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八十九章 一味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江小白早就猜到最近会见到苏雨霏,但没想到苏雨霏会亲自登门“拜访”,看这阵势,似乎来者不善。

    “那就聊五块钱的呗。”

    江小白背着手摇头晃脑地朝苏雨霏走来,苏雨霏却是朝他走了过去。

    “到你家里说吧。”

    江小白转过身去,走在前面去打开了院门,也没说个“请”字,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

    “坐吧。”

    江小白指着院子里的另外一张小板凳道,那是早上赵三林来的时候坐的。

    苏雨霏没有坐下,抱着胳膊站在江小白的面前,说是要跟江小白聊几句,但是却半晌都没开口。

    “你不是兴师问罪来的吗?”江小白纳闷地道:“怎么成哑巴了?天可不早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可得洗澡睡觉了。”

    说着,这浑小子竟然就把t恤给扒了下来,当着苏雨霏这冰山总裁的面耍流氓,他的胆子也真是够大的。

    “今天的事情我了解过了,欣瑶对你有些误会,我代她向你说句抱歉。”

    苏雨霏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给江小白道歉,这种话从这个霸道总裁的口中说出来真是罕见,江小白一时都没能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苏雨霏仔细向妹妹苏雨霖了解过今天的事情,才知道苏雨霖与江小白仅仅是偶遇而已,而且若不是江小白及时出手,教训了那几个流氓,说不定苏雨霖还会受到伤害。

    “你的歉意我接受了。总裁大人,你可以回去了。”

    对于苏雨霖这样的大集团总裁,江小白从来没有想过要高攀,所以他对苏雨霏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一直也是冷冷淡淡的态度。

    “不打扰了。”苏雨霏转身要走,却又没走,道:“有时间去家里看看雨霖吧。”

    “啥?”

    今晚的苏雨霏没说几句话,但每句话都让江小白觉得在做梦似的,难以置信。

    “雨霖需要你这样一个朋友。”苏雨霏道:“希望你有时间能去家里和她聊聊天,开导开导她。”

    自从那次的捡尸事件之后,苏雨霖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精神问题,经常精神恍惚,经常发呆,还时不时地痴笑流泪,这让苏雨霏十分担心。

    但自从昨天苏雨霖在游乐场见到了江小白之后,回到家里情绪明显好转了不少。苏雨霏在和妹妹聊起江小白的时候,也从苏雨霖的脸上看到了光彩,她知道妹妹可能是爱上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了。

    这才是苏雨霏今晚来到这里的原因,她希望妹妹苏雨霖能从悲伤之中走出来,重新做回那个开朗活泼的女孩,而不希望妹妹在抑郁之中渐渐如鲜花般衰败凋敝。

    “你是在试探我吧?”

    江小白压根不相信苏雨霏,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他夺走了苏雨霖的清白之身,苏雨霏没宰了他,他已经觉得很幸运了。

    “我真没有试探你。”苏雨霏道:“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江小白,我希望你能帮助雨霖从不好的回忆当中走出来,重新做回从前的那个她。”

    “我明白了。”江小白懂得了苏雨霏的意思,却担忧地道:“我是那味药吗?”

    “应……试试看吧,我也是病急乱投医。”苏雨霏本想告诉江小白他就是那味药,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

    “当初毕竟是我犯的错。”江小白肃容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苏雨霏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江小白目送她离去,并没有送她出门。听到外面的车子发动的声音,江小白这才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过了不久,就在他准备洗漱睡觉的时候,秦香莲悄然走进了院子里。

    “小白,小浪跟我说你有事找我?怎么了?”秦香莲今天换了一套裙子,但也是江小白送给她的。她白天的时候从来不会穿这些漂亮的裙子,只有在晚上才会拿出来穿一穿。

    秦香莲已经洗过澡了,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皂液的香气,头发用发簪盘在脑后,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她今天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束腰连衣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来,便如一颗成熟的蜜桃般惹人垂涎,恨不得咬上一口。

    “婶儿,给你买了些小东西。”江小白变魔术般将给秦香莲买的方巾和发卡拿了出来,笑道:“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秦香莲双目一亮,嘴上却道:“我才不稀罕呢,我看你就是有几个糟钱就烧得慌,给我买这么些用不上的东西干什么!还有小浪的那把玩具枪也是你给他买的吧,要好几十吧!你啊,还是省点钱吧,给自己攒点老婆本。”

    “谁说我娶媳妇要花钱的?”江小白道:“我江小白就是个穷光蛋,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想骗个女人做老婆,那还不是简单得很。”

    “懒得跟你斗嘴。”秦香莲道:“小浪还在家里,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婶儿,别走啊。”

    拉住秦香莲,江小白道:“婶儿,我一片心意,你要是不领情,可是要让我寒心的啊。”

    “你松开我。”秦香莲急得跺脚,却又不敢大声喊叫,怕被人听见,虽然江小白家四周围寂静无声,一个人也没有。

    “婶儿,我有多无赖你是知道的。不让我满意了,你能走得了吗?”江小白坏笑道。

    “你到底想干嘛?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要违约!”

    “婶儿,你心思怎么那么不纯洁呢?”江小白拿起一个发卡夹在秦香莲的头发上,笑道:“你看,我只想给你戴个发卡而已啊。”

    秦香莲的心里突然流过一阵暖流,她死去的丈夫也从未对她做过这么浪漫的事情。

    “婶儿,丝巾要围上不?”

    “唉,随你啦。”秦香莲叹了口气,心里其实并不抗拒,还有点蛮享受的。

    江小白挑了一条珠光色的丝巾小心翼翼地给秦香莲围上,而后退后几步,击掌笑道:“哎呀妈呀,我真是贼佩服我的眼光了,婶儿,你知道你现在有多漂亮不?”(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