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二十五章 母性大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对付女人,江小白有自己的一套,尤其是对付秦香莲这一类的,他的歪主意多的是。

    “婶儿,我知道你喜欢这些裙子,我只想让你开心而已。”

    江小白脸上的表情说变就变,借着刚才被秦香莲训了几句的机会,他的脸上立马写满了委屈,看样子就快要哭了似的。

    见江小白如此的委屈,秦香莲心里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但却也没有安慰江小白的打算。她虽然觉得自己的言语有些过分,但却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江小白见光委屈还不够,立马演技大爆发,居然眼圈都红了,一转身,背对着秦香莲,肩膀瑟瑟发抖。

    “小……白,你怎么了?”

    秦香莲转到江小白的身前,便见江小白双目微红,目眶之中隐隐有泪光在闪烁。见见小白如此这般模样,秦香莲心中更是自责,心想这孩子也是为了让她开心,自己做的实在是有些过分。

    “小白,别哭啊,婶儿跟你道歉好吗?”秦香莲柔声道。

    江小白带着哭腔说道:“婶儿,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挺羡慕二愣子的,无论如何,他至少有个疼他爱他的妈妈,而我却连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说起这些,江小白蓦地一阵心酸,有点假戏真做了。

    秦香莲突然发现原来在她眼前的江小白是如此的可怜,不禁母性大发,将江小白拥入怀中,细声安慰起来。

    江小白的目的达到了,他原本就是想装委屈博得秦香莲的同情,但在真正达到目的之后,他却并没有感到开心,而是愈发地觉得自己可怜,居然真的在秦香莲的怀中嚎啕大哭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江小白的哭声才止住,他流了不少眼泪下来,把秦香莲胸口的浴袍都给打湿了。

    “婶儿,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

    痛痛快快哭了一场的江小白立马又变成了那个顽劣不堪嬉皮笑脸的浑小子。

    “没事,赶紧去洗澡吧。已经很晚了,洗了澡赶紧睡觉。”秦香莲催促道。

    “婶儿,你也可怜可怜我这个没妈的孩子吧,帮我也洗一次澡吧。”江小白坏笑道。

    “你说什么呢江小白!”秦香莲一跺脚,绷起了脸,十分生气地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吐了吐舌头,道:“你把我当成二楞子不就得了。”

    “再敢胡说,小心我打你嘴巴子!”秦香莲冷着脸。

    见情况不妙,江小白赶紧开溜,躲进了卫生间里。在他洗澡的时候,秦香莲脱下浴袍,又将床上的那几条新裙子挨条穿在身上,对着宾馆房间里的落地穿衣镜看来看去,越看越是喜欢。

    江小白洗好澡出来的时候,秦香莲还在试衣服。

    镜子前的秦香莲身穿一袭白色的紧身短裙,脚上穿的是那双水晶坡跟凉鞋,扭动娇躯,在镜前摆出各种各样的姿态。或许是太过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当中了,就连江小白已经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她都没有发现。

    村里的老se棍多,为了不给自己招蜂引蝶,秦香莲总是把自己打扮得非常土气,很少有展现自己美丽的机会。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是不爱美的,她也不例外。看到镜中的自己原来竟是如此的美艳动人,秦香莲自己都痴了。

    “婶儿,你真好看。”

    喉头耸动,江小白猛咽了一口口水,他的声音让秦香莲回过了神来。

    看到江小白炽热如火的目光,秦香莲的俏脸蓦地变得通红,她低着头,背对着江小白,羞羞答答的样子便如同邻家豆蔻年华的少女一般。

    “小……小白,婶儿不是……”

    “婶儿,你不用解释什么。看到你很喜欢这些裙子,最开心的人就是我,这证明我没有白买。”江小白笑道。

    “睡觉吧。”

    秦香莲拿上浴袍进了卫生间,过了一会儿就出来了,换上浴袍的她便走了出来,将那几条裙子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在了袋子里。

    江小白已经上了床,却睁着两眼看着天花板。秦香莲上床后关了灯,也是心事重重无法入眠。

    她从江小白方才那炽热的目光当中读到了什么,像江小白这个年纪的男孩,也应该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了。秦香莲明知道自己和江小白是不可能的,却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有那种心乱紧张的感觉。

    “婶儿,你睡了吗?”

    江小白打破了房间内的寂静。

    “还没有。”秦香莲原本可以装睡的,但她却回应了江小白。

    “婶儿,我喜欢你。”

    江小白大胆地向秦香莲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

    “不许胡说!”秦香莲嗔道:“我是你的婶子,是你好朋友的母亲!”

    江小白道:“这些我都知道。婶儿,求你件事情可以吗?”

    “唉……说吧。”

    黑暗中传来秦香莲的一声轻叹。

    “婶儿……”江小白支支吾吾,“你能……过来陪陪我吗?”

    “……”

    秦香莲没有说话,原本想要严词教训江小白几句的,又怕吵醒了沉睡的二愣子。

    江小白不明所以,还以为秦香莲在犹豫,立马加紧攻势,道:“婶儿,真的只是让你陪陪我,我保证什么都不做。”

    “江小白,你过分了啊!”秦香莲忍不住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婶儿,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有很多话相对你说。要不这样吧,我去你旁边的地上躺着,那样聊天会更舒服些。”

    “有什么你可以就这样说。”秦香莲道。

    江小白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却下了床,打开门出去了。秦香莲不知道他要出去干什么,心里还是蛮担心的,却也没有出去追他回来。

    几分钟后,江小白就回来了,他的手里多了两瓶白酒。秦香莲闻到了酒味,问道:“小白,你大半夜的喝什么酒啊。”

    “心烦。”江小白坐在房间的阳台上,吹着习习的晚风,一口口地喝着闷酒。

    秦香莲担心江小白会出什么事,掀开被子下了床,来到了阳台上。

    “我说你小小年纪烦什么啊?”秦香莲靠在阳台上,低头看着坐在那里喝闷酒的江小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