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一百二十一章 荣升二当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算你还识相!”

    江小白给他留了面子,陈霸天不得不还江小白这个人情,道:“从现在起,你就是这间牢房里的二当家了。王老棍子,你的那张铺位以后就是二当家的了,有意见吗?”

    “没、没有。”

    王旺财哪敢有什么意见,有意见也得放在肚子里,陈霸天教训起人来,都是往死里打,他可不想被拆筋动骨。

    如果单论战斗力,王老棍子在这间牢房里绝对是毫无争议的最弱的那个,但是他的铺位却在陈霸天的对面,也是靠窗户的,证明他在这间牢房里的地位不一般。

    以王老棍子的小身板,让他打架是不成的,不过这厮脑瓜子却灵活的很,嘴皮子也利索,和上上下下关系都打理得很好,搞定了狱警不说,还在监狱里做起了生意,从外面搞些香烟、白酒、零食等商品在监狱内部贩卖,这些可全是这儿的硬通货。

    就靠在监狱里卖卖货,王老棍子一年的收入就够在外面买套小房子的。这厮有钱,关键是能搞到货,所以大家都敬他几分,因而他才能坐上二把手的位置。

    既然现在二把手成了江小白,顺位下滑,王老棍子自然就成了这里的三把手,其余人的排名也是顺着往下掉一位。作为三把手的王老棍子肯定不会去睡厕所旁边的铺位,倒霉的人自然便是原先这间牢房里的老小。

    众人重新归位,回到自己的铺位上盘腿坐着。

    江小白道:“刚才多有得罪,诸位不要往心里去,我知道每一个新来的都会经历这么一遭,所以我也没法选择。与其挨你们揍,还不如我揍你们,这道理说得通吧?”

    众人全都低着头瞄着陈霸天,陈霸天不开口,他们都不敢说话。气氛有些沉闷,陈霸天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

    “鼓掌!”

    众人立即便鼓起了掌来。

    “停!”

    语罢,所有人便立即不再鼓掌。陈霸天令行禁止,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绝对的权威。

    “我先说几句啊,小兄弟的本事大伙儿也见到了,咱们号子里多了个能征善战的猛将,以后便可称霸监狱,其他号子还有谁能跟咱们相比的?没有吧。”

    陈霸天放声大笑,“所以这是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王老棍子,把你的那点存货都拿出来,咱们今晚开个啪什么来着?”

    “老大,是爬灰吗?”侯三嘿笑道。

    “去你娘的侯三,就知道爬灰啊你。”陈霸天瞪了侯三一眼,随即哈哈笑道:“我看你小子是想女人想的心痒痒了吧。”

    侯三挠着后脑勺笑道:“哈哈,老大,咱们这里谁不想女人啊?就是进来个母蚊子,大家都要盯着看上半天,不舍得打死的。”

    “老大,你说的是叫派对吧,英文名叫‘party’。”一个戴眼镜的,长相斯斯文文的汉子笑道。

    “褚秀才,还是你有学问。对,就是你说的那个。”陈霸天拍了拍手掌,沉声喝道:“王老棍子,你怎么回事啊?我的话不好使吗?为什么还不把你的私货贡献出来?”

    王老棍子刚挨了江小白一顿胖揍,现在叫他把那些硬通货拿出来孝敬江小白,他当然不愿意啊。陈霸天这么一通怒吼,才算是让王老棍子把他的私货给拿了出来。

    “老大,就这么些了。”

    王老棍子贡献了十瓶二两一小瓶的二锅头,五包林原自产的林原红香烟,还有猪肉脯、凤爪、锅巴、卤鸡腿等袋装食品。

    “来啊,今晚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大家伙开怀畅饮,欢迎江老弟的加入。”

    陈霸天话音未落,这群虎狼已经把王旺财贡献出来的东西给抢空了。

    “都tm给我放下!没大没小的东西,二当家都还没拿,你们就敢伸手?谁tm再敢伸手,我剁了那狗ri的爪子!”

    陈霸天一通怒吼,吓得所有人都把抢走的东西还了回来。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平时要花大价钱从王老棍子那里买的,现在不要钱就可以吃到喝到,哪个不眼红,一个个全都跟虎狼似的盯着那堆东西。

    “二当家,你先挑。”

    江小白也不客气,不过他只拿了一瓶二锅头。

    “我刚从外面进来,肚里油水大,吃的就不拿了,留给兄弟们吧。”

    陈霸天道:“二当家,你这么做,这帮兔崽子可不会念着你的好。”

    江小白笑道:“陈老大,你当我是那种舍己为人的货吗?哈哈,我江小白这辈子只坑人,不帮人。我是真不愿吃。”

    “给我拿瓶酒,再把你袋真空包装的卤鸡腿拿给我,其余的你们分吧。”

    王旺财按照陈霸天的吩咐把陈霸天要的东西送了过去,他还没回头,东西已经被一抢而空。

    “老弟,按照规矩,你得跟咱们说说你是怎么进来的,犯的什么事。”陈霸天一口酒一口肉,笑问道。

    江小白道:“唉,别提了,得罪了小人,被人陷害了。陈老大,你们又是怎么进来的?”

    陈霸天道:“狗ri的村主任欺人太甚,趁我在外打工,只有老母一人在家,夺了我家的田亩,害死了我老母亲。我一怒之下,就把那狗ri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江小白的目光落到了戴眼镜的褚秀才身上,道:“看你斯斯文文的,一双手又白又细,像是握笔杆子的,怎么也进来了?”

    褚秀才是这个牢房里最格格不入的一个,他的手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抢着,只能看着别人大吃大喝。他在这里也是最受欺负的一个,左眼眼镜的镜片都出现了几道裂痕,浑身也全都是伤,证明他在这里没少受罪。

    “他啊。”

    没等褚秀才开口,侯三便道:“他原来是教书的,和他老婆在一个学校。他们学校的校长把他老婆给硬上了,褚秀才受不了了,提把菜刀就冲进了校长的办公室,还没砍到校长,就被校长给撂倒了。那校长有钱有势,动了关系,罗织了许多罪名,把他给定了个无期。”(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