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农

第二百三十章 草药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拉钩就拉钩!”

    江小白抬起手臂,把小拇指弯了起来。白慧儿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二人就在郊外的一座拱桥上拉了钩。

    “回家。”

    回去的路上,白慧儿明显开车要比之前好了很多。她甚至能够记得回来的路,这让江小白省心不少,他微微眯着眼睛,可以坐在车里稍稍休息。

    车子开到小区门口,江小白离着老远便听到了小区门口有吵吵嚷嚷的声音,睁开眼来一看,原来是赵三林和刘长山到了小区门外,此刻正在吵着闹着要进去,却被保安拦了下来。

    “倒是忘了这事了。”

    出门的时候,江小白忘了带手机了,赵三林按照他给的地址到了之后,却联系不上江小白。他不敢耽搁江小白的事情,所以就非要进去。

    刘长河有一辆农用拖拉机,赵三林是坐着刘长河的拖拉机过来的,拖拉机后面放着一堆石头,都是江小白以前在古玩街淘换来的,用剩下来的有不少。

    刘长山和他的堂哥刘长河一样,长得人高马大,魁梧异常,三言两语不合就要和保安动手,却被还算冷静理智的赵三林给拦了下来。

    这里是别墅区,保安和别的小区的都不太一样,个个都是武警退役,一个个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真要动起手来,五个刘长河也未必是一个保安的对手。

    “长山叔,别吵吵了。”江小白从车窗里微微探出脑袋,对门口拦着赵三林二人的保安道:“张哥,这是我老家的两个亲戚,行个方便吧。”

    江小白住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和这里的保安早已熟悉,这里的每个保安他都能叫得上来名字,每个保安也都认识他。

    “江先生,原来真是您家的亲戚啊,实在抱歉,打不通您家的电话,我也不敢放他们进去。”保安小张立马升起了栏杆,放赵三林和刘长山进去。

    “你们的车跟在我后面。”江小白道。

    赵三林和刘长山上了拖拉机,拖拉机冒着滚滚黑烟跟在江小白的宝马后面。到了江小白家的院门外,拖拉机就停了下来。

    刘长山跳下车问道:“小白,这些石头怎么处理啊?”

    江小白道:“都给我搬到客厅里去,辛苦了。”

    二人二话不说,按照江小白的意思就行动起来。一堆石头搬进去,原本干净整洁的客厅已变得跟垃圾站似的。

    白慧儿没问什么,这是江小白的房子,他有折腾的权利。

    “老板,”赵三林道:“今天村里来了个人,叫周……周永刚,对,就是这个名字,说是找你的。”

    江小白道:“哦,的确是找我的,人还在村里吗?”

    “嗯,还在。”赵三林道。

    江小白道:“你们回去之后,带他去镇上的招待所,我已经在镇上的招待所给他安排了房间,告诉他可以先开展工作,我不在的时候,让他去找赖支书,赖支书会配合他开展工作。”

    “都记下了。”赵三林道。

    “小白,你受伤啦?”

    刘长山刚才见到江小白的第一眼就想问了,一直到忙完了才开口。

    “没什么大碍的。”江小白道:“我就不请你们在家里玩玩了,我这样子暂时也没办法招待你们。”

    刘长山道:“那你好好养伤吧,我和三林回去了。有啥事你就给咱们打电话。要是需要人手报仇,我给你从咱村拉一车人过来。”

    “好意我心领了,回去吧,我就不送了。”江小白笑道。

    赵三林和刘长山走了之后,白慧儿才问道:“这么些石头放在客厅里,你是要在客厅里摆个假山啊?”

    “我自有妙用。”江小白道:“把我们从郊外找来的野草给洗一洗,然后按照我给你说的混在一起捣成泥。”

    白慧儿拿着那些野草进了厨房,她在厨房里捣了一会儿,实在是受不了那个味道了,便出来找了个口罩戴上,然后才进去继续捣野草。

    这些野草的汁液混合到一块之后,味道变得更加难闻,有几次白慧儿都差点受不了了,可是为了江小白,她还是挺了过来。

    “好了。”

    白慧儿端着一罐子烂乎乎的草泥出来,那刺鼻的气味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客厅。

    “这些东西能把人给熏死,真的能治病吗?你可别瞎试偏方啊。”白慧儿担忧地道。

    江小白道:“家里的药箱里有纱布,你去拿一卷纱布过来。”

    白慧儿上了楼,拎着药箱下来了。她倒了楼下一看,江小白已经把伤口上裹着的纱布给撕掉了,露出了血肉模糊的伤口。

    “你疯啦!”白慧儿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板着脸斥责,语气却又是忽地一柔,拉着江小白的手,爱怜地道:“很疼吧?”

    江小白笑道:“这点痛总比不上刀子插进去的时候。来吧,我需要你的帮助。把你捣的这些东西涂抹在我的伤口上,然后用纱布再把我的伤口包好。”

    “会很疼的。”白慧儿下不去手。

    “来吧,我不怕疼,快点!”江小白催促起来。

    擦了擦眼泪,白慧儿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然后便开始为江小白涂抹草泥。她怕弄疼江小白,所以不敢用劲,草泥在伤口上沾不住,反而要反复涂抹。

    “算了吧,还是我自己来吧。”

    江小白自己动手,三两下就把草泥全都涂抹到了自己的伤口上。这些草泥接触到伤口,烧的伤口生疼无比,远比刀子插进身体里的那一瞬间要疼。

    “缠纱布!”江小白咬着牙,满头是汗,头发都湿了。

    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白慧儿含着泪为江小白缠好了纱布。或许是因为情绪激动的原因,她用力过猛,纱布缠的很紧,疼得江小白龇牙咧嘴,却愣是没哼一声。

    “哎呀,你怎么出了那么多的汗啊?是我弄疼你了吧?”白慧儿连忙抽了纸巾给江小白擦了擦汗。

    “没事了,舒服多了。”江小白挤出一丝笑容来,此刻正在经受疼痛煎熬的他实在是没法自然地笑出来。

    (老婆快要生了,人在医院,这一章是昨天的存稿,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码字,所以更新很难保证,我会尽力。大家给点祝福吧。)(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