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九十四章 戒备森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下去做什么了?”

    郑霞回来之后,林勇便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会情人去了。”郑霞没好声气地回答,拿起杯子,按照江小白说的,挖了一小勺的粉末出来,用开水冲了一下,然后端到林勇面前,用命令的口吻道:“喝下去!”

    “这什么啊?”

    林勇捏着鼻子问道,江小白所配制的还原散味道太过刺鼻了。

    “毒药!”郑霞冷冰冰地道。

    林勇嘿嘿笑了起来,他了解郑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等到杯子里的水凉了凉,他便捏着鼻子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全都喝了下去。

    “我靠!也太难喝了!”

    林勇赶紧拿起床边果盘里的苹果啃了起来,吃了一个苹果,嘴里的苦涩味道才淡了一些。

    “你从哪儿弄来的药?”

    郑霞道:“偏方,从一个老郎中那里要来的。”

    “偏方?”林勇的脸色稍微变了变,道:“媳妇,你不会真想把我毒死吧?偏方能信吗?这些年电视上可报导过很多吃偏方吃死的新闻啊。”

    “死了最好。”

    郑霞一句话便堵的林勇说不出话来了。

    ……

    国宾一号别墅。

    江小白把车停在这片林原最贵的别墅区门外对面的马路上,坐在车里看着别墅的大门。三十几度的天气,门口的保安还穿着立领的大衣,脚上蹬着黑色的长靴,身姿挺拔,个个都英气十足。

    “要不要进去呢?”

    江小白犹豫着,苏雨霏让他有时间来看看苏雨霖,但是他又怕见了苏雨霖而不知如何面对她。

    犹豫了许久之后,江小白还是下了车,心想他有什么可担心的,顶多就是被苏雨霖轰出来呗。

    来到别墅门外,一名保安抬起戴着白手套的手臂,道:“私家园林,非请勿入。”

    “我找苏雨霏。”江小白道。

    “请稍等。”

    保安立即就与苏雨霏家取得了联系,得到了验证之后,露出了微笑。

    “小朋友,这边请,我带你过去。”

    “你眼瞎啊?”江小白扯着嗓门道:“谁是小朋友啊!你可看清楚了!”

    保安笑了笑,不与江小白争辩什么。

    国宾别墅的内部很大,每一栋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远,所以规格和档次远非那些密集型的别墅可比。保安开着电动的观光车,载着江小白来到了位于别墅区中心地带的苏雨霏的家。

    “就是这里了,再见。”

    放下江小白之后,保安便开着车走了。

    别墅用铁栅栏围着,铁栅栏的上方布置了许多红外摄像头,在别墅的内部,更是有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保镖二十四小时巡逻。

    江小白刚到门外,便引起了别墅内部保安的注意。温欣瑶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打开了大门。

    “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

    听到温欣瑶的声音,江小白才回过神来,他被眼前气派豪华的别墅给惊呆了,心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住进这样的豪宅里啊。

    “温秘书,咱们又见面啦。”

    江小白笑嘻嘻地跟温欣瑶打了声招呼,但是得到的回应却只有温欣瑶的冷脸。

    在进别墅之前,江小白被拦了下来。一个保安拿着金属探测仪在他身上扫来扫去,然后用亲自动手搜了一下江小白的身,确定他身上没有携带危险物品,这才放他进去。

    “你们这儿的安保堪比中nan海了我看。”江小白道。

    “总裁不在家,雨霖小姐的房间在三楼,你自己上去吧。记住,不要对雨霖小姐无礼!否则你走不出这个大门。另外,雨霖小姐的情绪很不稳定,你不要刺激她。”温欣瑶叮嘱了很多。

    江小白道:“我知道了,你们把我当成了治疗苏雨霖心理创伤的一味药,那么我就老老实实做我的药好了。至于我这味药能不能发生作用,我就不得而知了。”

    “少贫嘴了,上去吧。”温欣瑶斜睨了江小白一眼。

    别墅里有电梯,江小白乘坐电梯到达了三楼。整个三楼都是苏雨霖的地盘,苏雨霏对这个世上仅存的亲人疼爱有加,把三楼将近七百平米的地方布置得宛如童话中公主生活的城堡一般,如梦似幻,让江小白恍惚中有种错觉,像是步入了童话世界一般。

    “二愣子要是到了这里,肯定高兴得要死。”

    江小白正东张西望着,冷不丁便被飞来的橡胶球给砸了一下。实心的橡胶球砸在脑袋上,十分疼痛。江小白“哎哟”一声,揉着脑袋,模样十分狼狈。

    痛感消失,江小白便看到了俏生生冷冰冰站在他大概三米外的苏雨霖。

    “嗨,好久不见。”

    饶是平时巧舌如簧的江小白在见到了对她心存愧疚的苏雨霖之后也变得有些口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来干什么?”苏雨霖冷冷质问。

    江小白道:“我来看看你,你看上去似乎有点不开心,是因为我的到来吗?如果是这样,你可以让我走。”

    “那你就滚吧!”苏雨霖冷冷地道。

    江小白应声往地上一倒,然后在铺着羊毛地毯的地面上滚了起来,苏雨霖家的地面要比他家的床还要舒服。

    看到江小白在地上滚来滚去,苏雨霖忍俊不禁,扑哧笑了出声。

    “你笑了。”江小白爬了起来,突然收起那令人讨厌的痞气,郑重地道:“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就像是雨后的彩虹般美丽。但我希望你的笑容不是彩虹,因为彩虹注定不会长久地存在,昙花一现的灿烂留下的更多的还是遗憾。”

    “你是诗人吗?”苏雨霖绷着脸问道。

    “不是啊。”江小白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那番即兴发挥说的话有点酸。

    苏雨霖道:“你知道我恨你吗?”

    “我知道。”江小白轻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今天是赎罪来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抱我!”

    苏雨霖口中蹦出两个字,江小白彻底傻了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苏雨霖再次重复,他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有这等便宜,他才不会傻到不去占,立即就把苏雨霖报了个满怀。(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