱼活了过来,沈冰倩的哭声戛然而止,她僵硬地向前挪动着脚步,一双美眸紧紧盯着鱼缸里的罗汉鱼,满脸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这不会是出现了幻觉了吧?”

    毫无征兆,沈冰倩抬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用力不小,在她那白皙的面庞上留下了清晰的掌印。

    “小白,她是不是傻啊?打自己干什么啊?”一旁的二愣子瞧得直乐呵。

    沈冰倩当然不傻,她是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是真的。方才那一巴掌打得她面皮火辣辣的疼,这就说明这并不是幻觉。

    小鱼缸里的罗汉鱼已经完全恢复了活力,生机勃勃。这种鱼很有攻击性,二愣子把手指往浴缸上一点,它就会立即冲上来,脑袋撞在鱼缸壁上也不知疼痛。

    “嘿,真好玩。”

    二愣子马上就发现这条罗汉鱼的好玩之处,不停地逗它,罗汉鱼不知疲倦地在鱼缸里四处乱撞。

    沈冰倩看着小鱼缸里的罗汉鱼变得凶猛无比,活力更胜从前,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这失而复得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沈冰倩只知道此刻的自己很开心。

    “别玩了。”

    江小白把二愣子拉到了一旁,把小鱼缸从三轮车上拿了下来,往地上一放,然后就推着三轮车走了。

    二愣子有点不舍得,一步三回头,等到突然发现江小白已经蹬着三轮车走远的时候,这才撒丫子追了上去。

    “小白,等等我……”

    许久之后,沈冰倩才回过神来,环目四顾,已不见了江小白的踪影。

    “这真是个……怪人。”

    沈冰倩呢喃自语,脑海中江小白那副流里流气的模样总是挥之不去。

    ……

    回村的路上要轻快多了,龙虾已经全都卖完了。二愣子蹬着车,江小白坐在三轮车里,脑袋里盘算着怎么把这门生意做大。

    如今他有了八千块钱,也就意味着他可以收购到更多的龙虾。低买高卖,这生意稳赚不赔。等到手头再富裕一点,他就可以去购买一些修炼修真古法所需要的材料。

    龙形铜饰的妙处已经让江小白见识到了,他迫切地想要开发龙形铜饰所蕴含的其他妙处。

    快到村口的时候,江小白让二愣子停了下来。

    “二楞,这些钱是你今天应得的。好了,你自己把车骑回家,我从这里走回去。”

    江小白给了二愣子五百块钱,算是给二愣子的酬劳。他这个傻兄弟不但替他出力,还替他挨打,要是不给点钱给二愣子,江小白心里过意不去。

    二愣子蹬着三轮车回家去了,江小白往家里走去。快到家的时候,他在小路上遇到了村支书赖长清。

    “支书,溜达呢。”

    赖长清叫住江小白,“小鬼,别走,我就是找你的。”

    江小白心里纳闷,刘长河没来,怎么倒是把这个赖长清给等来了。

    赖长清和刘长河向来不和,二人在村里为了争权夺利斗得很厉害,不过赖长清始终都被刘长河压着一头。

    这赖长清矮胖的身材,站在高大魁梧的刘长河面前一下子就失去了气势。别看赖长清其貌不扬,生个女儿却比村里其他的姑娘都要漂亮,而刘长河高大英武,生个儿子却是塌鼻龅牙满脸痘痘,丑陋如猪。

    “支书,找我啥事啊?”

    瞧见赖长清掏出香烟来,江小白连忙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给他把火点上。赖长清吸了一口烟,缓声道:“小白,你把胖虎给废了,你好大的胆子啊!”

    江小白道:“支书,这事你得为我做主啊,是胖虎他们三个要弄我,我那纯属是自卫。”

    赖长清道:“这事你跟我说没用,关键是刘长河不会理会这些。”

    “支书,你来找我一定是有什么高招指教吧?”江小白心知赖长清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他的。

    赖长清笑道:“小鬼,我真没什么高招,我来找你,就是告诉你,这事你干得漂亮!他娘的,最好让他老刘家断子绝孙。”

    “刘长河到现在都没来找我,这事真是怪了。”江小白嘟囔了一句。

    赖长清道:“你别急,他就快来了。今天他去县里开会,怕是这会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我听说胖虎那玩意差点被龙虾钳子给夹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接起来。小鬼,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赖长清大笑几声走远了,江小白望着他的背影,冷哼了几声。赖长清和刘长河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回到家里,江小白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他不想离开南湾村,那么刘长河要来就来,大不了跟他拼了。江小白也知道刘长河不会轻饶了他,毕竟胖虎这次被他整得够惨。

    江小白在家里的主要地方都放了菜刀、镰刀之类的家伙,一旦动起手来,他随时都能摸到家伙,就算对手很强大,他也会让对手见识到他的可怕!

    院门“吱呀”一声开了,江小白以为是刘长河来了,紧张得刚要操家伙,抬头一看,却是赖长清的女儿赖晓霞来了。

    “你来干什么?”江小白没好声气地问道。

    赖晓霞蹦蹦跳跳地来到江小白面前,她今年十六岁了,女人的特征已经很明显了。

    赖晓霞五官清秀,有着乌黑如瀑的长发和闪亮如夜明珠般的眸子。如果生活在城市里,穿上漂亮的衣服,会显得更加漂亮。村里不少年轻小伙子都打着赖晓霞的主意,江小白也不例外,逮着机会也会撩骚她几下。

    江小白正心烦着,所以今天的态度比较冷淡。

    赖晓霞背着手,到了江小白的面前,把手拿到了前面。她的手里是个纸袋子,里面装着几块热乎乎的馅饼。

    “给!这是我妈刚烙的馅饼,我偷偷拿出来的,趁热吃吧。”赖晓霞时常会从家里偷一些东西出来给江小白吃,这是胖虎那些人从来不曾有过的待遇。

    “不吃。”江小白冷声回应,他想到赖长清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一肚子气。

    “你这是咋了?”赖晓霞蹲在江小白的面前,道:“是不是担心胖虎他爸来找你麻烦啊?我回去跟我爸说说,让我爸去跟胖虎他爸谈谈。小白,村里就只有你敢跟胖虎对着干,我好崇拜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