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十章 夜半审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赖长清那只老狐狸才不会为了江小白和刘长河交涉谈判呢,天真的赖晓霞不清楚她的父亲是个什么货色,江小白却对赖长清的为人一清二楚。

    这个村里关心他的人不多,赖晓霞算是其中一个。其实,胖虎之所以处处看江小白不顺眼,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赖晓霞。

    胖虎喜欢赖晓霞,整天追在赖晓霞的屁股后面献殷勤,可却总是等来赖晓霞的冷脸,而江小白什么都不做,却总能得到赖晓霞的各种特殊待遇,这让胖虎非常不忿。

    “晓霞,我这次捅了大篓子了,怕是要离开南湾村了。”江小白叹了口气,故意试探赖晓霞。

    “小白,你带上我吧,我们一起离开南湾村!我们扒火车去大城市。去大城市打工,一个月能挣好几千呢。”赖晓霞已经开始憧憬着和江小白一起在大城市打工的生活,她哪里知道出门在外的艰辛。

    “我带上你,你爸肯定说是我拐走了你,肯定要报警抓我,那怎么办?”江小白道。

    赖晓霞道:“不怕,警察来了,我就跟他们说我是自愿的,那他们就没有理由抓你了。”

    听了这番话,江小白心窝子里涌动着一股暖流,他冲赖晓霞笑了笑,道:“傻丫头,我哪里也不去。刘长河又不是老虎,他又不会吃人,我不怕他。”

    赖晓霞道:“小白,我就知道你谁都不怕。好了,你趁热把馅饼吃了,我回家求求我爸。”

    赖晓霞这一回去就没能回来,赖长清把她锁在了家里。自打瞧出来女儿对江小白有情,赖长清就很担心江小白有朝一日会拐走了他的宝贝女儿。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赖晓霞生的貌美如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美人儿。赖长清一直都巴望着赖晓霞能嫁入权贵人家,那才是光耀门楣。像江小白这样没钱没势的穷小子,就是要娶他家的母猪,他都不会同意,更别说把他的掌上明珠嫁给江小白了。

    入夜之后,刘长河还是没有来,江小白倒是把秦香莲给等来了。

    “婶儿,这么晚了有事吗?”

    秦香莲是寡妇,所以特别小心,要不然也不会等到晚上十点多才来找江小白。

    “吃晚饭的时候,小浪给了我五百块钱,说是你给他的,这是怎么回事?”秦香莲问道。

    江小白笑道:“婶儿,你是为这事来的啊,那是我给你的租车钱啊。”

    秦香莲道:“胡编什么呢你!我家那破三轮车都不值五百块。小白,你哪来的钱?不会是带着我家小浪去干什么坏事了吧?”

    秦香莲担心这钱来路不正,怕江小白带着她的傻儿子去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所以大晚上才急着来找江小白问个清楚。

    江小白叹了口气,沉着脸道:“婶儿,实不相瞒,我下午拉着二愣子去城里抢劫来着,抢了不少钱。”

    “啊?”秦香莲吓得俏脸苍白,毫无血色。

    “小白,你可把我家小浪给害苦了!”

    秦香莲急的都快哭了,而江小白却突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你还有脸笑!”

    江小白道:“婶儿,瞧把你给吓得,我是骗你的。钱是我卖龙虾挣的,我心想借了你家的车,二愣又出了不少力气,给五百块钱不算多。”

    秦香莲松了口气,抬手在江小白胳膊上拍了一下,笑道:“你这浑小子,尽吓唬我。”

    “婶儿,二愣子睡了?”江小白转移了话题。

    秦香莲道:“睡了,他不睡着,我也不敢出来。”

    江小白道:“我昨晚和二愣子去偷听刘海波洞房,你知道二愣子跟我说什么来着?”

    “说、说什么了?”秦香莲声音一颤。

    江小白道:“刘海波和他老婆在房里捅咕的时候搞出不小的动静,那娘们哼哼唧唧的,二愣子听到那声音,他说时常在半夜听到你发出那样的声音。婶儿,你不会是跟咱村的谁好上了吧?”

    “你瞎说什么呢,小浪那是骗你呢。”秦香莲低下了头,双手攥着缀花衬衫的领口,显得惴惴不安。

    江小白笑道:“咱这村里谁都有可能说谎,唯独二愣子不会。婶儿,你还是老实交代吧!要不然哪天晚上我跑你家去捉奸!”

    “真、真没有。”秦香莲连忙解释,“小白,你相信婶儿,我没偷汉子。”

    “那二楞说的哼哼唧唧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江小白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你别问了,我反正问心无愧。”秦香莲不敢再在江小白家里逗留了,慌忙转身,逃也似的跑走了。

    ……

    江小白给了沈冰倩极深的印象,回到家里之后,沈冰倩就动用了父亲的关系,找交警队追踪江小白的去向。县长女儿的事情,谁也不敢糊弄,交警大队不但把江小白的去向给摸清楚了,还搞到了江小白的身份和住址。

    当天晚上,沈冰倩就跟父母说要去松林镇的南湾村,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向来很少阻止她做什么,这次也不例外。不过,沈荣福放心不下让宝贝女儿一个人去乡下,便让自己的秘书方士德明天陪同沈冰倩一块去南湾村。

    方士德接到通知之后就给松林镇的镇长万宏磊打了电话,让万宏磊做好接待工作。

    刘长河没有来找江小白,是因为在县城开了会之后被人拉去喝酒了,一喝就喝大了,醉得不省人事。他的手机早上出门忘了充电,还没到县里就没电了。一整天家里人都联系不上他。

    第二天一早,刘长河酒醒之后就返回了南湾村。到了镇上的时候,遇到了南湾村的村民,这才得知儿子躺在了医院里。

    刘长河只有这一个儿子,急得他立马就往医院赶去。婆娘马翠花守在病床边上,眼睛都哭肿了,见到刘长河就是一顿臭骂。

    刘长河去问了医生,医生告诉他,虽然胖虎的子孙根是接上了,但他们并不能保证胖虎那玩意以后还能不能用。刘长河顿时就懵了,要是胖虎的那玩意成了摆设,那他老刘家岂不是要断子绝孙啊。

    刘长河回到病房,胖虎已经醒了,拉着他的手哭着说道:“爸,杀了江小白,给我报仇。”

    “放心吧孩子,爸一定切了江小白那玩意拿回来给你喂咱家的大黄狗!”

    刘长河咬牙切齿,回到家里,拎起一把菜刀就往江小白家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